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中华新史>第十六节 福建之战(7)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六节 福建之战(7)

小说:中华新史 作者:梦游者 更新时间:2005/9/26 5:24:00

福州城内的日军指挥部设在鼓楼地区的一栋民房里,隐蔽指挥部是为了防止菲军的炮火攻击。长期以来,日本陆军的作战对象的实力都很弱小。尤其是日俄战争之后,日本军部认为“日本陆军潜在之敌主要为中、俄两国。俄国既战败,其实力则较之欧洲各国为弱。尤以中国为不堪一击者。为此,日本陆军保持对中、俄军队之绝对装备优势即可,若耗费巨资武装能够抗衡欧洲之陆军,殊为不智”。于是,日本的军费绝大多数都给了海军,而其陆军的装备远远比不上同一时期其他列强的陆军。

海军战败之后,在日本军部内部,陆军与海军的势力发生了逆转,军费之争开始从海军向陆军倾斜:军部在陆军的压力下调整了历年来军费倾向海军的政策,开始计划为陆军装备榴弹炮、装甲车和飞机等武器。可是,因为时间的关系,他们仅仅来得及为日本陆军增加了迫击炮、山炮和榴弹炮的数量,日本陆军就又在远东地区遭到了重创,陆军与海军对于经费的争执又重新归结于旧的平衡状态。

日本军部分析了两次失败后认为:对于日本这样一个岛国来说,失去了海军就等于完全丧失了战略主动权。他们的扩军战略又重新确定为“卧薪尝胆、重振海军”。于是,陆军装备装甲车、飞机等武器的计划被取消,只保留了增加后的各种火炮的数量。实际上,根本的原因还是资金的问题:对菲律宾的巨额赔款已经使日本变穷了,它实在没有多余的钱用来扩军了!

第十师团参谋长宇垣一成少将如同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饿狼一样在屋子里不停地来回走动着:眼看着预定的突围时间就要到了,指挥部却突然与隐蔽在西禅寺外的日军炮兵阵地失去了联系,这让他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这些相当于陆军半个炮兵联队的12门105MM榴弹炮,是属于原日本海军岸防部队的装备。日本海军战败之后,台湾失守,与台湾岛只有一水之隔的福建省沿海全部暴露在了菲律宾海军军舰的炮火之下。驻扎在福建省的日本海军接到命令,被迫与台湾驻军一起撤离回国——因为他们在福建的存在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临行之前,他们把24门用于抗击敌人登陆部队的105MM榴弹炮交给了日本陆军部队。随即,日军第十师团驻防福建,这24门105MM榴弹炮理所当然地归属福州最高指挥官宇垣一成少将所有。

宇垣一成为了抵抗敌人未来的登陆作战,亲自安排人手把12门榴弹炮分别秘密藏在了福州城内日军控制之下的怡山和于山两处,其余的12门榴弹炮隐蔽在了马尾港口附近,而知道这件事的人并不多。宇垣一成当时隐藏它们的主要原因,是希望国内能够为第十师团多增加几门大口径的岸防炮,他不想让这些本来应该属于陆军装备的小口径榴弹炮再次成为敌人海军大口径舰炮下的牺牲品。

没有炮兵的陆军在战场上就没有任何的优势,这一点,宇垣一成非常明白。他的对手并不是装备落后的中国军队,而是比日军还要装备精良的菲律宾陆军!可是因为菲律宾海军随后就封锁了海运航道,他一直盼望着的大口径岸防炮一直没有见到踪影。马尾港的12门榴弹炮也正如他所预想的那样,毁在了菲律宾海军的大口径舰炮之下,第二炮兵联队所属的重炮在突围行动中也几乎损失殆尽!

经过反复思考,宇垣一成终于想通了:失去了炮兵优势的日本陆军,是无法与敌人正面交锋的!但是,他却可以利用福建多山的有利条件进山打游击、不断对敌人进行骚扰和破坏、等待帝国重新崛起的时机——这要比轻率地“全体玉碎”更有意义,对敌人产生的威胁也会更大!他放弃了“全体玉碎”的打算,并说服了第四联队联队长石野芳男和第十联队联队长樱井徳太郎,制订了“向北部山区突围”的计划,而且时间就定在了今晚零时!他靠的就是藏在山里的那12门榴弹炮来顺利地完成这个计划,那是他制订的突围计划里的一招“杀手锏”,如果失去了它们,福州城内的日军突出重围的困难将会成倍地增加!

