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莱东儿女英雄传>第五回 士绅义助战大脚 三妮勇退黄枪会(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回 士绅义助战大脚 三妮勇退黄枪会(二)

小说:莱东儿女英雄传 作者:苦海无边 更新时间:2022/8/28 13:18:47

“打倒小鬼子!英特纳雄耐尔一定能实现!”台下的乡亲们也跟着三妮一起高呼口号。

三妮跳下了土台子,对周喜点了点头,强颜为笑的对周春桃说道:“桃子,你找俺有啥事儿呀?瞅你整天背着那么沉的大刀,离了歪斜的!就不能让你哥给你打一把轻一点的?”

“姐!你就是看不起俺!”桃子嘴一撅,将脑袋扭向了一边。

三妮正想调侃桃子的嘴上能拴头驴,周喜凑了过来,抄着双手含笑说道:“战特派员,我家老爷有请您移步府上,有要事相商!”

“中!”三妮十分爽快地答应了。边跟着周喜往周府走,三妮肚子里边暗自琢磨:难道周老先生回心转意,愿意将家中的两支“老套筒”捐出来,交给“义勇队”去打小鬼子?

这“老套筒”在当时那可是神枪!在抗倭初期,不仅是很多抗倭武装的制式武器,在民间也是一款备受喜爱的枪支。为抵御小鬼子疯狂的进攻,“老套筒”尽管性能落伍,但还是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老套筒”的原型是普鲁士造1888式步枪。这款枪是受了高卢1886式8毫米勒贝尔步枪的刺激而紧急研发的。壬寅年,汉阳兵工厂引进生产设备,开始原样仿制。只因这款枪的枪管外有一个全长的枪管套筒,因而在神州民间,俗称为“老套筒”。

三妮跟着周喜走进周府,还没进堂屋,就看见三区的联庄会区队的队长周善馗也坐在堂屋宾位上。三妮见了不由得一愣:周善馗来周老先生家干嘛?

“战特派员好!”见三妮走进堂屋,坐在宾位上的周善馗急忙欠了欠身,十分客气的打着招呼。三妮虽然年轻,却是莱西县委郑耀南郑**派到三区来工作的特派员。周善馗虽然看不起三妮,面子上还是得过得去的。

周善馗是三妮争取的对象,自然不能视而不见。三妮含笑说道:“周队长在这儿!”

“三妮子贤侄女请坐,善馗贤侄是来送信的!令尊战大侠和令师杜大侠跟随祁礼**,在雷公祠血战鬼子兵,都已经壮烈殉国了!呜……”周老先生开门见山,直接说到三妮的泪点上了。周老先生说到这里,他自己先忍不住老泪纵横,失声痛哭。

幸亏三妮已经得到了爹和师傅一起殉国的噩耗,听了周老先生的话,三妮还是犹如万箭攒心。刚刚坐到主宾位的三妮急忙站起身,勉强抑制住没有嚎啕痛哭,含泪向身边的周善馗鞠了一躬,说道:“周队长报信之德三妮无以为报!”

周善馗十分诧异:三妮不过是一个十七八岁的黄毛丫头,师死父丧这么巨大的悲痛居然没有击倒她!周善馗急忙不失礼数的起身,拱手一揖到地,说道:“战特派员忒客气了!些许微劳何足道哉?令尊战大侠和令师杜大侠俺是久仰的了!就是祁礼**俺也是佩服得很!战大侠、杜大侠和祁礼**为国捐躯,那是咱们的榜样!小鬼子欠下的血债,一定加倍偿还!”

