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仙侠>穿越武侠之醉梦江湖>第092章 三师之诲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92章 三师之诲

小说:穿越武侠之醉梦江湖 作者:剑舞清风 更新时间:2023/2/2 10:15:41

空明长老出手如电,立时扣住了谷志清双手的脉门,顿时动弹不得。

乞丐老儿和若尘大和尚也没有防备,哪能想到空明长老会这般对待谷志清,一时间也没有反应过来,愣在原地。

空明长老笑吟吟地说道,“孩子,让我试试你的功力有多深!”

说罢,手上加了几分力气。

谷志清手腕吃痛,向外一抖,想要甩开空明长老的双手,却被死死抓住,一时不得脱身。

内心不免一阵焦急,正在这时,忽然感到一股气血澎湃升腾,灌注于双臂,大有向外喷涌而出之势。

空明长老一直暗暗防备着,却没料到谷志清的功力反弹这么厉害。

只觉得双手像是被两根火热的铁条烫了一下,还没等他收回双手,整个人就向后飞了出去。

乞丐老儿眼明手快,身形晃动,将空明长老稳稳接住,才没有摔伤。

也幸亏空明长老的身材不算高大,如果是若尘大和尚这样的身材,乞丐老儿是万万接不住的。

空明长老不怒反笑,说道,“果然,这孩子真是非同凡人!”

若尘大和尚也乐了,说道,“空明,原来你是在试探,我还以为你要加害于我这师侄呢,差点要和你翻脸!”

乞丐老儿也放下心来,笑道,“长老,你这何故呢?”

空明捋了一下颌下的银髯,说道,“两位都是法外的高人,可惜了你们这位师侄,有着浑厚的功力,武功技艺却还不够火候啊!”

乞丐老儿微微一笑,说道,“实不相瞒,这孩子是我师兄飞剑仙徐方庆的老徒弟,学了几年本事,只是还没学到家,如果能得到长老的指点,真是这孩子的福分!”

若尘也在一旁帮腔,“空明,你这座磐山寺,处在九省通衢的咽喉,南来北往的高手都会在这里逗留,各家武术流派也交汇于此,这可比当年的当阳山热闹多了。你在这里待了几十年,什么样的人物你没见过?如果你能给志清这孩子指点一二,贫僧就给你捐二十两银子的香火钱。”

乞丐老儿笑了,“大和尚,有你这么求人办事的吗?你这不是打脸吗?长老还在乎你这二十两银子?”

空明哈哈大笑起来,“你们两位,也别赶鸭子上架了,既然这孩子是飞剑仙徐方庆的爱徒,我更不敢轻易教他什么了。”

若尘一听就急了,“空明,你这有点不够意思了,好歹咱们也有几十年的交情了,你再这么抠抠索索的,就是不认我这个朋友了。”

空明叹了一口气,说道,“当年在当阳山,我们昆仑派的二当家了因,受了你们祖师爷的赠药之恩,就给后人传下一句话,让昆仑派与三教堂相互扶持,共同匡扶武林正道。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派弟子谨遵师祖教诲,从不对三教堂或其他门派有门户之见,所以,咱们才成了多年的好友。”

看了看谷志清,又道,“咱们的交情归交情,但是,这孩子,我是真的教不了,不是我谦让,而是我确实感到自己的本事太过于低微,害怕误了这孩子。”

乞丐老儿呵呵笑了,“长老,你这话说的,太谦虚了,江湖上谁人不知您百家妙手空明长老的大名?您见多识广,集百家之长,还能教不了这孩子?”

空明长老赶忙说,“老剑客,你这是捧杀我呢!实在是这孩子的功力深不可测,我真的不知道教些什么好。”

若尘说道,“这样吧,志清去赣州办事,也不急于这一时半会儿的,咱们就在寺里多住些时日,空明,老叫花和我,好好传授一些给志清不就行了?”

乞丐老儿笑道,“这个主意好,如此,我就要叨扰长老了!”

空明说道,“也罢,既然大师父看得起我,我就尽力而为吧。咱把丑化说在前头,大师父,你这二十两的香火钱什么时候兑现?”

