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刘北海传奇>第二十章 青春进行曲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章 青春进行曲

小说:刘北海传奇 作者:滇西楚汉 更新时间:2022/9/19 23:55:20

第二十章青春进行曲

刘北海、纳玉、李平、赵忠、王武、蜀荷、秋月告别吴教授和周刚,离开南京回到成都。

他们先将蜀荷、秋月送到张老师家。

张老师和老伴见到幺女回来,激动地说不出话来,老太婆抱着蜀荷又是亲又是想。

张老师召呼几个年轻人坐下吃茶,老太婆赶紧去灶房烧水泡茶。

蜀荷和秋月也到灶房去忙活准备饭菜。张老师问起上海的情况。

刘北海说道:“日本人疯狂得很,把商务印书馆全部炸毁、烧毁。”

张老师听说“东方图书馆”中几十万册珍藏的古籍善本书籍被日本浪人放火烧毁殆尽,不禁仰天叹息。片刻回过神来,叹道:“毁我中华!毁我中华!”两行老泪从满是皱纹的老脸上滚落下来,他是教授先秦文学的,知道这文史书书籍是无价之宝。

刘北海赶忙奉上茶水给张老师润口,说道:“请口茶水,消消气。”

张老师痛惜那些史籍典藏被毁,令他痛心疾首,他就是教授先秦文学的专家,他又沉痛地说道:“日本人太狠毒!要灭我中华啊!”

片刻过后,张老师缓过神来,问道:“你几位作何打算?”刘北海回话道:“我们几个都准备去刘幺爸川军那里。”纳玉说:“刘幺爸那里要人。”

张老师说:“现在四川军伐天天在打仗,在争地盘。你们去了过后,千万要注意安全,枪子可不认人。你们先休息两天,我带你们去武侯祠耍耍。”

吃完饭后,刘北海、李平、赵忠、王武向张老师和师母告别。

纳玉单独送秋月回家,他俩已是两情相悦,缠缠绵绵,难舍难分。

蜀荷对刘北海有一种难以言谕的感情,见不到北海又觉很是失落;见到北海又是羞羞嗒嗒,不知如何是好。

又过两天,趁着还没去刘幺爸部队报到之前,刘北海几人又相约去看望张老师和师母。

纳玉心里想的是秋月那可爱的样子。刘北海脑子里浮动的是蜀荷的影子。

张老师见到北海、纳玉几个后生十分高兴,便提议说道:“今天天气好,我带你们几位去武侯祠耍耍。”

蜀荷、秋月听说,也要去。

张老师带着几个后生走了约莫不到半个时辰,远远的就看到前面有一大片荫荫森森的古木。

张老师指着说道:“看到没有?那头就是武侯祠。”

走到跟前,有一堵巨大的照壁。转过照壁,大门上的匾额是:“汉昭烈庙”。

刘北海等人不解,便请教张老师。

张老师解释说道:“汉昭烈是刘备的谥号;惠陵是他的墓。惠,是褒义。是说他得人心,容得人。”

刘北海仍不解的问道:“哪为什么叫武侯祠?”

张老师又解释说道:“诸葛亮被刘备三顾茅庐请出山以后,就忠心耿耿的辅佑刘备,鞠躬尽粹,死而后已,这是难能宝贵的。在老百姓心目中看得很高。刘备白帝城托孤诸葛亮,刘备的儿子刘禅继位,封诸葛亮为武乡侯,领益州牧。诸葛亮死后谥号忠武侯。后来的人们就称诸葛亮为武侯。老百姓感念诸葛亮从一而忠的品行,就习惯的把这里叫武侯祠。实际上祠的后面葬的是刘备。只不过里面有一处诸葛亮的庙,香火特别旺。”

张老师带着一群后生在里面转悠,拜了刘备殿;又去拜诸葛亮殿。

诸葛亮殿内,孔明先生塑像左右两侧分别挂着左右两付楹联。

张老师指着上下联说道:“此联出自你们云南的赵藩之手。”

张老师认真的看着对联,自言自语的念道:“能攻心则反侧自消,自古知兵非好战;不审势即宽严皆误,后来治蜀要深思。”

张老师转过脸对着北海等后生说道:“这就是出了名的‘攻心联’。”

刘北海不解地注视着张老师。

张老师又解释说道:“为啥子叫‘攻心联’?当时四川总督岑春煊是赵藩的学生。岑春煊在川西**义和团时大肆杀戮。赵藩特意作此联送给岑春煊,劝他不要乱杀人,不宜任性蛮干。要讲策略,要得人心,得人心才能治理好天下。”

刘北海几个后生娃子听得张老师一番话语,心中很是受到啟发。

张老师带领这群后生又到“群贤堂”祭奠;又转到“红墙”、“惠陵”等处。

时光仿佛穿越,刘北海的思绪仿佛回到一千六、七百年前三国时代。

蜀荷和秋月两个年轻小女子跟在后面,一边打闹嘻戏,一边窃窃私语。忽然,蜀荷尖叫一声,便扑的蹲了下去,顺势坐在地上,双手抱着左脚,爹呀妈呀的叫唤,疼得前翻后仰。

秋月赶紧去扶蜀荷,问道:“姐,咋个啦?”