实际上,王文钊他们这个行动组是撞上了“大运”:为了保密,宇垣一成是今天下午才下令把这些榴弹炮从隐蔽的山洞里拉出来的。如果他们昨天来,根本就发现不了这些大炮!许多时候,战争的胜负也要靠点儿运气。不过,偶然之中也有必然的成分:如果是普通的部队,他们早就被日军发现了。可见他们能够干净利索地消灭这股日军炮兵,凭借的还是他们平时刻苦训练出来的真本事!否则,即使机会来了,他们也只能是“望洋兴叹”罢了。

宇垣一成终于在屋子里停了下来:“来人!”一名作战参谋立刻应声出现在他的面前。

“命令石野芳男大佐:立即从第四联队派一个中队去西禅寺查探炮兵阵地的情况,尽快回报!命令樱井徳太郎大佐从第十联队再派出一个中队,加强白塔寺炮兵阵地的防御力量!”作战参谋答应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但愿这只是一次通信故障......如果再失去了这些大炮的支援,这次突围行动就困难了......天皇保佑......”宇垣一成在心里默默地祷告着。

漳州城内,吴志明少将站在巨大的沙盘前面沉思着。

目前双方的态势一目了然:日军一个步兵联队和多半个炮兵联队的约3000多人已经在青石谷陷入了粤一师的伏击圈内,它的结局也不会有任何悬念了;另一个步兵联队的约2500人被粤三师引到了九湖镇附近,他们如果想回援青石谷之敌至少需要两个小时的时间,而且它还需要问问粤三师师长林波是否愿意;厦门还有一个步兵联队的日军,可他们如果想援救青石谷之敌也有大约两个小时的路程。两个小时的时间并不算长,可是歼灭或者打残这些日军应该是足够用了。

吴志明他们选择出兵的时机,正是日军分散于福建六地的时候。他们并没有给这些分散的日军留下汇合在一起的时间。虽然福建日军的人数只有25000余人,但是分散以后却难以避免被各个击破的命运。毛泽东把它称做“集中优势兵力”,孙子则把它称为“十则围之”。

日本陆军无论是训练还是战斗意志都要强过菲律宾陆军,他们的战斗力在亚洲是当之无愧的第一。菲律宾陆军成军的时间太短,除了武器装备以外,在其它方面确实还赶不上日军,这一点吴志明他们是非常清楚的。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他们不会与日军进行大兵团正面作战。无论是赤塔战役还是今天的厦门之战,他们都是使用计谋来伏击日军。

《孙子兵法》中说,“兵者,诡道也”。战争的本质就是对双方指挥员的欺骗手段的相互较量:除了实力以外,谁的骗术高,谁就能取得胜利。只要能在消灭敌人的同时还能保存住自己的实力,那这个人就是所谓的“名将”了。只要能取胜,无论使用什么方法都是正确的——胜利者是不会受到谴责的。

菲律宾第6师是在孙嘉诚的建议下成立的唯一的一支山地部队,属于试验性质,师长是桑富阳上校。他们并没有装备榴弹炮等重武器,而是装备了使用炮钢制成的便于山地作战的60毫米和82毫米迫击炮:与其它野战部队装备的同类迫击炮相比,它们的重量减轻了三分之一。

菲律宾第6师在厦门之战打响前就已经在漳州浮头湾的旧镇附近使用小型船舶登陆,秘密潜入了北部山区——这就是日军在武夷山附近发现的那支部队。第6师的主要作战意图,就是把日军有可能从北部突围进山的各个通道都堵死:他们的任务是把日军驻扎的厦门、莆田、泉州这三个据点从北面封锁住,防止日军窜进北部山区;如果有日军逃进山里,这支山地师就是剿匪部队。可是,他们也许根本就无法完成这个可能的剿匪任务:因为福建的山实在是太多了,而且林木茂密,要想彻底剿清匪患谈何容易!只有堵住日军、不让他们有逃进山区的机会才是最理想的结果。

