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易天> 第二章 血溅翠屏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章 血溅翠屏

小说:易天 作者:魏武子 更新时间:2022/9/28 21:58:59

血刹十三身形一动围住项廉。

彼此间配合极其默契,即使少了两人,威力丝毫不减,不带半分脱泥和偏差的攻击将项廉牢牢困在包围圈内,相同的气息更是让攻击变得防不胜防。

三把细剑带着诡异的弧线逼向项廉心口,后者手无寸铁,只得堪堪后退,转身间一脚点中血十胸口,血十受力退了两步。

趁着有了空隙,项廉伸手就要夺了他的剑,谁知身旁几乎同时刺来四把细剑,封住了所有的进路,项廉被剑逼住,虚身一晃,两个翻身退了回去,未等站稳,就感觉身后恶风不善,侧身一躲,人是躲开了,落在身后的长袍被剑气扫到,划开一道长长的口子。

血四一击不中,振剑重新刺来,其他人则围着项廉转动,速度之快,就见十个人身后拖着艳红色的流光,越转越快,越转那颜色越艳丽。

项廉警惕地站在原地,眉头微皱。高速转动中根本看不清他们的动作,也就猜不透他们到底什么时候会出手,何况还要分心留意那个游离在红圈之外的血四,极强的机动性让他比任何人都危险。“嗡~”细剑被剑气震得嗡嗡作响,瞬间劈下四剑,项廉反身拂袖弹开,收回的袖口已经被剑砍得七零八落,血四纵身擦着地面滑行,灵活轻盈的身法让他就像一只擦地飞行的鹞子,几次险些就伤了项廉。

项廉左闪右躲处于被动,脚点地刚靠近红圈要翻过去,就被就近的细剑逼了回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项廉被剑逼回的那一瞬间突然看见细剑在月光下闪着暗红的光,再仔细一看,那剑又变成了惨白的银色。

项廉落地,血四攻来一阵快剑,项廉边挡边注意高速转动的红光,渐渐的,他觉得有点头晕,眼前慢慢模糊成一片。

突然,项廉脚下发软,一个踉跄就要倒地,被他滑步前移不动声色地掩盖住了。

项廉的动作是快,但血四还是发现了项廉这不经意间的破绽,紧抿的嘴角在此刻轻轻一挑。

血四突然消失了。

这种消失了是绝对意义上的消失,突然不见了,无影无踪,没有一丝破绽,四周根本感觉不到他的一点气息,哪怕是呼吸心跳也没有了。

而这时包围圈内血刹十三的气势变得相当诡秘,明明他们存在着,却恍惚间看到他们突然消失了,苍茫的大地上只有项廉独自一人孤零零站着。

有那么一瞬间,项廉突然觉得眼前的景物在晃动,一眨眼的功夫就发现自己站在一座气势恢宏的山庄门前,两尊高大的白玉狴犴左右而立,金灿灿的匾额隐去了前半部,只看到后面“山庄”二字,匾额下是两扇异常沉重而古朴的大门,左边的大门有一处不起眼的凹陷,与记忆里的完全重合。

“这里是……”项廉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议。

“吱咯~”山庄的大门突然开了,迎面射来一阵强光。

项廉不由的闭上眼睛,逆光循着门往里望去,空荡荡的庄园里背身站着一个人,被光影勾勒出的身影静静的,静得仿佛要和这庄园融到一起。

“……”项廉一脸的难以置信,这背影是如此熟悉,往前迈了几步,就见那男子突然转身。

“庄主!”看着那张再熟悉不过的脸,项廉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高呼一声。

那人静静站着,却让人不敢忽视,眼神中带着睥睨天下的傲气,举手投足又是洒脱一般的云淡风轻,是绝对的强大,也是绝对的无畏。

“庄主!”项廉又喊了一声,就见那人突然笑了,只是那笑容有点僵硬诡异。

突然,僵直的笑容垮塌,接着整座庄园也在瞬间崩塌,头顶的匾额砸下来,项廉本能地抬手闭眼……

“喤!”项廉感觉身体里什么东西被抽走了,再睁眼,就看见自己仍站在包围圈内,刚才的难道是幻觉。项廉不确定的转头,就见血刹十三那道红圈还在。抬手一看,刚才接下银针的手已经变成青紫色,暗青色的毒液沿着血管蜿蜒在手臂上,拉开衣领,毒液已经侵蚀到了心脏附近。项廉不由得苦笑,看样子,只能到这里了。

