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戏说川军>第一章 老佛爷下罪己诏,另起炉灶推维新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老佛爷下罪己诏,另起炉灶推维新

小说:戏说川军 作者:钟进 更新时间:2017/11/27 10:10:38

号称“天府之国”的四川首府,成都府的督院街,即现在的四川省政府所在地,从明朝开始,就是四川的政治中心了,总督衙门就在这条街上,旧时成都人称这里是“官帽儿起串串”的地方!即来往这里的官员,络绎不绝,成串成串的。在1902年的深冬,“官帽儿起串串”的督院街上,阴霾的冬雨季节里,显得特别冷清!现任的大清朝四川总督,爪尔佳.奎俊因镇压“反洋教”不得力,“维新变法”迟迟不能推进,已被清廷撤职调任。官场潜规则的历史传承就是这样,人走茶凉!这一段时间,在督院街的街道上,官帽几也不起串串了!不过今天特别,因为新任总督岑春煊到任,督院街又空前热闹起来。街上的“官帽儿”在冬季的淫雨中又起“串串”了!

督院街响起几声震天价响的礼炮声,那些在总督衙门前成堆的地方官儿们,一个个跷着脚,向督院街的街口下马街望去。所谓下马街,即四川省内的文武官员,要参见总督,必须要在下马街骑马的,下马。坐骄的,下骄。步行走过督院街,拜见总督。这是官场礼节,所以,督院街上,官帽儿才会又起“串串”了。三声礼炮一响,新任总督该到了!果不其然,从走马街到督院街的街口处,出现了“迴避”的大牌,在大牌过后,是一队衣甲鲜艳的带刀护卫,在后面才是总督的绿呢大轿。这卸任总督奎俊连忙步出官衙,在霏霏的细雨中,去躬迎新任总督了。在他的身后排着什么布政使、按察史之类副省级之类的官员,按官职大小排了一长串。这可是有规矩的,不能乱插位子。

新任总督岑春煊下得轿子,趋步上前,与前任总督奎俊双手一合,行了个九十度的官场礼,说了一些官场上的套话,然后执手步入衙内,自办交接去了。在阶下的官员鱼贯进入,他们要晋见新任上司了。这些繁文缛节,暂且不表。

在1902年深冬,大清朝四川总督为什么换人, 这话还得从西元1900年八国联军打进北京,火烧圆明园说起。在当年若大一个北京城,中国的首都,成了八国联军肆虐的乐园。这一重大的国事变故,传到四面封闭的四川成都,除了衙门里的官场震动,大小官员惶惶外,小小老百姓该怎么过就怎么过,在省城成都府,这十里锦城,照样笙歌。赌馆妓院,浙江台基,还是门庭若市。对于慈禧老佛爷、光绪皇帝逃到西安,只是在茶楼酒肆,那些吃酒喝茶的人,多了点谈资而已,至于这个事件与自己有多大的关系,他们还是昏昏沉沉,也不愿去探究,总不会来个高鼻子外国皇帝来坐龙庭吧!

这四川是天府之国,出产丰富。是当时清朝中期以后的纳税大户。老百姓的日子还算过得去。那些绅粮商家,都是家道富足,穷人长工,也能勉强混个温饱。自民未清初,张宪忠屠川后,大量的外省人,被强制移民到四川,就是史上称的“湖广填四川”,四川才又逐渐恢复了生气。二百多年过去了,四川在各省移民一代代的辛勤开垦下,土地利用精细,人口发展到了几千万,成了清王朝的第一人口大省,这四川已成了一处富庶之地,天府之国的称号,就是那时打出去的。在雍正王朝,税收采用“摊丁入亩”改革,抑制了豪强,四川一度成为清王朝的第一纳税大省。这四面封闭的四川,日子倒也过得平平静静。直到西方列强打开中国口岸后,特别是重庆成了对外通商口岸后,各种“洋货”才进入四川这封闭之地。接着,传教士进入四川,修敎堂、发展信徒,对四面封闭的四川,掀起了一阵阵微澜。而正在此时,却在的全川远离省城的地方,“反洋教”风潮,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大浪。据历史记载,反洋教运动,还早于北方义和团两年!中国封建王朝统治者对四川这个西南的第一个大省,早就总结出:“天下未乱蜀先乱,天下已治蜀未治”,1898年反洋教之乱,正好应了这一句箴言。

