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我将书写辉煌和成功>东西分裂(十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东西分裂(十二)

小说:我将书写辉煌和成功 作者:龙鳞歌 更新时间:2023/1/25 15:21:14

与会的众人纷纷起立,在众目睽睽之下,一身华北军上将军服的杨林军走在前方,后面则是,白家早已为白昼准备好,但没有来得及穿上的下士军服。白昼毕业后并没有即刻参军,而是,率先操练自己的卫兵团,因而也只是下士服装。不过这样**面对高层,也并不显得丢人!然而,一身上将军服的也跟在白昼旁边,两人虽然离得不近,但也并不是遥远。这无时无刻是在向众人暗示一些信息。

但是最引人注目的并不是白昼和王德顺拉近的关系,而是他们三人的右臂上都裹着黑布。即使是率先坐在前排的白植,右臂此刻也出现了一抹黑布。这又是在暗示着他们什么信息,不由更加坚定了自己内心的猜想。几人的神色庄重肃穆。

白昼扫视了大厅一眼,他发现这些人他并不认识。即使见过也只不过是原身见过几次,他只能从原身的记忆中管中窥豹。虽然心头打鼓,但在杨林军的示意下,他还是一脸镇定自若的入场。

这场会议虽然是用,平原城卫兀军团司令、平原武装警察和宪兵总指挥林奉云的名义发起的,但谁都知道是用杨林军的巨大威望支撑的。而且任谁都知道白家和平原林家的密切关系,一旦白昼与林家小姐完婚,林奉云就是白昼实在的亲属。所以林家在华北军各处的将领都支持白昼上位,而且平原林家的能量是巨大的。

作为在场威望最高的人,杨林军率先主持会议。他先是让众人坐下,随后带着悲痛、惋惜和愤怒的表情,肃穆说道:“在场的诸位同僚,大家都是自家人,我对各位也非常信任。但在开会之前,我不得不宣布一个令人悲痛的消息:主公因养伤过程中突发败血症,于前天凌晨一点三十分不幸逝世。但由于各方问题突发、姆大陆人的咄咄逼人,我们并没有公布先主逝世的消息。希望大家能够谅解,这个悲痛的消息。”

听到这里,在场的人都惊愕、呆滞住了。虽然他们已经有了猜测,并且心里做好了准备,但当杨林军真正宣布这个消息又是另外一种心情了。他们心中的第一表情就是不敢置信,仙主白衣穿在多年之前,可是达到了宗师巅峰的强者!在整个国内也是首屈一指的存在,怎么会就这样突然逝世呢?第二种情绪就是悲伤,惋惜和痛苦了。

在场的所有高层都沉默并哀思了,这几十人的军政高层平常也是身居高位,都是喜怒不言于色的,虽然并没有掉下眼泪,但也能证明他们内心是怎样沉痛的。平心而论,白易川对在场的大部分人都是有知遇之恩的,并且对他们的待遇也很不错。特别是白易川大力提倡的**和反**的做派,枪毙、拘捕和惩治了大量的不法分子,是华北的官场异常清明。

并且白易川作为长官对下属也是爱护有加,爱兵如子。该给的待遇,他们一个都没少。也不端着上位者架子,给予了这些军政高层特殊的待遇、医疗服务等。使他们切实享受到了这些该有的水平,该赏给他们的绝不慢慢吞吞,并给了他们一个展示自己才能的机会。甚至有的人在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都已经哭了出来,现场落泪的均高层很多。就是不知道他们是真心还是假意的,不过还是要做做样子,给别人看的。所以白昼也装出一副悲伤的样子,低下了头。

眼看在场的气氛已经低沉了下去,为了舒缓在场气氛,也为了昭示今天举行军政会议的目的。杨林军再次开口,正色道:“诸位,先主突然撒手人寰。咱们华北内部可是散沙一片,华国军政府已经名存实亡,同时咱们本身也是内忧外患。南方,东北,西北都在虎视眈眈的看着我们,外列强环视,内又群龙无首。姆大陆、日不落帝国、亚特兰蒂斯、太平洋超级帝国,都在暗中觊觎着我们。正所谓“壤外必先安内”,如果我们连先主风风雨雨几十年的基业都保不住了,那我们死后还怎么有脸面见先主。我相信已经有很多心怀不轨之人盯上了这个位置,如果我们不能够团结在一起,怎么共同抵抗外敌?眼下,继承人的选举已经成为了我们的难题和考验,召集诸位来这里是为了让大家集思广益、群策群力,好,找一个合适的继承人来继承先主的大权。”