“嗖!”突然一道剑气从头顶劈下,项廉正要闪躲却发现自己的内力没了,气海变得空荡荡的,一丝的内力也聚集不起来。来不及细想,项廉抬脚扬出一片灰尘,趁乱躲到一旁,怎奈没了内劲速度及不上平日的十分之一,被下落的剑刺中后背,划下开一道血口子,一袭灰袍顿时被黑血染透。

这一道口子一开,项廉顿时感觉自己的力气在流失,四肢渐渐麻痹,嗓子一甜,张口吐出一口血剑,溅在地上的血已经变成了黑色。

项廉半蹲在地,抬头冷冷望着四周围过来的血刹十三。

血一戏虐一笑,虽是在笑,眼底冰冷依旧,“‘噬血’奇毒,见血封喉,你,离死不远了。项都尉若是识相,就该明白我们为何而来。”

项廉挣扎着站起来,看着血刹十三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项都尉?想不到还有人记得!”说着擦掉嘴角的血,“原以为十五年后我们不会再见了,没想到老夫有生之年还能见到血刹十三!哈哈哈!”等项廉笑够了,又道,“你们不是想要吗?来拿啊!”说着伸手夺过一把细剑,横着就劈了过去,“叮!”项廉的短剑被截住。

血一鲜红的双眸中寒光一闪,冷冷吐出一个字:“杀!

慕容和誉在林子里拼命跑,入眼一片漆黑。

黑色,充满神秘诡异,最纯粹也最复杂的色彩,而由它主宰的黑夜,则最适合杀戮,一场狩猎已经在这里展开。

“嗖嗖!”左侧一排竹影晃动,摇下竹叶片片。慕容和誉暗急,决不能被赶上,那他想尽办法把敌人引进竹林里绕路就全白费了。

“嗖嗖…”又是几声,离他越来越近了,突然,耳边扫过一道劲风,慕容和誉瞬间倒了下去,一道红影带着寒光自他上方扫过,要是他刚才没卧倒,那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又一道红影射来,慕容和誉一跃而起,拔腿就跑,却被红影撞了个正着,红影呼啸着擦过,慕容和誉被带着转了一圈,低头一看,小腹被刺穿,血流不止。

当下情况紧急哪里还顾得上疗伤,慕容和誉将腰带一紧,咬牙继续跑。

身后血七血八紧追不舍,二人轻功极高,只几个纵跃就挡在了慕容和誉前面,血红的眸子闪着嗜血的光,那眼神像是在看一只无力挣扎将死的猎物,而他们则是出色的猎手,掌控着猎物的生死!

“叮!”细剑一振刺来,两把剑在月光下泛着寒光直逼慕容和誉心口,速度极快,空中只留下几道残影。

锻造细长的剑身就是为了把剑毫无阻碍地插进心脏,这是最直接有效的杀招,也是血刹十三最熟练的招式,熟练到可以精准无误地将百步之外的飞鸟刺穿心脏!

“噗!”剑刃精准无误地刺进了慕容和誉的心口,推进时却遇到了阻碍,就见慕容和誉双手紧紧握住剑身,大量的血从指缝间涌出。

两方对峙,慕容和誉运起内力逼开了两把剑,尖锐的剑刃还是在胸口留下两道深深的血痕,紧接着左腿前屈,狠狠顶在血七胸口,后者措不及防退了一步,慕容和誉趁机夺下细剑,同时送上一脚将血七踢开,血八在这档口挥剑刺穿了慕容和誉的右肩,未等再来一下,慕容和誉已经忍着疼痛掷出细剑,一道寒芒直刺血八脖子,血八偏头躲过,再看慕容和誉早已趁着空挡跑了。

空荡荡的竹林里,慕容和誉只身跑着,两道骇人的伤口覆在胸口,鲜血直流,小腹的衣服被血染透,右肩也是血流不止,脑袋昏昏沉沉的,意识越来越模糊,要不是伤口带来的疼痛感刺激着神经,他恐怕早就晕倒了。

