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临渊者>第十七章:智辩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七章:智辩

小说:临渊者 作者:徐亚光 更新时间:2022/11/24 13:07:36

钱志峰在军务处工作三个月后,已经完全得到了孟宪洲的认可。同时钱志峰和刘江相处的也非常融洽,在刘江的眼里钱志峰就是他的财神爷,甚至是活祖宗。

转眼秋季悄无声息的来了,这日,钱志峰像往常一样去军务处上班,陈远帆将他送出大门看着他开车离去后,这才四下看看关上大门。

在军务处能够开着自己的汽车来上班的几乎没有,钱志峰便是一个特例。这也就让副官刘江对钱志峰更是崇拜和羡慕,恨不得每天都要跑到钱志峰这里来报个到。现在钱志峰已经是独处一室办公了,除了韩德功是一个人一个办公室外,再就是钱志峰有这种待遇了。

钱志峰的车刚刚停下,刘江便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帮钱志峰打开车门,钱志峰看着他一笑:“刘副官,这么早?”

刘江笑嘻嘻地点点头说:“处座今天事儿多,特意让我早点过来。”

“哦,又有什么事?”钱志峰问。

“唉!别提了,其实就那么点事儿,还是那个《剿匪手册》内容被泄露的事情,上面抓住不放了,查起来没完没了,居然还要深究,我就不明白了,一本小册子上的内容泄露就泄露呗,人家**根本都稀罕咱这破玩意。”

“刘副官,你一早上跑来跟我说这事儿,你还不如直接说你怀疑我泄露呢?是不是处座让你来找我要问我话呀?我虽然有过目不忘的能力,但也不能就是我泄露的吧?你要是这么说,那好,这差事我......”

“钱老弟,钱老弟,你这是干什么?我可不是这意思,再说了,现在泄露出去的《剿匪手册》也不是你看过的那个版本呀!重新修订的新版本只在咱处座这里审阅了一天后就上交了,你根本就没有机会接触,这事儿和你没关系。你可别多想,我来找你其实就是想告诉你别多心,你明白吗?”刘江连忙解释说道。

“那你刚刚说这事儿咱处座不是很......”

“中统那帮兔崽子来了,上峰派来的协助调查的,我估计啊中统走了,就该军统了,现在叫保密局了。这帮人就是闲着没事干,整天不是查这个,就是查那个早晚他妈的把岳司令查急了,一声令下把他们全都赶回去。”刘江说完看了看钱志峰凑近他道:“钱老弟,好久不见陈老板了,处座的意思是想从陈老板那里买点茶叶,把中统来的这个家伙打发了,你明白吧?”

钱志峰笑了笑:“这好办,我给茶楼打个电话,让人送过来就是了。对了,你怎么知道这位中统的人爱喝茶呢?”

“我?我他妈哪知道他爱喝茶啊,是处座吩咐的,我只是照办而已。”刘江说。

“那好,一会送到我给你拿过去。”钱志峰说。

“我呀我还是在这等吧,等一会送来你跟我一齐过去,正好处座也要找你。”刘江说完拿出一支烟来。

“刘副官,这位中统来的人叫什么?”钱志峰问。

刘江吸了一口烟想了想说:“我听处座叫他马主任,对是姓马,叫什么我就不大清楚了。”

“姓马?”钱志峰问道。

刘江点点头:“嗯,姓马,一个油头粉面的家伙,看上去像个娘们。”

钱志峰听罢心中不由得一惊,马天放的形象立刻显现在他的脑海中。难道真是马天放来了?这可真是冤家路窄啊!刘江见他沉默不语便问:“怎么?你认识这家伙?”

钱志峰笑笑:“我倒是听说过中统有个叫马天放的,不知是不是你说的这个人?”

“嗨,管他呢,一会去了见见不就知道了吗?”刘江说。

十几分钟后,茶楼派人把茶叶送了来,刘江便起身对钱志峰说:“走吧,处座该等急了,早点把他打发走早完事。”

钱志峰略微犹豫了一下,刘江便拉着他说:“钱老弟,走吧,处座还等着呢。”

钱志峰点头道:“好,跟你过去。”钱志峰说完拉开抽屉拿出枪揣进裤袋里。

钱志峰和刘江有说有笑地来到孟宪洲的办公室外,刘江扯着脖子喊了一声:“报告!”

