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戏说川军>第三章 如鱼得水练新军 盆满缽满到云贵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章 如鱼得水练新军 盆满缽满到云贵

小说:戏说川军 作者:钟进 更新时间:2017/11/29 8:57:23

话说陈宧受到总督锡良的重用,当了四川常备军的统带,相当于现在的省军区司令,还负筹办武备学堂,真是官运亨通,如鱼得水。

其实,在四川武备学堂正式开办前,前任总督岑春煊,因迫切需要新军的人才,在1902年初,办了一个四川武备学堂的速成班。当时,大清王朝的心真大!要求全国要练成三十六镇新军,即三十六支新式陆军师!除北洋已练成的三镇外,每个省还要编练一镇,小省也要练成一个“协”,即一个旅。四川是当时中国的特大省,即第一大省,要求编练“三镇”新式陆军。岑春煊手里一个编练陆军的人才也没有!除了选送胡景伊等六人到日本士官学校留学外,也办起了一个武备学堂的速成班。

这个“速成班”确实有点寒酸!草创之时,没有懂现代陆军的教师,更没有现代陆军的军事教材!岑春煊找来文人徐子休,也是个饱学之士,当然指的是国学,编了一本《中国古代名将事略》作为教材,训练采用《德国步兵操典》。后来,还是袁士凯找来了四个日本军官,担任速成班的教官,这才有了点现代军事学校的样子了。

其中,日本军官西园,任战术教官,教授班、排、连、营攻防战术。宫崎任骑兵、炮兵专业教官,蔡田任步兵科教官,伊东任日文教官。这四个日本军官,是四川陆军的启蒙者。到1903年,四川武备学堂校舍建好了,招收了第一批学生,把速成班并入,是武备学堂第一期学生。

但因为1903年,日俄战争爆发,这几个日本军官应招回国参战,本应1903年底毕业的胡景伊、周道刚等六人,只有提前半年回国,担任了武备学堂教官。

到了1903下半年,胡景伊等六人回国,这些在日本一年半只学成了初级陆军的六人,回到四川,可成了宝贝。现在四川总督锡良、布政使沈秉堃,向清廷奏请开办四川武备学堂。清廷很快回复。于是,这六人成了四川武备学堂的首任教官。这胡景伊、周道刚、徐孝刚、张毅、刘鸿逵、徐海清这六人都是“举人”老爷出身,国学底子深厚,又学了新式的西洋军事,既算是弃文从武,更符合“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老佛爷标准!他们当教官,是不二的人选。其中的胡景伊,这个重庆巴县制盐业大佬家出身的举人胡景伊,在六人中出类抜萃,成了提调,即相当于今天的教务主任、或称总教官。而学堂监督为陈宧,相当于校长。这当然是总督锡良早就选定的。这陈宧是又管军、又练兵,可以说是权势极盛,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这陈宧办事,是特别认真,会当差,所以,锡良对他特别信任。在武卫军时,聂士成是武卫军的头目,但各营管带、哨官、队官,来源于各营务处,即原来的绿营、旗营等。这些行伍出身的人,没有什么文化,在早已腐败到极点的清末军队里混了一身恶习!除了弄钱、克扣军饷、吃喝嫖赌外,拿着当时最先进的武器,也不会打仗。或者说根本就不会指挥现代战争。一打就散!这陈宧有在湖北武备学堂的经历,深知选军官,必须要有一定的文化知识,才能很快的学会现代战争。因此,他向锡良上了一道条陈,规定了严格的招生条件。锡良一看,正合他意。因为,锡良也是“正途”出身,对于那些识字不多的武夫,也认为不适合当新式军官,当然是照准。

武备学堂校址在成都市内北校场,即旧时阅兵、点兵、训练、比武的地方。学生第一批招收100名,当然不能招收白丁,即文盲,招收的人,年龄35岁以下,只限于举人、贡生、秀才、监生,身体健全,有中学底子,文字通顺之人。即要会写文章,这可是要经过笔试的。那时可能还不兴“走后门”一说,全部是硬考进来的。陈宧是拔贡出身,又是湖北武备学堂毕业,还进过国子监南学、又是京师大学堂的学生,国学底子深厚,又有现在科学知识,从当时的水平来看,是学贯中西之人,亲自把关,无后门可走。看来,锡良认为,袁慰庭够交情,派来了一个务实能干,真正懂得现代军事是人。武备学堂招生,真是中兴之举。这武备学堂就算办起来了。

