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抗日英雄之异世情侠>第 21 回 露尾藏头谈战事 剖中析外话时局(5)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 21 回 露尾藏头谈战事 剖中析外话时局(5)

小说:抗日英雄之异世情侠 作者:野狼 更新时间:2023/1/25 17:27:15

第21回 露尾藏头谈战事 剖中析外话时局(5)

“成连长,如此说来日本人在北平要待很多年了?”任独立虽然不再说中国必亡,可情绪还是非常悲观。

成古今点点头:“是的,我估计得八年左右吧。”

“常老弟,报国一走了之了,你我可怎么办呢?”任独立转而问常亭晚。

常亭晚说:“任兄,我和你弟妹已经商量定了,日本人一到北平,我们就离开,绝对不当亡国奴。”

“可这么大的家业,还有那么多买卖,你怎么能带得走呢?”任独立说这话是因为他舍不得抛家舍业。

常亭晚说:“任兄,半个多月前我不就跟你说过吗,北平怕是保不住的,未雨绸缪,得提前做好准备。我已经把几处房产全部卖掉了,只剩下这一处和老大住的那一处。

“店铺也处理得差不多了,自己的店面全都卖了,只剩下一家租来的,想什么时候退就什么时候退,顶多赔两个月的房租。

“货物也已经在清理,清理不完的就带走。我只是没想到北平这么快就保不住了,总以为至少得打几天吧,所以搞得有点匆忙。任兄,你那边准备得怎么样了?”

任独立懊悔地说:“唉,我可不像你这么想得开,我只把房产卖了,店面都还没处理。我的生意跟你也不同,你那些货都是小物件,卖不掉也没关系,包起来就可以带走,我那些古玩瓷器哪那么容易处理呀,除非赔本大甩卖。我可没办法跟你一样说走就走。”

任初静插言道:“爸爸,常叔叔和杜阿姨要是走,我就跟他们走,我不想留在北平受日本鬼子的气。”

任独立点点头,看了一眼常亭晚和杜晓霜,说:“只要你常叔叔和杜阿姨不嫌你麻烦,我是求之不得,我也不想让我的宝贝女儿出事。那些鬼子什么缺德的事都做得出来,你留在北平没什么好。”

“既然大哥这么说了,小静就跟我们走,正好跟雨儿做个伴。”杜晓霜痛快地答应下来。

“弟妹,你们准备去哪儿?”赵无眠问杜晓霜。

杜晓霜摇摇头:“还没拿定主意,想先去南京待一阵子再说。”

“成连长,你觉得日本人能打到什么地方?”常亭晚问。

成古今说:“常先生,请恕我直言,南京决不能去。”

“怎么,你认为南京会被日本人占领吗?”常亭晚惊异地问。

“南京肯定会被日本人占领。”成古今说:“常先生学贯古今,当然很清楚。历史上在南京建都的王朝,有哪一个能够持久的?长江在古代尚不足以为恃,在现代就更不值一提了。

“南京四周无险可守,又是中国的首都,日军志在必得,南京失守是必然的。日本的海军非常强大,据我判断,进攻南京的日军应该是从海上来,而且很有可能会先进攻上海。”

“那我们就去汉口?”杜晓霜显然是在征求成古今的意见。

成古今说:“去汉口可以,但不要留在汉口,武汉也保不住,甚至连长沙都不安全。我强烈建议你们直接去重庆。”

“至于跑到那么偏远的地方去吗?”常亭晚犹犹豫豫地问。

“不是至于,是必要。”可能是因为常带月的关系吧,成古今对常家的安危非常在意。

为了坚定常亭晚的信心,他不得不透露一些后世才知道的信息:“国民政府也会迁到重庆,如果常先生在近期就能去重庆的话,会有一个非常大的商机。”

“商机?”常亭晚苦笑道:“我现在所能考虑的只是家人的生机,哪还顾得上商机?”

任独立倒是对成古今的话非常感兴趣:“成连长,你说的商机是什么?”

“房产。”成古今说:“国民政府迁至重庆,会带动许多人和工厂往重庆迁徙,所以不管是住人的房子、商铺店面还是厂房,都会非常紧俏。”

常亭晚摇着头说:“就算真是这样,我也不会做这种生意,这不等于发国难财吗?”

