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将军令>第一章 破城(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破城(二)

小说:将军令 作者:最后一名 更新时间:2016/11/22 9:33:54

“别打了!”我不由得大急,高喊着:“再打大家都要死在这里!”手里却不敢有丝毫的松懈,忙乱中又被他的剑锋划破了脸颊,如果真得让他将这十三式使完,只怕我早就挺尸当场了。

“怕死了?”余成龙一声冷笑:“那就不要做叛徒!”他说着话,手下也放缓了下来,容我有一丝喘息之机。

我知道他到底对我还有一丝的怜惜,心中定然也在犹豫是不是应该将我杀掉。我又怎么可能放掉这么一个可以生还的机会呢?

“我不是叛徒!”我连忙解释着,此时的话语也连珠起来,飞快得好似放着鞭炮:“将军死了,我等还要活,为大家的理想而活下去!我们这么打,不正好被赵军包圆了吗?徐将军若知,定会死不瞑目!”

余成龙也知道此时的危急,自然也听到了门外的马蹄声,他不由得一愣,收住了剑招,我也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徐将军不是你们杀的?”他还是在纠结这个问题。

“不是!”我断然地道:“他是自杀!”

“为什么王乘风提着徐将军的头?”对于我的回答,他半信半疑。

对于这个问题我真得不好解释,真得要解释也需要时间,只是此时哪里还容得我多说呢?

“这是徐将军安排!”我只能压低了声音,只让他一个人听到:“此地非讲话之所!”。

他愣了愣,没有再问下去。

门外的喊杀声骤然高亢了起来,五六个明州兵在伍长的带领下,匆匆地从外面跑了进来,那伍长一边和士兵关着大门,一边对着余成龙高喊着:“将军,赵狗打过来了!”说着,把两扇大门咣当当地关合在一起,将一根碗口粗的顶门杠横插在两扇门板之上。

“快走!”我连连催促着。

“走?往哪里走?”余成龙发出了一声苦笑来,举起了手中的宝剑,对着手下的士兵高喝着:“儿郎们,徐将军身死,我们跟赵狗拼了!”说着,就要冲向大门口。

我一把拉住了他,大声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后面帅案下有一条秘道,通往南门!”

余成龙怔住了,马上相信了,他知道我是徐将军身边贴身的护卫,徐将军所有的事情都不瞒我。却又想到了什么,有些无奈地苦笑道:“就算是出了太守府,只怕也出不了明州城!”

他说的的确不错,此时的明州城,里三层外三层被赵军围得水泄不通,要想从容逃走,又谈何容易?

“南门出不去的!”我也肯定地道,同时飞快地告诉他:“秘道出口在南门附近石板井,你们先躲于地道,晚上出来,由筷子巷穿过可达南城排水沟,那沟直通城外姚江,城墙下有涵洞,被铁栅栏封堵,淹没在水下,外面一丝也看不出。那洞可过一人,只要把铁栅栏打开,即可潜水出城!”

听我说完,余成龙的眼睛再一次睁得大大,有些吃惊地看着我问道:“你如何知道这么多事?”

我微微一笑,道:“莫忘了,明州城的整个城防设计我都参与,我比徐将军知道的还要多!”

余成龙点点头,挥了挥手中的宝剑,道:“我这把伏魔剑虽说不是名工宝刃,但一样可以削铁如泥!断那铁栅栏应不成问题。”

正说之时,耳听得门外嘈杂声忽得一弱,传来了一个十分响亮的声音:“里面的听着,尔等已被包围,莫要作无谓抵抗,若尔等放下武器,开门投降,孤可以保证尔等活命!”

“是宋老二这个狗娘养的!”余成龙的咬着牙骂道,宋老二,自然就是宋泽的第二子宋宗原。

“快走!”我催促着,当先拉着他向后厅奔去,被他带来的明州兵也有五六十人,也跟在后面,脚步杂乱地跑来。

很快就到了帅厅,我看了眼还横躺在地的徐将军躯身,心如刀绞一般,又不觉泪如雨下。

掀开了帅案,俯身敲了敲下面的铺地砖,传出“通通”的空声,揭开了七八块砖,下面是一块木板,打开木板,露出了一条带着黑森森的带着台阶地道来。

“下去!”我命令着。

马上,一个叫作杜松的校尉当先地走了下去,在他的身后,大家鱼贯而入,越是这样紧急的时候,大家越是秩序井然,这也是徐将军所操练出来的明州兵比其他诸侯士兵明显强悍的地方。

“你不跟我们一起走吗?”余成龙问着我。

我摇了摇头,道:“我要是走了,敌人进来发现这个秘道怎么办?”

“这个秘道只有你知道?”他还是不放心。

我点了点头:“只有我和徐将军两个人知道!连王乘风也不知道!”

“你真得不走?”余成龙又问了一句。

我点了点头,有些无奈地道:“总得有人牺牲,否则谁也跑不了!”

“你走,我来!”他还是这样得豪爽,把生的希望留给别人。

“不行!”我斩钉截铁地道:“你是副帅,只要你在,明州兵就有希望!我不同,只不过是一个无名之辈,就算是赵狗抓到我也不会把我如何的!再说,你留下来也不知道如何来掩盖这个秘道!”

“你怎么掩盖呢?”他好奇地问道。

“我自有办法!”