这陈宧在办武备学堂时,亲力亲为、极为勤勉,为四川的新军创立,贡献极大。而且与这批回国的日本士官生,相处相当融洽,团结这五人(徐海清回国的病故),把这武备学堂办得有声有色,锡良对此极为满意。

武备学堂的第一批一百多名学生,都是文人出身,也算是弃文习武。但教他们的教官,也只是在日本士官学校学习了短短的一年半。日本士官学校只是培养军士,初级军官的,教官也不过学了点陆军的初级指挥知识,无非是立正、列队。体能训练、打枪刺杀、班排进攻之类。不过,这些举人老爷文化底子好,学了日本话,会看日本书,日本翻译的西方军事著作他们当然能看懂,并且心领神会。教出来的学生当当下级军官还是没有问题的。学习半年后,又选出了其中优秀的六名举人、秀才老爷进日本士官学校。这六人中,有周骏、伊昌衡、刘存厚、丁幕韩、杨效周、赵元梓等六人。这些人都算是川军中的先辈,其中伊昌衡、刘存厚,周骏,在四川军阀初期都是重量级人物。尤其是刘存厚,川军混战的全过程,都少不了他的身影,这几位大佬级人物,自会一一道来。

到了1904年下半年,又招收了批武备生一百余名、武备学堂学生达到了三百名了!又选送了陈勋等四名留日。到了1906年,又选送了王陵基等四名留日,算是第四批了。这王陵基也是川军的一个人物,容后再表。

要组建一个“镇”(师)的近代陆军,相当于是白手起家。按当时的编制,“镇”以下为“协”(相当于旅),协以下为“标”(相当于团),“标”以下为营、营以下为“队”(相当于连),“队”以下为“哨”(相当于排),排以下为棚(相当于班),这需要几百名军官及上千名军士!要想建立一个完整的“镇”,如果按部就班的来,不知要到什么时刻才能完成。因此,军官只能“速成”!在1904年,第一批武备学堂学生就毕业了!这比当年“黄辅”军官学校的学制还要长半年。速成学堂看来也是照样能出将军大帅什么的。

这毕业的一百多武备生干什么呢?当军官手下无兵呀!他们也有事干了,在1905年,开始招收弁目(军士,班长类)了,进行组队训练。有了军官、没有军士,士兵就无法管理!别小看军士,这可是兵头将尾,没有他们,军队就是一盘散沙。招收这些弁目,也是有要求的,招收的是“文学优良、年龄身体合格的青年知识分子”,实际上当时能达到这个文化要求的,就是“童生”了,即相当于从私塾学堂念过人之初、四书五经、小学、大学中庸之类八股文章,会开篇写文章,还未考取秀才之类的。小学,并非现在的小学,而是学生读书之初必学之课。内容包括“说文解字”、“音韵学”、“训诂”,即字词解释。这门课是古文之基础,小学不通,一辈子也学不通。可见是基础之基础。

这些人,也就是还没有任何文凭的读书人。当然也要经过文化考试合格才能进来,这可不是能开后门的。第一次招收的川西、川北各府县的,在成都地区就招收了二百余名,这二百余名编为弁目第一营,管带(营长)是胡景伊,即四川第一批留日学生中的骄娇者,武备首任教务主任。在川北招收了五百余名,编为第二、第三营,营长刘鸿逵、张毅,这两个也是四川的首批留日学生,武备学堂的第一任教官。而下面的队官、哨官、全部由武备学堂第一期学生担任。

