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中华新史>第四十一节 进军辽东(12)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一节 进军辽东(12)

小说:中华新史 作者:梦游者 更新时间:2006/2/12 2:52:00

大石桥镇位于营口东部、盖县县城东北部的南满铁路线上,是这条铁路上的一个重要的运输枢纽,也是日本关东军的临时指挥部所在地。

从菲律宾军队发动进攻的那一刻起,早有准备的立花小一郎就悄悄地把自己的指挥部从濒临沿海的营口撤到了位于铁路线上的大石桥镇:失去了海军的优势,营口已经不再是安全之地了!

这么快就得到了金州和瓦房店失守的消息,日本关东军司令官立花小一郎中将惊呆在了作战地图面前:他的5万关东军,这一回恐怕要真的彻底完蛋了!

“报告司令官阁下,刚刚接到侦察部队送来的情报:敌人正在盖县方向运动!”

作战参谋的报告声终于把精神恍惚的立花小一郎从迷茫之中拉回了现实:虽然明明知道是失败的结局,但是做为关东军的最高指挥官,他还要继续鼓舞士气、还要继续谋划即将到来的战斗。

立花小一郎强打起精神,在那幅挂满了墙面的巨大的作战地图上继续研究起来:参谋们已经根据情报,忠实地把金州和瓦房店这两个地方插上了代表敌方军队的蓝旗,三条蓝色的箭头从瓦房店向外延伸开来:一条向东,方向是位于辽东半岛东部的战略要地大孤山;一条向南,与金州方向的另一条粗大的蓝色箭头从南、北两个方向把位于金州和瓦房店之间的普兰店围在了中间!一名参谋接过侦察报告,把一条剪好的蓝色箭头纸贴在了地图上:它的方向正好指向了北(偏东)面,那里正是营口南面的门户——盖县县城!

在立花小一郎看来,这些箭头就象大海里的一只巨大的蓝色八爪鱼(章鱼),张牙舞爪、毫无顾忌地向着关东军卷了过来!从现在地图上所显示的战场态势来看,就是不懂得军事的外行人都可以看出日军在辽东所面临的严峻军事形势和明显的危机。

立花小一郎站在地图前面凝视着某个点一动也不动、苦苦思索着对策。但是他冥思苦想了好久,结果仍然是一筹莫展。敌人那变态的恐怖而猛烈的炮火他已经领教过了。他本以为倚仗“南山天险”可以抵挡一阵、甚至在那里阻住菲军的攻势,可是菲军突出奇计、只用了三个小时,日军精心构筑了一年之久的“南山天险”就在菲军制造的冲天大火里灰飞烟灭了,连在那里的最高指挥官桥本胜太郎中将也被憋死在了他自己构筑的坑道里!

若论战斗力,菲军只用了两个师的兵力、两万多人,就已经吃掉了日本军队的一个整军、五万多正规精锐部队!日本军队所倚靠的“武士道”精神,在菲军铺天盖地的钢铁炸弹面前根本毫无用处!然后再看看现在的关东军,不仅在战略上处于完全的劣势,而且连兵力也失去了数量上的优势,这仗还怎么打下去呀!

立花小一郎看着地图上的铁路线,他的眼前突然亮起了希望的曙光:对了,他完全可以向北逃跑!南满铁路的北端是长春,也只有北面才没有菲律宾军队的阻挡。至于张作霖的奉军,立花小一郎根本就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但是如果他现在就下命令向北逃跑的话,也只有营口和盖县这两个地方的日军可以安全撤离,他只能无奈地选择放弃陷入到敌人包围之中的大孤山和普兰店的日军!以菲军在攻击瓦房店战斗中所表现出来的强大战斗力和攻坚能力来判断:他们解决掉大孤山和普兰店的日军,恐怕用不了24个小时!

还有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放弃救援被围的部队,这在军纪森严的日本军队里是根本不允许的!想到这里,立花小一郎刚刚兴奋起来的心又沉了下去。

他本人还有另外的担心:无论如何,他也无法心甘情愿地接受失败的结局,尤其是连与敌人较量的机会都主动放弃掉!如果不把被围困的日军解救出来,不仅他立花小一郎将在日本军界中从此威信扫地、肯定面临着上军事法庭和切腹自尽的结果,而且这支长期被“武士道”教育熏陶出来的骄狂的日本军队很可能会因此而产生哗变!