大清王朝,当时实际上的“掌火的”人是慈禧老佛爷,老佛爷携带光绪皇帝逃到西安。在1901年与八国签订了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后,才返回了京城。八国联军入京的禍患是她招惹的!她要不是听信谗言,支持装神弄鬼的义和团,惹动外患,也就没有这回事了。这永远“正确”的老佛爷,还在西安,未起驾回銮就下了“罪己召”!用现在语言来说是作了自我批评。她现在要变法了!当年“戊戌变法”、俗称“百日维新”就是她镇压下去的。甲午受辱后,1894年的戊戌变法是师从日本,要搞“议会制”,要制宪、削去皇权!这老佛爷当然不干!杀了变法“六君子”,把光绪皇帝关起来,结果维新派人物逃的逃、死的死!这闹了好大一阵的从“公车上书”到“百日维新”也就没了!

这老佛爷看到他的八旗兵、绿营兵、什么湘军、淮军加上刀枪不入的“义和团”在八国联军的机枪大炮下惨败,那些念咒画符喝酒的义和团,看来符咒也挡不住机枪子弹、大炮炮弹,一个个还是血肉模糊地倒在了八国联军的枪炮下。她算明白了、也看到了八国联军的“船坚炮利”,外国的东西还是好啊,要不,大清朝怎么会败得那么惨哟!

北有李鸿章、南有张之桐的“洋务运动”搞了几十年,比日本的明治维新变法还要早!中国也在造洋枪洋炮,北洋舰队是亚洲第一的大舰队,怎么就输在了“小日本”手里?这些当年朝贡的外夷岛国小民,甲午之战打败了大清朝,引起了“戍戊变法”,但老佛爷镇压了变法,看来不该呀!你看看,岛国小民日本变法跑在前面去了!这些“岛国小民”居然欺负起大清朝来了!甲午战败割地赔款,小日本又成了八国联军一员,伙起那些高鼻子洋人来欺负中国,看来还是变法好呀!

当时卫戍京师的武卫军,人数与八国联军兵力差不多,枪炮也不比八国联军的差,全部是从西洋进口的最新式枪炮,还是败在了八国联军面前!看来老式的军队,真的不行了!亚洲第一的北洋水师败了,装备与八国联军差不多的武卫军也败了,旧的那一套不行了,真得变法了!再不变,大清朝就亡了!

老佛爷决心维新变法。当然是另起炉灶。别以为就是康有为、梁启超乱党会变法,我大清王朝的官员们自己也会变!用不着他们,那些康梁乱党,该追捕的,还是要追捕,该杀的还是要杀!那时候,那样做是正确的,这时候,这样做也是正确的!罪己诏嘛,要变法,也要有个说法不是,只是一个“过场”而己,谁敢治“老佛爷”的罪,那他是活到头了,当然,对康梁乱党,也就无平反之说了。

老佛爷在西安还未起驾回京,就发了圣旨,要实行全面维新变法了!把当时的大臣中还算有能力、有眼光的张之桐、袁士凯升为“大学士”、军机大臣来掌握中枢。那些希望政治改革的大臣们纷纷上书递“条陈”,用他们有限的认识,这些痛哭流涕的“条陈”,无非是要富国强兵、一切都要依欧美列强的做法,全部搬到中国来。

这些变法的“条陈”,杂七杂八堆集如山!这么多的“条陈”,慈禧这老太婆也看不过来呀!不过这老太婆自有主意!且慢,千变万变,不能把大清朝变没了!还是要李鸿章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啊!只要对大清朝的统治无害,想怎么变就怎么变。实际上慈禧推行的“新法”比康有为、梁启超的“戌戊变法”范围还要广阔得多,但万变不离其宗,还是老佛爷说了算!

