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像亮剑那样去战斗>003 敢不敢跟我出去?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03 敢不敢跟我出去?

小说:像亮剑那样去战斗 作者:调肥 更新时间:2022/8/5 13:16:37

黄柯心里郁闷,关闭了系统。他大骂破系统耍自己,不过冷静后想想,还是得执行。

怎么样才能取得马蛋子的信任?让黄柯发了愁。

这家伙鄙视自己是逃兵,刚刚又打了一架,如何是好?

哨兵说马蛋子枪杀俘虏,想必他对鬼子仇恨满满,黄柯有了主意。

子夜时分,黄柯从那孔破窑里醒来,一掌击昏了哨兵。

便将一把大刀抵在了马蛋子脖颈处。

昏睡马蛋子感觉到脖颈处的一阵凉意,睁眼一看是黄柯。

“咋?想杀了我?”

“敢不敢跟俺去宰猪?”黄柯坚定地问道。

“就你?”马蛋子讥讽地说。

“你要是不敢就算了,我一个人正好没人抢功!”黄柯收回刀道。

马蛋子岂能不敢?他一个“鲤鱼打挺”立了起来,眯起眼睛道:“恁先说说恁想咋弄?”

黄柯凑过来,嘀嘀咕咕说了一阵。

马蛋子听后不住地点头,末了他还补充说:“恁要是敢耍花样,老子第一个宰了你。”

临走钱,黄柯摸了把锅底灰,在土墙上留下一行字:“我们去打鬼子,并非逃跑;有命回就回来自请处分,没命回就去李家坡找我们尸体。”

留完字后,马蛋子说要回去拿点东西。

黄柯跟着他到了一孔破窑前,马蛋子寻摸了一会儿后,挪开一块石磨,双手刨土,片刻的功夫,土里扒拉出来一个布包。

打开布包,趁着月光,一颗日本造91式手雷和一杆三八大盖的刺刀赫然出现在眼前。

“你这小子还藏着私货?”黄柯拿过来端详,刺刀单刃偏锋、木柄钢身,血槽宽平,月光之下,刀锋闪着寒光。

马蛋子用袖子抹了抹刺刀身,揣进怀里,说:“前些日子打刘家囤据点的时候缴获一杆三八大盖,枪我上缴了,刺刀跟手雷我就留下来。”

八路军装备差,物资匮乏,刺刀奇缺,按说马蛋子这私藏战利品可是严重违反军纪,可这对于手刃俘虏的家伙来说,这些倒都算“小事”了。

黄柯看着那把刺刀十分喜爱,又看了看自己正在抹锅底灰的大刀片子,顿时觉得笨重,便说:“刺刀给我,这把大刀片子给你用。”

马蛋子十分警觉,比起大刀,刺刀短小便于携带,若是路上黄柯有什么不轨的想法,自己岂不是成了蒙眼的骡子。

他果断地拒绝了黄柯的建议:“不换,想要刺刀自己缴获去。”

黄柯气呼呼地背起大刀说:“不换就不换,一把破刺刀你当个宝贝疙瘩!老子回头弄把佐官的指挥刀,不稀罕你这烂东西。对了,你去弄条麻绳?”

“麻绳?要绳子干啥用?”

“李家坡一侧有个陡坡,我们得爬靠绳子爬上去。”

“俺这就去找。”

关押的窑洞距李家坡有十几里的路程,两人连夜兼程,朝着李家坡赶去。

路上,黄柯问及了马蛋子的经历。

“恁想知道啥?”

“不想知道啥,就是想问问你是咋被关起来的?”

“宰了个俘虏猪呗。”马蛋子说得轻巧。

“咋宰的?”

马蛋子咧嘴一笑:“割了他的蛋蛋。”

黄柯笑了。

二人赶到黎明前终于抵达了李家坡。

阵地前已归于平静,漆黑的夜色中,只有抡锹的叮当声,看来日军在抓紧修补工事。

夜战近战本是八路军所擅长,但山崎是个出色的步兵战专家。

他利用李家坡的群岭环抱、一面悬崖的地形优势,构建了教科书版的野战工事。八路军缺少火炮,攻击上便只能依靠步兵向前推进。

但山路本就狭窄,攻击大部队很难展开,蜷缩在一条线上进攻,自然效果不佳。

战斗从中午开始,一直打到了深夜。

一天的战斗下来,李家坡的阵地前横七竖八地躺满八路军战士尸体。

战斗,惨烈而又漫长。

“咋弄?”马蛋子问黄柯。

黄柯指了指不远处,说:“后腰的机枪阵地,咱们摸过去,宰几个就撤!”

“你真是吃了灯草灰,放了轻巧屁。你当鬼子是傻屌吗?伸着脖子等你割?”

黄柯瞥了马蛋子一眼,说:“咱们队伍从白天攻到现在,鬼子肯定也没怎么休息。到底都是爹生娘养的,长途行军几天又疲劳作战,咋能不困?等他们修完工事,肯定是又困又乏,打个囤很正常。咱俩趁黑摸上去,打他个措手不及!”