强大的意志力支撑着他,不行!跑!只要再快一点就到了,快一点,再一点……眼前的世界是模糊的但他看到了熟悉的地方,比之前更为茂密的竹林,其间夹杂着粗壮的大树。

拼尽最后一点力气,慕容和誉摔进杂草中没了踪影。

紧追在后的血七、血八轻轻落下,看不到慕容和誉在哪里,只有一滩血迹,血七迈步向前,脚下似乎踩了一片软软的东西,未等细看,迎面“嗖嗖”几声射来密集的竹箭,两人连忙躲闪,再听一声嗡响,一道两人合抱的大木桩横着就砸了下来,血七、血八只好就地一翻,滚了一身的泥,那样子狼狈之极。

“该死!”血七躲过木桩,开口就骂,那“死”字还堵在嘴里没骂出来,荆棘木刺又到了。

正当血七、血八二人忙着躲机关的时,慕容和誉倚着树干简单地处理了一下伤口。

这里是师父带他练功的地方,大小机关不知道设了多少,暗弩、明弩、陷阱、锁套…总之,凡是能称为机关的东西这里都有,回去时总免不了受伤。每次一来这里就头疼,没想到今天竟成了救命的地方。

处理好伤,慕容和誉寻着暗道来到师父的屋子。

暗格藏在师父的床下,慕容和誉小心翼翼掀开床褥,伸手敲了几下,里面是中空的,**打开狭长的暗格,里面只有两件东西,都被布紧紧裹着,一个长约九尺的布包和一个小布包。

慕容和誉将小布包贴身藏好,拿起长布包就往外走,这东西分量不轻,怕是兵器一类的。

东西刚拿出来,就见暗格突然一翻,重新锁好,一切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来不及感慨机关的巧妙,慕容和誉抬脚出了屋子,迎面射来数道黑影,前者当即闪身藏到柱子后面,就听“嗖嗖~”声不绝于耳,转头一看,就见墙上插满了竹叶,柔软的竹叶入墙寸许,这是何等的内力才有的威力。

随后两道红影翩然落下,慕容和誉暗一句“好快!”

“陷阱不错,下次记得把血迹擦干净!”

闻言,慕容和誉眉头微皱,原来是自己的血迹暴露了行踪。

低沉的声音来自血七,听他的语气肯定吃了不少苦头,但仔细看去,两人身上并没有明显的伤,这二人绝对不好对付,武功起码和师父不相上下。

未等细想,血七血八早已杀过来,且不说是二对一,那“血刹十三”的名号是按实力排的,头目就称血一,实力自然最强,血七、血八实力排中等,对付浑身是伤的慕容和誉绰绰有余。

血八的细剑诡异之极,令人防不胜防,一个照面,慕容和誉身上就添几道狭长且深的伤口,趁血八刺了一剑,慕容和誉猫腰要躲,血七一剑掠过慕容和誉下盘,一脚踹在胸口上,后者径直飞出院落,滚落在一处峭崖旁,摔得气血翻腾,连吐了几口血,生生疼晕了过去。

血七、血八轻轻落在慕容和誉身旁,就听山间阵阵低沉的呜咽声,像是人将死之时的无力呻*吟,那是头领在召唤他们!

血七、血八对视一眼,血八折回屋里寻找东西,血七长剑带风扫过,给了慕容和誉致命一击,一道剑痕瞬间出现在后者的胸口上,血七随后飞起一脚将慕容和誉踢下山崖。

看着慕容和誉的尸体如断线纸鸢般掉下悬崖,一滴血被山风吹回,滴落在血七脸上,血七伸手蘸过血,抵到嘴边,舔了舔,扬唇一笑,血,不论尝过多少回,都是那样意外的甜呐!

竹林这边,项廉残碎的尸体倒在地上,黑色的血液沾满了他那原本素朴飘逸的灰袍,脸上没有半分的痛苦,嘴角微微翘着,释然而欣慰。

项廉,一代英豪,终于完成他的使命安然去了。血一静静站在旁边,脚下跪着血七、血八,复命,“人已处理,这是从暗格里搜出来的。”

血一接过,“烧了这里!”

“是!”下跪十二人齐齐应道。

1

第二章 血溅翠屏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