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中华新史>第二十二节 山雨欲来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二节 山雨欲来

小说:中华新史 作者:梦游者 更新时间:2005/10/22 23:49:00

山东济南。省督军府内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戒备森严。今天晚上,这里的气氛明显比往日紧张了许多:院子里站岗的不仅有众多的北洋军士兵,竟然还有不少日本兵也在那里站岗!如果有心人仔细观察的话,可以发现这两支队伍似乎并不单纯是在那里站岗,他们更象是在比赛——准确地说,是在互相较劲:日本兵的刺刀斜着指向中国士兵,一部分中国士兵的步枪枪口则指向日本兵,还有一部分士兵的手里竟然拿着挂着红绸子的大砍刀,闪着寒光的刀锋正对着日本兵,让人不寒而栗!

督军府里,山东省的最高军事首脑——督军张树元,正在接待来访的日本山东驻军司令官第十一师团师团长斋藤季治郎中将。会客厅里面只有他们两个人,没有翻译。张树元是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炮兵科第三期毕业生,日语很流利。他历任北洋第五镇炮兵标统、第十协统领、陆军第五师师长、山东军务帮办等职,1918年护理山东督军兼署省长、1919年就任山东督军。他与粤军名将许崇智,民国时期的著名军事理论家、曾任保定军官学校校长的蒋方震,还有李烈均、张谰、蔡锷等人都是同学。

斋藤季治郎这次来找张树元也是形势所迫:福建日军第十师团仅仅两天就全军覆没,这个结果简直让他目瞪口呆,不敢相信!日军的战斗力他是知道的,即使是与号称陆军世界第一的法国陆军对阵,也绝对不会败得这么快、这么惨!福建日军在军事上的惨败,已经从根本上动摇了日本军队依靠往日的战绩积累起来的信心。随之动摇的,还有他们数十年以来在中国大陆依靠着强大武力所赢得的霸主地位。

就目前山东省的形势而言,虽然日本在驻军的数量上大幅度增加了,但是按照中日双方的协议,日军只对青岛和胶济铁路沿线区域有管辖权,这支部队应该是名副其实的“护路队”。斋藤季治郎为了确保第十一师团在战略上的主动权,他没有经过山东督军府同意,就擅自出兵占领了莱州湾一线的蓬莱、莱州、滨县(今滨州)三地。他此次军事行动的目的,是抢占莱州湾一线的战略要点,阻止菲军从莱州湾登陆,攻击潍县(今潍坊市),把胶济铁路拦腰截断。毕竟,这样做要比坐以待毙强上了许多。

这样的事情如果要是发生在往日,山东的中国军队肯定会退避三舍、敢怒而不敢言。然后就是双方政府之间的交涉、中国政府的妥协,最后的结果肯定是不了了之。可是现在,外部形势的变化却直接影响了山东督军张树元对待这一事件的态度:经过数次军事上的惨败之后,现在的日本,已经不再是从前的那个可以在中国大陆横行霸道、为所欲为的日本了!

在菲海军陆战队从黄县登陆之后,山东督军张树元向日本山东驻军司令部提出了严正交涉,抗议日军违反协议,“侵略”蓬莱、莱州和滨县等中国土地。随后,全国的各大报纸挟着“五四运动”的强劲风潮,相继刊登了“日军再次在山东强占中国领土”的报道。口诛笔伐之下,日本政府和日本军队的“光辉形象”开始在欧洲和美洲等世界各地的报纸上亮相——这当然是张自强他们推波助澜的结果。

如果仅仅是口头抗议,做为军事指挥官的斋藤季治郎是根本不会介意的:这种文字游戏,日本人已经不知道在中国玩儿了多少次了。但是随后驻扎在山东的中国部队开始的相应调动,却让他不得不重视起张树元的这次抗议来:山东的军队正在向蓬莱、莱州和滨县三地日军与胶济铁路日军之间的空档方向运动!

无论是从武器装备还是从军队的战斗力来比较,斋藤季治郎都不会害怕张树元的中国军队。在他的眼里,这些中国军队根本不堪一击。但是“此一时,彼一时”,菲海军陆战队迅速占领青岛、黄县和威海卫以后,山东的军事形势突变:蓬莱、莱州和滨县三地的日军随时都面临着遭到敌人海、陆两面攻击的危险!如果张树元部队在关键时刻再从后面给日军来上一下子,那斋藤季治郎的第十一师团可就真的完了!

