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现实题材>傲骨>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小说:傲骨 作者:鲁汉 更新时间:2022/9/17 16:10:10

“大伙干的时候悠着点,小鬼子要俺三天卸完,肯定是要熬通宵了。**,你能不能和肖老板说说,晚上给弟兄们搞点吃的?”老大金满堂想的总是比别人周全。

“好嘞,大哥,放心吧!”

弟兄们没日没夜地干了三天,终于将“长津丸”上的军需物资全部卸完。只听得“呜——”一声长笛,“长津丸”即准备解缆离岸。

“哎,工钱还没结呢,怎么就走啦?”肖鹏冲上前去拦住了解缆的日本水手。

“八格牙路!”一名日本军官见状,上来对着肖鹏就是一耳光。肖鹏是谁?那可是武举人马震山的高徒。小鬼子那一巴掌还没到,肖鹏随即就左手一个“猫洗脸”将对方来掌拨开,右手跟着一个封眼拳,直击对方“印堂穴”。那鬼子军官顿时鼻血四溅,痛得他“哇呀呀”连声惨叫。

“二弟,快跑!”金满堂见肖鹏揍了日本军官,知道不好,鬼子宪兵都围上来了,他连忙向肖鹏喊道。

“二哥,俺来了。”随着喊声,老三马振奇飞跑而来。“三弟,别上前,当心鬼子开枪!”“大哥、三弟,这儿有俺,你们快跑!快跑呀!”“啪!啪!”小鬼子果然开枪了。

“大哥、振奇,别上前,你们快跑啊!”肖鹏急得大声喊叫起来。此时,几个日本宪兵端着刺刀围住了他。肖鹏这一瞬间很冷静,面对十多支黑洞洞的枪口,他再不敢施展拳脚功夫了,否则招来的肯定是密集的弹雨。弟兄们见小鬼子真的开枪了,都不敢贸然上前,眼睁睁地看着肖鹏被日本宪兵们打倒拖走。

海州日本宪兵队,那就是个吃人的魔窟。凡是被抓进去的中国人,不死也要致残,更何况,肖鹏招惹的还是海州宪兵队的队长——铃木少佐。

“八格!”上身**的铃木挥舞着手中的**,朝一丝不挂的肖鹏身上狠狠地抽着。自从踏上海州这块土地,还从来没有那一个支那人敢与他动手呢!眼前这个人真是胆大妄为,竟敢对大日本皇军的少佐动武,那还了得?今天要让他知道大日本皇军宪兵队的厉害。

“八格!八格!”伴随着铃木野兽般的嚎叫,汗水像小溪一般从他那长着茂密胸毛的前胸流下。肖鹏一声不吭,两眼怒视着铃木。此刻,他真有点后悔了,后悔没有当场揍死这小鬼子,这样,那怕死了,也好捞个够本的。

马振奇和金满堂找到了日本宪兵队的翻译官柳先生。傍晚,他俩备了份礼品,特意来登门求助。

“柳先生好!俺俩是肖鹏的弟兄,今天来,为的是向先生请教请教,看有啥法子能救救俺二弟?”金满堂恭敬地说。

“二位请坐,咱坐下谈。”“柳先生,俺二哥现在怎样?”振奇焦急地问。

“人是还活着,可被铃木折磨得不轻。你们那位弟兄真是条硬汉,**那样抽他,烧红的烙铁烙他,他硬是一声没吭。咱们都是中国人,看着这些,我心里也不好受啊!可我,我无能为力啊!”

“谢谢您,柳先生。俺能不能花点钱,将肖鹏保出来?”

“金先生,你说铃木会为了几个钱放过肖先生吗?就算他答应了,那也将是个无底洞啊!更何况,铃木他根本不守信用,上回港口刘茂才的事,家人把祖屋都卖了,结果钱是交了,到头来,抬出的却是具尸体。”

“这小鬼子简直不是人!”“三弟,轻点声,当心隔墙有耳。”

老大金满堂担心振奇一时冲动,又招祸端。

离开柳先生家后,马振奇就想着要去劫狱,金满堂坚决不答应。他十分清楚,小鬼子戒备森严,宪兵队岗楼上,不仅有探照灯,四处还都架着机枪,哪怕一只猫穿过,也会立马招来狂风暴雨般的子弹。面对强敌,只能伺机智斗加巧斗,否则就是以卵击石。