根据前方传来的情报,日军第八步兵联队已经开始撤退,其目的显然是想回援青石谷之敌,而驻守厦门的日军第一步兵联队却没有任何出动救援的迹象。吴志明原来的计划,是先把追击的两个联队吃掉,然后再回师包围厦门之敌,或围而不打迫敌投降,或者引泉州之敌来救,围点打援。可是从现在的战场形势来看,完全可以把青石谷之敌做为诱饵,甚至可以把日军第八步兵联队也包围起来,引诱厦门的日军赶来救援。这样一来厦门空虚,黄群贤的海军陆战队就可以轻取厦门了。

这两个方案都是可行的,关键在于接下来的泉州和莆田之敌如何解决:莆田之敌正在救援福清的路上,刘云华的第8师是不会放过他们的。剩下的就只有泉州的日军第九联队了。根据情报,驻扎在泉州的第九联队已经分兵:一半留守泉州,另一半赶往莆田去接替增援福清的第五联队的防务。如果福州、福清和厦门的日军被歼灭,日军第九联队必定不会死守孤城等待灭亡,他们极有可能会选择进山。而这里就近的部队只有桑富阳带领的山地师,也只有靠他们在日军第九联队逃跑之前包围莆田和泉州了。可是山地师没有重武器,能否阻挡住这里的敌人突围,是福建战役能否取得决定性胜利的关键!

整个福建战场本来就是一盘棋,如何把握战争的顺序和节奏至关重要。吴志明决定:还是跟杨佐田沟通一下的好。他叫来参谋,使用加密无线步话机要通了福州战区指挥部......

青石谷南谷口山峰的一连阵地上硝烟滚滚,一连代理连长许绍周已经带领一连的战士们打退了敌人发动的第一轮试探冲锋。由于这里都是光秃秃的青石,无法构筑阵地和掩体,敌人的迫击炮弹和山炮又集中攻击能够投掷手雷的谷口两侧的山头阵地,加上这里地势狭窄,敌人的炮弹给他们造成了很大的伤亡。

冲锋的日军却仿佛不知道有死亡这回事,仍然拼命地向谷口冲击。仅仅一轮冲锋之后,一排的战士们就有一半被卫生兵抬了下去:他们的伤亡全部是由敌人的炮弹造成的。许绍周红着眼睛,并没有询问死伤的情况,而是挥手命令二排立刻接替一排阵地,把一排撤下去休整:山峰上的阵地是投弹的最佳位置,可是这里却最多只能容纳40多个人,再多上人密度就太大了,只能是徒增伤亡。许绍周把力气大、投弹远的战士们组织起来从侧面投掷手雷、使用重机枪,试图阻拦冲锋的日军。可是由于地势的阻挡,只能拦截一部分冲锋的敌人,效果并不很明显。他连忙拿起步话机,要求炮兵重点压制敌人的迫击炮和山炮。

刚刚攀上阵地的二排战士还没来得及喘上一口气,敌人的冲锋就又开始了。藏在临时医院里指挥作战的金久保万吉下令:“发动连续冲锋!”日军士兵开始不间断冲击南谷口:日军呈散兵队形,端着步枪快速向南谷口奔跑着。密集的榴弹在山谷里不断爆炸,迫击炮弹也在冲锋的日军前面形成了弹幕,不断有敌人士兵的肢体被炸得飞向天空。在第一次冲锋时暴露的日军山炮和迫击炮的位置上,粤一师的迫击炮弹接连不断地爆炸,躲藏在大青石堆里开炮的日军或者被飞舞的弹片击中,或者被迫蜷缩在石头堆的缝隙里不敢动弹:日军的炮火被压制住了,他们的连续冲锋并没有得到有效的炮火支援。

冲过弹雨的日军虽然稀疏了许多,却仍然拼命接近了谷口。随即,从山峰上下来了一片“黑雨”——手雷毕竟比炮弹要准确和密集得多!“黑雨”把日军士兵再一次淹没在了硝烟和弹片里:刚才还在奔跑着的日军士兵在“黑雨”过后,或者变成了安静的尸体,或者变成了在地上挣扎哭嚎的伤兵。日军不停地冲向谷口,“黑雨”也不停地从山峰上落下,日军士兵在这里不断重复着由动到静的过程。侥幸冲出谷口的少数日军,又成了埋伏在谷口外的狙击手们猎杀的最好靶标。

