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莱东儿女英雄传>第七回 思庚报信铲奸佞 稼轩夜话苑少卿(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回 思庚报信铲奸佞 稼轩夜话苑少卿(一)

小说:莱东儿女英雄传 作者:苦海无边 更新时间:2022/9/4 12:04:22

几天前,大鹏所在的“铁血锄奸队”在队长李云超的亲自带领下,刚完成了追杀制造“掖莱县城大屠杀”的元凶张宗援的得力干将,汉奸自卫团副团长程金龙的任务。撤到野猪沟村后,准备休整修整再返回前身是苏鲁豫皖边区**的山东分局所在地蟠龙沟。

程金龙这个汉奸穷凶极恶,就是靠能杀人得到了张宗援的赏识,在掖莱县城欠下了五百多条人命的血债,老百姓都叫他“杀人精”。程金龙作恶多端,血债累累,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山东分局痛下决心,派出“铁血锄奸队”追踪半年多,才除掉了程金龙这个汉奸。

忽然,大鹏发现山沟大石头边的羊肠小道上转出来三个人。大鹏拔出腰间的“七星盒子”,搬开大机头,凝神望去。只见走在中间的原来是烟台城工委**田思庚,走在田**前面和后面的分别是他的警卫员兼通讯员刘二蛋和梁山河。

大鹏又四处张望了一番,确认白石顶山脚下的野猪沟村子周围没有异常之后,这才关上“七星盒子”的大机头,跳下老槐树,蹦蹦跳跳的迎向田思庚:“田**……”

“哎呦……是大鹏呀,让我这顿好找!李队长呢?”田思庚擦了擦脑门儿上的汗水,笑了笑对大鹏说道。

“田**,找俺们队长有事儿呀?吃夜饭了吗?”大鹏打心眼儿里透着对田思庚的亲切。

“嗯……找你们李队长传达分局朱敦仲朱**的紧急命令!快带我去找他!”田思庚顾不上说吃饭的事儿,对大鹏说道。

“还夜饭呢,俺们晌午饭还没吃呢!大鹏,有饽饽吗?”田思庚的警卫员兼通讯员刘二蛋和大鹏非常熟,上来就翻大鹏的身上。

“俺这就领你们去找李队长!”大鹏一听田思庚说要找李云超传达分局**朱敦仲同志的紧急命令,吓了一跳。

大鹏和刘二蛋年龄相仿,十分对撇子。见刘二蛋在自己身上乱摸,大鹏边躲边笑道:“哎呦俺的个亲娘哎!别闹!别闹!呵呵……俺没有饽饽!你整得俺怪刺囔的,朱三愣子家有棒棒饼子,你去他家里头吃吧。”

田思庚在野猪沟村“堡垒户”朱三愣子家见到了“铁血锄奸队”李云超李队长。李云超骤然之间见到田思庚,不由得大为吃惊,知道如果是小小不然的事情,田思庚不会追到野猪沟村。李云超把自己的烟袋锅子装满了旱烟,递给田思庚,平静的问道:“田**,咋了?”

田思庚接过朱三愣子递过来的二大碗,一口气将水喝干,抹了一把嘴,看了朱三愣子一眼。朱三愣子知道田思庚要和李云超说机密事儿,急忙走开。田思庚环顾了一下四周,这才和李云超的两颗脑袋在黑暗中几乎挨到了一起,低声嘀咕了起来。

戊寅年小鬼子侵占烟台之后,在烟台组建了陆军警备队、海军炮艇队、陆军特务机关、宪兵队、**、居留民会、商工联合会、在乡军人会、国防妇人会以及佛教会等部队和机关团体,其中芝罘陆军特务机关是最有权力的专门机构。配合小鬼子的侵略行动,对付抗倭军民,巩固殖民统治的特务活动,并非只是小鬼子芝罘陆军特务机关独家经营。小鬼子烟台宪兵司令部自然也绝不甘人后,就连烟台小鬼子的商行、协会、会所,甚至**也利用公开的身份为掩护,开展秘密或公开的特务活动。这些特务机构既有合作,又各自独立为政。一时之间,这些特务机构敲诈勒索、滥捕滥杀,恣意妄为,无所不用其极,使整个烟台城处于小鬼子血腥统治的白色恐怖之中。

