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中华新史>第二十五节 失败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五节 失败

小说:中华新史 作者:梦游者 更新时间:2005/4/4 0:40:00

南宫平自从7月初来到广州以后,就始终跟孙中山在一起。这是他的任务之一:他必须尽快取得中山先生的信任。

当孙中山从南宫平手里接过菲律宾革命军无偿援助给他的1万两黄金的时候,这位伟人的心里可是什么滋味都有:现在正是他为钱发愁的时候。有了这笔费用,他就不用再向德国的哈同借款了。而且对方也没有提出任何的附加条件,这也让他对这些“华侨”的气度刮目相看:这是1万两黄金的巨款,不是简单的一句“雪中送炭”就能回报的。

起初,孙中山对南宫平留在这里还是有想法的:毕竟人家捐助了大笔的金钱,留下来监督这笔钱的使用也是正常的。可是经过一段时间以后,他发现人家根本就没有过问帐目的意思。

南宫平每天的安排就是:早晨肯定到他的办公室报道,如果这里没有事,他就会从工作人员那里找点儿事做,然后他就出去拜访名人。下午一般在他的办公室兼卧室会见来访的客人。对于战争或者其它敏感的政治问题,即使孙中山问他,他也只是含蓄地讲一下自己的看法。如果不问,他一句相关的话也不说,也从来不向任何人打听。

孙中山在与南宫平的闲聊中,对菲律宾中华革命军也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他觉得人家的想法似乎比自己的政治纲领要更完善一些,但是他对南宫平他们想把菲律宾并入中国的“念头”持反对态度。他认为这是殖民主义。而南宫平说:“这正是我需要跟先生学习的原因之一,我们的想法还不完善,也有许多的错误和漏洞,需要跟先生这样的革命家学习。”

通过长时间的接触,中山先生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个英俊的小伙子受过良好的教育,他思维敏捷、言语谨慎、动作利索,就象是一个经过严格训练的军人。他没有丝毫的迂腐之气,待人接物彬彬有礼、态度诚恳、语言和气。他阅人无数,在他所见过的华侨中,南宫平也是属于最优秀的。

1917年11月15日傍晚,孙中山心情愉快地结束了在海边的散步,回到了位于广州市纺织路东沙街十八号的大元帅府。

这座建筑始建于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原来是清朝广东督军岑春煊为贴补办学经费而建的水泥厂。主要包括两座三层高的西式楼宇,楼体由花岗岩、红砖、木料、水泥和钢材构成,楼板横梁采用法国进口的工字钢,非常坚固。孙中山来到广州以后就一直住在这里。南宫平亲眼看着他在办公室的北楼护栏上题写了“求是”两个字,他也适度地表达了对孙先生严谨态度的敬佩心情。

来到广州以后,孙中山在7月24日致电陆荣廷,敦促陆荣廷协力护法、恢复国会,开始举起了护法旗帜。他准备借西南军阀的力量与北洋军阀的假共和作斗争。

中山先生的护法主张得到了广泛支持:7月21日,原海军总长程璧光发表拥护约法、恢复国会的宣言,率领第一舰队,由吴淞起航赴粤;原国会议员150余人也在7—8月间陆续到达广州;西南军阀想利用孙中山的威望,借“护法”之名来对抗段祺瑞的武力统一,因而表示愿与孙中山“合作”。8月,孙中山在广州召开由南下议员组成的非常国会,成立了军政府。9月,护法军政府选举孙中山为大元帅,陆荣廷、唐继尧为元帅。10月1日,段祺瑞下令出师剿灭南方军队,护法战争正式开始。

孙中山为首的军政府所辖军队主要是陆荣廷、唐继尧、陈炯明、程璧光所统各军,总兵力约15万人。北军可用于前线兵力10余万人,双方在湘、川、粤、闽等地展开争夺,尤以湖南战场最为激烈。

