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鲜血与神话>第38章:警惕!虎式!(3)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38章:警惕!虎式!(3)

小说:鲜血与神话 作者:奥夏宁娜 更新时间:2022/8/26 10:42:39

7月12日下午2点,阵雨

普罗霍洛夫卡正面战场

SS第1“警旗—卫队”装甲掷弹兵师师部

站在246。1高地的半埋式掩体里,师参谋长莱曼少校(党卫队二级突击队大队长)只需要用手里的小倍率望远镜,就能清楚的看见那几辆绿墨色的T—34坦克已经冲出了农田。这些红军的装甲战车应该属于坦克第18军,很显然,他们终于突破了师直属装甲侦察营的脆弱防线。

不过很快,部署在国营农场外围的炮兵团就发现了这股“不速之客”。炮兵们动用手里的一切火炮,几乎拉平了炮管。对着飞奔而来的苏联坦克就是一通乱射,但紧接着炮兵8连的连长,普罗茨中队长就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了。

因为越来越多的T—34坦克群正在源源不断往树林边缘蜂拥过来,坦克上搭载的步兵也没有第一时间朝着SS炮兵开枪。

“真该死!”炮手穆特罗泽气愤的叫骂,刚刚那两下炮击并没有命中俄国人的坦克。相反他们还暴露了自己的方位,神情慌张的装填手再次打开了炮闩准备装填新弹药,不过这次苏联坦克再也没有给他们机会了。

菱形坦克炮塔慢慢转动,上面的76毫米坦克炮已经对准了炮兵8连的两门150毫米榴弹炮。发射的高爆弹药飞向了每一个散兵坑,T—34无休止的炮击在SS第1炮兵团的阵地上蔓延开来。

普罗茨中队长在这样的危机时刻,很明智的就丢掉了自己的大炮。一头扎进俄罗斯的土地里,任由飞沙走石落在自己的后背上。几分钟后,炮弹激起的尘埃几乎都快把连长活埋进焦土里,而这样的炮击大概也持续了十几分钟。

等T—34坦克隆隆的驶向远方,连长才一瘸一拐的从土里爬出来。这个时候眼前的一幕,也让普罗茨连长终身难忘。炮兵8连的发射阵地上已经是一片狼藉,土地里还散发出一丝丝呛人的黑白烟气。

总共有8个人死于炮火轰击,这些可怜的家伙身体都被坦克炮撕成碎片了。黑红相间的模糊血肉,再被雨水一冲刷,样子更是残忍且狰狞。那个眼疾手快的无线电员倒是在第一时间就躲回掩体里,以至于他也是炮兵连里为数不多的幸存者。

但是很可惜,这个略显年轻的无线电员还是经不住这样的血腥场面。仅仅走了几步就跪倒在湿润的地上,开始哇哇的呕吐起来。至于连长,他所指挥的部队已经在T—34的钢铁洪流里化成了一滩血水。

目睹了这一切的惨状后,莱曼参谋长立刻在地图上摸索起来。在这个方向上进攻的俄国军队应该是坦克第181旅和摩托化步兵第32旅,如果参谋长没猜错的话,他们的后面应该还跟着坦克第31旅,那是一支重型坦克部队。

如果再不采取有效的反击措施,那么这些俄国坦克迟早会包抄整个246。1高地。一联想到冰天雪地的西伯利亚劳改营,莱曼少校就不禁全身打哆嗦。

“我们要反击!派坦克过去打退俄国人的进攻!”莱曼少校向师长建议到,但是这样苍白无力的咆哮又能有什么用呢?

不光是莱曼,就连特奥多尔·威施师长也觉得这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第1装甲团的主力部队,装甲2营已经投入到252。2高地方向的作战,1营的坦克又少的可怜,拿什么去反击T—34洪流?

难道精锐的SS第1“阿道夫·希特勒警旗—卫队”装甲掷弹兵师真的要在普罗霍洛夫卡命丧黄泉了吗?威施师长开始苦涩的思索,如果这支部队覆灭在库尔斯克,那么自己又该如何去面对“警旗—卫队”师的首任师长——约瑟夫·迪特里希?

“是该搏一搏了!”下定决心的威施师长目光坚毅的看了下参谋长,随后向无线电员发布命令,“告诉舍恩·贝格尔团长,叫他把手里仅有的坦克全部投入到农场方向的作战中去!”

所有人都知道师长嘴里,所谓的“仅有”究竟是什么意思。那是重装甲13连建制里的4辆虎式坦克,并且他们还来自不同的部队,虽然车长们都是个顶个的王牌,但是谁又能保证他们一定能配合得天衣无缝呢?

