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刘北海传奇>第六章 历史的丰碑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 历史的丰碑

小说:刘北海传奇 作者:滇西楚汉 更新时间:2022/9/19 15:58:19

第六章历史的丰碑

公元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抗日战争胜利!

八年抗战,中华民族从濒临危亡的边缘重获新生。

日本投降的消息传到边陲昆明,万众欢腾。闹市区的金碧路、正义路、武成路、南屏街、宝善街、同仁街、金马碧鸡坊、大南门、大东门、小西门等等商业街道,庆祝胜利的人们几乎到了狂欢的地步。鞭炮声从凌晨响到夜晚,又从夜晚响到凌晨。几天几夜不绝于耳,振聋发聩。舞龙舞狮的**队伍,在欢庆的锣鼓声中缓缓而行,欢庆胜利的场面振撼人心。街道上鞭炮炸响过后的残屑没过行人的脚脖子。

金秋时分,春城的天空一碧如洗。从滇池上空吹来的清风,拂动着城市上空升腾的烟雾。

云南****龙云收到重庆国民政府军事委员蒋介石委员长发来的委任状:任命龙云为军事委员会参议院院长。龙云不日将赴任,他实在舍不得生于斯奋斗于斯的高原红土地。

行前,龙云约了表弟卢汉去近华浦大观楼游玩散心。

近华浦位于城市西南一隅,三面环水,濒临滇池草海,西望睡美人山,最初是朱元璋的义子沐英领兵伐滇在此开发所建。

龙云和卢汉偕随从来到大观楼,在唐继尧**骑马铜像前驻足,行注目礼,三鞠躬,献上花篮,绕铜像一周。诸多往事注上心头,不堪回首。

园内佳木葱茏、百花烂漫、山水交相辉映,荷塘交织,柳堤环绕,曲廊拱桥,亭廊水榭临池倒映水中,绿草如菌,藤蔓掩映,浓荫覆盖,古树木郁郁森森,遮天蔽日,景色幽深。

“彩云崖”假山,峰回路转,紫藤花攀缘成花廊,引人入胜,四季花坛,百花争艳。

拂面的清风从滇池上吹来,让人神清气爽。

龙云和卢汉一行,沿着石板铺就的园路和回廊,漫步到大观楼前驻足观望,仔细品读悬挂在楼前两侧的长联,沉思良久。

闻名遐迩的大观楼长联,乃清乾隆年间滇中名士孙髯翁力作,昆明名土陆树堂楷书刊刻。

龙云、卢汉在随从的引领下,缓步登上第三楼,凭窗极目远眺,浩渺的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如烟往事浮上心头。

楼上已置好桌椅,备好茶点。二人分列桌椅两侧坐下,捧起盖碗茶,用碗盖拨开浮茶,吹了一下,啜了两口普洱茶,好爽呀。

卢汉深情的看着表兄龙云爬满皱纹黝黑的脸膛,想起自己当年十六岁时跟随时年二十七岁的表兄龙云,还有表兄拜把兄弟二十八岁的武林高手邹若衡,去四川闯荡江湖后又返滇。

邹若衡曾得石达开部将万振坤(张虎)南少林拳法真传,自创“邹家拳”,龙云从中获益非浅,得其真传。

辛亥,护国之后,邹若衡任蔡锷警卫付官。经邹若衡推荐,龙云任唐继尧护卫官。

一日,正在北门街唐公馆内的龙云,听说翠湖边“偕行社”来了个法国大力士摆下擂台,挑战云南武林,多位武林高手均败北。一时,法国大力士狂妄起来,目中无人,大笑滇中无对手,仰天咆哮道:“谁敢再来!”