孟宪洲在里面喊道:“进来吧!”

刘江便和钱志峰推门走进去。一进门,钱志峰便看到坐在沙发上的那人正是中统徐州站的马天放,在他身后站着的是丁成民。

孟宪洲见到刘江后板起脸问:“让你办点事怎么这么慢?”

“我这不是找钱......”

“报告处座,是我耽搁了一点时间,这事儿不怪刘副官。”钱志峰抢先道。

孟宪洲看了看钱志峰问:“你手头上的事都做完了?”

“报告处座,按着您的吩咐全都做完了!”钱志峰回道。孟宪洲点了一下头转向坐在沙发上的马天放说:“马主任,我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跟你说过的钱志......”

“马主任一向可好啊?”钱志峰打断了孟宪洲的话看着马天放笑着问道。

马天放不动声色地看着钱志峰一笑:“想不到啊,半年不见钱先生居然成了孟处长的得力手下了?”

孟宪洲一听马天放这么说不由得愣了一下问道:“原来你们认识啊?”

不等马天放说话,钱志峰抢先说道:“处座,我的履历表上写的非常清楚,曾经在徐州监狱待过半年时间,当时就是拜这位马先生把我送进去的。后来在我大哥的帮助下,联系了十家联保算是把我保出来了,否则,我现在恐怕还在徐州监狱里做苦力呢!”

孟宪洲听罢没有说话,他心里十分清楚,钱志峰的履历他压根就没看,只是让刘江将履历归档完事而已。现在马天放坐在这里,钱志峰又亲口承认自己做过半年大牢,这的确让孟宪洲心中吃惊不小。但是,现在钱志峰毕竟是自己手下,况且自己收了陈扬帆那么多的金银,这时候要是说自己不清楚这件事,那就等于把自己卖了。孟宪洲想到这儿笑笑说:“噢,我想起来了,原来你们是不打不相识啊!可是你的履历上却没有写当初是什么愿意被送进徐州监狱的,更没有写是谁送你进去的。”

钱志峰一笑:“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的一个朋友被马主任当成**给抓了,在他身上搜出了一张照片,那张照片是我和我朋友的合照,就因为这张照片我被关了半年多的大狱!”

“哼,因为一张照片就抓人,还关了半年多大狱,至于吗?”刘江在一旁说了句。

孟宪洲看看他,刘江急忙停住嘴没再说什么。

马天放依旧笑着看着钱志峰说:“这件事是手下人办事不利,不过钱先生现在不已经是自由之身了吗?这只不过是个小误会而已,钱先生何必耿耿于怀呢?”

“小误会?一个小误会你就关了我半年多,这还是小误会吗?”钱志峰吼道。

马天放见钱志峰提高了嗓门,他也慢慢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钱志峰面前说:“你可知你那位朋友做了什么吗?”

“哼,我已经出狱这么久了,我怎么会知道他做了什么?”钱志峰说。

“他,他越狱了你知道吗?他带着十几个人从监狱跑了,你说他不是**是什么?我告诉你姓钱的,要不是有那十家作保,要不是有你那位大哥上下活动,你还得被......”

“被什么?被你再抓回监狱去吗?他越狱和我有什么关系?再说了,他是他我是我,他是**我就一定得是吗?那你的身边或者你的手下要是也有**呢?你也成了**了吗?当年钱壮飞是**,难道说你们的徐恩增主任也是**了?”钱志峰理直气壮地说道。

“你,你,我,我......”马天放转身看着孟宪洲说:“孟处长,该说的我都说过了,就此告辞!”

孟宪洲起身指着桌上的茶叶说:“马主任,带上这个拿回去尝尝,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

马天放哼了一声转身便走,走到门前时突然回身道:“孟处长,你可千万别被人蒙蔽了双眼啊!”

孟宪洲也板起脸来说:“恕不远送!”看着马天放带着丁成民走出去,孟宪洲“啪!”地拍了一下桌子吼道:“什么东西跑到我这儿来指手画脚,他们中统以为老子是好欺负的呢!”

