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影子杀手>110、云山雾罩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10、云山雾罩

小说:影子杀手 作者:生活在记忆中 更新时间:2012/6/21 8:17:20

雨加雪的气候有点冷。

但,唐凯的心情比天气更冷。

如果说第一次救出孙建章和报春鸟,是机缘巧合和一种运气的话。那么,这次报春鸟的失踪,则意味着幸运之神已不在他这边了。

报春鸟从孙建章那里得知吴起燕的底细,自己也目睹松本伊代带着特务从诊所离开。弄清楚上官雄与吴起燕的关系,以及吴起燕与特高课的来往,成了他们考察上官雄的主要线索。

他们已经弄清楚上官雄就是影子杀手,按照潘先生的意见,完全可以取消对他的进一步审查,而直接让他参与“报春鸟行动”,即摧毁日寇1644部队武汉支队,同时,伺机营救码头被捕人员。

但中央情报部的指示他们又不能不执行,尤其是报春鸟本人,在被派的上海八路军办事处之前,一直在中央情报部工作,张可是他直接的领导。

他知道,张可是怎样的一个人。

所以,他必须在实施“报春鸟计划”之前,彻底确认上官雄没有任何问题。

在报春鸟看来,上官雄似乎没什么问题,但吴起燕却值得怀疑。特高课的人从诊所成群出来,绝不是请她看骨伤。他们走了,而吴起燕能够继续若无其事地开着自己的诊所,大概只有三种情况——

一是特高课的人翻了个底朝天什么也没找到,所以,灰溜溜地走了。不过,他和唐凯都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大,以日本鬼子的德性,既然来了就不会空手而归,其实没问题也绝不妨碍他们杀人放火,制造冤案。

二是他们确实找到了什么,一顿酷刑下来,吴起燕的羸弱之躯当然经受不住,只得屈服于他们的淫威,虽然继续开展诊所,但却成为特高课诱捕上官雄以及其他抗日志士的据点。报春鸟和唐凯觉得,这种可能性最大。

三是吴起燕本来就是日本特务,她过去在教会医院工作,而院长斯丹法诺本来就是日本鬼子的盟友意大利人,江石州已经被日本鬼子占领了,她搬到武汉的法租界来,才能更好地窃取国共两党的情报。

总之,这三点随便粘上哪一点,都是对新的武汉地下组织极为不利的。又由于她与上官雄特殊的关系,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认出并且出卖上官雄。所以,摸清她的底细,不仅对上官雄,甚至对“报春鸟计划”的实施,都是极其重要的。

于是,他和唐凯商量,两人一个在外接应,一个进诊所探听虚实。

结果,接应的唐凯失去了目标。

而探听虚实的报春鸟自己却失踪了。

这还是在租界,还不完全是日本人的天下,活生生的一个人居然在瞬间变得无影无踪,这让原本极度自信的唐凯感到了巨大压力。

除了他之外,这次从重庆还带了三个人。

名字,都被视为秘密,他们之间互相都不知道彼此姓甚名谁。他们叫唐凯大表哥,因为梅一平的关系,毛处长任命唐凯为组长。

副组长的外号叫小白脸。

名如其人。

尽管他经常穿一套白色的西服,但他的脸比西服更白。而且,非常喜欢用一条白手绢,在手中翻来转去。走在大街上,是人都知道,他如果不是贵妇人养的,就是等着贵妇人来养的小白脸。

另一个叫招风耳。

一对耳朵横着长,象大象的耳朵一样可以前后摆动的。此人的特点就是包打听。他有个见人熟的特长,你若是有幸在大街上多看他一眼,你会发现,他一定会象对待自己亲爹那样对待你,让你都不好意思不认他做自己的亲儿子。