不过疑惑归疑惑,师长的命令还是传达到了SS第1装甲团的团部。重装甲13连的4辆虎式坦克就这样在团长的催促下,于下午的2点15分投入作战。

编号1301的虎式坦克行驶在最前面,当掠过一片低洼地段,迎面就撞见了前出进攻的坦克第181旅里40余辆T—34坦克。

“注意!敌人的大量坦克部队正在前方逼近,全体停车射击!”海因茨·科林开始通过无线电台,对其余三辆虎式坦克发号施令。

奥托的S32号虎式坦克同样也观察到那些大规模的红色装甲洪流,轻车熟路的驾驶员拉动方向杆,对着苏联坦克很快就摆出了“早餐角度”。

还裸露在指挥塔外面的奥托,淋着天上降下的风雨。用手指左右测量了一下T—34和虎式坦克的距离,这是一种很粗略的测距方法,虽然并不准确,但是陆军总部要求帝国的每个虎式坦克车长都要熟练掌握这项技巧。

在完成了简单的数学计算后,奥托才将身体缩回车内。对驾驶员说道:“前方距离2500米。”

而这个时候,用T**炮镜完成测距的炮长却说:“前方距离1700米。”

奥托在草稿纸上记下了炮长和自己的求值,同样按照精确取值法,选取这两个数值的中间数就是2100米。过了几秒钟,从炮塔顶部舱门外钻回来的装填手也报出了自己的数字:“前方距离1500米!”

这一次,奥托再次记下装填手的测距得数。用已经精确求值后的2100米,与装填手的1500米再求一次中间值,最后的得数是1800米。这是严格按照虎式坦克测距程序计算出来的结果,这个方法适用于所有虎式坦克车组。

但有时候也有例外,比如说卡格内克伯爵的炮长。迪斯特中尉是个测距技能很强的炮长,因此卡格内克伯爵和他的装填手就不用重复测距再求值,这会为车组省下大量的宝贵时间,从而抢占开火的先机。

“好的,现在目标已经很明确了。俄国坦克就在我们前方的1800米位置,迪姆,你能在这个距离上开炮吗?”奥托笑着问他的炮长,这似乎是一个玩笑话,那可是1800米的距离,坦克在炮镜里就是个小黑点。

迪姆笑着摇摇头,告诉奥托,“不!这不可能,除非用前后射击法定位,不然就是上帝来了也办不到。”

所谓的前后射击法,就是在实际距离少100米的前方位置开一炮(1700米),然后又在相对位置再开一炮。这样就会出现两种情况,第一种是第二炮的弹着点在第一炮的后方,这个距离必须是400米。

那么这个时候把中间的400米分割成4等分,通过观察这4等分的距离。来判断第一炮和敌方坦克的距离,以此为依据调整主炮的角度,那么第三炮就能命中敌方坦克。这种打法适用于看得见敌方坦克后面土地的情况。

第二种是看不见敌方坦克后面土地的情况,那么两个弹着点的距离至少要缩短50至100米,然后算出两个弹着点之间的平均数,以此来推算第三炮的命中角度。

这就是虎式坦克射击过程中有名的“刀叉理论”,第一种情况由于炮手的视线状态良好,所以计算快,精确度高,就像人们吃饭时候用的餐叉。能快速而又准确的把食物送进自己嘴里。

第二种情况由于视线并不是太好,所以往往需要很复杂的计算。它就像人们吃饭时切割食物用的刀,由于食物太大,人的嘴一口吃不完,总会多出切食物的步骤。所以这种测距方法就是餐刀理论。

但是“刀叉理论”有个很大的弊病,那就是虎式坦克只能用它来打击静态目标。对于动态的目标,往往还要再加上所谓的“樱桃核理论”,这样炮手的计算量就更大了,远不如死板的数组射击来得快。

“那1400米呢?”奥托又问。

炮长迪姆还是摇摇头,虽然距离又近了些,但是88毫米主炮在1200米以外,它的射击精度就会有明显的下降趋势。想要首发命中,对于技术一般的炮手而言几乎不可能。(迪斯特那种怪物级别的炮手不算)

“好吧!我明白了,看来又要采取迂回战术。”奥托无奈的摇摇头,自己还是对炮长的要求过高了。边打边撤的迂回战术才是虎式坦克的主流打法,那种一个劲只会让虎式坦克往前冲锋的低智商指挥官,无论给他多少辆虎式坦克,他都能分分钟给你玩成一堆破铜烂铁。

“我是S32,我请求等俄国坦克距离我们1000米的距离再开炮,重复,我请求在1000米的距离上开炮!”奥托拿着送话机向8连连长发出了申请。

过了一会儿,在沙沙的电流声音中,编号1331虎式坦克的车长魏特曼也发话了,“距离太远,我们的炮手无法命中目标,因此我同意奥托车长的建议。”

海因茨·科林连长几乎很爽快的就答应了车长们的请求,毕竟他除了要考虑主炮的精确度,同时还要考虑整个重装甲连的作战部署。盲目的射击,除了会引来T—34那蜂群似的炮弹反击,对于整个连队而言不会有任何好处。

如果连长真的让虎式坦克在超远距离上开火,那么到时候重装甲13连想撤都撤不了。必须第一轮打击就要击毁足够多的T—34坦克,这是每个虎式坦克指挥官的共识。因为这样能在心理上给苏联坦克兵更多的负担,毕竟再勇敢的战士,如果让他直接面对恐怖的死亡,心里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些犹豫。

0

第38章:警惕!虎式!(3)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