1917年8月,为取得南攻粤桂的前进基地,段祺瑞命其心腹傅良佐代替谭延闿出任湖南省长兼督军。谭延闿无奈只得于9月9日交出印信。北军势力首先伸入湖南。

傅良佐到任后,立即撤销刘建藩的零陵镇守使、林修梅的第一师第二旅旅长职务。刘、林都是革命党人,在湘军中威望较高。9月18日,刘、林在衡阳宣布湘南自主。傅良佐急令第一师代师长李佑文率该师第一旅前往进攻。9月28日,第一旅大部分官兵起义,加入护法军。李佑文仅带10余人逃回长沙。10月6日,湖南省护法军各路将领齐集衡阳,决定组织“湘南护法军总司令部”,程潜为总司令。

傅良佐进攻湘南护法军,表明南北军队在湘决战已不可避免。桂系军阀决定以武力援湘,驱逐傅良佐,收复湖南。北军也积极备战。

10月6日晨,南北两军在湘潭接战。10月9日,北军占领衡山北12公里处的护湘关。10日,北军又攻占衡山北面最后一个据点石桥铺。11日又轻取衡山。护法军在贺家山(位于衡山、衡阳之间)顽强阻击。从10月15日起,南北两军各投入兵力万余人,在贺家山一带连日激战。护法军各部顽强抵抗,挫败了北军的进攻,但由于弹药不继,未能发起新的攻势。双方呈胶着状态。

为打破僵局,程潜等决定留部分兵力守衡山,主力转攻宝庆,时北军在宝庆方向取守势,仅派湘军第二师之朱泽黄旅进驻永丰,并扼守永丰宝庆间险要山地界岭(永丰西南15里)。10月31日,护法军与朱泽黄旅在洪罗庙激战,朱旅退界岭,然后又退至永丰。11月4日,护法军林修梅部光复宝庆。11月8日,护法军克复界岭,11日占领永丰。北军弃城而逃。11月14日,北军第八师师长王汝贤和第二十师师长范国璋(属直系)因对皖系段祺瑞派其亲信傅良佐督湘不满,在进攻受挫的情况下,不愿再为皖系卖命,于是通电停战议和。通电发出后,王、范二部自行停战,并从衡山撤退。

看到护法的军事行动进展顺利,孙中山的心情也非常愉快。

吃完晚饭,孙中山与宋庆龄说着话:“南宫平是个不错的人才啊!如果菲律宾中华革命军里都是他这样的人,他们的实力就非常可观了。若能说服他们加入革命队伍,我们的革命事业成功的机会就大多啦。”

宋庆龄也非常喜欢这个英俊潇洒的年轻人:“是啊,小伙子是不错!”

宋庆龄1893年生于上海,毕业于美国威斯里安女子学院文学系。两个人结婚已经两年多了,感情一直非常好。比孙中山小二十多岁、正处于花季年龄的宋庆龄美丽端庄、楚楚动人。她由中山先生的秘书、情人到妻子的角色转变,在宋家、革命党内部乃至社会上都引起了不小的波澜......1915年10月26日,两个人终于冲破了重重阻力,在日本正式结婚。两年以后的今天,看到他们生活得愉快幸福,各种非议和责难也已经渐渐地消失了。

孙中山说:“军事行动进展得非常顺利,看来陆荣廷和唐继尧他们还是真心革命的。等这次的护法革命成功以后,我准备辞去大元帅的职务,打算跟南宫平到菲律宾去看看,你说怎么样?”

