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秋儿修改版>第一六九章:这一辈子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六九章:这一辈子

小说:秋儿修改版 作者:雁嘶鸣 更新时间:2023/1/2 18:07:46

1984年香港。

“唉。”秋儿在书房长舒了一口气。这一年来,终于完成了初稿。她收了笔。

“咚咚,秋儿姐,”敲门声伴着阿梅的声音,门推开了,“秋儿姐,吃晚饭了,雪儿他们都回来了。”

“好。”秋儿站了起来伸了一下腰,“好,今天又是端午了。”

“秋儿姐,写完了吗?”阿梅拿起稿纸就要翻开来看。

秋儿压下说:“写完了,你现在别看,一看就要一会儿,孩子们都等我们吃饭呢?”

“是的。”阿梅笑着放下了稿纸,“一看呀。我就啥不得放手,嘿嘿,秋儿姐,你写的真好。”

“就你夸我。”秋儿拉着阿梅开了门,“我只是把我们一起过的日子给写下来。又没加什么特别的。”她与阿梅一同出了书房。

“娘,外婆,奶奶。”大家都与她打着招呼。

秋儿说:“我去洗洗手,大家先坐。”

可是大家都站着等她。秋儿坐下后大家才坐下。她看着一桌丰盛的晚餐,举起酒杯说:“记得,我们是过完端午节,大伯送我们来香港的,这一晃快四十年了。孩子的大孩子们,也比那时仁朴要大好多。我们在香港撑的这个家还不错,为这个干杯。”大纷纷举起了酒杯。

顾绍钧说:“在家里,孩子们随意,不要干了。多吃菜,今天的菜呀,是你们的大嫂炒的,看看她,接了婆婆的班没有?孙儿孙女们多多吃菜,不要尽喝饮料。”

郭绿丹不好意思的说:“欢迎大家提意见。”

“妈,我们可以提不?”顾仁朴和郭绿丹十四岁的儿子顾世瑞问。

“哥,可以。”女儿顾萦绒说,“孩子们提的意见才是最真的。是吧,妈。”

“我舅妈炒的菜,就是比我妈炒的好吃。”顾雪皎的女儿李佩菱也答上话来。

“我也觉得我姑姑炒的菜比我妈炒的好。”郭静静说,“我妈炒的那个还喊菜?”长嗯了一声说,“如果,不是住到一起,我天天带着弟弟和妹妹们去舅妈家吃饭。您说好吗?姑姑。”

“咯咯咯。”郭绿丹笑,“好。舅妈天天欢迎。”

“我也去。”顾文婷的女儿艾娜娜说,“我也带弟弟们去。”

郭静静指着她说:“在这个家我是老大,我说的弟弟妹妹,你们全抱括了。”

“充大。”顾世瑞说,“佩菱姐最大好不好。佩菱姐下半年就读大学了。你才多大点。不孩。”

郭静静争:“我是说,住到家里的。你听清楚了。大哥。”

看着孙子们聊的欢。

秋儿说:“边吃边聊吧。”秋儿让儿孙们不要停筷子了。

顾玉皎吃了一块糠醋黄瓜说:“嗯,好吃。得到真传了,这个班大嫂肯定接了。那年二叔回来时,她才三岁就说,我炒的菜好吃。”又喝了一口汤说,“嗯,好渴。这个班接到了。”

“哈哈哈。”大家开心的笑。

章仁修说:“哥哥姐姐,嫂子姐夫们。那天有空,真想好好的听你们说说你们小时候的事。”

“娘不是在写娘的故事吗?”顾雪皎说,“到时你们看就晓得了。”

顾仁朴问:“娘,写到那里了?”

“写完了。”秋儿说,“也是个初稿。有空你们都给看看,那些错字错词你们改改,还有哪些遗漏的的方你们也给补上。到时候找个出版社给印出来,给老家的叔叔伯伯,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都看看。哦,仁泽不是来电话说,家里的茶棚修好了。今年我们也卖了家里的茶。孙子们,放暑假,我们一起回老家。”

“好!”孙子们开心的吼了起来。

“哈哈哈。”秋儿他们开心的笑,想到那时顾仁泽他们来香港时也是一样。

“书我看了,”阿梅又说到书上的事来,“都写到了。就是今天写的我还没看。”

郭泰初说:“看我娘,一点都不谦虚。您会认字,不都是婶子教的吗?”

