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云中秘语>第45章:没有磕头求饶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45章:没有磕头求饶

小说:云中秘语 作者:水墨天香 更新时间:2023/2/10 12:55:09

婚礼后的宴会还在继续,穿着粉红色礼服的牛英俊,拿着刀子叉子在切蛋糕。那蛋糕有好几层,最上面还戳着一个用糖弄的纳粹士兵。

牛英俊仔细的看了看那个糖人儿,然后切了一大块蛋糕,放进自己的盘子里。

放在会场边上的留声机,还在播放着悠扬的音乐,那旋律让牛英俊感到陌生,就像他们叽里呱啦说的话一样,牛英俊听不懂,也不会欣赏,于是就闷头吃着盘子里面的蛋糕。

大家全都沉浸在婚礼的悠闲之中,没有人想到,泽尔塔跟元首就快动刀子了。

大概牛英俊还不知道呢,其实泽尔塔会讲德语,之所以组织上派他来活捉希特勒,就是因为泽尔塔的德语很好,容易混进地下城堡。

尽管泽尔塔身上有伤,但是,之前进入地下城堡的时候,已经有人帮他止血包扎了。只见泽尔塔脚步踉跄着,朝着希特勒走了过去。

此时此刻的希特勒,显得有些狼狈,由于摔倒时候的动作太猛,以至于粘在头顶的一缕头发,滑了下来,垂到了眼前。希特勒从文件堆里面趴了起来,把那缕头发甩到一边。脸上掠过一抹倔强的表情:“你要干什么?”

哪曾想,希特勒话音未落,泽尔塔的拳头就奔着希特勒的腮帮子,冲了过去:“要你下地狱!”

刚刚爬起来的希特勒,在拳头的冲击下,身体不由自主的转了半个圈,再一次倒在了文件堆里面。那缕被甩到一边的头发,也再一次垂到了眼前。希特勒顽强的试图爬起来,但是爬到一半的时候,就被泽尔塔一脚又给踹趴下了。

希特勒倒在文件堆里面,气喘吁吁的挣扎了好半天,泽尔塔踉踉跄跄的又是一脚。希特勒见状急忙翻身躲避,结果泽尔塔踹空了。希特勒就趁着泽尔塔踹空的这个时机,纵身一跃扑向泽尔塔,把泽尔塔也扑倒在文件堆里面。

就这样,希特勒和泽尔塔扭打在一起。

希特勒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是一名下士,格斗这方面本来也会两招,但是当上元首很多年了,拳脚渐渐的有些生疏了。怎奈泽尔塔身上有伤,动起手来,还有点儿弄不过希特勒。

只见希特勒目露凶光,双手紧紧的掐住了泽尔塔的脖子。

泽尔塔拼尽全力,又蹬又踹。每一脚都踹在希特勒的要害,希特勒的嘴角慢慢的溢出一行鲜血。

就在办公室之中,希特勒和泽尔塔埋在文件堆里面,一会儿希特勒翻过身来,压着泽尔塔,一会儿泽尔塔翻过身来,压着希特勒。

就听“咣当”的一声,泽尔塔把希特勒踹了出去,希特勒的后背狠狠的撞在柜子上,差点儿把柜子撞倒。

眼看着泽尔塔就要冲过去,希特勒突然转身拉开了柜子的抽屉,从抽屉里拿出了**枪……

就在那一瞬间,泽尔塔的拳头停在了希特勒的面前,与此同时,希特勒的枪口也指向了泽尔塔。

空气凝固了,每个人的眼神里面,都写满了紧张,他们甚至本能的压抑了自己的呼吸。

“好吧好吧,你别冲动,我投降……”泽尔塔说着,慢慢的举起了双手。就在希特勒以为锁定胜局的时候,泽尔塔突然扑向希特勒,与此同时双手紧紧抓住希特勒的手腕,拼命往柜子上磕……