宋庆龄点点头:“应该的嘛,他们这次真心资助了我们,你也应该向张总理当面致谢。”

孙中山摆了摆手,说:“那不是主要的,我是想亲眼看看他们到底是不是真心为了国家的人。哎,这些军阀都各怀心思,国内的政局也总是反复无常。我都成了‘救火队员’了!长此下去可怎么得了?到什么时候才能看到中华强大的那一天啊!好啦,不说了,我们休息吧。明天我就跟南宫平好好谈谈,也听听他对时局的看法,顺便安排一下去菲律宾的事。”

宋庆龄没有说话,只点了点头,二人相拥着走到了床前。

南宫平象往常一样,早早就来到了孙中山的办公室。经不住中山先生的盛情挽留,他没有去住旅馆,就住在大元帅府里的另一栋楼上。

遵照他们商定的计划,这几个月里他没有在军事上发表过任何意见,只是通过聊天的形式提醒孙中山不要过于相信那些军阀。

陆荣廷、唐继尧、陈炯明和程璧光都找他谈过话,主要的目的无非是想从他那里得到点儿什么,毕竟他们谁也不想得罪这些打败过美国海军的人,因此南宫平在这里的身份显得很特殊和超然。这种情况早就在他们的预料之中,所以他只带了两个菲律宾籍的华侨特种兵。

南宫平不管来的是什么人,都热情接待、小心应付。“交朋友”是他的另一个任务,他们现在只想在国内树立自己良好的形象。在自己的实力还不足的情况下,他们暂时还没有影响国内历史进程的计划,只对各个地方的军阀提出了“设立代表处”的请求,而所有的军阀都愉快地答应了。

孙中山说:“南宫啊,前线的军事行动进展还算顺利,看来这次的护法战争会很快结束。我打算在恢复宪法之后,跟你到菲律宾去一趟,也好当面向张总理致谢。你能不能先跟他们联系一下?”

南宫平说:“欢迎啊!先生随时都可以去菲律宾。我这次的任务就是来看看国内的形势。另外张总理曾再三嘱咐我:一定请先生在方便的时候到我们那里去指导。现在我就又有理由留在先生身边学习了,不过......”

孙中山急忙问道:“不过什么?没关系,有什么话就说嘛!”

孙中山发现,每次跟南宫平谈话,他的“不过”之后,局势都几乎是按照他的预测发展的。所以他现在已经对他的“不过”两个字形成条件反射了。

而南宫平则是有意这么做的,因为他知道这次护法运动必然失败的结局。他这么做也是为了能够引起孙先生对他们的重视。孙先生忧心国事,给他适当地打一下预防针会减少一些刺激,让他也有个心理准备。这也是为他的健康考虑。因为他们知道:中山先生的英年早逝,其实就是为了国家操劳奔波累病的。许多重大事件的发生他都几乎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心理上巨大的压力也足够把一个人压垮了。

南宫平说:“先生,我这也是胡乱分析,您可千万别当真啊!”

孙中山嘴里说着:“不会,不会。”心里却说:你都快成神仙了,能不当真吗?

南宫平说:“我估计,事情可能不会象您想象的那么乐观。而问题的关键还是在我们统帅部的作战意志上。这个阶段的军事胜利并没有从根本上动摇北方的实力,所以我想,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见分晓吧。”

孙中山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说陆荣廷和唐继尧他们不会真心革命到底?那他们为什么会如此积极地作战呢?你认为我们这次护法战争能取得最后胜利吗?”

南宫平说:“先生不可对这些军阀期望过高啊!依我看,他们对地盘和军队的热情要远远大于对改善‘民生’的热情啊。我最近也到外面走了走,哎,民众的生活还是没有多少改善,赋税却在不断增加。这样下去不是与先生的理想越来越远了吗?即使这次护法战争成功了,可中国如果还是军阀割据的局面,国家没有政令的统一、地方军阀各行其是,那先生的理想还是无法实现啊!”

孙中山说:“你说的这些我也反复考虑过。我是希望这些人能以民族大义为重,放弃互相的勾心斗角。我已经为了中国的富强做出了榜样:放弃了官职、解散了军队。所求者,问心无愧而已。至于他们怎么做,我也只能跟全国民众一起拭目以待了!”