站在人群中的龙云早已观察片刻,看清楚这法国大力士的路数,心中已有底气,便飞身纵上八尺高擂台。

法国大力士楞了一下,定睛一看,站在他眼前的是一个又黑又瘦的小青年,身高不到他腋下。便轻蔑地说:“大人不与小人斗,快回家吃奶去吧。”

龙云闻此言,不觉鬼火一禄,怒不可讹,便拉并架式,用马汤元传授的轻功与其周旋,消耗其体力,又用气功抗击其攻击。在对方已感疲惫之时,用邹家拳频频出击对方。忽儿撕挂扣封,忽儿冲炮缠斗。十余个会合后,法国大力士渐次体力不支,大汗淋离。龙云见状,知道火候到了,便抖擞虎威,以退为进,声东击西,虚晃两拳,将其引到擂台边,一式燕子抄水,鹞子翻身,转到法国大力士身后,起右脚白马亮腿。法国大力士慌忙转身遮拦,但其步伐已乱。龙云见状,迅即以双拳在其眼前虚晃,便倒地狡兔弹,一个兔儿双蹬,那法国大力士被突如其来的力量打击,失去重心,一脚踩空,翻下擂台去。

擂台下的观众顿时暴发出雷鸣般的欢呼声和掌声。

龙云用轻功把法国大力士踢下擂台,一时成为街谈巷议美谈,为中国人出了口恶气。

龙云正是凭着一股男子汉的血性,迸发出英雄气慨,以自己的生活经历、见识、智慧、判断,走向云南最高统治地位。

往事不堪回首,龙云对卢汉叹道:“时势造英雄也。”又随口吟出:“数千年往事注到心头,把酒凌虚叹滚滚英雄何在?”

卢汉闻大表哥此言,附和说:“**,我们已经尽力啦。”

龙云感慨道:“是啊,我们一个边远之地的穷省,八年抗战,数次出滇作战,两次出国远征缅甸打日本人,抢修滇缅公路,保卫大后方的战略通道,总计动员民力、军力四十二万多人,付出二十二万人的生命代价。这其中牺牲在东部抗日战场十余万人。耗费的物力不计其数,我们确实尽了最大的力量。”

卢汉慨言道:“**所言极是。我们对得起民族,对得起国家!”

龙云沉痛地说:“永衡,只有云南这九百万老百姓我们对不起!良心不安哪。”

回顾往事,展望未来,龙云有些惆怅,对卢汉说道:“永衡,我走了以后,你要冷静处事。世事多变,人心叵测。命运要捏在自己手板心里。小心使得万年船。”

卢汉看着大表兄严肃的表情,答道:“**,您放心,您多保重!有事我会及时向您请教。”

卢汉对龙云这位大表兄,敬重有加,都是以职务称呼。而龙云对卢汉这位小表弟则以其字亲切的称呼。

兄弟言谈正酣,滇池上空突然乌云密布刮起强风。

云南高原的气候是受印度洋孟加拉湾暖湿气流的影响,常年风向风玫瑰是从滇池西南方向吹来。

倾刻间电闪雷鸣,风从窗子灌了进来,随从赶紧关上窗子,屋内的光线顿时暗了下来。

副官说:“报告**、总司令,请下楼避风休息。”

龙云起身,自言自语说道:“天有不测之风云哪!”便和卢汉一起下楼。

园内的古树木被暴风雨摇晃发出哗啦啦的声音,尖利的风声呼啸而过。

副官找来腊烛点上,烛火摇晃两下被漏进的风吹熄。龙云说:“不用点啦。听天由命,顺其自然吧。”

卢汉接上说:“**说的对,天要下雨,谁也挡不住。”

卢汉从少年时一直追随龙云这位大表哥,为大表哥的毅力、胆识、为人处事所折服,协助大表哥主政云南十八年。又应大表哥之命,率领国民革命军第六十军几万将士,奔赴徐州战场,在台儿庄血战日寇。

过了半个时辰,暴风雨过去,滇池上空又是一个艳阳天,湛兰的天空一碧如洗。高原的天气就是这样,就象川剧里的变脸,说变就变。

不日,卢汉亲自送龙云到巫家坝机场,龙云登上飞机向着滇池方向升空,又从西山转向东北重庆方向。

飞机在空中变得越来越小,最后象一只翱翔在高原天空上的雄鹰飞走了,卢汉方折身返回。

0

第六章 历史的丰碑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