接着,老佛爷颁发了一些变法维新的诏旨,实行了很多新政。但这些“诏旨”传到四川成都的督院街的督府衙门,没有一点动静,这里是老派官僚当总督,对老佛爷的变法是不理解,还是有意不执行?一直到1902年,四川总督奎俊还在忙着镇压大规模的“反洋教”起义的事务上!哪里有什么心思来变法啊,这个差当的也是忒差了点吧?

这奎俊全名是:爪尔佳.奎俊,一看就知道是满清贵族,清朝满洲正白旗人,当时的京城四大财主之一。其亲侄儿荣禄是清朝末年受慈禧最宠信的大臣!有了这个靠山,一放外任,就是福建延建邵道,三品官,从此以后,一路升迁,做到一省巡抚,即管军管民的一把手。在清光绪二十四年,即一八九八年,到四川当了总督,又升一个台阶,算是一方的封疆大员了!

荣禄为什么推荐奎俊到四川,因为四川是个富省,在当时农耕时代,全国各省中,算得上肥得流油。派奎俊去,就是为朝庭收银子的。当然,个人好处大大的!这肥水不流外人田,自己的亲叔叔去,当然是最好的了!

奎俊很忙!忙于为了朝庭收银子,也要为自己收!当然自己不能全得,还得向荣禄等京官们上贡。这大清朝有一“成例”,地方官向京官行赂,称为“冰敬”,或“炭敬”,即夏季的降温费、冬天的烤火费,这是允许的。用现代的话来说,就是合法腐败、或者称合法行赂。四川太肥了,除了原来的岁贡例银,即四川核定一年要交清朝庭的额定银子外,还要加征庚子赔款分担的220万两白银,还要征收负担云南、贵州、陕西、青海、甘肃的地方防务军费及行政开支又是几百万两银子!四川当时还要负担以上五省的军政费用,为什么?因为清朝的国库空了,只有在“天府之国”的四川搜刮了!这个奎俊总督忙得不亦乐乎,哪有心思来变法哟!

这奎俊,是属于守旧派的官僚,对变法兴趣不大。他是北京城四大财主之一,按现在的说法,就是在京城中,排名在四以内的富豪,而且是清朝重臣荣禄的亲叔父。钱也有、势也有,可就是把佘栋臣领导的反洋教起义扑灭不下去。

俗话说:“天下未乱蜀先乱,天下已治蜀未冶”!反洋教起义这还真是应了这句话。在北方义和团还未兴起时,在1898年,四川的反洋教起义就开始了,就在这一年,奎俊调任四川总督,直到1900年,清廷除了任命奎俊为四川总督外,又加了一项职务,署理四川将军。省一级的将军一职,是专管八旗兵的。八旗兵是清朝的机动部队,即野战部队。将军与总督是平级,即总督不能过问将军的事。总督也管军,但管的是巡防营,相当于地方部队,相当于现在的武警,维持地方治安的。这奎俊总督兼将军,这在清廷也算是头一份了!有了野战部队指挥权,终于在1900年把佘栋臣镇压下去了。可是,过了不到一年,又死灰复燃,开始还是零星的起义,后来越燃越大,到1902年,这火还未扑灭下去。看来,他被京城的对头参了几本,落了个被解职的下场。不过,这不妨碍他做官,无非另调一个平级的闲职罢了,什么理藩院尚书之类的,而且在1911年清廷垮台前夕,还进入了“庆亲王”的内阁当顾问,当然这是后话了。