“张桑!”斋藤季治郎满脸无奈地对张树元说道,“对于蓬莱、莱州和滨县的事情,我再次请阁下原谅!做为一名军事指挥官,我没有其它的选择。我必须对山东的三万大日本皇军的前途和生命负责。”他在椅子上原地低下了脑袋,以日本人所特有的夸张的身体语言来表示自己的歉意,仿佛刚才那个出言威胁、神色倨傲的人根本就不是他一样。

张树元摇了摇头,在心里叹息着:对于日本人的这些伎俩,他是再清楚不过了。当他们有求于你的时候,他们可以把你当成祖宗来尊敬;当他们打得过你的时候,他们就必定会变成象魔鬼一样凶残!当年留学日本的时候,张树元他们这些中国少年就在那里受尽了日本教官的欺凌。他的同学蒋方震就因为当年毕业成绩得了个全校第一,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竟然决定“从第四期起,中日学生分开授课”,以防止中国学生再次夺标!那些日本教官更是对后来的中国留学生藏了许多的心眼儿,让这些中国留学生们十分鄙视日本人的这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虚伪个性!

“中将阁下,这不是我们军人应该讨论的话题。”张树元说道,“这应该是外交部的事情,应该交给两国的政治家们来解决。据我所知,阁下这次的军事行动并没有得到贵国政府的允许。而我,却接到了我国政府的命令。贵军的军事行动已经严重践踏了我们两国所达成的协议,所以贵军必须马上从上述三地撤出!”

张树元的话,让斋藤季治郎从心里感到了寒意:现在的中国,哪里有政治家的位置?哪里不是这些拥兵自重的军阀们说了算?否则,他完全可以去找山东省长屈映光,又何必来找他张树元这个督军?张树元这是在推脱!

“可恶的支那人!”斋藤季治郎在心里咒骂着,嘴里说出来的却完全是另一番话:“张桑,贵国有句俗语,叫做‘前门驱狼、后门引虎’。不论怎么讲,大日本帝国多年以来对贵国政府的支持是有目共睹的。即使张桑把我们日本人赶出了山东,那些菲律宾人也一定会占领这里!如果真的出现那样的结果,张桑的个人前途绝对不会比现在好吧?张桑是大日本帝国的留学生,跟我们合作,不是更好吗?那些菲律宾人自诩是中国人,他们最终想要的,恐怕是要做中国的统治者吧?”

张树元哈哈一笑:“斋藤将军真是幽默呀!”把自己比做狼,也只有日本人才能当面说出这种话来。

“但是,阁下不要忘了:我张树元的个人前途当然重要,但是我首先是个中国人!如果真如阁下所言,让菲律宾的同胞们得了中国的天下,贵国的军队还能在我们中国的土地上驻扎吗?做为一名军人,首要的责任就是保家卫国。连自己国家的土地都保护不了,这是中国军人的耻辱!阁下,我说的对吗?”

斋藤季治郎“腾”地站了起来:“你!......你要为你今天说过的话负责任!我要看看你手里的那些破烂军队怎么把英勇善战的大日本皇军赶出莱州湾,告辞!”他转身向外面走去。

“站住!”张树元也站了起来:“如果贵军胆敢继续强占蓬莱、莱州和滨县,我将向我国政府报告,将你们这种行为视为与两国宣战等同,我们山东军民将视日本军队为侵略者,并断绝贵军的一切物资!你也要考虑这样做的后果!”

斋藤季治郎呆了一下:他岂能不明白这里的利害关系?日本并没有做好发动全面侵华战争的准备,在菲律宾的强大武力压迫下,他们实际上已经失去了这个能力!张树元之所以这么嚣张,也正是看清了日本在走下坡路啊!他们这些军阀,本来就是谁的势力大就投靠谁:现在,张树元要放弃日本,去投靠菲律宾了!

斋藤季治郎没有停留,因为已经没有跟张树元再继续谈下去的必要了。

“那就还是靠实力和战争来决定吧,看谁的拳头更硬一些!”他一边想着,一边跟随卫兵在中国士兵的怒目注视下离开了督军府。

“少卿(张树元的字),你过于急躁了!何必要跟这个倭寇逞这口舌之快呢?”一个中年人从会客厅后面走了出来,操着一口广东官话对张树元说道。这个人,竟然是许崇智!