周老先生颤颤巍巍的掏出手帕擦拭着眼睛,手中的拐杖不住敲击着地面的青砖,痛叫道:“呜呼!痛哉!痛杀老朽了!丞相祠堂何处寻?锦官城外柏森森。映阶碧草自春色,隔叶黄鹂空好音。三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周老先生把祁礼**比作《三国演义》中的诸葛孔明,对祁礼**的评价也是极高了。三妮自然听不明白周老先生所引用唐朝大诗人杜甫《蜀相》一诗说的是什么。书到用时方恨少,何况大字不识一个?三妮这时又有点恨爹偏心了,要是让她和弟弟大鹏一起战传熙爷爷的私塾读几年书,也不至于让周老先生唬得一愣一愣的。

三妮不愿意自曝其短,去谈论什么死呀活呀的。她眼珠子一转,想起来周善馗的话中似乎是含有同意率人参加武装起义的意思。三妮索性把话挑明了,给周善馗来个霸王硬上弓。

三妮用袄袖子擦了擦眼泪,对周老先生说道:“周老先生,祁礼**和俺爹、俺师傅是为了打鬼子死的,是为了保护咱们老百姓能安稳的过日子死的!您放心,他们虽然死了,可是还有咱们这些活着的人会继续打鬼子。您不是给俺讲过《愚公移山》的故事嘛,俺们这些人也没打完小鬼子就死了,还有俺们的儿子接着打鬼子。就像周队长会和俺合伙儿去打鬼子,俺们要是死了,就让儿子接着打小鬼子。儿子又生孙子,孙子又生儿子,子子孙孙是无穷无尽的,直到把小鬼子打回到他们的东洋四岛上去!”

周善馗虽感意外,却只是看了看三妮,并没有表示不同意见。三妮不由得暗喜:有门儿!

周老先生对三妮的话深以为然。他对三妮点了点头,似乎在说“孺子可教也”!周老先生又举起手帕,擦拭了一下眼睛,底气十足的吟起了宋代大诗人陆游的《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一诗:“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周老先生就算是文绉绉的正常说话,三妮听得也是半啦咔叽的,何况周老先生是在吟诵古诗?不只是三妮听不懂,那周善馗同样是鸭子听雷。三妮和周善馗的茫然,周老先生都看在了眼里,他有心卖弄学问,接着说道:“老夫所吟乃宋代先贤陆游的《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一诗!意思是说,老朽像死人一样躺在荒凉的乡村里,不是为自己行将就木感到悲哀。老朽的心中还想着打小鬼子的大事。每当夜深的时候,老朽躺在炕上听着那风雨的声音,迷迷糊糊地梦见,老朽骑着披着铁甲的战马跨过冰封的河流,去杀就该千刀万剐的小鬼子!唉……老朽老了,不行了!驱逐倭寇,光复河山的重任只有靠你们年轻人了!”

三妮心中更有底了,她对周老先生拱了拱说道:“周老先生,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放着咱们这么多年轻的后生们,还有俺这不愿当亡国奴的穆桂英,何劳您亲自出手去打小鬼子?您只需为俺们摇旗呐喊,为俺们掠阵就中了!周队长的人兵强马壮,周老先生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吗?不过,就是咱们的‘义勇队’虽有十几个人,却缺少趁手的家巴什儿!”

周善馗来找周老先生并不只是来报信儿,他还有难以出口的苦衷。周善馗憋不住了,他苦笑了笑说道:“打小鬼子是没得说,咱周善馗站着也是一条七尺多高的汉子。不过,让战特派员见笑了,有一件事情善馗也是迫不得已、左右为难!这不,俺刚刚接到莱西县县长刘子容的委任状。任命俺为‘莱西靖国军’中校大队长,克日整军前往县城驻防!”

三妮听了一愣,但随即反应过来,森言说道:“这么说周队长是铁了心要当汉奸了?”

周老先生也横了周善馗一眼,说道:“善馗贤侄,你可不能助纣为虐,去当汉奸!”

周善馗的脸一红,哭丧着脸急忙争辩道:“周老先生和战特派员冤枉善馗了!善馗吃喝嫖赌啥都敢干,就是不敢当汉奸!”

周善馗说到这里,见周老先生和三妮仍然是满脸的疑惑,接着说道:“莱西县县长刘子容既然惦记上了三区这二十多人枪,一定会有如何处置三区这二十多人枪不当汉奸的后招。三区的联庄会区队在全县十大区联庄会区队中,无论人还是枪,都是老末。如果其它几个区队合力来攻,三区这二十多弟兄只有死路一条了!善馗此来是想求周老先生的公子……”

0

第五回 士绅义助战大脚 三妮勇退黄枪会(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