听到此言,几个人哈哈大笑起来。

此后的五日,乞丐老儿、若尘大和尚和空明长老轮番传授谷志清武艺。

每人都有自己的绝活,把自己压箱底的绝艺毫无保留地教给了谷志清。

三老把每一招每一式都分解开来,仔细讲解这一招怎么用,那一招怎么使,为什么要用这一招接刚才那一招,遇到了那样的招数怎样用这样的招数破解。

谷志清也是聪明透顶,看到几位前辈演练一次,就能学个八九不离十。

再加上三老手把手的教,谷志清迅速把这些招式消化吸收。

他的聪明之处还在于,能够融会贯通,他把三老交给他的东西又能演绎拓展,演化出更多的招数出来,折让三老更是惊喜连连。

别看只有短短的几天时间,比谷志清以往苦练半年还有收获,他的武功可谓是突飞猛进。

这几天,除了吃饭,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练功上面,即使睡到半夜也会被叫起来,把白天学过的招式演练一番,直到三老满意了,才会让谷志清回去睡觉。

看谷志清练习的差不多了,空明长老说道,“**位,我肚子里就这么些零碎,都教给志清这孩子了。”

若尘大和尚说,“空明,你这老家伙,肯定还藏着私货,是不是因为你是昆仑派,就舍不得把绝招教给我们三教堂的人?”

空明长老苦笑,“大师父,此言差矣!咱们多少年的交情了?你还不知道我?我是那种留私的人吗?再者说,看到志清这孩子,我是打心眼里喜欢,还能对他有所保留?”

听了这话,若尘大和尚确信空明长老没有什么隐藏的,方才放过了他。

这几天,谷志清虽然练功很勤奋,但是乞丐老儿也看得出来,这孩子心里有事,有时候显得心神不宁的。

这日,练功之余,就和谷志清聊天,想问清楚他这次来赣州究竟是为了什么。

谷志清虽然对这位师叔非常信任,但是他又想,如果把那位黑纱罩面女人的话说出来,估计这老头也不会相信,反而造成误会,就告诉乞丐老儿,自从蜀州中元节之变后,半年前东梁城里发生的一系列变故,最近他得到消息,前段时间许弱水和江河流在赣州出现过,所以他要来查个究竟。

乞丐老儿也听说了东梁城里发生的变故,只是对具体的细节还不甚了解,听谷志清这么一说,也觉得事情的复杂,如果不能把许弱水归案,凭他的能力,肯定还会搅出许多事端,如果确定他就在赣州,最好能把这些贼人一网打尽。

两人正在说话时,空明长老走了过来,听了二人的叙说,笑道,“我这座磐山寺,也是在赣州的地界上,南来北往的朋友还给我几分薄面,打探各方的消息也比较方便,志清也不必焦虑,你和两位前辈就安心住在这里,我先派人出去打探消息,很快就会有结果。”

谷志清急忙拦住,说道,“长老,万万不可,本来我来赣州已是乔装改扮,怕的就是走漏了消息,惊动了那帮贼人,如果你安排人去打探消息,难保被贼人提前得知,就不好办了。”

空明长老觉得谷志清说的有道理,只好说道,“既然如此,你准备怎么办?”

谷志清说道,“我还有几位手下,可能这几天就会来到赣州,我们汇合之后就会分头查探消息。”

乞丐老儿说道,“你们这几个人,查到什么时候呢?”

谷志清无奈地说,“虽然会慢一些,总比扑个空要好。”

空明长老说,“如此也好,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差人来我磐山寺,我定会鼎力相助。”

正说着话,苦元捂着腮帮子跌跌撞撞地跑过来,看到空明长老,含糊不清地说道,“师父,您快去瞧瞧吧,外面来了十来个人,在山门外吵吵嚷嚷的,非要进寺里,本来也没什么,只是他们还带着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婆子,我就拦着没让进,没想到一个黑塔一样的大汉就把我打了。”

空明长老叫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苦元,是不是你说话不和善,才惹得香客们生了气?”

苦元说道,“师父,你可是冤屈我了,你看这天色将晚,女眷住进咱们寺里多有不便,我才没让进的,我好声好语地说,偏偏那几个人就是听不进去。”

空明长老说道,“好吧,待我前去瞧瞧。”

谷志清一看,山门外有人闹事,就觉得自己也不能置身事外,随着空明长老向山门走去。

待到苦元把山门刚打开一条缝隙,谷志清一眼就瞧见了外面正在吵吵嚷嚷的众人,让他不由得大吃一惊。

4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