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无名之人> 我是谁(12)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我是谁(12)

小说:无名之人 作者:静静的延河 更新时间:2022/11/4 11:06:41

沙飞被从禁闭室带出来,两名士兵架着他穿过阴暗走廊,不时有囚犯拍打金属门,发出凄惨叫声。

沙飞不知道自己在那间禁闭室中呆了多久,这里没有窗户,有的只是悬挂在穹顶下防爆铁丝网里的昏暗灯泡。昏黄灯光,充满腐臭和霉烂气味的房间,走廊,让关在这里的人迅速丧失时间概念。

“哐当”

一名士兵抓起墙上电话机说了几个字,走廊拐角处的巨大铁门从外缓缓开启,从大门所发出的声响来看,肯定沉重之极。

久违了的光线照射在沙飞脸上,他惨叫了一声,想伸出手臂遮挡住阳光。这是因为在禁闭室里呆了太长时间,他的视网膜早已经无法适应正常光亮。

光线,充足温暖的光线,对于此刻的沙飞来说,简直就是严酷折磨。

沙飞想伸手,这是办不到的,因为他的双手全都被手铐束缚,而且两名士兵劲力打得异乎寻常,压得沙飞简直无法移动半点。

沙飞很奇怪,他全身没有力气,特别是思维能力,大脑似乎正被无形大手控制住,根本无法做出有效思考。

这种情况,是沙飞自从拥有这个世界记忆以来从未有过的,即使是沙漠里被机枪子弹击中,他虽然感到疼痛,但行动仍然自如,大脑也能思考对策。

但眼下,沙飞什么也做不了,他试着去思考,大脑里立刻涌现出巨大啸叫声,这就像无线电广播遭遇干扰,喇叭里发出刺耳噪声。

好在,沙飞很快获得了一条重要信息。

从金属大门里被拖出来,他又走了一段距离,发现右侧是个木头做的框子,框子外面是劣质玻璃,但玻璃里面陈列的东西,沙飞还是可以看清楚的。

那是报纸,任何地方,假设现在是监狱,那也会有报纸。

《莫斯城日报》

报纸头版上的信息并不重要,但日期却至关紧要。

沙飞不由地倒抽口气,他记得自己混出城时的准确日期,那么现在,他不知道报纸是不是最新,但仅此计算,他竟然

足足在禁闭室里被关了8天。

8天来,没有食物,没有水,但他并没有死亡,虽然无力但却依然活着。

沙飞不禁想,玛莎现在在哪里?玛莎很可能安然脱险,如果玛莎也被抓住,那么他们肯定会审讯玛莎,并让两人对质。

沙飞现在唯一所希望的,就是玛莎不会受到自己这样严酷遭遇。

正在想着,沙飞被士兵从后门猛推一把,他踉跄倒地,却又被步枪枪托狠狠砸中背脊,这下打击力量很大,沙飞眼前金星直冒,差点吐血。

他被送上一辆汽车,准确说,是汽车里的另一个大铁笼。

沙飞觉得自己现在是动物园里的野兽,不,还不如野兽,因为动物园至少会喂食物,而他什么也没有获得。

汽车开始行驶,因为车厢完全封闭,沙飞再次进入黑暗。他想睡觉,可是每当要入睡,就被旁边看守士兵用枪托狠狠教训一番。

就这样过了很久,他被带下汽车,又给锁上镣铐,蒙上双眼,然后赤脚走了很远。

直到被人用力上推,沙飞才有点清醒,他感觉自己被脚踏的不再是泥土地,皮肤感觉到阵阵金属冰冷刺痛。

沙飞仍然蒙着眼睛,他的镣铐很重,手脚与脖子被铁链紧紧连在一起,每迈出一步都异常艰难吃力。

虽然看不见,但沙飞感觉这不是汽车,因为周围的人并不少,从声音来看似乎男女老少都有。

沙飞又被猛地推到在地。他身上的镣铐被锁链固定在硬东西上,由于铁链很短,沙飞能的活动半径不到十厘米。

“哐当当,哐当当”

沙飞现在知道了,他在火车上,更准确地说,是在一列货车车厢之中。

周围传来哭泣声,沙飞拼命活动思维,调动听力,好让自己能做出大概判断。

也许这就是去“天堂”的列车,这辆列车不是豪华包厢,但好在没人继续打他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沙飞觉得全身刺骨冰冷,这种冷不是语言可以形容的,他感觉几百根冰棱做成的箭,正刺中全身骨骼关节。