职责不明,分工不清,就很容易产生矛盾,小鬼子的特务机构也一样。当矛盾激化的时候,小鬼子内部碍于军纪,也就是瞪瞪眼睛,吐口大黄痰。可是,一旦抓到了汉奸当替罪羊,那可就绝不手软了。曾经有一次,小鬼子烟台宪兵司令部特高课的课长井下平十四少佐,就借故当街把芝罘陆军特务机关机关长陆军大佐新乡荣次的红人,汉奸特务队队长徐瑞卿打了个半死。咱老百姓有句老话,叫做“打狗看主人”。徐瑞卿被打之后,芝罘陆军特务机关机关长新乡荣次陆军大佐虽然很不高兴,但是他和宪兵司令冢本敬壱郎大佐面和心不和,他也不能把井下平十四少佐怎么样。谁让徐瑞卿命不好,是个胶东人呢。

烟台城工委所领导的潜伏在烟台城内的地下工作组织共分三个组,即情报组和行动组、通讯组,情报组又分成四个情报小组。烟台城工委田思庚田**只和情报组和行动组、通讯组三个组的组长直接联系。烟台城工委行动组一共八个人,一个月前,行动组组长林寿山又把号称“踏雪无痕”的独行大盗时敬贤当做奇才,与时敬贤结拜之后,网罗进行动组。

那时敬贤身手甚是了得,尤善轻功,不然怎么会被称为“踏雪无痕”呢。时敬贤对外自称是《水浒传》一百零八位好汉中上应“地贼星”,绰号“鼓上蚤”时迁的嫡系子孙。“鼓上蚤”时迁虽是小偷出身,但是他却善于飞檐走壁,胆略过人、有勇有谋、机智心细。“鼓上蚤”时迁这一点,与时敬贤倒是有点相像,也难怪时敬贤认“鼓上蚤”时迁为祖宗。

烟台城工委田思庚本来不同意行动组组长林寿山把“踏雪无痕”时敬贤吸纳进行动组。可是,田思庚经不住林寿山拍着胸脯给时敬贤担保。田思庚很谨慎,经过对时敬贤反复调查,发现时敬贤所偷盗的除了为富不仁的商贾,就是巧取豪夺的地主老财,还真没发现时敬贤有什么恶行。也许时敬贤就像卡尔?马克思和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在《**宣言》中所说的“流氓无产阶级”吧。《**宣言》中说:“流氓无产阶级是旧社会最下层中消极的腐化的部分,他们有时也被无产阶级革命卷到运动里来。但是,由于他们的整个生活状况,他们更甘心于被人收买,去干反动的勾当。”

田思庚碍于行动组组长林寿山资格很老,又屡立奇功,只能同意了林寿山的请求。但是,田思庚认为时敬贤这种人革命热情也许有,但是时敬贤毕竟没有接受过系统的学习,思想觉悟有限。时敬贤很难说能不能经受住随时都可能牺牲的地下工作的考验。所以,田思庚一再警告林寿山必须严格约束时敬贤,等局势好转一些之后,送时敬贤去山东分局学习一段时间再安排工作。

在行动组组长林寿山的约束下,时敬贤只老实了不到一个月,就再也耐不住寂寞,开始小心翼翼,后来干脆就瞒着林寿山,频繁的出入赌场。时敬贤在一次与另外一个赌徒发生争执时,被小鬼子烟台宪兵队的一个便衣特务盯上。这个便衣特务十分老练,他并没有声张,只是暗中跟踪,找到了时敬贤的住处。在小鬼子烟台宪兵队特高课课长井下平十四少佐的指挥下,摸清了烟台城工委行动组成员的住址之后,统一抓捕。

在抓捕的过程中,烟台地下党行动组八个人当场牺牲了四人,被捕了三人,其中就包括时敬贤。只有行动组组长林寿山因向烟台城工委田思庚田**汇报工作,躲过了抓捕。时敬贤熬不过小鬼子烟台宪兵队特高课的酷刑,进了审讯室不到一袋烟工夫就全招了。另两位被捕的烟台地下党行动组同志宁死不屈,被送到了烟台东炮台,小鬼子使用秘密制造的“绞人机”,残忍的杀害了两位被捕的烟台地下党行动组同志,尸骨无存。

0

第七回 思庚报信铲奸佞 稼轩夜话苑少卿(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