战争本来就是政治的延续,立花小一郎虽然知道怎样做才能逃脱全军覆没的必然命运,但是他却不能不考虑政治因素的影响以及他个人的前途——他现在所能做的,恐怕也只有全力解救被围困在大孤山和普兰店的日军了。这样一来,他就必须先进行一场阻击战、把扑向盖县县城的这股敌人先行击溃,然后再根据这次阻击战的效果来考虑关东军下一步的军事行动。如果能把这股敌人击溃,辽东的战局就有转变的可能。至于“把敌人全部消灭”这个念头,他现在连想都不敢想了。

“如果号称英勇无敌的大日本皇军连面前的这股敌人都无法击退的话,那时候......我就可以放心地下达‘向长春转移’的命令了!”

立花小一郎一边在心里盘算着,一边向旁边等候的作战参谋下达了作战命令:“命令盖县守军:立即在沙河到沙岗站一线沿着铁路线构筑梯次防御阵地!不惜一切代价,务必阻挡住敌人的进攻锋芒、大量消耗敌人的有生力量!命令驻守营口的两个联队迅速驰援盖县,参加这次阻击作战!”敌人是沿着铁路线攻击前进的,从瓦房店到盖县的距离是营口距离盖县并不远,日军在时间上还来得及。

“哈依!”参谋转身走出去了。

立花小一郎随即又下达了另一道命令:“命令长春驻军:把所有能够调动的列车全部开来大石桥镇待命!”如果阻击作战失利,他就只剩下向北逃跑这条唯一的出路了!

命令下达之后,日军大部队很快行动起来。立花小一郎却没有离开指挥部,而是亲自向日本陆军总参谋部草拟了一封电报:“自菲、日辽东军事冲突以来,我军屡遭败绩、损失惨重。第二军失陷之后,我国在辽东地区已经失去了军事优势。现金州、瓦房店又相继失守、关东军处于敌人的包围和进攻之下、处境异常艰难。为达到为帝国保存实力之目的,卑职特请求准许将关东军撤退到四平、长春一带,以利后图!”

奉天地区是张作霖的地盘,也是中国东北地区资源和工业最发达的地方。如果是在平时,立花小一郎想都不用想,派兵把鞍山、辽阳、本溪一带占了也就是了,他张作霖恐怕连个屁也不敢放!这种事情,关东军这些年可没少干,日本人就是这里的主宰。

可是现在这种局势下他却不敢这样做了:形势比人强啊!如果因此而把张作霖和菲律宾推到了一起,那日本人在东北可就真的“四面楚歌”了,关东军的末日恐怕就真的来临了!

可是他却还是没有想到:关东军就是占了他认为对张作霖并不重要的四平和长春地区,此时的张作霖也并没有如他所愿地装“孙子”!形势变了、日本人完了,张作霖如果这个时候还不明白什么叫做“趁火打劫”和“痛打落水狗”,那他这个胡子(土匪)出身的军阀,就真的不用在东北这疙瘩(地方)再混下去了!

————————

滨江城(哈尔滨),刘思扬下榻的别墅楼会议室里。

杨宇霆、张作相、孙烈臣三人脸色赤红,正在轮番向刘思扬发动着“舌战”。

杨宇霆:“思扬老弟!你怎么能把南满铁路交给日本人呢?咱们可都是炎黄子孙啊,把民族大义置于不顾,这可不是你老弟的一贯作风啊!”

张作相:“刘部长,凌阁兄说的在理呀!我们中国人向来都讲‘重义轻利’,只为了那点儿钱就把南满铁路拱手让给了日本人,这确实在情理上有点儿说不过去吧?”

孙烈臣:“凌阁和辅臣说的有道理呀!就是你们菲律宾把铁路抓在自己手里也比给日本人强啊,那些倭国矮子们的狼子野心,你们不会真的不知道吧......”

刘思扬微笑着坐在椅子上,静静地听着他们在那里慷慨陈词。

从他现在饱满的精神状态来看,他好象已经从依莲娜事件的阴影里走出来了。宋美龄和吕禹祥也安静地坐在那里,但是他俩关怀的眼神却不时地瞟着刘思扬。只有他们俩心里明白:部长现在的潇洒神态是装出来的,他并没有真正恢复过来!