“常先生此言差矣。”成古今说:“所谓发国难财,是指损害国家或百姓的利益自己发财。重庆的房产则不同,无论如何,房价都是要涨的,去重庆的人总归要花那么多钱,常先生去做这笔生意,并不会让那些人多花钱。

“从卖房人的角度来看,他们当然会少赚钱,可是有房可卖的人通常都不是穷百姓,让他们少嫌些钱对他们算不上伤害,是赔是赚、赚多赚少,都是正常的生意。

“就算让他们多赚了钱,对国家、对百姓也未必有什么好处。而这些房产和钱在常先生手里就不一样了,常先生可以用来做有利于国家、有利于百姓、有利于抗日的事。”

“成连长说得有道理。”任独立拍手说道:“常老弟,我劝你听成连长的建议,尽快去重庆。一会儿我把家里所有的金条都拿来,咱们联手干一把,我把所有的事情都委托给你,你到了重庆以后,在热闹地段尽量多买房子,能买多少就买多少。”

“那好吧,既然大哥你这么说了,我就去重庆。”常亭晚答应下来。

成古今提醒说:“常先生,价钱合适时最好把房子卖掉,不要把很多房子留在自己手上,特别是市中心的房子。”

“为什么?”常亭晚不解地问:“到了重庆珠宝生意就无法做了,我正在琢磨留几间繁华地段的商铺出租收取租金呢。”

成古今说:“常先生,珠宝生意可以照做,但房子最好不要留在自己手上,顶多留自用的店面房。国民政府搬到重庆后,日军必然会对重庆进行轰炸,万一房子被炸毁,本钱就打水漂了。”

“这话确实有道理,不过你说珠宝生意可以照做是什么意思?”常亭晚问:“全国都在抗战,谁还有心思购买贵重的珠宝?”

“战士军前半死生,美人帐下犹歌舞。”成古今说:“常先生,国民政府那些达官贵人们,不会因为国家在受难、百姓在受苦就放弃他们那奢华的生活。

“他们对珠宝,特别是高档珠宝的需求不会减少,还有可能增加,因为有些人真的会发国难财。说不定您的生意比在北平时还好。”

“这帮混账,他们会这样的。”对于国民政府官员们的**,常亭晚深有体会,忍不住说出难听的话来。

“真想不到,成连长对生意都这么在行。”任独立由衷地赞赏成古今,问道:“成连长,那你说说我是应该离开北平还是可以留下,如果留下的话生意会怎么样。”

“任先生,这就要看您更重视自由还是更重视钱财了。”成古今一语说中任独立心中的症结,任独立不由地深思起来。

成古今接着说:“如果您更重视自由,那就趁日本人刚刚占领北平,还顾不上找您的麻烦,赶紧把生意上的事处理掉,离开北平。如果您难以割舍掉生意,那我给您一个忠告,自己一个人留下,让家人跟常先生一起走。”

后面这个建议任独立听进去了,对赵无眠说:“夫人,成连长说得对,回家后你赶紧收拾收拾,带着静儿跟常兄弟一家一起走。”

赵无眠担心地说:“我们都走了,留下你一个人能行吗?刚才成连长的话里好像说日本人会找你的麻烦,万一是真的呢?”

“任夫人,”成古今插言道:“任先生在北平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日本人打着大东亚共荣的旗号侵略中国,必然要搞表面上的中日亲善,要展现他们的到来带给北平的好处。

“他们要维持市面的稳定,任先生这样的人是他们必须依靠的,所以他们肯定会来找任先生。那么摆在任先生面前的路有两条:

“一条是拒绝帮日本人做事,结果肯定会受到日本人的迫害,甚至会有生命危险;另一条路是帮日本人做事,那就会被人骂成是汉奸。

“任夫人留在北平,日本人就有可能用夫人的安全来要挟任先生,使任先生更加难以拒绝跟日本人合作。

“倒不如跟着常先生一家去重庆,一来去除任先生的后顾之忧,二来还可以把家中值钱的东西带走,免得落入日本人之手。”

任独立是做古玩生意的,家中肯定藏有国宝级的文物,成古今不想让这些文物被日本人抢走,所以特别指出这一点。

赵无眠想明白了:“好,那我就跟常兄弟一起走。”

“难道我留在北平,就不得不帮日本人做事吗?”任独立放不下他的生意,又不甘心当汉奸,感到左右为难,便向成古今问计:“成连长,我实在是不想落个汉奸的骂名,你能不能帮我想个搪塞日本人的办法?”

欲知成古今有没有办法,且待下回分解。

0

第 21 回 露尾藏头谈战事 剖中析外话时局(5)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