蜀荷涨红了脸,豆大的汗珠不断从脸上滚下来,说道:

“我的脚崴啦!哎哟,疼死啦。”

秋月扶不起蜀荷,前面的人已经走远,秋月赶紧跑上前头去追。

张老师听说幺女的脚崴了,赶忙折回来。刘北海几人也跟着撵了过来。

张老师和秋月二人扶蜀荷起来,蜀荷痛苦的挣扎扶着老爸勉强站起来,却无法挪动脚步。

纳玉带头起哄,叫道:“刘北海力气大,刘北海背。”其他几人也跟着凑热闹。

刘北海尴尬的站在蜀荷身旁,手足无错,不知如何是好?

张老师无奈的看着刘北海,看看纳玉几个逗趣的年经人,又看着痛苦不堪的幺女,只好对刘北海说道:“好么,只有北海辛苦喽。”

刘北海觉得不能推脱,似乎又有些难为情,脸上泛出红晕,便弯下腰,半蹲下去。张老师和秋月把蜀荷扶到刘北海的背脊上,刘北海反过双臂搂着蜀荷的双腿,便朝前面小跑起来。

张老师、秋月、纳玉、李平、赵忠、王武跟在后面撵着。刘北海背着蜀荷一口气跑了很长一段路,上气不接下气,气喘吁吁,大汗淋漓。

张老师见状过意不去,对纳玉几人说道:“要么你们几位换着背下?”

纳玉调皮的看着李平、赵忠、王武说道:“你们那位来背?”

王武马上说道:“张老师,您老人家的事就是我们的事!但这个事,我们帮不了。”

张老师听得出,王武是话中有话。

王武又接着说道:“这是刘北海的事,别人都不能帮。”边说,边又跑到北海耳边说道:“给是?北海。”

几个年轻人嘻嘻哈哈。

刘北海背着蜀荷跑了好远到前边一颗弯腰树边,靠在弯腰树上**了一阵。

王武追在后边,拍着巴掌说道:“猪八戒背媳妇啰。”刘北海脸红到脖子根。

蜀荷的脚踝疼痛难忍,她趴在刘北海壮实的肩背上,刘北海身上冒出的热汗,让她感觉到一个强壮男子在勉力支撑的气息。她又觉得,这个年轻男子的肩背好巴实,如果能嫁给这样一个男人,这辈子就有了依靠,也不指望能享什么福,只要能白头偕老,儿孙满堂,了此一生就心满意足啦。

好不容易刘北海背着蜀荷跑到家,蜀荷的脚脖子已经又红又肿,蜀荷已是疼得难耐。

老太婆看见幺女如此这般,心疼得不得了。

刘北海想起自己从云南带来的“白药”,便给张老师说,他跑回去拿。

过了半响的功夫,刘北海跑起回来,拿来两瓶白瓷瓶装的“白药”。

张老师接过手说道:“晓得,你们云南的曲焕章发明的‘百宝丹’。这药的成份有‘雪上一枝蒿’,还有你们云南的‘三七’、‘草乌’。”边说,边叫老太婆端来温开水,先给蜀荷服下“保险子”,又用小勺给蜀荷服下些“白药”粉。

刘北海又用小盅子放入另一粒“保险子”,倒入些烧酒,待“保险子”溶化后,用小棉球沾上溶液在蜀荷肿胀的脚踝表面轻轻揉擦。不一会,蜀荷便感到轻松些许。

刘北海又用白布裹着沁了酒液的棉球缚在蜀荷的脚脖子上包好。

接连好几天,刘北海都跑到张老师家,如此这般,照顾蜀荷服药、换药。

过了好几天,蜀荷肿胀的脚脖子炎症就消了下去。

张老师激动地说道:“你们云南‘白药’真是神了。”又过了些时日,蜀荷的伤情也痊愈。

刘北海、纳玉、李平、赵忠、王武接到通知,要他们赶快去刘幺爸那里报到。

刘幺爸得知刘北海几人是云南讲武堂毕业的,十分器重,便将他们留下参谋。

四川军伐天天在打仗争地盘,打到最后剩下刘幺爸和刘湘两叔侄相争。

刘幺爸势力一度盖过刘湘,阴错阳差,刘幺爸又连连失利,退到雅安、洪源一带。

刘北海、纳玉、李平、赵忠、王武成天跟着刘幺爸的部队奔波,没有一天安生的时后,疲惫至极。

纳玉和秋月冲破一切俗念,终成正果,喜结良缘。刘北海和蜀荷也一波三折,喜结连理。

张老师给老太婆说道:“北海这孩子怀珠抱玉,怀抱仁德,我们心以后老了动不得了,也有个人依靠。”

0

第二十章 青春进行曲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