依莲娜并没有她表现出来的那么坚强,在刘思扬的愤怒注视和审问下,她很快就交代了自己和林睿之间发生的一切。当刘思扬听她讲到“早在半年前就已经跟林睿上床了”的时候,怒火中烧的刘思扬实在无法克制、抬手就给了这个女人两个响亮的耳光:背着自己跟别的男人上床,这是所有的男人最忌讳的事情、也是最无法原谅的行为。

依莲娜的哭泣和哀求并没有换来刘思扬的原谅。只要一想起这个女人跟他假装清纯的样子,再想想她那时候就已经跟松冈义一鬼混在了一起的事实,加上她为了得到情郎的心毫不犹豫地把他带进了别墅、差点儿让自己做了枪下之鬼,刘思扬怎么也无法说服自己原谅这个两面三刀的女人!

但是刘思扬的心里也很清楚:依莲娜当时并不知道松冈义一的间谍身份。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平民百姓,考虑的也只是她自己的所谓“幸福生活”。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现代社会里,这种朝三暮四背叛感情的事情是非常普遍的,每天都在发生着,根本就算不上什么大事。

刘思扬是用现代思想来考虑问题的:虽然他很愤怒、也很想杀了这个女人,但他还是认为依莲娜罪不致死、仍然决定放依莲娜一条生路。

对于这个决定,同为女人的宋美龄是赞成的,但是吕禹祥却对此持反对意见:他认为威胁到部长生命安全的依莲娜应该就地处决!刘思扬无法说服吕禹祥,只好“利用职权”做出了最后的决定。而心思细腻的宋美龄却已经猜到了真实的原因:刘思扬还是旧情难忘、狠不下心来!

按照刘思扬的命令,依莲娜被四名战士押回了海参崴。等待着她的,是她的全家将被驱逐出远东地区。依莲娜被带走之后,这件事情在形式上就算是处理完了。可是世界上最折磨人的事情恐怕就是感情问题了,刘思扬随后就陷入了沉默之中,铁青的脸阴沉得怕人。宋美龄和吕禹祥不顾他的反对始终陪伴在他的身边,一直没敢让他离开自己的视线......

杨宇霆:“思扬老弟,你就改一下主意、把南满铁路交给我们奉军吧!不就是钱嘛,我们跟大帅说说,这些钱我们来掏不就完了嘛!辅臣、占螯,你们俩说是吧?”

孙烈臣连忙点头:“就是嘛!不就是钱吗?这笔钱我们也可以出嘛!”

张作霖临来之前对他们的反复交代他们记得很清楚——就是让他们竭尽全力争取把南满铁路抓到自己手里!为此,他们准备了许多礼物:百年老参、极品雪貂皮、鹿茸、东珠、玉器、字画、金条。这些是他们用来向菲律宾同胞们搞好关系、联络感情的东西。既然大家都是同胞,中华民族延续了几千年的“礼尚往来”传统当然应该保持,这些礼物也肯定会起作用的。

当时想得挺好的,而实行起来的效果却大出他们的意料之外:他们万没想到这些人一个都不收他们的礼物!最可气的是那个吕禹祥说的话:“我可不敢要你们的礼物啊!虽然你们拿来的这些东西很贵重、都快相当于我三年的薪水了,但是我还是不敢要:因为我现在还不想进监狱、更不想掉脑袋呢!”传说得到了证实:菲律宾政府官员的高薪让他们不想贪、严厉的惩罚措施让他们不敢贪......

对于杨宇霆和孙烈臣两人的说法,张作相却没有吭气。

他是张作霖的心腹,知道这个代价他们是出不起的:那可是两亿日圆啊!出了这笔钱之后,他们还要向菲律宾政府支付整条铁路五年利润的60%!然后嘛,他们就什么都不用干了——因为他们付出这笔钱之后,恐怕就再也不会有钱做其它的事情了!本来以为这次菲律宾政府会象上次解决中东铁路那样“大方一把”,但是现在看来是没这个希望了!

刘思扬饶有兴致地观察着张作相那幅尴尬的表情。他当然知道张作相是张作霖的“大掌柜”、更清楚张作霖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来。即使他能拿出来,他张作霖也不会当这个“冤大头”:因为这条铁路根本不值这么多钱!除了包藏祸心的日本人以外,别人是轻易不会掏这笔冤枉钱的!

杨宇霆和孙烈臣两人见刘思扬这么半天也不说话,只好坐下来喝茶:他俩的嗓子都喊冒烟了。

会场上安静下来之后,张作相说道:“部长先生,抚顺煤矿和本溪铁矿对于东北地区的经济是至关重要的。我们是否可以在这两个矿区的问题上合作呢?”

