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鲜血与神话>第34章:黑风暴—虎式(4)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34章:黑风暴—虎式(4)

小说:鲜血与神话 作者:奥夏宁娜 更新时间:2022/8/24 9:24:29

长久以来,苏联坦克部队都一直把帝国的虎式坦克视作对自己最大的威胁。这不光是因为虎式精良的做工,更多时候,发挥武器最大威力的对象,往往是使用武器的人。

这是所有军队指挥官都不能否认的事实,而虎式往往能在苏联坦克的射程范围之外,将他们一个不剩的摧毁。正是这种观念的最直接表现,因为虎式坦克一直都被帝国装甲兵里的精英们驾驶,他们能最大限度的发挥虎式坦克的威力。

而如果把虎式坦克的车长比喻成整辆车的大脑,那么炮长就是虎式的眼睛和武器。优秀的虎式坦克车组,它的车长和炮长必定是配合完美的亲切伙伴。就例如迪斯特中尉,他能根据现实情况调整88毫米主炮的仰俯角度,以满足车长的一击必杀要求。

当然了,迪斯特中尉能如此熟练的运用标尺理论进行射击,和那本有趣的虎式坦克手册也必然分不开关系。

在关于在这一部分的讲解上,古德里安将军还是拿新兵Hülsensack举例子:在部队呆了一段时间后,Hülsensack已经被分配到了坦克部队。这一天,身为装填手的他接到了未婚妻写给他的情书,高兴的Hülsensack决定把这个事情分享给自己的伙伴们。

Hülsensack画了一张Elvira女士的肖像画,这个画像足有2米高。然后放在了500米以外的地方,用以充当伙伴们的练习炮靶。

第一个开炮的人是Gustav先生,他是坦克驾驶员。他一来就把表尺调到475米,然后向左移动了0。5米,最后才开炮,结果就是Gustav的炮弹正好落在Elvira女士前方25米的位置。

第二个开炮的人是无线电员Piepmatz,他把表尺调到500米,炮弹最后打在了Elvira女士的脚部。第三个开炮的人是Hülsensack自己,他又将表尺调到700米,这一次,炮弹不偏不倚,正好打在了Elvira女士的肚子上。

第四个是炮长Holzauge,他将表尺调到1000米,这刚好是炮靶的500倍,距离的2倍。最后炮弹打在了Elvira女士的头部。最后一个是车长Schnellmerker先生,他又调高到1100米,结果这次炮弹直接从Elvira女士的头上飞过去。

这又是一个很有趣的故事,古德里安将军和他的编写团队通过这个案例向所有炮手传达了一个信息,即表尺与距离之间的关系。

88毫米主炮的弹道非常稳定,在500米的距离内,基本上指哪打哪。如果你知道精确的距离,直接套用在表尺上。

那么你的炮弹只会射击到目标的极限部位,也就是Elvira女士的脚踝处。最大射击距离往往是目标距离的两倍,那么这个时候炮弹就会打在目标的头上。结果显而易见,你的正确做法就是在500米到1000米这个数值上,取一个中间数,即700米。

依据这个理论,手册讲述了大量的仰俯角射击问题。并且提出了一个对炮手们来说很重要的结论,即:目标的大小与表尺可用参数有直接关系,目标越大,中间值越大。如果Elvira女士是4米,那么有效射程表尺就是500(脚踝)到2000米(头部),打中肚子的表尺就是1000米。

同理可证,KV—1坦克车高为6米,距离为1500米。88毫米主炮对它的最大表尺射击数是5000米,最小射击数是1500米,取中间值就是3250米。对于虎式坦克炮手来说,这是一个很模糊的标尺距离。因为目标越大,距离越远,可用表尺数就多,究竟哪一个表尺能击中坦克的下方装甲,全靠炮手的技术和经验。

因此,迪斯特中尉能在这样的距离上击穿KV—1,表明他的技术已经超出了虎式坦克里绝大部分的炮手。

“你办到了!迪斯特,你竟然真的办到了!”在驾驶员潜望镜里,霍尔格·魏岗少尉兴奋的拍打着自己的方向盘,那可是1500米的极限距离,并且还是一辆重型坦克。这个结果就是曼施坦因**来了,也会激动的给迪斯特鼓掌。

卡格内克伯爵强忍住自己的笑意,这确实是一个了不起的战绩。但现在高兴还太早了点,因为那些T—34坦克还没有被完全消灭掉。因此只是淡淡的对炮长说:“不要分心,目标11点半方向,HL弹准备!”

这个时候,编号II的虎式坦克车长林登少尉也发现了这个战果,他在通讯耳机里表达了自己的祝贺,“干得不错,伙计们!现在俄国人对我们只有干瞪眼的份!继续努力。”

卡格内克伯爵悄悄的从炮塔内壁上取下了虎式坦克作战日志。在7月12日的报告上写了这样一句话:9点40分,I号车炮长诺德温·冯·迪斯特中尉使用穿甲弹击毁KV—1坦克一辆,距离1500米。

突然袭来的炮弹让正在冲锋的苏联坦克手吃惊不已,尤其是那辆已经被甩在身后,现在还在燃烧的KV—1坦克。被折断了的坦克炮更让他们觉得可怕,德国人的钢铁巨兽发怒了。

“该死的,是88炮!那是一辆虎式坦克!”