许绍周看着山谷里快速向这里移动的密密麻麻的日军,预感到这次敌人不会再给他替换作战人员的时间了!又有两枚日军的迫击炮弹从石堆里顽强地射出来,其中一枚在一连阵地上爆炸了:5名正在投弹的战士倒在了血泊之中!许绍周连忙带领10名战士扛着手雷箱上了阵地,把死伤者从投弹位置上搬开,让后面的战士送下去交给卫生兵。然后,他随手从已经打开的手雷箱里一手抄起一颗手雷,占据了空下来的一个投弹位置,利索地把两颗手雷的保险弹飞,对着下面的日军扔了下去。

后面的战士们看到“学生连长”许绍周亲自上了第一线,马上在他的命令下自动在阵地后面组成了两队“人墙”:一队准备接替受伤战士的位置,一队负责把伤员运下阵地、把手雷运上去。为了防止手雷被敌人的炮弹引爆而增加伤亡,许绍周命令战士们不准在阵地上堆积手雷箱,而是随时补充。许绍周的这个命令虽然让一连的战士们一直忙活到战斗结束,可是伤亡却比对面山峰上的兄弟部队减少了许多:对面山峰阵地上的手雷被日军炮弹引爆,一度使谷口的“黑雨”密度大大降低。指挥官的细心,挽救的将是战士们的生命!

正当许绍周和一连的战士们拼命往冲锋的日军人群里扔手雷的时候,粤一师师长刘云江却接到了吴志明的新命令:“由于战局需要,指挥部决定对原定作战计划做出如下变更:一、困死青石谷内之敌,但不必急于将其歼灭;二、需从你部抽调至少三个团的兵力,携带迫击炮和山炮,赶赴龙(海城)九(湖镇)公路,并在颜昔镇以东5公里处布防!要求你部必须在半小时内到达指定阵地并构筑防御工事,准备阻击九湖镇方向之敌,坚决不能从你部的阵地上放过一个敌人!三、阻击部队多多益善,具体兵力调配由你部视情况自己决定。”

彭啸天从电报纸上抬起头看了刘云江一眼:刘云江正以询问的目光注视着他。

彭啸天思考了一会儿,说道:“总部的作战意图很明显,是希望能够用围困青石谷内之敌的办法把厦门之敌引出来,然后歼灭。如果是这样,我们就需要尽快赶赴指定地点,与粤三师前后夹攻,把日军第八联队在最短的时间内消灭掉!可是......为什么命令我们设置阻击阵地呢?”

刘云江说道:“要想钓大鱼,就需要放大鱼饵。看来,吴司令是怕这个鱼饵太小,不保险啊!”

彭啸天恍然大悟:经过连番打击,青石谷内的敌人损失惨重。如果敌人判断救援行动有巨大风险,青石谷内的敌人就不再值得厦门的敌人冒险来救了!所以,需要把日军第八联队再变成另一个鱼饵,这样的鱼饵就足够大了!

他担心地提醒道:“刘师长,我们的重炮都在山谷北口,无法加入那里的战斗。而日军第八联队有6门榴弹炮,我们的阻击部队将失去火力优势!”

刘云江点头说道:“这的确是个大问题!我现在立刻跟粤三师师长林波联系,无论如何也要让他把第八联队的6门榴弹炮给我拿下!你马上去传达我的命令:一团、二团和炮兵团负责围困青石谷,三团、六团和工兵营立刻撤出阵地向南谷口集结,五团随同大部队行动,由南谷口的四团继续担负阻击漏网之敌的任务!医疗团、军需(后勤)团和特种兵大队各留下三分之一!噢,对了!二团有两个连担任诱敌任务去了三师,就从师警卫营里给薛岳留下两个连吧......”

