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现实题材>情系获麓山> 四十四、不眠之夜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四十四、不眠之夜

小说:情系获麓山 作者:达庸 更新时间:2023/7/21 13:34:32

我们又出门来到巷子南头的疯哥王大顺家。

这里门口有他的俩个姊妹和几个壮汉在守护着。

刚才的喜讯显然早有人报过来,他们的声音里透着期盼。

这次虽然也是我在前面,但大家都走得近了一些,有人立功心切,甚至超过了刘坤子,紧紧跟着我。逼得刘坤子一遍遍让他靠后。

这次进院比较顺利,预知疯子不在院里,我们直接进了正屋。

疯汉王大顺正坐在炕沿上,手舞足蹈,疯劲十足,听人进来,立刻起身,迎面看见一群人。

一个壮汉越过刘坤子,就要冲上去动手,被我一把拉住。

我笑着说:“兄弟,听说你感冒了,我来给你打个退烧针。”

我的声音很清晰,王大顺听得很清楚。

他愣了一下,隔着手电光,四周看了看,显然是黑洞洞一片。

我用手轻轻向他打招呼,让他躺下来。

他有些拿不定主意,最后,在我的轻声细语里躺了下去。

我也给他打了一针安定。

看着渐渐安静下来的王大顺,众人都长舒了一口气。

我轻声说:“走,咱们回去喝茶去。”

众人簇拥着我再次来到王能大叔家。

已经有腿快的人报告了大叔,大叔招呼客人的声音洪亮而欢快,称呼又从大夫换回了神医,这次加了一个字,女神医!

一起坐下喝茶。

我说:“看着表,半个小时后,我们再去。”

马上有人报告了现在的时间。

众目睽睽下,我和王能大叔喝茶闲聊。

王能大叔讲了一通俩个疯汉的家境。我知道,他们已经完全信任我,开始和我兜圈子砍价。

我没有应招,而是讲了跟随昝爸爸出诊遇见的几个类似疯子的诊治过程,一来让他们安心,让他们明白我经验丰富;二来也是自己温习一下,默记每个病例不同的特征。

一席话讲得他们滋滋称赞,夸我真是神医在世。

有人喊:“女神医,时间到了。”

我说:“好,这就过去。”

一行人再次浩浩荡荡到了疯弟王大利家。

说来也巧,一进院子,王大利正披着棉絮晃晃悠悠往外走,迷迷瞪瞪的样子,显然刚醒。

我马上把他哄劝回屋去,让他躺下,又打了一针安定。

从他家出来,又到了疯哥王大顺家。

时间估得很准,王大顺也刚醒。

我二话不说,又是一针下去,疯哥王大顺马上打起了呼噜。

往回走时,身后又是一阵赞叹声:“神了,女神医说半个小时就半个小时,一分不少,一分不多。”

“女神医会奇门遁甲,算这玩意儿,这不小菜一碟!”

那个显摆的电话声又响起来:“兄弟,神了,遇见神医了,手到病除,等我回城详细和你说,由不得你不信!”

再回到王能大叔家,有人马上问:“女神医,这会儿等多长时间再去?”

我说:“这会儿不用了,留下守夜的,其他人都回去睡觉吧。”

一句话,就像一块石头丢进了池塘里,马上响起一片感叹:“太好了,终于可以睡觉了,熬死了。”

王能大叔一声令下,除了留下轮班看守,众人一哄而散,都回家睡觉。

王能大叔长舒了一口气。

他大声问:“女神医贵姓?”

我笑了,事到如今才问我贵姓,显然对我的怀疑到现在才烟消云散。

我说:“免贵姓张,王叔,你叫我小张就行。”

我回头看了看刘坤子和邱建波,三人会意地一笑。

我们坐下来,也准备放松一下,好好喝杯茶,醒醒脑。

刚端起茶碗,有人跑了进来,嘴里惊慌喊着:“女神医,不好了,他妹妹哭起来了,也是疯疯癫癫。”

王能大叔先拿眼看我,一副纳闷不解的样子。

我脑子飞快地转着,回想着昝爸爸对付新发作病例的场景。

我说:“不用慌,我去看看。”

我们来到王大顺妹妹家,进门一看,明白了。

我从医药箱里拿出针灸的银针。

我说:“这个正常,这几天绷得太紧了,一松懈,弦反而断了。”我直接给她在脑门上下了针。

不一会儿,哭啼声消,安静下来。

回到王能大叔家刚坐定,一杯茶喝了一口,又有人飞报:“张神医,不好了,堂弟王大宽也犯病了,闭上眼睛,满眼里全是疯子的声音和身影,浑身抖成了筛子。”

我再次拿出银针说:“不用怕,这个好治,刚发病,反而容易对付。”

我如法炮制,也是一根银针下去,不一会儿,王大宽就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了。

那时候,我已经预计到,这还没完。

果然,王能大叔家的板凳还没坐热,同时两家来报,又有人在胡言乱语!

我再次匆匆赶去。

刘坤子和邱建波也紧紧跟着。

就这样,到天亮,一共有五个人犯了疯症,严格意义上讲,其实就是神经官能症;所幸症状轻微,几针扎下去,症状都马上缓解,睡一觉,就都会好。

一通忙下来,已是凌晨三点,一家人被折腾得一丝困意也无。

我嘱咐刘坤子去睡觉,他坚决不从。

东方熹微如水,太阳冒了尖,我们三人一夜未曾合眼。

趁着曙光,我马上给疯兄疯弟写方子给他们抓药。

和王能大叔商量好,让他们支付了一百元油钱和用车钱,那是给刘坤子的。

疯哥疯弟家里穷,临时没钱,我和王能大叔商定,先赊账治疗,转过年再给钱。

至于价格,我明确说,只要成本钱。

心里挂着暖暖,我们吃了中午饭立刻驱车往回赶。

王大友跟着来拿药。

从王家庄出来,东边山谷间隐约看见一个村子。

邱建波指着那个村子说:“张医生,那就是我的老家邱家峪,过去坐坐吗?”

我望了一眼那个村子,绿树掩映之中,一个很宁静的村庄。

但我知道,今天不能去。于是我歉意地说:“邱**,下次吧,这次时间太紧,家里孩子还等着。”

回去刘坤子和邱建波轮流开车。邱建波也有驾驶证,不过是实习证,所以他开得很慢。

路上我咪了一觉,车到半途,把我颠醒了。

我坐在后面从后视镜里正好看见正在开车的邱建波的脸,我又看到了他眉宇间那一丝令我似曾相识的表情。

这一次我恍然大悟。

那是一种沉思和忧郁。我发现,有这种表情的男人都显得成熟而让人欣赏。

周校长是,昝爸爸也是,现在看看,这个年轻的邱建波也是。

现在想想,这应该是书卷气吧。

真凑巧,一进家门,看见了昝爸爸,原来他也回来了。

昝爸爸显然刚进门,但已经听了刘婶慌乱地絮叨。

看见我们进门,他先听了我的过程叙述,又看了我开的药方,点了点头,说:“好!”

7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