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思路花魂>第2章:极品新兵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2章:极品新兵

小说:思路花魂 作者:水墨天香 更新时间:2024/1/12 10:03:53

时间就像是织布机上的梭子,在密密麻麻的纱线中穿梭,一晃十多年过去了,花木兰十七岁了,出落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木兰的身材很高,比村里面的男孩子还高,用现代的标准来衡量,以她的身高,当个模特绰绰有余了。木兰的容貌很暖,一脸的阳光,以及微微发黑的皮肤,足以显示出,她超出常人的体能。尽管木兰生的人高马大,但仍然喜欢穿着小花袄到处跑,而且心里面仍然思念着他的哥哥花陆兰。

公元609年,隋炀帝征兵,意欲攻打突厥。诏令各家各户必须出一名男丁。圣旨刻不容缓的传到了花木兰住的那个村子。就连张雷云也收到了圣旨,不得不去当兵。

木兰的爸爸从田里一回来,就听到了消息,征兵的官差说,军情紧急,明天就要去朝廷设立的征兵处报道,如若抗旨不尊,按律当满门抄斩。

木兰的爸爸垂头丧气的回到家,心不在焉的放下了锄头,满腹心事的坐在桌旁,不等开饭,就拿起桌上的酒杯,自斟自饮了起来。木兰的妈妈正在灶台前面,忙着煮饭,见木兰的爸爸神色黯然,便开口问道:“侬是咋了么?回到家也不招呼俺们一声,就知道喝,肚子里面空空的么,喝辣么多的酒,会喝死你的呀!”

“老子累了一整天了,喝口小酒么,侬个婆娘也啰啰嗦嗦的!老子明天就要去打仗了侬知道不,多喝点酒都不行啊?”木兰的爸爸不知哪来的一肚子火,跟木兰的妈妈杠了起来。

木兰眨着眼睛,一脸无辜的听着爹妈吵架。自从花陆兰死了之后,木兰的爹妈就常常吵架,家里的日子没有一天是快乐的。木兰把家庭关系的恶化,也算在了突厥人的头上。她搬了个板凳,坐在父亲旁边,一边帮着父亲捶腿,一边劝架:“爹,别跟娘吵了,娘也是为你好么,担心你喝酒伤身么。”

木兰的爸爸,苦叹一声,认同的点了点头,但还是嘴硬的说了一句:“等明天老子去打仗了,就没人跟你娘吵了!”

听到这个句话,木兰才知道,原来她爹爹说的不是气话,于是好奇的问道:“你明天真的要去打仗呀?去哪里打仗呀?”

木兰的爸爸就把朝廷征兵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讲了一遍,木兰突然眼前一亮,甚至还露出了惊喜的笑容:“爹,你是说,朝廷征兵,要去攻打突厥?!”花木兰心想,这下可有机会为哥哥报仇了。

木兰的爸爸唉声叹气的点了点头,甚至连一句“是的”都不想说。

“爹,侬身体不好,就不要去了,不如让俺替你去当兵呗?”木兰天真的注视着她的爸爸,一脸调皮的说道。

木兰的爸爸顿时板起面孔,一本正经拒绝了:“替什么替,替个龟孙儿哦,你是个丫头,人家朝廷征兵不要女娃子。”

木兰嘟起嘴巴,努着红润的樱唇,小声抱怨起来:“丫头咋地了,女娃子咋地了,村子里面的男娃子都打不过俺,哼!”

木兰的妈妈一边往锅里下面条,一边气呼呼的插话说道:“是的啊,全村的大小伙子都知道侬丫头厉害,平日里经常跟人家打架,把人家男娃子打的鼻青脸肿的,看她以后怎么嫁的出去哦!”

灶台里面的炉火越烧越旺,让初秋的夜晚变得格外温暖,但是,木兰的爸爸心里面却冷冷的,他不知道这一入伍,啥时候才能回来,还能不能回来,所以,就絮絮叨叨的说起来没完,似乎想把后半辈子的话,一次说完似的。他嘱咐木兰的妈妈,要好好照顾孩子,又嘱咐木兰,以后做事勤快点儿,一定要把田里的庄稼打理好。甚至还反复叮嘱花木兰,什时候春耕,什么时候秋收,什么时候除草,什么时候施肥。他告诉木兰的妈妈,一定要给木兰找个好人家,千万不要让木兰受委屈。

总之,木兰的爸爸一口气说到深更半夜,说到油尽灯枯。而话木兰呢,坐在旁边一个劲儿给她爹敬酒,她一点儿都不关心田里的庄稼,她只关心征兵处在哪,啥时候去报道,报道的时候需要准备什么。正所谓酒入愁肠,木兰的爹爹果然喝的酩酊大醉,再加上在田里干活有些疲劳,结果这一躺下,直到第二天日上三竿才睁开眼睛。

“哎呀,可了不得了呀!俺今儿个要去征兵处报道的呀,去晚了就是抗旨不尊了,会满门抄斩的呀……”木兰的爸爸一边叨咕着,一边慌慌张张的向门外跑。

朝廷的征兵处就设在县衙的院子里面。

县衙的院子也没啥稀奇的,无非就是,低头是黄土,抬头是蓝天,三面是房子,迎面是大门,最考究的,就是堵着大门的一扇影壁,至于文人雅士的字画,和文房墨宝之类的,都藏在屋子里呢,站在院子里是看不见的。

此时此刻,院子里面已经挤满了全村的服兵役的男丁,也包括张雷云。那声音嘈杂没法形容。那些新招上来的兵丁,一个个探着脑袋,好奇的东张西望着,似乎想看看衙门里面有啥新鲜东西。

官差发出了严厉的口令,但那些新招上来的兵丁,仍然像一盘散沙。

就在这个时候,木兰的爸爸急匆匆的跑了进去,衙门的门槛比较高,跨过门槛的时候,木兰的爸爸差一点儿绊了个跟头,引起了新兵们哄堂大笑。木兰一看是她爸爸,吓的赶紧把脸低了下去。

张雷云见新兵里面有个女孩儿,非常兴奋,主动凑过去跟花木兰打招呼:“喂!”张雷云碰了碰花木兰的肩膀:“你叫什么名字呀?”

花木兰仍然使劲儿低着头,不敢让别人看见她的脸,然后憋粗了嗓子说了一句:“花木兰。”

“花木兰?!原来你就是花木兰呀!”张雷云大概是因为听说过这个名字,而有些惊讶,紧接着说道:“好好听的名字。我叫张雷云,也是个好好听的名字。你几岁了呀?”

“十七。”花木兰低声回答。

“我也十七,咱俩一边儿大。你是几月的生日呀?”张雷云继续追问。

“六月,木兰花开的时候。”

“这么巧,我也是六月哦。”张雷云一边说,一边侧着脑袋看着花木兰:“你怎么总是低着头呀?”

“哪里呀,俺哪里低头了?侬才低头了呢。”花木兰说着,急忙把脸转开了……

1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