粤军的编制完全是菲律宾陆军的翻版:每个步兵师有六个步兵团、一个炮兵团、一个医疗团、一个军需(后勤)团、一个师属警卫营、一个工兵营和一个特种兵大队;步兵团按照“三三制”编成:每团三个营、每营三个连、每连三个排、每排三个班、每班人数为10人,每个师约有一万余名官兵;每个团有一个直属迫击炮营和一个警卫连,每个营部有一个直属警卫排,只有师属警卫营是五个步兵连的编制;因为他们把无线步话机配置到了连级单位,所以全师是以团为独立作战单位的,没有设置旅一级的指挥机构。在这个时期,因为电报机的体积大、重量大、价格贵,日本军队的电报机只配置到了联队一级。日军还没有配备无线步话机,因为他们还不会制造。

军令如山,一师的各团接到命令之后,迅速撤出了阵地。原来显得很拥挤的阵地上变得有些空荡荡的。二团负责山谷左侧的防御,薛岳立刻重新分配了阵地,命令各营填补了撤退部队留下的空间。山谷两侧的阵地防御没有问题,薛岳担心的是山谷的两个出口。最关键的就是南谷口,一连承受的压力是最大的!

部队的撤离让一师阵地上的炮火密度骤然降低,日军的迫击炮又重新复活起来。看着日军迫击炮弹在一营一连阵地附近爆炸,薛岳连忙命令迫击炮营全部用来压制日军的迫击炮:随着不断爆炸的炮弹,日军的炮火立刻弱了下来。一连的阵地上又抬下了几副担架,手雷的密度再次降低。重机枪的子弹因为射击距离和角度的关系,并没有阻挡住多少冲锋的敌人,有200余名日军士兵趁机冲出了南谷口。

金久保万吉见状,立刻命令日军全体出动,剩余的几辆卡车开始发动起来。薛岳连忙请求炮兵团长程铭华覆盖山谷南部地区:榴弹炮开始又一次覆盖山谷,刚刚开动的卡车被炮火击中燃起了大火,奔跑的日军士兵被密集的弹片击倒在了血泊之中。这其中,就有日军第十师团长,日本陆军中将金久保万吉:他的身上中了6枚炮弹片!可是,他却在咽气之前命令参谋对各路日军指挥官下达了他的最后一份命令:各部从现在起,开始执行大本营的“玉碎”计划!

日军第七联队长接过了指挥权,看到山峰上的“黑雨”密度恢复了正常,他随即命令日军停止了突围行动:此时的日军已经无力再以肉体来对抗敌人的钢铁和子弹了。炮兵团的大炮也随着日军的后撤停止了轰鸣:日军躲进了乱石堆,程铭华的炮兵团当然更不愿意继续浪费炮弹,战场上终于出现了难得的安宁......

福清城内,日军第三联队指挥官井上一郎大佐正凝视着手中的两封电报发呆。

一封是第五联队长发来的:“我部在石竹湖地区的宏路镇陷入敌人的重围之中。敌人炮火猛烈,我部损失过半,已无法增援贵部。第五联队全体2026名武士正准备全体‘玉碎’,效忠天皇!大日本帝国万岁!天皇陛下万岁!”这是一封诀别电报:福清的援军没有了!

一封是金久保万吉师团长发来的:“我与第七联队及第一炮兵联队3100余众被敌人伏击于青石谷,部队正奋力突围。敌人之强悍出乎意料,为彻底瓦解支那人之战斗意志、彰显我大日本帝国军人之武威,我命令第十师团各部:从现在起,开始执行大本营的“玉碎”计划,用鲜血彻底摧毁敌人的抵抗意志,把对大日本帝国军人之恐惧埋入支那人骨髓!各部可自主行动!大日本帝国陆军第十师团师团长、陆军中将:金久保万吉。1920年2月9日19时45分。”

敌人已经把福清城团团包围,他的第三联队损失过半,突围是不可能了。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等待莆田的第五联队前来救援,然后内外夹击,把敌人的包围圈撕碎!可是,现在第五联队已经完了——他的第三联队也完了!

“再最后试一次吧!也许,黑夜会给第三联队带来运气!”看着窗外逐渐黑下来的天空,井上一郎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仅仅只有一天的时间,号称精锐的第十师团就被敌人分割包围,随后又接连失败、损失惨重、几乎毫无还手之力!这就是号称亚洲第一的大日本帝国的皇军?