最后一个叫瘪三。

整个人就像是晒干了的葡萄干似的,又瘦又矮又干瘪。其主要任务是负责电台,保证与军统总部的联络顺畅。

不过,寻找报春鸟的事,唐凯可不敢惊动他们。这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是军统的人,更重要的是,他们都出身于土豪劣绅的家庭,与共产党都有血海深仇。毛处长挑选他们来武汉,一是为了对付日本鬼子,二来也是保证新的特别行动组,不仅不会与共产党串通一气,必要的时候,随时准备对有可能新建的共产党地下组织痛下杀手。

对于日本鬼子可以慢慢来,对付共产党必须又快又狠又准,在这一点上,他们三个和毛处长的观点保持着绝对的高度一致。

所以,沿着几条街追踪未果后,唐凯想到了上官雄。

因为没有上官雄的电话,他只好赶到上官雄的公寓,却发现松本伊代的轿车正停在路口。

显然,他有各种办法瞒过监视者进入公寓,但看到公寓里面的灯一直是亮的,因为担心里面还有其他人在,所以,他最终还是没有冒险。加上小白脸、招风耳和瘪三还在等着,他只好返回租界。

好在今天是星期一,明天就是与上官雄接头的日子。

不过,就在他反悔租界的时候,忽然发现松本伊代的轿车随后也来到租界。随即,他又看到上官雄和松本伊代进入伤科诊所,因此估计报春鸟的失踪与日本人有关。

他随后再次返回上官雄的公寓,等待着与上官雄的见面。因为上官雄并没见过报春鸟,唐凯担心,万一报春鸟真的是日本人挟持的,上官雄因为不知道他真实的身份,而造成不必要的意外。

当然,他并不知道,报春鸟其实就是上官雄劫持的。

孙建章的死,以及青木静子在地牢里说的话,让上官雄感到吴起燕随时都可能又生命危险,所以,上官雄决定立即把她送到新四军独立游击支队。而就在他赶到诊所门口时,却发现报春鸟先一步进了诊所。

并不是象唐凯所想象的那样,其实,上官雄认识报春鸟。

昨天晚上,上官雄和唐凯分手后,其实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闪身到暗处后,又返回了与唐凯刚才见面的地方,却发现唐凯正与报春鸟在一起。

对于唐凯和报春鸟的谨慎,上官雄是可以理解的。他们初来乍到,而且又是在与一个不是一条线上的人,同时,又是一个与上级组织失去一年多联系的人合作,保持高度的警惕是必要的。

问题是上官雄对唐凯并不是完全信任,而孙建章的死,就更加加深了他对唐凯的怀疑。虽然是国共合作期间,但国民党的手段上官雄是清楚的,从岷山惨案、云山惨案到皖南事变,包括码头一案,国民党对南方的共产党人是绝不留情的。

所以,他现在要搞清楚唐凯究竟是红是白。

所谓的双料特工,其实就是随时都可能倒想其效力的任何一方的人,上官雄矢志不移地选择了共产党,但他不能肯定唐凯也和自己一样。加上未曾主动露面的报春鸟,居然来到的吴起燕的诊所,如果他是为了考察自己的话,上官雄还能接受。但上次他被人从曾玲别墅的地下室救走就不明不白,上官雄不能保证他是不是屈从于唐凯及其军统特务的淫威,已经成为了组织的叛徒。

何况,这又是在孙建章刚刚牺牲的节骨眼上。

因此,他跟踪了报春鸟。

并且,在小巷的另一个出口把他劫持。

一个人背着另一个人,要想走出租界是很困难的,因此,他直接把报春鸟藏到了曾玲别墅的地下室里。在挟持报春鸟的同时,他还要考察一下曾玲的立场。地下室里关着一个人,曾玲迟早会知道的。如果她真的不知道,上官雄也会想办法让她知道的。

看到报春鸟失而复得后,他想看看曾玲的反应。

如果曾玲的表现,证明她对自己所说的一切都是假话的话,那么上官雄就要重新调整自己工作思路了。因为事实不幸被他猜中的话,在以后的日子里,军统特务队他的危害,将远远超过日本鬼子。