南满铁路既然无法拿下,张作相只好退而求其次,在抚顺煤矿和本溪铁矿的问题上努把力了:这两个矿,也是张作霖这次“志在必得”的目标。

刘思扬点了点头:“我们当然可以合作了。这两个矿区生产出来的煤和铁,你们可以享有优先购买的权利,其它的矿石也将全部卖到内地,我们不会把一吨矿石卖给日本的!在这一点上,我们的合作前景还是非常诱人的!”

张作相没有想到刘思扬曲解了他的意思,只好苦笑着说道:“部长先生,我说的是这两个矿区的所有权......”

刘思扬用理所当然的口吻说道:“啊,这两个矿区的所有权当然是属于我们菲律宾政府的!但是我们两家可以共同组建一家销售公司,全权负责这两个矿出产的煤和铁的销售!怎么样,你们是否对我提出的这个建议感兴趣呀?”

国内的情况刘思扬是了解的:不论从企业管理水平的角度考虑,还是从保护资源的长远利益考虑,他都不会把抚顺煤矿和本溪铁矿的管理权交给这些地方军阀。但是在销售问题上,他们却是必须依靠张作霖这个地方势力的支持。

张作相连忙看了杨宇霆一眼,杨宇霆向他点了点头。于是张作相说道:“我们当然欢迎了,我相信我们双方的合作一定会非常愉快!”

刘思扬站了起来,说道:“这样就好!我现在向各位通报一个情况:就在昨天晚上,我英勇无敌的菲律宾陆军只用了短短的三个小时,就拿下了日寇号称‘固若金汤’的金州南山防线!”

戎马半生的孙烈臣闻听此话不禁吓了一大跳,他一下子激动地站了起来:“这......这......是真的吗?三个小时?这......怎么可能呢?”做为一名军事指挥员,日军的南山防线究竟是什么样子,孙烈臣知道的一清二楚!那他们的伤亡......经历此战之后,恐怕菲律宾军队也就打残了!

刘思扬好象看出了孙烈臣在想什么,于是笑着说道:“当然是真的了!当然了,此战我军付出的代价也是非常惨重的:光负伤的官兵就达到了四百人之多!哦,低伤亡是我军一贯的传统,所以阵亡的人数倒是不多,只有6个人。我所说的损失,主要是物质上的......”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其实这次战役虽然组织得相当成功,但是菲律宾确实在物质方面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不仅消耗掉了大量的炮弹和燃烧弹,而且还消耗掉了近两万吨汽油。如果再算上运输费用和赶制“火焰喷射器”的费用,这个数字就更多了!这次战役,可把管钱的财政部长李清给心疼坏了。直到这个时候,他们才真正弄明白了为什么国内的军阀们在打仗的时候都喜欢用人堆——就因为那样做最省钱,因为中国老百姓的命不值钱!

刘思扬接着说道:“我还有一个情况需要告诉各位:瓦房店也已经处于我陆军的控制之下了!现在,普兰店和大孤山的日本关东军已经成为我军的瓮中之鳖!”

孙烈臣又坐回了椅子里:有南山的事情垫底,对于菲军同时攻占了瓦房店这个消息,他也就没有那么吃惊了。刘思扬接着说道:“据我们的将军们估计:营口和盖县两地的日军很可能会利用铁路线向四平和长春地区逃跑!现在确实到时候了,这就要看你们奉军是否愿意为彻底解决辽东问题出力了!”

杨宇霆神情严肃地站起来说道:“思扬老弟,既然现在军情紧急,那我看我们之间也就不用再互相藏着掖着了!实话跟你说吧:我们张大帅早就在我们三个来的时候就派出了重兵,在辽阳、沈阳和铁岭三地布置了三道封锁线!只要我们张大帅一声令下,小日本儿是插翅难飞、绝对逃不到长春!”

张作霖在接到菲律宾通知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明白了他们的意思: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他此时不出力,等辽东战事结束之后,他就会什么也得不到!

听了杨宇霆有些夸张的话,刘思扬仍然不动声色。他知道:这个奉军的“小诸葛”肯定会有下文的。果然,杨宇霆面露得意之色扫视了众人一眼之后,终于说出了他的目的:“当然,我们大帅现在需要知道的是:我们如果出兵阻击小日本儿北逃,我们会有什么好处!”

刘思扬哈哈笑了起来:不怪张自强经常说“俺们东北人直性儿”,他们还真就明打明地说、一点儿都不懂得隐讳!