现场的人大多都认同杨林军所说的话,正如他所说的那样。现在的华北确实是一片散沙,不仅外有强敌环伺,而且内部混乱。再这样下去,如果有势力趁虚而入,可能会把先主好不容易积攒数十年的基业毁于一旦。但是这个明显的问题上,究竟谁来做华北王的位置?眼下的席位而言,能够全心全意支持白昼上位的人,除了杨林军等人之外,也只有林家那两三个高层。其他的人要么是摇摆不定,要么是坐山观虎。

说实话,白昼的年纪实在是小。让大部分忠于华北派系的人不得不对他的能力产生怀疑,并且谁也没有了解过他的执政性格和政治才能怎么样。而且让白昼继位的话,肯定不能立刻“亲政”,需要杨林军的“把控和辅佐”。如果是那样的话,一定会打压新派,这让新派极度不满,甚至一度会爆发冲突。但是让白丕继位,恐怕会打压老派,重用新派。可是大部分权利都掌握在老派手里,这样只会加大老派和新派之间的矛盾。得不偿失。

只不过现在白植的脸上表情极为不自然,甚至有了一丝恼怒。从杨林军的话中已经暗示了很多消息,杨林军早已和白昼私下里达成协议。德高望重的杨林军支持毫无根基的白昼,接下来的话题是不是杨林军宣布白昼上台。并运用自己巨大的威望,压下不满的声音。强行让众人支持白昼上位?那样只会造成更大的反弹!新派将领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这个现实,这和白昼,昨天向自己谈判的条件不一样!甚至可以说是完全相反!

至于让王德顺上位,大家把这个情况忽视了。因为王德顺是追随先主一起打江山的“老臣”了,连威望最大的,杨林军都没有越俎代庖,更何况是他呢。王德顺也知道自己的意见没有用,所以也就沉默了下来。

下面的人也都态度含糊不清、模棱两可,生怕自己站错了队,所以也就拼命附和:

“军统说的是极,再这样下去,被他人趁虚而入了,可怎么办?”

“如果我们没有一个话事人,那华北这片基业保不住了,该怎么办!我们支持军统的意见。”

随后杨林军不紧不慢地从身上抽出了几分文件,眼神犀利的说:“这是齐鲁副行省的议会信件,以及华北行省其他副行省的意见声明。以及在场的一些高层都曾有意无意的暗示我竞争权位。这真是让我诚惶诚恐啊!我是最早一批跟随先主起兵的老部下之一,我曾兢兢业业的辅佐先主共计一十八年。在此期间,毫无怨言的跟随先主南征北战、披荆斩棘,走过了多少风风雨雨的道路。有多少人想推翻先祖的治理?又有多少人想要取而代之?无论是当年后金余孽反扑,还是华北行省其他军阀争雄,那时候的场景多么凶险,我至今历历在目。自从那时起,我都没有我过叛逃或者取代先主的地位。我自然是忠诚于先祖和在我手下风风雨雨了十八年之久的华北基业,我的赤诚之心天地可鉴。自然不允许虎口夺食这种情况也同样发生在他人的身上!先主的子嗣才能卓越、品质优秀,所以这里只有公子们才能继承这正统大权!父死子继本就是理所应当,而且先主又对我们恩重如山。现在我们殚精竭力、责无旁贷的辅佐公子们继位。

实话告诉你们,今天这场会议是三公子委托我啊举办的。他有重大事宜要向我们说明,如果你们因为他年纪小而不懂事宜,就觉得可以欺凌他。那就大错特错了!如果你们有什么意见或者不沉之心,尽管可以来我这里试试!”

杨林军所说的话到后面越来越大声,已经到了斩钉截铁、不容置疑的份上了。现场也是一片哗然,有了杨林军这明目张胆的警告和示意,众人先前疑惑、不满的心态已经压下去了。在他们心中“军统,这是要给三公子铺路啊”。而且这种“父死子继家天下”的,念头一开始是引起人们极度反感的。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也非常有效,在场高层的小动作和小心思也被杨林军的这一嗓子吼下去了。

在他们眼中,杨林军这是完完全全退出了竞争的位置,虽然他是一个“老臣”,但这可是他精力达到黄金时刻,最旺盛的时候!所以王德顺就不要有小心思了,现场的目光重心也移到了白昼身上,眼下是三公子白昼和大公子白丕的较量。在军政内部,这两人的名称可都有一个“少”字,白昼被称为“少主”,白丕被称为“少帅”。代表了他们都是先祖的子嗣,可含义却是各不相同。

0

东西分裂(十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