南宫平岔开了话题:“先生的高风亮节,张总理和菲律宾中华革命军的全体将士都是钦佩不已的。大家也都盼望着能早日见到先生啊!”

局势的发展果然没有孙中山预想的那么乐观,反而每况愈下,离护法的目标也越来越远了。

11月16日,段祺瑞在无可奈何之下加委王汝贤以总司令代行督军职务,护法军乘机进攻。11月17日连克湘潭、株州,20日进占长沙。王汝贤、范国璋率残部逃往岳阳。11月22日,段祺瑞因受到直系停战议和的干涉,无法继续实行武力统一,只得辞职。

段祺瑞不甘心对西南用兵的失败,下野后策动各省皖系军阀一致主战。冯国璋只得于12月15日任命曹锟为第一路军总司令,张怀芝为第二路军总司令,各率所部南下攻湘。18日,又任命段祺瑞为参战督办,把军事指挥大权交还段祺瑞。1918年1月8日,冯国璋通电北洋各督,同意继续对护法军作战。

陆荣廷和护法军将领见求和无望,乃决定乘北军主力抵湘之前,先发制人,收复岳阳。

1918年1月23日,由粤、湘、桂联军组成的护法军向岳阳发起进攻。经过数日激战,于27日上午占领岳阳,俘敌1300余人,缴获飞机两架,火炮40余门,以及大批枪支弹药。攻占岳阳后,桂系军阀以夺取湖南为满足,不想夺占直系王占元的湖北地盘。桂系潭浩明更声称如“北不攻岳”,则“南不攻鄂”,这样,护法军就丧失了乘胜北进之机。

护法军占领长沙岳阳后,内部矛盾日趋激化。先是桂系军阀对军政府故意刁难和破坏,后是夺占湖南地盘,在湖南胡作非为,引起湖南人民和许多湘军官兵的极大反感。在此情况下,北洋军阀发动了第二次攻湘作战。其企图是攻下岳阳、长沙,进而占领全湘。

1918年2月5日,冯国璋任命吴佩孚署理陆军第三师师长,令其率部向蒲圻、嘉鱼一带开进。23日,吴部到达蒲圻。在此之前,张敬尧部已进入通城。28日,北军发起进攻,当日击败守卫新店、滩头的湘军,向纵深推进。3月2日,北军攻占万峰山湘军阵地。护法联军退守羊楼司。羊楼司是由武昌入岳阳的咽喉要道。联军在此构筑了由堑壕、石垒和铁丝网组成的多道防御阵地,准备坚守。3月10日,吴佩孚挥军猛攻羊楼司,联军防线被敌突破,只得向岳阳方向后撤。11日上午,北军占领羊楼司。此战,北军死伤300余人,南军伤亡更为惨重。15日,北军攻占通往岳阳的最后一个要地云溪。16日,北军总攻岳阳。17日夜,守城联军弃城撤往长沙。18日上午,北军进占岳阳。此战,联军内湘桂军之间矛盾重重,互相掣肘,加之兵力分散,消极防堵,装备落后,士气不振,因而一遇吴佩孚精锐之师,便难以招架。吴佩孚则因岳阳之战而名声大振。

在岳阳之战的同时,北军张敬尧部对平江也发起了攻击。3月22日占领平江。

岳阳和平江失守,使坐镇长沙的湘桂粤联军总司令谭浩明束手无策,于3月25日率所属桂军慌忙撤离长沙。26日,吴佩孚第三师不费一枪一弹开进长沙,张敬尧部也随后赶到。这时,段祺瑞已重新出任国务总理。3月27日,段任命皖系军阀张敬尧为湖南督军兼省长,同时电令吴佩孚部立即率部向湘南进军。