井上一郎的目光又移到了桌子上:那里放着的几张日文传单,是城外的菲律宾军队使用迫击炮打进城来的。主要的意思就是警告他们不许祸害百姓。井上一郎对这些东西根本没有在意,但是他却担心会影响自己的士兵,于是下令尽量收集并焚毁这些传单。

时间指向了1920年2月9日的晚上。这一夜,在福建的土地上发生了许多事情。记录在后来历史教科书中的“福清惨案”就发生在这天晚上。

井上一郎终于下定了决心:决定当晚向城北的菲律宾陆军第8师阵地发动进攻,争取一举突破敌人的包围圈,逃进山区。在行动之前,他下令第三联队在突围之前“屠城”,并给了这些日本兵两个半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从1920年2月9日晚20时30分开始,福清城内的中国人陷入了空前的恐惧之中:店铺、作坊、民居、学校,到处都是拿着上了刺刀的步枪的日本兵。他们见人就杀、见东西就抢、见到女人就往屋里拽,福清城内到处都是惨叫声、奔跑声、女人的呼号声和凌乱的枪声......

11时10分,当井上一郎命令日军集合的时候,这些日本兵的刺刀上还在滴着中国人的鲜血!他们的身上几乎都背着抢夺来的财物,有的人手里还拎着人头,有的正在整理自己的裤子......他们的共同之处,就是血红的眼睛里都是兴奋的神情:冷眼一看,象极了刚刚吃完人的一群野兽!

就在日军在福清城内垂死疯狂的时候,城外的第8师阵地上却是一片欢腾:师长刘云华刚刚结束了“宏路镇围歼战”,随部队从宏路镇赶了回来。

从莆田赶来救援福清的日军第五联队,在宏路镇遭到了猛烈炮火的阻击。日军发动的数次冲锋在菲军炮兵的强大火力下,均以死亡和失败而告终。随后,在江镜镇埋伏的两个步兵团和两个迫击炮营接到命令之后,立即沿海边以最快的速度赶赴上迳镇和渔溪镇,截断了日军第五联队的后路,并从日军后面发动了进攻。由迫击炮营、重炮团和榴弹炮团组成的强大火力一遍又一遍地覆盖着暴露在野外的日军,彻底打垮了日军的士气。随后发动的步兵冲锋仅遭遇到了极小的轻武器拦截,日军第五联队在总攻击开始后仅半小时就遭到了彻底覆灭:阵亡900余名、失踪400余名、被俘日军近700人。

刘云华接到士兵报告“福清城内有异常情况”之后,立刻带领一个警卫连来到了城外的高地上:望远镜里漆黑一片,仅能看见闪烁的灯火。城内不断随风传来的微弱呼号声和枪声,让刘云华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援军的覆灭,对于福清城内的日军来说只有两个结果:一个是投降,一个是死亡!如果他们选择死亡,垂死挣扎的敌人很可能会丧失理智!

刘云华的脑海里出现了在“抗日战争纪念馆”里看到的一幅地图:上面是“日军集体屠杀中国人”地点,大大小小的“坟头”标志几乎布满了中国的各个省份!他实在不愿意再想下去了:那个结果,岂能是少数日本军人的“过激行为”能够遮掩得了的?

从回忆里醒过神来,刘云华对身边的参谋下达了命令:“命令从宏路镇回来的部队,立刻在现有阵地外围构筑第二道包围圈!各部队要加强巡逻,防止敌人趁黑夜突围。重点是北部的阵地,要坚决阻止敌人进入山区!明天上午9点,如日军福清城内之敌拒绝投降,准时对其发动进攻、全部就地歼灭!”

“是!”几个参谋立刻跑了下去传达命令。刚刚完成宏路镇围歼战斗任务的部队,又马上投入到了构筑阵地的劳动之中。

可是,福清城内的日军并没有等待刘云华第二天为他们准备的进攻:11时30分,井上一郎率领日本陆军第十师团第三联队剩余的1200名士兵,向城北的菲律宾陆军第8师阵地发动了突然进攻,试图从这里一举突破包围圈,逃进北部的莽莽群山......

1

第十六节 福建之战(7)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