马蛋子细想后觉得不妥。

黄柯趁机激他说:“你要是不敢就算了,把手雷跟刺刀给我。”

“他娘里,恁倒是挺能,拿话激俺。”

两人一拍即合,便找到一处隐蔽处躲了起来。

不多时,二人便到了李家坡的后背。

看着眼前山坡,黄柯倒吸一口凉气。这坡可比地图上看上去要陡峭的多。

“这么陡这么高呀。”

马蛋子似乎看出了他的顾虑,他问:“咋啦?恁害怕了?”

黄柯脱掉外套,冷哼一声:“笑话!逢敌必亮剑,眼前就是刀山火海,咱也照样爬上去!”

“嘿,这话说得倒像那么回事。”

两人说话间,黄已经脱掉外棉袄,只着一件单褂。

马蛋子一看这是行家,穿着棉袄活动不便,攀爬碍事,只穿单褂方便快捷。

黄柯把单褂掖到裤子里,牛皮腰带扎紧,顶着寒风,拿绳子头系上一块木棍,便朝着山半腰的一颗槐树处抛绳。

绳子稳稳地缠在树干上,黄柯用手拽了拽,试一试韧劲之后,便将鬼头刀绑到后背,拽着绳子准备攀爬。

“我先上,等我上去了拉你。要是有啥情况,你就赶紧转回去。”

这话让马蛋子心里对黄柯肃然起敬,方才的顾虑和怀疑,也都一扫而空了。他拔出腰间刺刀,递给了黄柯:“大刀我来背,刺刀给恁。”

黄柯笑了,马蛋子直率豪放,很对自己脾气。他将大刀解下递给马蛋子,接过刺刀横咬在嘴里,率先向上攀爬。

若是平时,黄柯定不敢攀爬,不过现在他的攀爬能力得到了提升,这些不在话下。

陡坡虽不高,但天色黑暗,再加上不敢惊动鬼子,他爬得很慢。

爬过半山坡后,没有了绳子作为支点,黄柯决定自己先上。他拔出刺刀反握在手,三八大盖的刺刀刀柄长握柄短,黄柯手大,握住不稳,只好拿食指卡在刺刀头特有的弯钩处。他一只手握紧刺刀用扎进土里,另一只扒着凸起处,小心谨慎向上攀爬。

晋西北的黄土厚实坚硬,凸起处手扒脚踩都不塌,倒是稳固。

刚到山坡,黄柯翻身滚过,趴在了坡边,这时,他看见了前卫壕里鬼子顶着带网格的头盔。

黄柯翻身上来后,将绳子抛下,马蛋子顺着绳子爬了上来。

他凑到黄柯身边趴下,黄柯作了个噤声的手势,他指了指前面的鬼子哨兵,马蛋子顿时明白。

黄柯又指了指自己刺刀,这是向马蛋子示意自己打算用刺刀宰了那个日本兵,让他掩护自己。

马蛋子掏出手雷,拔掉安全销,将大刀横在前面,刀刃向外。这样一旦遇到危机情况,他就可以立刻磕下手雷,触发引信扔出去。

黄柯反手握着刺刀,像条红薯叶上的豆虫一样,匍匐向前爬去。

为了不惊动鬼子,他挪动地很慢,以近乎**的方式向前。短短几十米的距离,竟爬了十多分钟。

到了埋伏在哨位一侧,黄柯不再动弹,而是伺机等待着鬼子巡逻兵过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黄柯屏住呼吸,手心不由得冒了汗。

很快,那个鬼子兵便朝着他这边走来。

黄柯倒吸一口凉气,屏住呼吸,瞪大眼睛,将刺刀横咬在嘴里。

那个日本兵个头不高,但身材壮实,他把上了刺刀的步枪夹在腋下,单手持扶。

等到日本兵背对黄柯的时候,他悄悄地摸了过去。

距离对方还有一步远的时候,黄柯快步向前,整个人犹如猎豹一般扑出,有力的双手像铁钳一样抓住对方脚踝,两臂向后抬起,身子一侧肩膀向前发力,顶倒了那个罐头身材的日本兵。

趁着日本兵倒下,黄柯扑向前方,双膝压住日本兵,两手上下摁住日本兵上下颚,使劲一拧,只听见咔擦一声,那个壮实的日本兵便咽了气。

但这个动作却惊动了不远处鬼子的隐蔽哨,只听见一声三八大盖特有“巴——沟”枪响,一颗子弹带着哨音滑过黄柯的额头。

顿时,黄柯只觉得头顶像是被打铁的火瘤子燎着了一般的火烫。

他还没有来得及去摸头皮,温热的鲜血便从脑门四处流了下来,很快就糊住了眼睛。

“中招了!”黄柯不由得一跟头倒下。

马蛋子见黄柯倒下,以为他光荣了,当即磕下手雷引信,朝着鬼子隐蔽点扔了过去。

马蛋子到底是老兵,他磕下引信后故意延时几秒,扔出去的时候,手雷恰好在隐蔽哨上空凌空爆炸,四溅的弹片将埋伏在那儿的两个鬼子当场报销。

但这样做却暴露了二人,有人立刻报告了正在窑洞里休息的山崎。

0

003 敢不敢跟我出去?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