“这叫名师出高徒,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是吧娘。”郭绿丹赞了两位母亲。

“瞧瞧。”顾雪皎给女儿夹一块血粑鸭,玩笑的问:“娘,您到哪里找了这么一个好儿媳妇?小嘴巴可真会说话。”

“问你哥去。”秋儿说,“我也不知道他到哪里找的。”

“嘿嘿,我没找,我等到的。”顾仁朴看着妻子,“等她一长大就让她成媳妇了。”

“哈哈哈。”

“哥哥姐姐小时候,可能玉皎姐最调皮了。”章仁修说,“小时候对我和文婷没少管教。最凶。”

“那轮的上她呀。”郭泰初说,“家里的哥哥姐姐多着呢。她只是个小屁孩儿。”

顾文婷笑问:“看来还有最调皮的,那谁最调皮?”

对于家里的这种对话,孙子辈们常是不说话的笑。他们习惯了家里这种对话方式。

顾绍钧和阿生一般不插言。

顾仁朴回忆:“也说不上谁。那时打仗,爹打鬼子又不在家,县城里都住着有鬼子兵。大伯和全叔还有爹,翌卿叔时常的跑生意,给鬼子收粮食。

二舅和舅妈带睿哲哥和姐姐们从上海回来,大舅和大舅妈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听说封家小舅舅没了,伯娘悲伤早产生了玉皎。

那时我才懂事。每想起那时家里的气氛,我现在心里都有喘不过气的感觉。哪里还会调皮。

我们在家的孩子,都很懂事的。要数调皮。”顾仁朴指着章仁修和顾文婷说,“你俩最调皮了。还常和我犟嘴。

那时仁泽哥和睿哲哥还有睿敏姐与文皎姐讲我们,我们是一点儿声都不敢出的。那像你们两个。我说你们一句,就呀呀的给我来几句。”

“那我们被玉皎姐骂的最多。”顾文婷说。

“谁让你们不听话了。”顾雪皎说,“爹打仗去的时候,我和哥都还小,等鬼子投降后,爹回来时,我都八岁了才看到爹。”

顾雪皎泪水滑下脸颊:“所以,后来有了你们两个,爹就把错过我和哥,那八年的爱全给你们了。那时娘又要做生意,梅姨也惯着你俩。

有时大嫂拿个东西,你俩也要争。梅姨也老让大嫂让你们,说你俩小不懂事。

特别是上学后,我和哥都好担心你俩学坏。所以哥在出国留学前,就给我们几个哥哥姐姐开会对你俩看严点,要不学坏了。那可伤了爹娘的心。”

秋儿与顾绍钧现在才知道,为了仁修和文婷,长子顾仁朴可真是煞费苦心。

顾雪皎说:“你们后来长大也留学了。我们才放心,你们没有学坏。”

“哥哥,姐姐。谢谢你们。”章仁修与顾文婷端洒站起来敬哥哥姐姐们。

顾仁朴说:“你俩坐下来,搞这样,我觉得都不好意思了。”

郭绿丹说:“我也怕他们会使坏一样,哈。”

“他俩敢。”顾玉皎一说话。

章仁修与顾文婷就坐了下来。

郭静静说:“看来,我妈还是最凶的。”

“哈哈哈。”大家开心的笑了。

看着满堂言笑的儿孙,顾绍钧握着秋儿的手。千言万语都在不言中,他觉得,他这一辈子,娶了秋儿是他一生的幸福。

秋儿觉得,只要与亲人们在一起,她这一生就没吃过苦。这一辈子,顾绍钧都把她捧在手里,放到心上。

作为一个女人,得到自己心爱的男人,把自己温暖的捧在手里,放在心上。这比什么都好。

(完)

0

第一六九章:这一辈子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