但武备学堂的毕业生一百多人,加上未毕业的共三百人,还不够一个“镇”的军官员额,清朝廷又下了一道圣旨,要求由四川另组建一支“混成协”,即步、炮、马、辎重(后勤)齐全的一个旅,军官严重不足!只有在三个弁目队中提调三百余名,成立了一个军官讲习班,后来更名为“四川陆军军官速成学堂”,当然还是由陈宧来办。编为三个步兵队、一个炮兵队,由胡景伊、周道刚任监督、队官、分队官、教官由武备学堂毕业生充任。这个“四川陆军军官速成学堂”出来的学生,可不简单,在四川军阀混战中是一个大派系,最后成了名义上统一四川的军事集团。刘湘,这个最终“统一”四川的最大军阀,就是出在这“四川陆军军官速成学堂”!在1907年四川成立第三十三混成协时,就把未毕业的“速成生”抽调了几批去充任下级军官。

为了使一镇、一协的军官、军士能满员,在1907年又在资阳、内江、永川等各府县招收了四百名弁目。原来三个弁目营中,选调军官剩下的,又成立了一个骑炮弁目队,在训练中没有期满的一、二期弁目,调到新成立的六十五标去任军士、即当班头去了。

但中国的事情从来就不是铁板一块!清王朝的军事维新虽然规定严格,但旧势力也是无孔不入的。清王朝旧军队八旗兵、绿营兵,早就腐败不堪,但这是清王朝的统治支柱,在“中学为体”,这个“体”中,这一部分人,自有其代言人。那些官员向总督锡良进言,这编练新军,也不能忘了为清王朝看家护院的奴才们,新军建立后,八旗兵、绿营就处于被裁撤的下场,为了对没有出路的旧武职官员找出路,成立了一个“官弁”学堂,专门招收什么千总、把总、守备之类的武官!但这些武官老爷们不买账,担任实职的基本不来,担任实职好啊,除了该得的俸禄钱粮外,还能大量吃“空饷”!这在清朝中后期,也不是什么秘密了,上下皆知!每年秋季练兵点校,临时在外面抓些地痞、流氓、农民来充数,稍微训练一下,过了点校,那些人领点赏钱,该干嘛干嘛。守备老爷又可以吃一年的空饷了。至于点校,也只是个“过场”,只要把点校及周围的人搞定,昏昏然就过去了。谁都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只要“老佛爷”不知道就行了。这样的肥缺谁愿意放弃,来进什么“官弁”学堂读书。

没有办法!开办“官弁”学堂已上报朝廷备案,生也招不到,这学堂怎么办呀?总督锡良,是真的愁住了!办新军、办学堂要钱,朝廷拨的银子又不够。这总督是一省大拿,上马管军、下马管民。还是布政使沈秉堃,相当于副省长,想了个办法:武备学堂招生要求严格,一些有钱的富家子弟因是纨绔子弟,硬考考不进来,又不兴后门!布政使献上了一招,“捐”!这一来可以弄些钱来办“新政”,又可以招到“官弁”学堂的学生,办它一期,把朝廷糊弄过去。自己还可以从中得到好处,这一箭三鵰的好事,何乐而不为!清朝官是可以公开用钱买的,称为“捐官”,这一次实职的不来,到是临时捐了些武备之类官职的来了。这些“捐官”们,捐了个武职出身,就可以堂而皇之进入“官弁”学堂了。清朝的“捐官”是买不到实职的,只能是“候补”,要得到实职,就还要花钱。第一次买官的钱进了国库,明码实价,公买公卖。但要获得实职,还要第二次花钱,这第二次花钱当然就进入私人腰包了!当然,掌握实职官位的大官,得大头,还有引荐的、中间人、门包,即守门的都要有孝敬,所以,那些捐官们一旦放了实职,就拼命的刮地皮!要把成本收回来,还要大赚一笔。那已不是做官了,而是一笔生意。不过,这次好不容易捐了百十人,终于办起了“官弁”学堂。到毕业时还不到一百人,看来那些富家子当兵,这笔生意不好做,太苦,中途就放弃了。但这不足百人的毕业生,他们庆幸的是,没有花第二次钱,还蒙到了官职,虽然是下级军官,油水不大,但总算是实职。但这个“官弁”学堂的学生,在以后的军阀混战中,他们根本没有什么作为,混了几年,各自回去当起“乡贤”去了。这只是四川新军建立过程中的一个小插曲。

朝廷又下旨,要迅速成立新军十七镇,但当时军官、士官不够。总督锡良决定,先成立新军十七镇第三十三协。陈宧想,这新军也要控制在自己手里,老袁派他到四川,就是要把这新军十七镇纳入北洋体系的,这可不能放脱了!不管怎样,都要抓在自己的手里。

