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中短篇集>寻找父亲的世界>特殊使命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特殊使命

小说:寻找父亲的世界 作者:祁连岫云 更新时间:2023/8/22 21:31:44

李海洋安顿好排里的工作,便踏上了回家的旅程。一路上他坐长途、换火车,经过在他感觉无比漫长的两天两夜的行程,终于在这天傍晚抵达了终点站。

自从得知爸爸身患胃癌并且已到晚期之后,在他心里不止一次现出爸爸躺在病床上的消瘦病容。可是当他焦急地赶到医院,推开爸爸病房的门时,眼前却出现了另一番景象。只见身穿病号服的爸爸与一位身着军装的干部正蹲在地上,盯着摊开在地上的军用地图热烈地讨论着什么。

听到门响,李茂森和那位干部不约而同地抬起头向门口看去。当李茂森看见身着军装的儿子提着旅行包出现在门口时,脸上立刻绽放出惊喜的神情。他站起身,把儿子打量了一遍,然后说:“你不是回不来吗,怎么又回来啦?”不等儿子回答,他指着那位军人介绍道:“这是孟叔叔,我们的作战处长。”海洋礼貌地叫了一声孟叔叔。不等李茂森介绍,孟处长站起来说:“首长,这是你的老大吧,长得比爸爸还高了!”说着他也打量了一下海洋,赞道:“看看这身海军呢,把小伙儿打扮得多精神!”说完拍拍海洋的肩膀。作战处长的夸奖,让还有些腼腆的海洋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却让当父亲的感到非常开心。李茂森不由得再次扫视了儿子一遍,的确,儿子比上次见面高了,也结实了,一身笔挺的六五式灰色海军呢军装,衬托得他越发挺拔和帅气。

放下行李,海洋在爸爸的再次追问下,不好意思地笑答道:“我从报上的新闻判断出你们正在搞军事演习,我以为你又是叫我回来看演习呢,所以我说回不来,哪知道……”他没有说完,心虚地盯着爸爸,等候他的反应。这一刻他才注意到爸爸还是比以前瘦了一点,但精神状态很好,咋一看很难让人相信,他是一个重病患者。海洋真希望医生的诊断是错误的,可是他刚才向护士长询问过爸爸的病情,护士长清晰地告诉他,切片检查结果已经出来,“癌症的帽子”他爸爸肯定是戴上了,只是还不确定癌症发展或扩散的情况。现在医院已经为他安排了手术,但愿打开之后的情况并不像想象的那么严重。

若在平时,如果海洋对爸爸阳奉阴违,肯定会招来一顿教训。可是今天李茂森连一句责备的话都没有。他宽厚地一笑,对正在收起作战地图的孟处长说:“你看,一个小小的侦察排长都看出咱们正在搞演习,这还保什么密?”

收好地图后,作战处长起身告辞:“时间不早了,首长休息吧。”说着,他紧紧握住李茂森的手,说:“老李,又耽误你一晚……”李茂森爽快地打断他说:“别客气,你也是为演习吗。”孟处长是游击队出身,当初上边调他来当作战处长,李茂森是抵制的。不过他来了之后非常用功,进步也很快。李茂森喜欢勤快好学的人,因此即便自己是在病中,也极尽所能地帮助和指导他。“首长,手术时间定了吗?”孟处长忽然想起这个问道。李茂森猜到了他的意思,说:“医生还要进行一次会诊,然后确定手术方案。具体时间可能还要等个把星期吧。这期间你若有什么问题尽管来。另外我给你介绍个人,他是我的‘在野’作战参谋,你有问题也可直接找他。他是新来的训练处长,这人以前是军事学院的战役战术教员,军院撤销时被分到了内蒙古。前不久我费了很大劲才把他要过来,可惜作战处没有位置,我只好把他暂时安排在训练处过度。他人很好,也很随和,我马上跟他通个气,你回去后也主动与他联系一下。”

李茂森的话让作战处长喜出望外,这一刻他忽然觉得刚才那个帮他排兵布阵的首长,此刻好像变了一个人。当他们讨论演习的时候,首长那么自信,那么富有激情,目光炯炯,滔滔不绝,彰显出一个将军在战场上的那种霸气;此刻的他却是那么平易近人、和蔼诚恳,让人觉得更像一位学长,而不是将军。可是谁不知道,就是这位亲切和貌不惊人的“学长”,却参加过长征途中几乎所有的知名战役,是响当当的红三军团和红一军团的老底子。想到这儿,一股深深的敬意在处长心里油然而生,他的眼睛湿润了,他再次想起了李茂森的病,想到这位驰骋疆场的将军却对肆虐在身体里的疾病束手无策,顿时心中充满了人生的苍凉。孟处长再次握住了李茂森的手,感激地说:“太好了!首长想的真周到,这下我心里有底了。回去后我马上找他。”说完,情不自禁地立正,庄重地举起右手,给眼前这位老军人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处长走后,海洋好奇地问:“你们刚才是不是在讨论演习?”李茂森说:“他来请教几个问题……你呀,不喜欢看我们演习,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海洋知道爸爸的所指,他顽皮地一笑,说:“我知道我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李茂森也笑了:“知道就好……来,儿子,我考你个问题。”说着,李茂森走到写字台前,翻出一张地图。“我问你,如果你是蓝方,你准备把登陆点选在哪里?”海洋看着地图,认真想了想,然后指点着地图说:“对岸的登陆舰吨位大、吃水深……我看还是这里吧。”接着他把选择登陆地点的几个要素背诵了一遍。