“处座,您别生气,这帮狗东西就这样,整天瞪着眼睛盯着咱们,就想找我们的毛病,然后给我们头上安上一个私通**的罪名。他们好趁机捞点油水,这帮家伙就是闲得无事可做,可哪找......”

不等刘江说完,孟宪洲一瞪眼:“你先出去!”

刘江吓了一跳急忙点头道:“好,我出去!”刘江说着冲钱志峰使个眼色,钱志峰便跟着他往外走,孟宪洲突然喊道:“志峰,你等一下。”

刘江看看钱志峰撇撇嘴:“那我先出去了。”

刘江出去之后,孟宪洲坐到沙发上看着钱志峰问道:“志峰,我孟某人对你如何?”

“处座何出此话啊?您对我那是关怀备至,信任有加,您对我的栽培和照顾属下永生难忘,且终身难以报答处座的大恩大德。志峰一定会唯处座马首是瞻,紧紧跟随处......”

“行啦,行啦,那你告诉我,马天放所说那个越狱之人和你到底是什么关系?”孟宪洲打断了钱志峰的话问道。

“哦,就是一个普通朋友,后来我被十家联保出狱后就再也和他没什么联系了,至于他越狱一事我也是刚刚听马天放说的。”钱志峰回道。

孟宪洲点点头道:“你知道姓马的来干什么吗?”

“我听刘副官说是来查什么《剿匪手册》泄露一事。”钱志峰回道。

孟宪洲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问道:“那你觉得会是谁泄露出去的呢?”

钱志峰想了想说:“凡是接触到手册的人都有可能。”

“这么说你也有可能了?”孟宪洲问。

“刘副官告诉我手册是最新修改版的,这个新版本的《剿匪手册》我没有见到过,所以不应该是我。”

孟宪洲听罢笑了:“《剿匪手册》只做了部分地方的修改,大体几乎没有改动,你又过目不忘之能,所以你的嫌疑最大,你觉得我说的对不对?”

钱志峰异常镇静地回道:“如果处座这么说的话,那就派人来查我好了,或者让刚刚这位马主任把我带走去查都可以,我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的,只要处座觉得这样妥当,我没什么,我现在就可以直接去找马天放,或者您让人把我送过去也可。”

孟宪洲听钱志峰这么一说心中不由得咯噔一下:“看来我是遇到对手了,他如此镇静沉着,句句说在理上,看来他是抓住了我的软肋,知道我不可能把他送到马天放那儿去。”钱志峰见他不说话便又说道:“处座,机要科这么多人,再说了,《剿匪手册》下发到部队上各个连队,每个士兵手上都有一份,要是查泄露岂不是我们整个兵团都要查一遍吗?难道是手册还没下发就泄露了?要是那样的话,那就查整个军务处......”

“你是在说我也要查了?”孟宪洲问了句。

钱志峰一笑:“处座当然不用查了。”

“行啦,我知道了,你去忙吧,对了,那份作战计划要尽快整理出来给我。”

“作战计划?处座,我手上没有什么作战计划啊?”钱志峰问道。

“你去找老韩,我已经交给他了,让他交给你整理成文。”孟宪洲说。

“处座,我还是别做了,既然您对我不相信,像作战计划这种东西,我更不能接触了,所以还是让韩科长自己做吧。”钱志峰说。

孟宪洲瞪着眼睛看看他道:“怎么?你还跟我耍上脾气了?”

钱志峰立正道:“我是为处座着想。”

孟宪洲摆摆手:“行啦,废话少说,抓紧时间弄出来,上面等着要呢。”

“是,属下这就去做!”钱志峰立正敬礼后转身往外走,孟宪洲喊住他指了指那盒茶叶:“拿回去,姓马的不要你就拿回去吧。”

钱志峰一笑:“他不要您就留着喝吧,这茶可非比寻常。”

待钱志峰出去后,孟宪洲打开茶叶桶,拨去上面覆盖的茶叶,底下露出黄灿灿的光泽来,孟宪洲一笑:“这小子就是聪明。”

0

第十七章:智辩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