“汝为(许崇智的字)兄,我刚才是冲动了点儿。不过这个矮子也实在是太嚣张了!”张树元不好意思地向许崇智说道。虽然得罪了日本人,但是他的心里却很痛快,也算出了这么多年憋在心里的一口恶气。

许崇智是配合南宫平的情报局来做张树元的策反工作的:张树元和他手下的参谋长何国华(山东济宁人)、第五师师长张怀斌(山东泰安人)都是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三期的同学。许崇智利用同学的身份来做他们几个人的工作,并成功说服了张树元等人帮助菲军入鲁作战。

许崇智的这个工作并不容易做:张树元、何国华和张怀斌都曾经是袁世凯手下的北洋军军官,他们对孙中山等人的革命主张并不十分“感冒”。北洋军虽然战斗力很强,但是军纪却一直很糟糕,这应该归功于袁大头“一手拿钱、一手拿刀”的练兵思想。北洋军官们的私生活也非常腐化堕落,抢男霸女、抢夺百姓财物的事情更是司空见惯。他们当然知道菲律宾军队严明的军纪,所以对加入菲军都心存疑虑。

经过许崇智的耐心解释,并许诺“既往不咎、来去自由”,尤其得知陈炯明的粤军改编之后的情况、福建督军李厚基的态度,以及他们的同学蒋方震已经担任菲律宾陆军大学校长等许多情况之后,张树元才完全相信了菲律宾政府的诚意,决定“接受改编”。而实际上,张树元的“投靠行动”与李厚基几乎没有区别:形势所迫、大势所趋!

菲律宾海军把日本海军打得落花流水,几乎全军覆没;菲律宾陆军又在不到两天的时间里,就全歼了号称亚洲第一的日本陆军第十师团两万五千多人!先进的装备、强悍的战斗力,发达的工业和技术,“中国的未来必定是属于他们的”——这一点,张树元等人看得非常清楚。

选择对抗吗?不过是以卵击石罢了。如果等到被人家打败的那一天,自己的脑袋是否能保住还很难说,就更不要想什么高官厚禄了!桂军的沈鸿英和莫荣新是怎么死的,他们心里当然很清楚;前些日子参战军第二师长、济南镇守使马良的死,恐怕也跟菲律宾脱不开关系!如果张树元等人不接受许崇智向他们伸出的“橄榄枝”,恐怕他们能活几天都是未知数!

至于背叛段祺瑞的问题倒是次要的了:毕竟啥也没有自己的前途和身家性命更重要!所以,任命何国华兼任参战军第二师的师长的事情,张树元就没有请示段祺瑞。其实,那根本就不是正式的任命,因为参战军第二师并不归张树元管辖,而是直属于北京政府的陆军部。准确地说,那应该是强行缴械之后的整编:趁着马良之死造成的混乱,张树元按照许崇智提出的计划派兵包围了第二师,首先控制住了主要军官,然后再将部队打乱整编,这才把这支部队控制在了他自己的手里。

许崇智说道:“少卿啊,因为目前局势的需要,恐怕近日不会在山东发生大的战争了。我刚刚接到(菲律宾)军事委员会发来的最新指示:要求你的部队固守待命,为减少不必要的损失,尽量不要与日军发生正面冲突。咱们在这里等着看一场好戏!”

张树元惊讶地问道:“不打了?”

许崇智笑着回答道:“当然不是!应该是‘能不打就尽量不打’!兵者,诡道也。唉,学了这么多年的兵法,看来我还是没有学到家呀!”

许崇智自从进入菲律宾陆军大学培训以后,才真正明白什么叫做“兵法”:游击战、运动战、特种作战,机械化兵团、空地一体化,炮火覆盖、狙击手的应用......全都是些从来没有听过的崭新的名词!他仿佛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里,就连当年拿了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一名、接受过日本天皇亲自授勋的校长蒋方震,也是天天忙着听课和学习。按照蒋方震的说法,恐怕在这里讲授的这些军事理论和战略战术,在世界上也是首屈一指的。当然,前提条件是必须有武器装备的基础!

在菲律宾陆军大学,步兵操典虽然重要,但是技术兵种却更受关注,对学员们的思想工作也受到特别的重视:为国家和民族的富强打仗、一切以全民族利益为核心等教育口号也日益深入人心。这里给许崇智的感觉是:自己以前的学习简直是小学生水平——当然,有这种感觉的绝对不是少数人。

张树元问道:“是不是你嘴里的那几个‘阴谋家’又有新的损主意了?”