李茂森听后,满意地点点头,说:“看来侦察兵没有白当。”接着他叹息一声,“唉,搞这么大的演习,懂行的干部不是被打倒了,就是靠边站了,现在一线军事干部都是游击队出身或是在白区做地下工作的,没有一个在军一级作战部门干过……好啦,不说这个了。你吃饭了没有?”海洋如实说还没有。李茂森打开床头柜,从里面翻出鱼罐头和蔬菜罐头,找出工具亲自为儿子打开,又拿出几样糕点和爱人自制的酱菜放在桌上:“这么晚了,你凑合吃点吧。”

海洋愣愣地看着爸爸为自己准备吃食,忽然觉得今天的爸爸好像和过去的不一样了。此刻爸爸显露的鲜有的温情,让他心里滚过一阵心酸,眼泪不由分说地滚出来,他赶紧走到窗前,假装眺望窗外的夜景,趁爸爸不注意一把擦去泪水,然后回到爸爸身边,拿起他为自己准备的筷子,从罐头盒里捡起一块鱼肉,又挑起一点妈妈做的酱菜,夸张地大嚼大咽起来。李茂森坐在儿子身边,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津津有味地吃着,转眼间一罐头鱼肉就被儿子狼吞虎咽地消灭了,他心想这虎犊子大概一天没有吃饭,于是他把点心往儿子面前推了推说:“别光吃鱼,尝尝这些点心,这是上海大饭店的老师傅做的……”说完干脆捡起一块,不由分说地递到儿子面前。

海洋接过点心,一边吃一边随手翻看着摊在桌的信件,只见信上写道:“……听说你得了胃癌,马上要做手术,本想在你手术之前去看望你,可是有点事一时走不开,只能等手术后再去了。你可能知道,几年前我也得了这个病,我的态度是既来之则安之。癌症也和敌人一样,你不怕它,它就怕你。现在我们又成了一个战壕里的战友,只是对手变成了癌,任务变成了抗癌。毕竟我比你早得了几年,对付它我比你有经验。我觉得治病的事不能完全交给医生,要有自己的作战方案,要在心里树立打歼灭战的决心和信心。还是那句话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对我们来说,应当再加上一个,与癌斗其乐无穷……”看到这儿,海洋笑了,癌症本来是让人谈之色变的事情,可是让这位伯伯一说,倒有了些慷慨激昂的味道。见海洋笑,李茂森好奇地问:“你笑什么?。”海洋说:“到底是身经百战的老兵,这封信好像是战前动员……这是谁写的?”李茂森被儿子的话逗笑了,他轻拍儿子的肩膀说:“是你李伯伯写的,就是我当年的老班长,后来当过我的政委。”“我说呢,原来是个政委。”

海洋吃完饭,李茂森拉儿子坐下,问:“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钱老板吗?”问这话时,他忽然变得异常严肃。海洋忙说:“当然记得,小时候你带我回老家好像还找过他。”“对,我这次找你来就是想让你帮我再找找他。你大概也知道,爸爸得了癌症,不知老天爷还能给我多少时间?现在我能做的和我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把他找到,这是你爸我一直以来的心结。我总觉得我欠他一个交代,冥冥之中我总觉得他也在找我……儿子,你是搞侦察的,要想解开这个结,现在我只能依靠你了。我把它当作一个任务交给你,希望你不要拒绝爸爸。”

李茂森的话让海洋怔住了,他怎么也没想到爸爸破天荒的第一次为他请假竟然是为了这个。过去他不止一次听爸爸讲过参军的经过,也知道爸爸一直在找钱老板,可是爸爸连钱老板的名字都不知道,事隔多年,寻找谈何容易。更何况在几十年的战争风云中,不知多少革命者献出了生命,没有走到今天;大浪淘沙,在血雨腥风的斗争中,又有多少意志薄弱者离开了革命队伍,甚至叛变投敌……几十年呀,有太多可能性,万一钱老板革命名节不保,找到他又有何意义?甚至还会给爸爸抹黑,给家庭带来不必要的政治麻烦。然而这是海洋第一次听到爸爸以近乎祈求的口气跟自己讲话,似乎他预判到了自己的想法并会拒绝他一样。海洋抬起头,望着爸爸消瘦的脸和充满期待的目光,忽然感到爸爸变了,昔日目光中的坚硬被一抹英雄末路的悲凉替代了。都说父亲是一本书,此刻海洋才发现别看自己喊了十八年的爸爸,其实自己根本没有读懂这本书。既然爸爸执拗地要寻找钱老板,并把它作为有生之年最重要的事情托付给自己,一定会有他的道理。海洋的眼睛潮湿了,身为长子,他实在说不出拒绝的话,他不忍看着爸爸带着遗憾离去,因此他痛痛快快地答应了爸爸的请求,表示一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帮爸爸完成这个夙愿,找到钱老板,解开他心中的结,圆他最后的梦。

临别那天,李茂森交给海洋两封信,一封就是他的老班长老政委李富江写来的信,另一封是省军区的介绍信。他嘱咐海洋说:“你李伯伯在信上说,咱们老家的县委班子进行过大换血,很多老同志不是被查就是靠边站了,派性斗争愈演愈烈,各种矛盾错综复杂。你这次回去是私事,千万不要搅进地方上的是非,不要打我的旗号,现在你李伯伯也被挂了起来,赋闲在家,你有什么困难可以按信封的地址去向他请教。记住,越低调越好,不要透露家里的情况和找人的动机,对外就说是外调,这是我让你妈给你开的介绍信……还有,你回去后先不要回老家,你奶奶操劳了一辈子,现在身体不好,不要让她为我担心。”

海洋认真地一一答应了爸爸,离开前他以军人的方式,给父亲敬了个庄严的军礼,然后踏上了红色寻根之旅……

7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