一下,两下……

不知道多少下,希特勒手里的枪,“啪哒”一声,掉在了地上。泽尔塔急忙去捡,希特勒也急忙去捡,但是慢了一秒钟,那支手枪,攥在了泽尔塔的手里。

“命令你的人,立刻放下武器投降!”希特勒被按在办公桌旁边,泽尔塔用枪口顶着希特勒的脑袋,沉声说道。

“如果是你,你会投降吗?”希特勒猛然举起眼神,咄咄逼人的注视着泽尔塔。

泽尔塔被希特勒的反问,一下子问愣了,与此同时,希特勒恢复了他特有的淡定和沉稳,用他那一向平和而又坚决的语调,真诚的对泽尔塔说道:“你不要相信他们的宣传,他们已经把我妖魔化了。他们把我妖魔化本身,就是卑鄙的,目的是让像你这样勇敢的人,替他们冲锋陷阵。”

话说,从乞丐到元首的希特勒,是不会轻易屈服的,他的坚定和顽强,甚至超出了泽尔塔的想象。而且,口才,是希特勒奋斗成功的最大资本。他就是靠着他的演讲才能,征服了所有的人。

所以说,泽尔塔也开始被征服了,他开始迟疑,面前这个人,到底是不是魔鬼呢。

希特勒似乎是感觉到了泽尔塔的转变,于是一字一顿的说道:“这场战争我只是败了,并不是错了。”

“不!你错了!”泽尔塔激动的反驳希特勒,泽尔塔的激动,恰恰说明泽尔塔有些动摇了。

元首毕竟是元首,只见希特勒微微一笑,对泽尔塔说道:“那你说说,我错在哪儿了?”

“你建集中营,屠杀犹太人,对全人类犯下滔天罪行,难道没错吗?!”

“自古以来,侵略,占领,建立殖民地统治的,又不光是我们纳粹德国!法国没有殖民地吗?英国没有殖民地吗?他们对待殖民地的人民,比我仁慈吗?!美国对待非洲黑人,比我仁慈吗?!”希特勒演讲时候的那种慷慨激昂劲儿,又上来了,紧接着,希特勒又说道:“还有苏联,你听说过大清洗吗?有件事情你可能不知道,他们的指挥官曾经下令,让那些手无寸铁的老百姓,拿着烧火棍,去进攻我们的活力点。我有没有让犹太人,拿着烧火棍去前线打仗?!”

“你撒谎!不要再狡辩了,你是世界的罪人!”泽尔塔大吼了一声,打断了希特勒那种,极具征服力的演讲。

大概是为了稳定情绪,希特勒也顿了顿,然后悠然说道:“在我们进攻苏联的时候,当地的老百姓居然拿着面包和红酒,欢迎我们。你也知道,他们的老百姓不富裕,面包和红酒对他们来说是很珍贵的,像生命一样珍贵。我也是穷人出身,我知道面包和红酒意味着什么,所以当时,连我都被触动了。”

“闭嘴!你不要再胡说八道了!我只知道,你发动的战争,死了很多人。他们妻离子散,流离失所。”泽尔塔气的身体颤抖,他的食指慢慢的扣动了扳机:“我这就送你下地狱!”

这事儿要是搁别人,面对冷冷的枪口,早就磕头求饶了:“好汉饶命,好汉饶命,我错了,下次再也不敢屠杀犹太人了,再也不敢搞世界大战了……”

但是,希特勒则不然。

只见希特勒一把抓住颤抖的枪口,更加贴合的顶在自己的脑袋上,对情绪有些激动的泽尔塔说道:“你以为杀了我,就能结束战争吗?那你就开枪吧!”

“好,我今天就让你死个明白!”泽尔塔目光如炬的注视着希特勒,眼神里面满是怒火:“你知道你实行的种族灭绝,害死了多少人吗?你看到过集中营里面的火光和黑烟吗?就算杀了你不能结束战争,至少也能给那些死去的人一个公道!”泽尔塔说着,把心一横,就要开枪。

然而希特勒却大吼一声:“那些犹太人该死!是他们高乱了德国的经济秩序,搞乱了欧洲的经济秩序!”大概是因为之前喝多了,酒劲儿上来了,希特勒也激动的颤抖起来,他表情痛苦的,一边回忆一边喃喃的说道:“我小时候很穷,受尽了犹太人的歧视,甚至连买个面包都被嘲笑,被辱骂,犹太人追着我打,他们就没有种族歧视吗?他们很会赚钱,很贪婪,大部分经济都被他们垄断了,他们是不用刀,但很多人会因为经济危机而饿死,而冻死。杀了他们才是真正的公道!”