他嘴里的“阴谋家”,当然是指张自强他们那五个人。许崇智给张树元讲了他们是怎样算计日本人和俄国人、怎样得到日本的巨额赔款和收复远东的大片失地的故事,让张树元等人佩服并崇拜得五体投地:中国人很久没有这么扬眉吐气过了,他们怎么能不激动?

许崇智笑着点头,又摇了摇头:“我猜测是这样的,可是我的级别却又不可能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张树元担心地说道:“你们这次又把威海卫和刘公岛给抢过来了,还把英国人给关起来了,胆子够大的!英国人可是从来不吃亏的,真要是跟他们打起来,你们的海军能打过英国海军吗?”

许崇智说道:“不要总是‘你们,你们’的,你应该说‘我们’!你放心吧,我估计这次英国人要吃大亏了!我们的海军光是主力战列舰就有13艘之多,我可是开了眼界呀,那叫一个大、那叫一个壮观!”

他们都是40多岁的中年人了。可是不论他们的年纪多大,好奇心却不是按年龄来分配的。尤其是饱受列强们欺凌了半个多世纪的中国人,人人心里都有盼望祖国强大的愿望。也正是这种愿望,才能长久地把这些中国军人的心连在一起......

在波涛起伏、浩瀚无垠的印度洋上,大英帝国庞大的远征舰队正在劈波斩浪,向着马六甲海峡的方向奋勇前进着。位于马六甲海峡的新加坡港,是英国舰队的补给基地:他们需要在那里补充淡水、燃料和食品。

远征舰队从斯卡帕湾起航,由战斗经验丰富的英国海军上将杰利科指挥,共有战列舰14艘、战列巡洋舰5艘、巡洋舰12艘、驱逐舰33艘、布雷舰1艘,共计大小战舰65艘。为了大英帝国在远东的巨大利益,英国人这次真的下了血本。大战结束之后,本应该休养生息的战胜国英国,却迎来了来自远东的明目张胆的挑衅:可恶的菲律宾人趁着大英帝国在远东兵力空虚,竟然趁虚而入,派兵“强占”了属于他们的威海卫和刘公岛!

“贵国在威海卫和刘公岛的愚蠢的军事行动,是不可饶恕的错误!是对大英帝国尊严的严重挑衅!”英国外交大臣寇松紧急召见菲律宾驻英国大使时这样说道。

“贵国在威海卫和刘公岛的军事行动毫无道理,贵国必将为此而付出惨重的代价!与强大的大英帝国为敌是非常不明智的,你们这样做,值得吗?做为菲律宾的老朋友,我奉劝阁下及阁下的政府:马上改正错误还来得及,只要贵国拿出应有的诚意!”老谋深算的中国通、英国驻菲律宾公使朱尔典,在递交抗议照会时这样对菲律宾外交部长刘思扬这样说道。

“呵呵呵,”刘思扬笑了起来,一脸轻松地对朱尔典说道:“威海卫、刘公岛、上海租界、香港九龙,这些本来是属于中国人的地方贵国是怎么得来的,就不用我再多说了吧?在这个世界上,强权就是真理呀。80年前,你们英国人用坚船利炮打开了中国的大门,有着五千年悠久文明的中国人忍受了多少奇耻大辱!我们今天不过是‘稍微(重音)’学习了一点点贵国的一贯做法罢了,贵国至于发这么大火吗?”

刘思扬停顿了一下,看了看朱尔典那张阴晴不定的脸,用他那悠然的语气继续说道:“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世界上永远也不会有永远强大的国家,更不会有欠了债永远不用还的道理。做为中国人,我们不过是把本来就属于自己的东西拿回来而已,没有跟你们要利息就已经不错了!如果强大(重音)的大英帝国非要把利息也送给我们的话,我们当然不会拒绝!”

“这是明显的威胁呀!可是,这真的仅仅是威胁吗?强悍如日本,不也乖乖地向他们割地赔款了吗?”朱尔典在菲律宾的时间不算短了,却始终没有看明白这个年轻的外交部长。有时候他象个标准的绅士,有时候他又象个十足的嬉皮士(相当于中国的流氓)。有时候他非常讲道理,可是有时候他又丝毫也不讲道理!可是不论他如何评价刘思扬,有一点却是绝对可以肯定的:无论是谁跟这个年轻人打交道,他也是从来都不吃亏的!