他点点头,这个时候也不由得他不相信我。

五六十个人很快进入了秘道,余成龙最后一个进去,我飞快地将木板重新盖上,再把地砖按照原样铺齐,耳听着大门那边传来赵军用冲木撞门的声音,我知道属于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马上从腰间的百宝囊中取出个竹节桶,打开盖子,倒出了火摺子,吹了几吹,火焰蹿腾出来,然后我点燃了帅厅里的幔帐……

太守府的大门最终被撞开来,但是此时,帅厅的火也烧了起来。

赵军如决堤的水一般涌入了进来,他们很快冲到了帅厅之前,望着熊熊而起的火,不知所措,也没有人想到要去救灭,他们团团将我围在当中,好像不能相信,诺大的太守府中,难道就只有我这么一个活人吗?

此时,我就好像是一条在狂风暴雨中随时都会沉没的小船,一脸紧张得全身戒备着,手中的腰刀如今成为了我仅能抓住的一根稻草,虽然知道在那么多人的齐攻之下,我定然会被剁成肉泥,但也只能如此心怀侥幸,哪怕是留得一具全尸,那也是我必须要争取的。

这些赵兵只是将我围起,却并没有上前砍杀,也许是被我满脸的血、一身的破裳与狰狞的面孔所阻吓,都知道我是必死无疑的,谁也不会犯傻,在已经得到胜利之际,去与一个亡命之徒拼命,要是真的死了,那才是得不偿失的。赵军与明州军交战已久,明州兵力虽然不多,但是其强悍的战斗能力依然令赵军心有余悸。

“怎么就一个人?”赵军围着的圈外传来了一个声音,这声音正是刚才我听到的宋老二的声音。

随着声音传出,人圈自动地分开了一道口来,只见一位年青的将军骑着一匹栗色马,正用手中的马鞭指着圈中被围的我说着,这位将军威风凛凛,头戴着一顶金色的头盔,上面插着红缨,穿着一件金甲,仿佛天神一般,尤其是胸前的护心镜,闪闪发亮,都可以照得见人影。而这位将军的面容也异常得‘雄奇’,虽说不上英俊,却极富异秉,令人一见便印象深刻的是他的两额、两颧与下巴长得分外得突出,比平常人要高出了一指有余,这便是相书上所说的五岳朝天之相,命里应该是大富大贵的。他的脸比较长,浓眉大眼,年岁大约在二十五六岁的样子。我知道,这个人就是赵朝的二皇子宋宗原了,虽然两军阵前我早就见过了这个赵军的主帅,但是那个时候都是远远的望着他的身影,根本就看不清他的面容,这回却是第一次对他的面貌看得如此真切,马上令我想起了明州军给他起的外号——驴头太子!真的,这的确就是一张大驴脸,恰如其份!

只是,当我看清这张脸的时候,不由得一呆,忽然觉得这个人我是见过的,只是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他是赵朝的皇子。

宋宗原也在打量着我,他定然是认不出我的,尤其是如今我的脸上满是血迹。但是当他的目光正与我的目光相对之时,他不由得浑身一震,好像是想到了什么,然后又随即平静下来,仿佛我就是一个路人。

“怎么只有一个人?”宋宗原紧锁着眉头,又问了一声,在马上转身问着身后的某个人:“你不是说余成龙也在此间吗?”

一个人从马后面走了出来,我不由得怔了怔,已然有些恼怒了,这个人正是刚才从这里逃出去的王乘风。

此时的王乘风一改往日的严肃,堆着些微笑,一脸奉承的样子。他的刀被收走,徐将军的头颅也不见,他的身上却没有缚上绳索,想来他已经成功得向赵军投降了。他看了看场中的我,又看了看越烧越旺的火势,这才问着我:“喜子,余成龙哪里去了?”

如今我对他的只有鄙夷,冷哼了一声,把头扭向了一边,不作理会。

见我没有答话,王乘风急了,大声斥问着:“你怎么不答话?”

我瞪视着他,还是不发一言。

“该死!”从宋宗原的身边站出了一个手提鬼头刀的汉子,穿着一身军侍的服装,显然是宋宗原身边的护卫,他用刀指着我,大步向我走过来,定然是要我的命。

“将军且慢!”王乘风见状连忙出声阻止。

那个护卫停住了脚步,回头看着他。

王乘风走到了宋宗原的面前,鞠身道:“元帅,他是我的兄弟,名叫陆喜,这次诛杀徐广,也亏得他的协助,如今他已然穷途末路,怎敢与天军为敌?只要能够保得他的命在,他定然愿意投降!”

宋宗原点了下头,坐在马上以居高临下的态度对着我道:“你放下手中的刀,孤可以留你一条性命!”

我迟疑了一下,在这个时候,活命的本能还是打败了成仁取义,不自觉地把手中的腰刀一扔,只听得“当啷”一声,这把刀跌落在地,我的心下里也一片得苍凉。

那些士兵一见我丢下了兵器,就好像是打了鸡血一般得马上勇猛起来,一拥而上,将我按倒在地,也不知道谁从哪里取来了麻绳,不一会儿便将我五花大绑地捆了起来。整个过程我都没有反抗,因为我也知道如今再反抗是徒劳的,反而会受到这些家伙的拳打脚踢,自己多受些苦。

4

第一章 破城(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