希特勒的话,差一点儿,就说服了泽尔塔。或许换了别人,已经被征服了。然而,泽尔塔的脑袋是清醒的。

“你放屁!”泽尔塔试图用真理征服面前的这个大魔头,而不是只用一颗小小的子弹:“我跟你说希特勒,哪个血统里面,都有好人,也都有坏人。是!我承认,犹太人里面有贪婪的,但大部分的人是无辜的!你以为你们的血统就一定高贵吗?你以为你们的血统里面就一个坏人都没有吗?你不能弄个集中营出来,就一刀砍下所有人的脑袋。”

话说,魔方有六个面儿,每个面儿都有不同的色彩。看问题也是一样的道理。每个问题也有六个面儿,有朝上的,有朝下的,有朝前的,有朝后的,有朝左的,有朝右的。人们往往只看到朝着自己的一面,忽略了其他几个面儿的颜色。大概希特勒也是如此。

总之,希特勒愣住了,因为他从来没有从这个角度,思考过这件事情,或许是内心深处的仇恨,造成了他的偏激,甚至是偏执。但是希特勒毕竟是希特勒,他灵机一动,拿出了最后一个砝码,对泽尔塔说道:“如果我死了,你们也会死,用你们两条人命,换我一条人命,值得吗?你不觉得那个牛英俊也很无辜吗?你可以把你的命豁出去,你能把他的命也豁出去吗?”

此时此刻的牛英俊是人质,就像是希特勒的护身符。

当然,牛英俊本人对此一无所知,他还在婚礼的宴会上,拼命的吃着蛋糕。其实大家都在婚礼的宴会上吃蛋糕,他们还以为,元首跟他的新娘在房间里面那个啥呢,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经希特勒这么一说,泽尔塔果然犹豫了。扳机在泽尔塔的手指上紧了两下,之后,泽尔塔放弃了枪杀希特勒的念头。或许,之前希特勒的一些话,在泽尔塔的思想之中,也起到了动摇的作用。

希特勒凭借着他的口才,可以从乞丐做到元首,可以说服千千万万的人,不可能说服不了泽尔塔。如果连一个泽尔塔都说服不了,那他就不是希特勒了。

泽尔塔慢慢的放下了那支枪,他把枪堂里面的子弹,一颗一颗的退了出来,任由子弹一颗一颗的掉在地上,然后把那支空枪放在了希特勒的办公桌上,一瘸一拐的转身离开了。

本来希特勒以为,那只不过是一场虚惊,为了顾全他的面子,希特勒不想把这件事情告诉给任何人,甚至不想跟爱娃说。

然而,爱娃却在结婚后的第二天,服毒死了。

看到爱娃尸体的一瞬间,希特勒彻底绝望了,他觉得他所奋斗的一生,再也没有未来和希望了。就在爱娃死去的当天,希特勒也决定,结束他的生命。或许,泽尔塔的话,对希特勒,也起到了一些潜移默化的作用。

作为一个法西斯的元首,他或许可以让他的佣人,他的卫兵,那两个人质,甚至是让所有的人,给他陪葬,但是,希特勒却没有打扰任何人。他只是把他和他的爱犬,反锁在房间里面。

直到临死前,希特勒才发现,一个号称法西斯的元首,居然不知道死亡是怎样的过程。于是,希特勒就用他的爱犬先试一试。

那只狗吃了毒药之后,痛苦的挣扎了很久,才慢慢的死去。

所以,希特勒在毒药面前,退缩了。最终,他选择了饮弹的方式,给自己一个干脆。

“砰!”枪声之后,一切都结束了。

或许,希特勒的悲剧,却是全世界的喜剧。

郊野丛林之中,响起了忧伤的旋律,巴拓少校拿着那些小纸卷,吹响了口琴:“343i67i763,242763#576……”大片大片的雪花,随着琴声飘洒,那旋律之中,诉说着一个,用密码编写的,鲜为人知的军事情报。

希特勒死了,两个人质也就失去价值了,就在处决泽尔塔和牛英俊的时候,牛英俊穿越回来了。

0

第45章:没有磕头求饶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