朱尔典回到了大使馆里,一边回忆着刘思扬说过的话,一边猜测着他的真正用意。

“美国海军败在了他们手里,至今也没有弄清楚失败的原因;日本海军也完了,两军对垒,真刀真枪,那应该算是真真正正的失败了吧?既然他们的海军能够打败美国和日本,那么英国海军就一定能取得胜利吗?如果英国海军也不幸遭到失败,英国该怎么办呢?也象日本人一样割地赔款吗?不过,割地赔款这个游戏规则,好象是英国人首先创造出来的......”朱尔典自嘲着摇了摇他那颗基本上已经没有了多少遮盖物的脑袋。一想起刘思扬那副毫不在乎的样子,他就情不自禁地从心底里冒出一股寒意:对于菲律宾,他们看不透的东西还是太多了,他必须为英国今后的前途多考虑考虑。

“大战之后的英国,已经经不起再来一场大规模的战争了。与菲律宾这个新兴的强国作对,即使得到最好的结果,也肯定会是两败俱伤!”朱尔典想起了美国公使吉米的中立态度、日本代表斋藤的极力怂恿,还有法国、德国......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呀!他想起了这样一句中国名言,终于为自己构思的写给劳合·乔治首相的报告定好了调子:他要劝说乔治首相放弃使用武力解决争端的办法!

可惜的是:傲慢的英国上、下两院的绅士们被东方人肆无忌惮的挑衅激怒了,朱尔典的意见在这里根本没有市场。想想也是:他们连强大的德国都被打败了,何况是小小的菲律宾?

“远东已经离开上帝的怀抱太久了,无耻的东方人应该受到上帝的惩罚!”

“现在,是到了我们检讨远东政策的时候了!英国在远东地区的利益必须得到可靠的保证!”

“大英帝国有天下无敌的强大海军,我们不应该忘记武力!更不能总是把利益让给那些贪婪无耻的黄种猴子们,不管是日本人还是菲律宾人!”

朱尔典等少数人的反对意见被两院议员们的强硬声音淹没了。面对两院高票通过的“出兵远东”的议案,劳合·乔治首相明智地选择了接受——他本人也不能容忍黄种猴子们一再的挑衅!

对于此次远征行动,舰队指挥官、海军上将杰利科是充满了必胜信心的:与强大的、训练有素的、久经战火考验的、战斗经验丰富的、武器装备先进的大英帝国海军相比,稚嫩的菲律宾海军根本不值一提!

杰利科上将手持望远镜,站在旗舰“铁公爵”号战列舰的甲板上,仔细观察着一望无垠的海面。这是多次战斗积累的宝贵经验:在海战之中,永远不要心存侥幸!否则,下一个喂鱼的肯定会是你!

在杰利科上将的望远镜里,只有向前急驶的由指挥官贝蒂上将率领的前锋舰队:5艘战列舰、2艘战列巡洋舰、4艘巡洋舰和8艘驱逐舰。

“雄狮”号战列舰上,贝蒂上将同样站在甲板上,踌躇满志地举着望远镜。按照现在的速度,再过6个小时就到新加坡港了。做为一名参加过著名的英、德“日德兰海战”的英国海军军官,他对于英国海军取得这次远征行动的胜利没有丝毫怀疑。

“我现在有一种感觉:是胜利的感觉。我断定那些黄种猴子们正在准备投降!哈哈哈。”贝蒂一边仔细观察着海面,一边对旁边的参谋卖弄着自己的幽默。

“笑一笑,小伙子!你要学会幽默,知道吗?尤其是那些漂亮的年轻女士们,没有幽默感,你就摸不到她们丰满的**和迷人的屁股,更不会有消魂的幽会。”贝蒂看着有些腼腆的参谋,叹了口气。在英国,只有上流社会的女士们才会欣赏幽默,可是他没有。在“泡妞”方面,他这个海军上将并不比那些穷诗人有任何优势。

“那些目光短浅的风**人们就喜欢浪漫!”贝蒂并没有意识到他在年龄上的“优势”,因为他感觉自己还很年轻——虽然他已经53岁了......

此时此地的海面下500米深处,094核潜艇正在向150米的鱼雷安全发射深度上浮。在这个时代,094核潜艇就是海洋里的霸主。但是艇长王云飞仍然命令潜艇在100米以下的深度发射鱼雷:这是深水炸弹的极限。敌人的水面舰艇太多了,王云飞不准备让094核潜艇冒任何的风险,只因为它是这些后世人唯一宝贵的财富,是他们的守护神。

在战列舰甲板上满脑子里都是女人的贝蒂上将,丝毫没有意识到厄运的来临......

1

第二十二节 山雨欲来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