离开松本伊代的别墅后,上官雄考虑到吴起燕很有可能是被唐凯劫持了。毕竟,报春鸟的失踪,跟他到伤科诊所有关。不过,上官雄也想清楚了,毫无收获的唐凯,最终一定还是会来找自己的。

不过,令上官雄没有想到的是,吴起燕并没有被任何人劫持,她是自己离开诊所的。

上官雄离开伤科诊所后,吴起燕并没有休息。

她不想离开武汉,或者说是不想离开上官雄。因为失去政治信仰的她,已经视上官雄为自己的精神支柱,是死是活,她都要追随上官雄。

所以,上官雄刚刚出门,她就拿起一件风衣,紧跟着他离开了诊所。她的想法很简单,找到上官雄的住处,然后在附近找一间房子隐蔽起来,一旦上官雄有需要或者危险的时候,自己可以立即出现在他身边。

但,还没有跟出法租界,她就把上官雄给跟丢了。

就在她茫然无措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进一家理发店。

“曾玲?”

她想起来了,那个走进理发店的女人,就是当年江石州抗日纵队总指挥石东林的秘书曾玲。

“她怎么会在这里?”

一股好奇心,促使着她跟了过去。

和上次摆脱孙建章时如出一辙,曾玲穿过理发店的后门,然后朝小巴黎歌舞厅走去。因为晚上他接到梅一平的电话,让她到歌舞厅去见面。

当她快走到歌舞厅门口的时候,停在旁边的一辆轿车的门突然大开了,从车里突然蹿出两条黑影朝她扑去。

她本能地一闪身,立即从拉开手包的拉链,从里面掏出手枪。虽然动作一气呵成,但还是慢了一步,其中的一个黑影飞起一脚,把她的手枪踢飞,另一条黑影飞身上去用胳膊箍住她的脖子。

被那黑影踢飞的枪,本应该落在地上的,但却被吴起燕飞身用手接住:“不许动!”

那两条黑影忘记了枪的保险没有拉开,更不清楚吴起燕根本不懂得使用这种史密斯威森0.38寸左轮手枪,慌忙中,两人同时把曾玲推向吴起燕,然后跳上轿车,连车门还没来得及关上,一溜烟地就消失在雨夜之中。

“开枪,快开枪!”

曾玲还没看清楚吴起燕是谁,就恼羞成怒地高声喊道。吴起燕立即对准了轿车,一扣扳机,却不见子弹飞出。

她立即把枪递给曾玲:“快,你来,我不会用。”

等曾玲从她手中接过枪后,轿车已经驶远了。

曾玲沮丧地望着消失在夜幕中的轿车,然后才回过头来,看清楚了吴起燕的面孔:“啊,你不是那个仁爱医院的吴大夫吗?”

吴起燕点了点头:“是呀,你是曾秘书吧?”

“啊呀,没想到是你,你可真是神兵天将呀。谢谢,太谢谢了。”

吴起燕笑道:“没什么。”

“对了,你怎么出现在这里?”

“哦,说来话长。对了,你在这里有落脚地吗?”

“有哇,怎么了?”

“我遇到一点麻烦,可以在你那里躲躲吗?”

“当然可以……不过,我现在的赶去见一个人,要不……”

“你是去接头的吧?”

在江石州的时候,曾玲看到她一直守在上官雄的身边照顾着他,知道她不是共产党也与上官雄的关系不一样,再加上刚刚还救了自己,所以也不瞒她:“是的。”

吴起燕也没有什么经验,只是随嘴说了一句:“会不会与你接头的人出了问题,否则,你怎么会中埋伏?”

曾玲一听:是呀,我怎么没想到?