“如果你们大帅出兵阻击日军北逃,好处当然是少不了你们的!但是金钱上的好处嘛,没有!”杨宇霆听得一愣:这群人可真够抠的!

刘思扬继续说道:“现在我可以代表菲律宾政府表个态:我们只要关东州和庄河到盖县以南这些原来被日本人控制的地方,其它的地盘我们不仅不会要,而且还会把营口、海城等地方交还给你们,原来日本人沿着铁路线划过去的那些地方,也会交给你们本地的政府来管理。”

杨宇霆等人闻听这些话,脸上都露出了喜色:如果是这个结果,奉军确实不算吃亏。

“至于南满铁路嘛......你们如果想自己去要的话,我们是不会干涉的。但是你们必须等、等小日本儿把钱都给我们之后!到了那个时候,你们之间不论发生什么事情我们也绝不会干涉。呵呵,至于你们怎么敲诈那些日本矮子,是明着抢还是暗着夺,那就是张大帅和你们三位操心的事儿喽!”

直到这个时候,杨宇霆、张作相和孙烈臣三人才恍然大悟!三个人对忘了一眼,都露出了一副哭笑不得的神色:这个年轻人也未免太阴了点儿!他们先是利用路权把日本人骗得团团转、让他们心甘情愿地掏出来大笔的钱,然后再纵容奉军去抢日本人拿大把的钱赎回来的铁路!

“真是好主意呀!”三个人不禁从心里对这个神色温和的年轻人产生了一丝恐惧:他能想出这么损的主意来对付日本人,自己今后再跟他打交道可要万分小心了!一个不小心,被人家卖了还得替他数钱!

不过杨宇霆等三人却知道刘思扬让奉军“敲诈日本人”的话并不是胡乱说出来的:经过此战之后,日本人在东北地区的势力完全可以用“一落千丈”来形容,菲律宾必然会成为这片土地上的真正主宰。如果没有菲律宾军队的干涉,张作霖根本就不用再怕那些日本人!抢铁路他们还不敢说,但是他们要成心给日本人捣乱,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虎落平阳被犬欺,张作霖一定会从日本人身上往外“榨油”的,否则我们就该怀疑他的智商了!

杨宇霆暗自在心里盘算了一下,最后下定了决心:这比“买卖”,合适!他跟张作相和孙烈臣交换了一下眼色,然后说道:“我们几个要商量一下,还需要请示大帅再行定夺!”

刘思扬点了点头:“当然可以。三位前辈请自便!”然后他站了起来向外面走去,宋美龄和吕禹祥连忙站起来跟在了他的后面。

杨宇霆三人商量了几分钟就把意见拿了出来:同意出兵。然后他们立刻命令一名马弁出去给张作霖发请示电报。在他们等候回话的这段时间里,刘思扬却接到了张自强发来的电报:“日本已经请求美国出面来调解辽东战争,望你尽快与张作霖达成关于地盘问题的协议!”

张作霖很快就回电了:如果按照刘思扬提的方案执行下去,奉军将成为这次战争中最大的受惠者之一,张作霖在摆脱了俄国的威胁之后,又将彻底摆脱日本的威胁、成为真正的“东北王”,他没有任何理由拒绝这个条件。何况摆脱这两个威胁还都是菲律宾成全他的呢,他张作霖并不傻。

菲律宾帮助他张作霖赶走了俄国和日本这两条狼,可是却又来了菲律宾这只虎!而他对于这只虎的感情却是又感激又害怕:感激菲律宾给他带来的好处、害怕菲律宾军队那异乎寻常的强大战斗力。

双方很快签署了关于辽东问题的有关协议:菲律宾顺利得到了关东州和庄河到盖县以南地区,他们等于得到了整个辽东半岛;张作霖得到了原来被日军非法占领的营口、海城以及所谓的“南满铁路附属区”,并得到菲方“绝不干涉奉军内部事务”的承诺。

两个小时之后,张作霖下令出兵,包围并消灭了辽阳、沈阳和铁岭三地的日军守卫部队,占领了这三地的铁路线。同时,张作霖向全国发出通电,称“从即日起,奉军将不再承认日本在东北地区通过武力所攫取的一切特权”。