“虎式坦克出现了!各车组注意,离开现在的位置,向侧后方迂回!”

“不要慌!不要慌!马力开到最大!我们走!”

在苏联坦克的通讯频道内,乱麻麻的叫嚷声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1500米的距离实在太远,这些坦克手在观瞄器具里只能看到虎式方方正正的模糊车体。坦克手们很容易就把它和四号坦克混淆,而当88炮的炮弹袭来时,才知道死神已经对不知不觉对他们举起了镰刀。

又是几发88炮弹飞过来,炸起的泥土四散在周围。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和激起的橘黄色火光是如此的清晰,躲在倾斜装甲后面的苏联坦克手更紧张了。因为行进的队伍中又有一两辆T—34坦克被点燃。

余烟袅袅散去,闷哼着发动机声音的虎式坦克,下方的垂直装甲上挂载的备用履带犹如深海里鲨鱼尖利的獠牙一般,狰狞而又凶狠。

“这个距离我们打不穿虎式坦克!”

“伊万的141号车中弹了!”

听到这,不少的苏联坦克手都从观察孔里看向编号为141号的坦克。那也是一辆KV—1重型坦克,这辆坦克已经被削去了炮塔。滚滚浓烟中,坦克车盘又往前走了几米。最后弹药架发生了殉爆,车体上的装甲被崩裂成数块破片,飞向四面八方。

“还有232号车,232号车也没了!”

这又是一辆T—34坦克,所有苏联的坦克驾驶员都鼓足勇气,几乎是闭着眼睛拼命往下踩油门。他们的内心现在只有一个念想,尽快冲过500米的死亡红线,这样他和他的伙伴们才有几率存活。

“发射!”最右边的T—34坦克车长扯着沙哑的喉咙怒吼,76毫米坦克炮终于开始反击。这发全身闪着红亮光芒的炮弹在空中划出一个长长的弧线,紧接着车长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看到它和虎式坦克的垂直装甲来了一次亲密接触,最后歪曲了弹道,向着左上方的天空飞走。

“跳弹!”驾驶员近乎绝望的呐喊。

编号II的虎式坦克刚刚遭受了苏联坦克的炮击,车长林登少尉立刻锁定了开火的T—34坦克。现在的目测距离是1100米,这是虎式坦克的最佳开炮范围。因此少尉命令到,“3点钟方向,破甲弹一发装填!”

呜呜鸣响的虎式炮塔往右转动了半圈,黑乎乎的主炮慢慢降低高度。T—34车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手做完这一切,他毫无办法去阻止虎式坦克。

“开火!”林登少尉呼喊,他的88毫米主炮向后缩了几公分,然后就把炮弹送到了T—34坦克的倾斜装甲上。等爆炸的硝烟散去,刚刚还迅猛奔腾的T—34坦克此时已经变成冒着浓烟烈火,黑乌乌的钢铁残骸。

又是一发坦克炮弹袭来,这一次苏联坦克的火炮命中了虎式坦克炮塔的边侧位置。并且还是一枚穿甲弹,然而很遗憾,它依旧没有破开林登少尉的虎式坦克。

倒是挂载在炮塔上的备用履带,因为穿甲弹猛烈的动力势能而被震飞。在天空飞快的打着转,然后一头插进坦克后面的黑土地里。

越来越多的苏联坦克开始反击,更密集的炮弹呼啸声在两辆虎式坦克周围炸响。而现在这个时候,在冲击的苏联装甲群后面,已经燃烧了七八辆坦克残骸,他们都是被88毫米主炮摧毁的。

爆炸声越来越稠密,纷纷扬扬犹如雨点落下的炮弹似乎也在警惕两位德军车长。拿起送话机的卡格内克伯爵再次下令,“2号车,我们走!注意,每后退两百米就开炮一次。”

嗡嗡作响的迈巴赫引擎开始全力运转,这种充满了电机声效的坦克发动机或许是苏联人最不愿意听到的声音。但值得庆幸的是,在苏联坦克狼群战术的攻击下,孤寡的两辆虎式坦克已经要撤退了。

宽履带向后卷动,带起的青草块和黑泥水溅射得老高。虎式坦克后部的两个大烟管子吐出了一团白色透明的烟气,编号I和II的虎式坦克开始慢慢撤离战场。

卡格内克伯爵对距离的把控相当精准,他们一边往雷金卡桥方向撤退,一边还时不时的停下履带,对着苏联坦克来上两发炮弹。

两辆虎式坦克始终和苏联坦克维持着900至1000米的交战距离,这让苏联坦克的车手们非常无奈,打又打不动,追又不敢追。除了再次丢下四五辆燃烧的坦克,他们几乎可以说是毫无战果。

于是,这两辆虎式坦克将前部装甲对着T—34,从容的开着倒车挡。慢慢向森林后方撤退,最后拐上了那条公路,互相用火炮掩护着,消失在充满迷雾的森林之中。

0

第34章:黑风暴—虎式(4)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