好消息是,沙飞头脑里的啸叫声开始消失,他再次恢复了思维能力。

有人在哭,在哀求,是女子发出的声响。

这声音有点熟悉,不,不是有点,是很熟悉。

玛莎在哭,不会错的。可怜的玛莎,她也被抓住,同样关在货车车厢里,等着被送去寒冷天堂。

玛莎在哭泣,叫喊,接着是粗鲁笑声传来。

沙飞知道玛莎遇上了麻烦,货车上不但有老实人,更多的是混蛋恶人。

不过,沙飞现在无法移动,铁链牢牢束缚住他,现在别说去救玛莎,即使移动半米也办不到。

沙飞强迫自己平静下来。他想到了可行方法。

“我的金表,金表,金表”

沙飞的声音像活像是吝啬鬼发出的,那种很擅长收藏财物的吝啬鬼所发出来的。

果然,沙飞很快听到脚步声,那家伙是个大块头,他离开玛莎所在方位,一步步靠近自己。

“傻瓜,你在喊什么呢?”

那人边走边喊,他的嘴巴发出臭气,这种味道令沙飞想到老教授那间地下解剖室。

“我的金表,金”

沙飞继续小声哀嚎。

“在哪里?”

果然是个大块头,他已经靠近沙飞,伸出双手在撕扯沙飞。

沙飞早已经在等候,待到铁链稍有松脱,他全身肌肉忽然发力,双臂和左腿已经获得了自由。

不等大块头有所反应,沙飞右手五指并拢,手掌犹如利剑般直刺大块头下腹部。

这一下力量十足,击中位置恰好是肝脏部位。

大汉肝脏立刻破裂,血液在腹膜下奔涌,大块头哎呀一声惨叫,不待对方完全再喊第二声,沙飞左腿飞快抬起,膝盖似铁锤击中了大块头后腰部位。

这一下,对方肾脏出血,立即瘫软在地。

沙飞此刻已近松脱了镣铐,他的力量瞬间恢复,不,应该说是爆发,这又是700小时之内所没有表现过的惊人潜能。

玛莎就在两米之外,她也蒙上了双眼,手脚被镣铐锁住。

沙飞不想让玛莎知道自己就在车厢里,他没有靠近玛莎,只是透过已经失去作用的蒙眼布仔细观察。

车厢里漆黑一片,。但沙飞视力很快适应黑暗,他看得很清楚。

玛莎身上全是血迹,看起来不是受伤就是受到折磨。

玛莎这时候不再哭泣,她很安静,仿佛也感受到沙飞的存在。

列车突然停下来,刹车发出尖锐叫声,沙飞假装趔趄,但这个时候,他不但感觉不到饥渴,全身也充满了力气。

车门被从外面打开,一道光线透过打开的车门照射进来,沙飞看见列车外站了很多蓝帽子。

“下来,都下来”

有人上来拉人,他们似乎并不知道哪些人是被捆绑住的,因此对于沙飞松开的铁链并没有觉察出异样来。

沙飞等人在列车下的空地排队,他以眼角余光去感受玛莎,对方也似乎同样如此。

“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对待我?还有玛莎,会分开关押?还是换车继续前进?”

这里很寒冷,但可以忍耐,那说明离温暖天堂还很远。

“来人,担架”

车上有蓝帽子在高喊,接着两名士兵抬着担架过来,他们将那个被沙飞打到的大汉放在担架上,抬下车厢。

沙飞看见有个人走过来,对方头戴圆形皮毛帽,身穿米色大衣,脚上马靴闪闪发亮。

是个当官的,而且级别不低。

这人很有兴趣地看了看已经变成死尸的大汉,他仔细检查伤口,拿出个小红皮羊皮笔记本,又取出派克钢笔写着什么。

过了半个多小时,那人说了几句,紧接着,十几个蓝帽子过来,他们把人分成几队,分别押走。

“你这个坏蛋,很坏很坏的破坏分子,现在该是付出代价的时候了,你以为做坏事不要付钱,对吗?”

一个蓝帽子大声对沙飞吼叫。

他重新被架住,前后左右都是闪着蓝色幽芒的刺刀。

沙飞并不为自己担心,但接下来发生的,却是沙飞最不愿看到的。

玛莎也被同样对待,有人正在训斥她。

“判处你,死刑,你这个女坏蛋”

玛莎也被士兵架住,沙飞与玛莎一起,被拖向旁边森林里。

一个很大的坑早就被挖好,玛莎被士兵强迫跪在冰冷土地上。

“不,不,不”

沙飞想反抗,可那种可怕干扰再次来临,他全身无力,大脑啸叫如海潮。

“瞄准”

“放”

一声枪响,玛莎倒在土坑里,眼泪立刻弥漫了沙飞双眼。

“别着急,很快就是你”

沙飞等着那一枪,但没有发生。

“有更好的玩意等着你,比这个要有趣得多”

沙飞感觉自己被拖着,拖向树林深处。

1

我是谁(12)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