————————

战争在辽东半岛上继续进行着,但是却偏离了这些未来人为它设置的预定方向。

1920年4月24日,粤三师二团、三团两个团的兵力沿着铁路线一路攻击前进、到达了小沙河南岸的卢屯。三团团长叶挺奉粤三师师长林波的命令,指挥第三团对日军设置在小沙河北岸的阻击阵地发动了试探性进攻,二团担任预备队。十分钟猛烈的炮火准备之后,担任先锋的坦克部队首先冲上了敌人的阵地,一个营的步兵冲锋部队紧随其后。

日军的抵抗却是出乎意料的顽强:他们组织了“敢死队”,利用“人肉炸弹”炸断了三团所有8辆坦克的履带,最后只利用装甲车拖回来了4辆,其它4辆被日军炸毁、人员也全被日军杀害。菲军不仅进攻受阻,而且人员也第一次遭受了重大的损失:有126名战士在冲锋中牺牲。因为损失太大,叶挺与二团团长商议后决定“暂停进攻”。

当然,日本人的损失更大,几乎半个联队的日军被歼灭,但是阵地却仍然在日本人的手里。看到叶挺发来的战况报告之后,粤三师师长林波下令三团“停止进攻、就地休整、等待援军,命令特种部队不间断骚扰敌人”。而日军原定的反击计划也因为无力再战而就此夭折,两军在小沙河地区陷入僵持状态。

4月25日,大孤山、普兰店两地被菲军集中优势兵力攻克,完成了战斗任务的粤一师开始沿着铁路向小沙河地区进发。当粤一师到达之后,日军却突然撤出了阻击阵地、乘坐火车向北逃窜!

原来,日本关东军司令官立花小一郎得到大孤山和普兰店失陷的情报之后,立刻下令按照预定计划向长春方向撤退。于是日军在损失了半个联队之后撤离了所有的阻击阵地。而粤一师师长刘云江却接到了吴志明的命令:不许追击日军!于是,粤一师接管了盖县县城、大石桥镇和营口。

当天下午,日军在辽阳地区遭遇奉军阻击。但是日军依靠顽强的战斗力很快击溃了阻击的敌人,通过了张作霖的辽阳封锁线。傍晚时分,日军到达奉天南部的苏家屯。为躲避张作霖在奉天设置的重兵阻击阵地,立花小一郎命令日军“弃车步行”,并利用夜色的掩护,绕道奉天东部的新民镇,于第二天凌晨到达铁岭。

立花小一郎命令日军趁着黑夜发动进攻,而这里的奉军却毫无准备!日军一举突破了奉军设在这里的阻击阵地,并于天明时分到达四平街、终于逃出了生天!

奉军本来战斗力就远远不如日军,这次阻击战斗的失利也在情理之中。而菲军则是因为车辆(列车)准备不足而追赶不及,只好“放虎归山”。除了减少伤亡和损失的目的之外,也是为了给日本人将来和张作霖制造矛盾留下一点儿“资本”。

但是立花小一郎的成功逃跑,却在无形之中增加了日本人谈判的筹码、给刘思扬同日本人的谈判增加了不小的难度,使刘思扬原定的敲诈数额大大缩水......

————————

刘思扬的遇刺在张自强集团的内部掀起了一场轩然**:这是他们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第一次有人面对真正的死亡威胁!而且,这种威胁并不是来自他们本身,而是来自他们一直最为担心的——女人!

由此也在155人中间引来了“改革保卫制度”的呼声。于是,南宫平奉命秘密组建“隐龙小组”,专门负责秘密调查和保护这155人和他们的女友、妻子以及未来的孩子的安全。因为“隐龙小组”属于秘密组织,它一直不为世人所知,但是它的作用却是不可替代的:它的存在,有效地保证了这个核心集团成员的安全。

随后通过的决议,却还是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这些普通人享受自由的权利: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理由妨碍和干涉“隐龙小组”的秘密调查工作。正是因为刘思扬阻止了“远东共和国”情报局长郑云对依莲娜进行监视和调查,才发生了这次遇刺事件!

张自强看着放在桌子上的南宫平送来的情报,思考着接下来的行动方向:辽东战役开始以后,国内各方面反应十分强烈,有褒有贬。褒,是说驱除鞑虏有功于国家;贬,则说菲律宾政府包藏祸心。

而国际上对这场“事不关己”的局部战争,反应却是十分冷淡。只有各国的军事专家最为活跃,对于菲律宾军队进行的登陆作战和“火烧南山”战役纷纷发表评论和看法,与当年美军打伊拉克的时候倒有几分相似之处。从整个局势来看,对菲律宾还是有利的。

1

第四十一节 进军辽东(12)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