闲话少说,书归正传。这四川“新军”建立,也就是后来的川军,与总督岑春煊首倡变法有关。而后的四川“保路运动”、辛亥革命,都与这个岺春煊有点关系,而且他还是孙中山建立的广州政府国民党政府的七总裁之一!他也介入过四川军阀混战,不得不对这个清未民初,政坛上的重量级人物交待几句。

这岑春煊在中国近代史上也算是一个人物,可年青时并不算出类拔萃。其老头子岑毓英曾任云贵总督,算是一个封疆大吏了!而他少年时放荡不羁,与当时的高官后代瑞澄、劳子乔并称“京城三恶少”,可见年青时之荒唐!当第一回官,还是用钱捐的!那正是光绪五年,可能又是哪里受灾了!这大清朝是历朝历代绝无仅有的官可以公开用钱买的,而且是国家主持卖官,还真是明码实价,老少无欺。只要有钱,就可以买个官来当!因为清军入关,建立清朝时承诺:永不加赋,即除税收外,不准乱收费。所以有时遇到要急办的事,没有钱,怎么办?才出了“卖官”这个馊主意。

不过,清朝卖官,卖的是官位。要想获得实缺,即实权,这得到候补地去等着,傻等当然不行,这得行贿各省的长官,即巡抚、或总督,即第二次买官。第一次是国家收钱,第二次就“嘿嘿”了。这是公开的,皇帝老儿也明白的。

老头子岑敏英看这个儿子不思进取,成了著名的京城恶少,这可怎么得了。他听了师爷们的条陈,买个小官,让他有点事做,收收心再说。就捐了个“主事”。他是“高干”子弟,用不着再花钱第二次买官,马上就可以上任,可这是最起码的一个小官!不过这岑春煊倒也知耻,这官用钱买的,实在是有点没面子!倒也开始发愤,在光绪十一年中了举人,任候任郎中,官居五品,不过是部院的科长类的办事员。光绪十五年(1989年)老头子岑毓英去世。这封疆大吏去世,后代要给点好处的,岑春煊成了五品京堂候补。候补了三年,补授光禄寺少卿、后来又变为太仆寺少卿,署大理寺正卿,相当于最高法院代理院长。从五品升到从三品,管的是正三品的事,这个官也升得有点太快了!不知是他的能力有过人之处,还是老头子的阴庇,反正他是坐着火箭升上去了!但他真正引起光绪皇帝注意的,却是在他升官后在“戍戊变法”期间的表现。

戍戊变法期间,这岑春煊与维新派人士打得火热。岑春煊在康有为等人的影响下,也向光绪帝上了不少“变法”条陈,其中一个条陈是对京官、地方官的冗滥官员太多太多,他提出要“务使人历一官,皆有职守之事,不至虚设一位,徒糜厚禄”。这个条陈,光绪皇帝非常赏识。那时,光绪皇帝还管点事,在1898年,岑春煊擢升为广东布政使,相当于管民事的副省长,又升为从二品。

不过,他是维新一派,与当时的两广总督老官僚谭钟麟发生矛盾,这个布政使,当了不到三个月,因为有老头子的荫庇,高干子弟出身,谭钟麟不敢把他怎么样!换个地方当官,不过,这一换,换到了一个苦寒之地,改任甘肃按察使,相当于管治安的省法院的院长。

不过,还因此成就了他的仕途。在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八国联军打入北京,慈禧、光绪向西逃跑。这岑春煊看准机会,首先率部起兵勤王,保护慈禧逃到了西安。他可立了大功了!被慈禧提升为陕西巡抚,就近保驾。这可是上马管军、下马管民,还有监察官员的职责,这可是正省级的方面大员了。