“轰”的一声巨响,曹集镇上的炮楼在一天子夜被炸上了天,一小队日本兵也全都被送上了西天。杀他们的不是别人,正是大名鼎鼎的双枪马三姑和她的侄子马振奇。

曹集镇离天宝山约八十华里,驻守着小鬼子的一个小队。早先,天宝山有土匪,小鬼子也知道。好在双方“井水不犯河水”,倒也相安无事。再说,小鬼子的主要兵力都放在对付八路军、游击队身上了,根本无心,也无力来招惹天宝山。

自从马香茹嫁给宋天鹞后,她就给天宝山的弟兄们立了三条规矩:一、不得伤害穷苦百姓。二、山上的一切吃穿费用,向天宝山周边的地主老财们摊派。说穿了,也就是向他们收保护费。只要是交了保护费的人家,一旦有事,天宝山就义不容辞出面保护。三、不许滥杀无故。日本人侵占了我们的地盘,祸害了咱们的父老乡亲,要杀就杀日本人。

这三条规矩得到了弟兄们的一致拥护。大嫂的话,似乎也成了天宝山不成文的命令。“冲天鹞”对香茹更是宠爱有加。小夫妻俩婚后甜甜蜜蜜,一刻都舍不得分离。空下来,“冲天鹞”就教香茹骑马打枪。两年不到,马香茹就能左右开弓、策马如飞了。

一天上午,窦庄的乡绅窦敬尧哭上山来。见了“冲天鹞”就跪倒在地:“大当家的,你可要给俺报仇啊!”“窦先生,出啥事了?你快起来,起来慢慢说。”说着,“冲天鹞”双手扶起窦敬尧。

原来,窦敬尧有个闺女叫窦小倩,今年已满十九岁,可还没出嫁。并非这姑娘长得丑,相反,这姑娘长得是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条有身条,更不寻常的是,窦小倩还是济宁中学毕业的女高中生,这在当地无疑就是女秀才了。她之所以迟迟未婚,就是为了等她的心上人。

窦小倩的心上人,乃是她高中的同学程家良。俩人情投意合,爱之深切。对这门亲事,窦敬尧始终持反对态度。原因就是程家良出身贫寒,门不当,户不对。后来,程家良考上了省城师范大学,成了一名大学生,窦敬尧这才松口,答应待程家良大学毕业,就让俩人成婚。

程家良的父亲是曹集镇上的一名裁缝,小裁缝铺生意一般,挣点手艺钱,供儿子读完高中已经是十分吃力了。按程家良的成绩,考个南京的大学都十拿九稳,可那学费也不是个小数啊!家良是个很懂事的孩子,为了不给父母再增加经济上的负担,他就报考了免学费,还管食宿的师范学院。

好不容易熬到了毕业,有情人终于将成眷属了,程家良迫不及待地托人上窦家来提亲,窦小倩心中的一块石头才算落了地。

盼到结婚那天,程家接亲的马车刚到曹集镇镇口的炮楼前,就被站岗的日本兵拦了下来。“老总,俺们是接新娘的,他们结婚地干活!”

“八格!八路的干活?”“老总啊!我们就是这镇上的人,不是八路。”“停车!检查地干活!”说着,一个小鬼子就跳上了马车。当他用刺刀挑开布帘的一瞬间,他呆住了。没想到马车上竟坐着这么漂亮的一个姑娘。“花姑娘——花姑娘!”小鬼子惊艳地朝岗楼上大声叫喊着。

顿时,从岗楼上跑下来七八个鬼子兵,纷纷跳上马车你一把、我一捏的调戏起新娘来。

“畜生,我和你们拼了!”程家良见心上人遭污辱,冲上前来就抓咬鬼子。可一介书生,那是全副武装日本兵的对手?才几下,程家良就被小鬼子打得昏死过去。这帮野兽一不做,二不休,他们索性将窦小倩抬进岗楼里,七手八脚地扒光了她所有的衣物,轮番发泄起兽性来。

俗话说“兔子急了还咬人呢”,窦姑娘情急之下,一口咬住了小鬼子的手。“哇呀呀——”鬼子痛得嚎叫起来,他拔出腰间的刺刀对着窦小倩胸部就刺。可怜那么清秀文静的一个姑娘,连哼都没哼一声,就被鬼子折磨死了。人死了,小鬼子还不放过,竟残忍地割下了姑娘的胸部。

“这帮强盗,俺不杀他们誓不为人!”马香茹听完窦敬尧的哭诉,发下誓言,一定要为窦姑娘报仇!

0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