她沉思片刻:“嗯,先不去接头了,走,到我那先去避避再说。”

因此,当松本伊代给赵尔凯打电话,让他赶到诊所去的时候,吴起燕其实已经不在诊所,而是在曾玲的别墅里。

不过,上官雄并不知道。

上官雄驱车回到公寓后,进门一开灯,只见唐凯正危襟正坐在沙发上。

上官雄颇感意外地问道:“怎么回事,虽然今天就是星期二,但我们约好是下午在租界的汉江电影院见面的,怎么天没亮你就赶来了?”

唐凯略显焦急地说道:“我知道这是违反纪律的,而且也看到外面有人监视你,当事发突然,我不得不冒这个风险——报春鸟同志被人劫持了!”

“被人劫持?”

“是的,几乎就在我的眼皮底下被人劫持的。”

“你慢点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因为报春鸟被劫持一事事关重大,再加上他不想对上官雄隐瞒什么,因为他觉得这样下去,不仅对上官雄不公,弄不好还会因误会而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当然,他还不清楚,他和上官雄之间的误会和麻烦已经造成。

“事情是这样的,对于你的问题,潘先生注重的是你在武汉一年多来的表现,但中央情报部的领导考虑到整个组织乃至江南情报系统的安全,再三叮嘱报春鸟同志对你进行仔细的甄别。所以,他找到我商量,我们分析了一下你在武汉的各种关系,所以决定从吴起燕身上下手。同时,我们也意识到,不管从她那里是否能够得到关于你更多的情况,但她自身就有重大的可以之处。”

“所以,你们就到了她的诊所?”

“是的。报春鸟进去探听虚实,我在外面接应。他出来后,说后面有尾巴,我准备除掉尾巴的时候,他却失踪了。”

上官雄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组织对我的甄别,至少对于我来说,是绝对的机密,作为一个老地下工作者,你就这么轻而易举地把这事透露给我。你说,我应该怀疑你对情报工作的无知,还是组织上根本就没交待过这样的工作?”

唐凯真诚地说道:“虽然我们是老同学,但组织原则和纪律我是清楚的,如果你真的有问题,我也不会徇私枉法的。问题是,中央情报部根本不了解南方地下工作的特殊情况,也似乎不清楚国民党顽固派对我党南方力量的打击和迫害的程度,象岷山惨案、云山惨案和皖南事变,在北方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考虑到‘报春鸟计划’实施的艰难程度,而报春鸟同志又神秘地失踪了,所以,我们之间的开诚布公就显得尤为重要。对于今天向你泄密组织甄别你一事,我会找机会向组织说明情况的,现在我们需要的是互相信任和密切合作。”

上官雄心中的疑虑,不是唐凯一席话就可以被打消的,何况还有孙建章牺牲一事,唐凯不提,他觉得自己提这事的时机还没到。

“这样吧,你现在掌握着军统在武汉的力量,而我又在日本鬼子的心脏里,报春鸟同志的事或许只是个意外,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因为考虑到你们没见过面,刚才我看到你和日本人都到诊所去了,我担心报春鸟同志是日本人干的,而你在不知晓的情况下,我担心会出什么意外,所以才冒险与你见面。”

上官雄点了点头:“谢谢你对我的信任。至于报春鸟同志的情况,我会尽快查清楚的。”

“好,那我走了,下午在汉江电影院见面的时间不变。”

“好的。”

“哦,对了,还有那个吴起燕,孙建章同志临行前再三叮嘱,她对你的情况非常了解,你有机会要好好处理一下这件事。”

上官雄点头道:“我也是今天才知道她在租界的。对了,报春鸟同志失踪后,你为什么不感到诊所去查查呢?”

“我觉得在那里查不到什么,报春鸟刚刚从那里出来,敌人当然不会又把他劫持到那里去。我想,如果报春鸟同志是日本人干的,而吴起燕又真的有问题的话,通过你一查就清楚了,我没有必要去做徒劳之举。”

唐凯所说的一切在情在理,而上官雄需要的是确凿的证据。

他想,天亮后,曾玲的态度也许可以从侧面回答自己想知道的谜底。

3

110、云山雾罩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