这岑春煊是变法的新派人物,调任山西巡抚后筹建了山西大学堂,后调任广东,还未及上任,四川总督奎俊因镇压“反洋教”不力,岑春煊在上任途中调任四川总督,这岑春煊还真有点能力,不但用“剿抚相济”手段迅速扑灭了“反洋教”!除了推行新政外,还选送留日学生,在四川首建警察制度,并严肃吏制,一举查办了三百余名官员,大概四川的县市长换了一茬!在当时人称“官屠”!号称清末“三屠”之一!另两屠是张之桐,称为“士屠”,即严办强豪士绅,袁士凯称为“人屠”,专杀“乱党”,实际是当时山东的义和团。岑春煊任两广总督时,查办了一千六百个贪官污史,还真是铁腕反腐!可见岑春煊还真是一个实实在在要想改变中国、变法维新的官员。从清廷被推翻的那一天起,岑春煊就站到民主共和一边。是反袁士凯独裁、反北洋军阀的广东政府的七总裁之一,后又与孙中山并立为广东政府二总裁,甚至一度代替孙中山,成为掌控广东政府的总裁,这些都是后话了。

要想强国,打赢。当然首先要强军。这清庭变法,当务之急,还是要补弱项。从看到西洋船坚炮利,搞起了洋务运动,有了北洋舰队,还是被打败了!看来军队是不行了!首先得改变军队呀!什么“绿营”、“八旗”兵都不行了,要练就练西洋式新军了!于是,从袁士凯在天津的小站练兵,到四川建立新式陆军十七镇(相当于现在的一个师),也是在“死水微澜”的四川,算是一大变法了!

话说这岑春煊来到四川,驻进成都督院街的督府衙门里。迎来送往的忙了一大阵,现在要管正事了。这岑春煊京城恶少的影子早已消失干净,现在他已是主政一方的干练的方面大员了。摆在他面前的是镇压“反洋教”造反,还有他决心要执行的新政。万事开头难呀!

不过,他还真有点本事。三下五除二的灭了反洋教运动,并同时推行“新政”。在四川首办警政学校,训练警政人员,并筹办武备学堂、编练新军。配备新式枪炮,学习西洋操法。用原来的巡防营编练了新军四营,成为四川新军的首创。不过,在他调任两广总督时,把这四营新军带走了。

这四川的新政,在岑春煊的推动下,轰轰烈烈的开展起来。军事维新、学制维新、实业维新、警政维新等等,搞得个热热闹闹,在死水微澜的封闭四川,还真是有了点新气象。那些读书的士大夫们,也言必称维新了。甚至还搞了一些民间团体“协会”之类的,称为民间“法团”!老佛爷又下了一道圣旨,要在四川练一个新军十七镇。(相当于一个师)这岑春煊又调任两广总督,这件大事只有交给下一任了。

为什么是新军十七镇?因为老佛爷为了强军,要求每个省要练一镇新式陆军,一共三十六镇,即相当于三十六个师。四川的先给个番号叫十七镇,另外四川还要练一支驻藏混成协(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一支合成旅,步、炮、马、工、辎齐全的一支部队)。要成立一支新军,谁也不懂新军是什么样子!要成军,就要先办学堂!即军官学校。这个学校哪个来当老师呢?没有!看来只有先有老师,后才有学生。老师没有只有派人去学,到哪里去呢?日本,日本最近了!甲午战争打败了中国、八国联军也有日本,日本就有现代军事学校。于是,趁着大清朝向日本派第三批留学生,四川省也派出六名留学生。当然,这留学生不是乱选的,也不是能送钱、走后门、官宦子弟之流的,而是正南其北的举人有“功名”之类的,即要有“文凭”而且身体强壮,既无疾病之人!进的是日本士官学校。原来,四川军阀的祖师爷追根溯源,日本陆军士官学校还是祖师爷!

1902年,有幸被派出的这六人是:胡景伊、周道刚、徐孝刚、张毅、刘鸿逵、刘海清这六人,他们算是川军的初创者了!不过,这六人成大事,即成为一方军阀的还没有!只有胡景伊还被推选为广西都督,不过,他逃了,跑到上海,后来还干了几天四川督军,这些后话,且容慢慢道来。

4

第一章 老佛爷下罪己诏,另起炉灶推维新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