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推理>光明守护者>第一章 陈年旧案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陈年旧案

小说:光明守护者 作者:柿子会上树 更新时间:2023/7/25 21:19:50

月光下,那个穿着碎花裙的女人正翩翩起舞,可当血月笼罩,无尽的黑夜,似是要将所有的善意吞噬。

只是,当黎明降临,光明亦会将黑暗淹没。

2005年3月,一个普通的清晨,农户李嘉在路过一处自建房时忽闻到了一股怪味,走近一看,却从那自建房的窗缝中,竟看到了一个女人正吊在屋中。

他哪儿见过这种场面,当即被吓的屁滚尿流,就连报警,都是被他这叫声吸引过来的邻居报的。

警方接警后更是在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当撬棍撬开那扇铁门,一阵扑鼻而来的酸臭味更是弥漫在所有人的鼻腔之内,一颗已经完全腐烂了的人头,就这样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而在这颗人头的身下竟卷缩着一个瑟瑟发抖的女人,她全身都是血,当警方将其拉起时,那女人就跟发了疯一样的往外冲,直到警方将其制服,才发现这个女人竟露出一双赤红的双眼正死死的盯着那间屋子。

警方在这个自建房中不光发现了那个半吊在半空的女人,还有桌下那沾满了鲜红色的血衣。

然而,就在距离这血衣不远处的煤气灶中,警方还发现了被煮熟了的心脏和肝,煤气灶的左侧更是放了三个餐碟,更让所有人都震惊的是,在这些餐碟之中,竟还放了一些并不完整的肝脏。

【死者,女,年龄大约在三十岁左右,死因不明,但从残肢上的皮肤翻起程度来看,死者应是在死前被人截肢,残肢上发现不下十处人体齿痕】

【齿痕来自三个不同的成年男性】

我缓缓地翻上这被山城警方称之为312虐尸案的卷宗,抬头便对那名身着警服的中年人说道:“没有上面的批文,这个案子我们接不了。”

我叫江凌,警校毕业之后便就职于山城市刑侦支队,后又因某些不可言明的原因被调任至山城市第三特勤组,简称第三小组。

当然,我们第三小组其实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主要是当省陈年积累的案件太多,上面也担心有人会就某桩陈年旧案提出新的观点,所以勒令我们山城市组成第三特勤小组,针对往年的未解决的陈年旧案进行侦调工作。

“我听说你们刚刚侦破了01年的水库女尸案,所以这段时间,你们应该也没有什么新的案子了吧?你也先不要拒绝我,好好看看卷宗,我想你会有兴趣的。”

说话的是前山城市刑事侦查局局长沈长安,曾是我爸的直系领导,我爸卧底牺牲之后,沈场安就不再和我家有任何往来,甚至于我和我妈要为我爸立墓碑的时候,还遭到沈长安的严词拒绝。

“拐子也配有墓碑?别开玩笑了。”

尽管,多年以后我知道沈长安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爸之前的那些“兄弟”都在,但这句话,却让我记了一辈子。

不过就事论事,这个案子在没有上级领导的批复之下,我的确是不能擅自经手。

我缓缓地将他递过来的卷宗重新又送了回去:“就算是我再感兴趣,也要按照规章制度办事,所以,沈局长我非常抱歉。”

“我已经向上级提交了申请,相信很快就会有批复,江陵,那个在案发现场被发现的女人,叫做林采珍,现在,你还没有兴趣吗?”

我微微一愣,抬头便与沈长安对视了几秒。

林采珍……

某人口贩卖组织头目的情妇,当年我爸卧底在这个组织里面,接到的最后一个任务,就是和林采珍前往F市进行人**易,可却在路上偏离了方向,和林采珍两人一同坠下了悬崖。

05年……

我爸是08年殉职的。

“怎么样?现在有兴趣了吗?我也不逼你,看完卷宗,再答复我吧。”

沈长安说完,转身便走出了我办公室大门。

林采珍在05年的那个案子中并没有死,而是被警方直接送到了医院进行外伤治疗,后警方又派出心理学家对这个近乎于疯癫的林采珍进行了心理评估,可她却怎么都不配合。

也正因警方在人口失踪调查处以及林采珍还有案发现场没有提取到有用的线索,此案在当时更是陷入了停滞的状态。

但,仅靠着这三点因素,从而导致警方对于此案停止调查,倒也有些荒谬了。

“猎食者”

我在笔记本上缓缓地写下了这三个字。

尸体有被啃食过的痕迹,灶台上更有未吃完的人体肝脏,骨骼上的人体齿痕,似也在告诉着我,那三名成年男性,有吃人的癖好。

林采珍……

有关于这个女人的一切,我调查了不止一次,可每一次调查的都不是特别顺利,不是上级勒令说这是机密文件,就是队里的档案系统维护。

似乎,每一次都是有人在刻意阻挠我调查这个女人。

或许,我能从这次案件之中,调查到当年我父亲坠崖的更多线索。

想到这里,我立马给沈长安打了个电话。

“怎么样?同意了?”我还没来得及开口,沈长安便自信满满的问道。

我沉思良久,继而说道:“林采珍的调查记录,我能看得到吗?”

“能,而且,我特地向上级申请了权限,相信一个小时之后就能下达批文以及你的调查权限升级的消息。”

“不过江陵,这次案件,仅限于调查林采珍,明白吗?”沈长安继续说道。

我没有说话,直接就将电话挂断,碍于当年沈长安和我父亲的事情,每一次见到他我们都会剑拔弩张,所以,即使在电话里面,我也不愿意和他多说一句话。

“头儿,出事了,在东郊建强公寓内,发现了两具干尸,听说这炉灶上还有没有吃完的人体内脏。”张仁杰猛地推开了我办公室大门。

“那是刑侦支队该干的事儿,我们没有调查权限。”我抬头愣了一下,随即将为吃完的内脏,写入了我的笔记之内。

张仁杰满头大汗,却并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

“头儿,可……可是……白楠现在就住在建强公寓。”

“姜远去了吗?”

我大手一拍,连忙起身大声问道。

“他们已经到现场了,而且……而且我在支队的同学说,白楠也在现场。”

我不由分说的拿起外套,和张人杰一同来到了现场。

8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