1918年4月初,段祺瑞决定将在湘北军分三路向南推进。以吴佩孚部为中路,出长沙攻衡阳,以张敬尧为右路,由湘乡、永丰攻宝庆,原第二路军之施从滨师、张宗昌第二混成旅等为左路,经醴陵南下,攻攸县、茶陵。此时,桂军已退到祁阳、宝庆地区,将湘军甩在湘潭、衡山一带。湘军将领决定依靠自己的力量,力保湘南。他们决定以较弱的北军左路为打击对象,对敌实施反攻。

4月20日,湘军以赵恒惕为湘东前线总指挥,在部分粤军协助下,分五路向进入攸县的北军发起突然攻击。4月21日,湘军一部与粤军一道将北军施从滨师包围,经两昼夜激战,歼施师大半。4月23日,湘军攻克攸县,毙敌千余人,俘敌数百名,夺获飞机两架。25日,湘粤军与扼守黄土岭之敌展开激战。27日,湘粤军发起总攻,据守黄土岭的张宗昌第三旅等部拚死抵抗。赵恒惕亲临督战,指挥湘军从下面连续突击。北军终于不支,弃黄土岭而逃。湘军乘势猛追,连克醴陵、株州,前锋距长沙仅数十里。经此一战,北军左路军几乎全军覆没。湘东反击战取得重大胜利。后来,已攻占衡阳的吴佩孚部向湘东卷击,湘军遂放弃株州、醴陵,吴部连陷安仁、攸县、耒阳。至此,湖南大部又为北军所占,护法联军全部退守湘桂边界地区。

在湖南主战场激烈鏖战的同时,护法军(有的省称靖国军)在四川、广东、福建等地区也同北军进行激战。但越到后来,军阀争夺地盘的色彩愈浓,已经完全脱离了护法的轨道。

西南军阀陆荣廷、唐继尧等人一面利用孙中山的名望与北洋军阀争地盘,一面排挤打击孙中山。1918年4月,唐继尧密电西南各省,逼孙中山去职。5月20日,西南军阀与反动政客操纵非常国会,改组军政府,废大元帅首领制为总裁合议制,推唐继尧、孙中山、陆荣廷、岑春煊等7人为总裁,后又以岑春煊为主席总裁,实际是由陆荣廷把持实权。孙中山只得于5月4日向非常国会辞去大元帅职。

5月21日,已经彻底看清了军阀们真面目的孙中山愤然离粤,携宋庆龄一起乘坐已经停靠在广州港7天的“上海号”驱逐舰,随南宫平转赴菲律宾。

自始至终,菲律宾方面没有对这次战争施加任何的影响,只是把愤怒的孙中山迎接回了菲律宾。为此,南宫平在孙中山身边呆了近11个月,在滇系、桂系和奉系等军阀里设立了“代表处”,后来又在直系和皖系那里也设立了“代表处”,打败美国的余威尚在,段祺瑞和冯国璋还没有胆量敢拒绝他的要求。

他在11个月的时间里,先后从菲律宾调来大量的情报人员,在直系控制的江苏、江西、湖北,滇系控制的云南、贵州,桂系控制的广东、广西,皖系控制的安徽、浙江、山东、福建,奉系控制的黑龙江、吉林、辽宁等各地秘密安插了200余名谍报人员,在国内初步建立了明、暗交错的情报网。这也是张自强派南宫平这个情报专家来国内的最主要原因。而孙中山却对此一无所知。

护法战争失败了。如果单纯从军事角度讲,南北双方都不是胜利者。

此后,护法军政府成了与北洋政府妥协议和的机构。1918年8月,北军主将吴佩孚在湘南前线公开通电主张“和平”,反对段祺瑞的武力统一政策,护法军政府复电赞成和平。各地区的战争基本停止。

后来,孙中山在菲律宾的《中华革命先驱报》上发表文章称:

“吾国之大患,莫大于武人之争雄,南与北如一丘之貉。”

他从此彻底放弃了对军阀们不切实际的幻想,从菲律宾开始了他崭新的人生,从此,中国革命揭开了新的篇章。

1

第二十五节 失败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