“制军大人,这成立三十三协,管带以上的职务,不能由武备生担任,他们学期太短,还得历练。日本士官生还得担任办学之职,管带以上职务,由常备军中抽调为妥。”陈宧向锡良进言。

“二奄,三十三协的组建,就全委托你了。”锡良对陈宧是绝对信任,如此清廉勤勉之人,当然是信得过的。而且常备军中,陈宧从北洋系,挑了一些人过来,当然是袁士凯的意思。要掌控陆军十七镇,当然要有自己的人。这些人经过小站练兵,也算是具有现代陆军技能之人了。

陈二奄为什么要排挤留日生及武备生?因为他要为袁士凯控制新军十七镇,把十七镇纳入北洋体系。陈二奄正好把从北洋系带过来的、常备军的亲信,担任了第三十三混成协中管带以上的中高级职务,毕业的武备生只能量才担任队官、哨官,即连、排长。顺理成章,陈二奄就成了三十三协的协统。这也为后来川籍军官造反,策动兵变,赶走了外籍军官埋下了伏笔。

清王朝为了扩建新军,要各省办陆军小学,招收十几岁的有国学基础,能写文章的人。这陈宧又成了四川陆军小学堂的总办。他又是练军、又是办学,与后来四川各路军阀都有关系。军阀中的有名人物伊昌衡、周骏、刘存厚、邓锡候、田颂尧、刘湘、杨森、王陵基、刘文辉等都算是他的学生。有人推陈宧为四川军阀的始祖,还真是一点不假。

这陈二奄必定年青,又是位高权重,开始还勤勉办差、励精图治。官场是个大染缸,久而久之,难免落入俗套。又有一些“有心”之人捧场、拉拢。成都,旧时称为锦官城,是十里繁华之地!灯红酒绿,一来二去,耐不住寂寞,也就顺势下了水。维新新政,总督锡良锐意革新,也打不破清朝末年腐朽之势。当时的成都府是“锦城丝管日纷纷,半入江天半入云”!陈二奄公务之余,也难免陷入了花天酒地!那些趋炎附势之徒,总有办法拉官员下水,再说他二进川时就尝了当官的甜头,一拉就下水了,吃花酒,现在叫“有偿陪侍”,从这开始,就陷入了狂嫖滥赌。锦官城的妓院比比皆是,最高级的“浙江台基”里的“清官人”要是能嫖到,花费巨大。所谓“清官人”,即从小培养训练,吹拉弹唱、诗词歌赋无一不会,她们名义上是卖艺不卖身,但遇到大的金主,钱用足了,才可以上身。因为这种“台基”,相当于高级妓院,全是浙江人开的,所以称为“浙江台基”。这是一门长线生意,即“钓大鱼”的生意!在旧时的成都,也算是一大景观了!据说,那种红透了的“清官人”,没有十万两银子,难以上身。难怪现在的浙江人这么会弄钱,那时,浙江人的生意头脑就如此超前了。

以陈宧的地位,他也不会常去那些一夜情的妓院,一些“有心”之人,自会拉他去附庸风雅,有人会为他开钱,渐渐地,浙江台基也是他常去的地方了。至于有没有“上过身”,无从考证,小子也不能乱说,反正银子花起来如流水。

到了1907年,这陈宧到四川已是四年之久了。锡良调任云贵总督,当然舍不得丟下陈宧这个能员,邀请他一起去。这陈宧感到有点麻烦了!这一阵狂嫖滥赌、胡乱花销,已亏空了陆军小学的款项三万多两,这移交难办了!平常陪他嫖赌的好友钟颖,也是清军中常备军的一个头目,被陈宧拉入三十三混成协当标统,即团长,当然是他的亲信。什么是铁哥们,用现在的话来说,“一起下过乡、扛过枪、嫖过娼的”,那才算。这钟颖是满洲贵族,家里相当有钱,为哥们挡事,还能升迁,何乐而不为呢?

“二哥只管放心与锡大人走,前途要紧。区区三万两算个啥,犯什么愁,哥们包了,至于路上的费用,哥们另送一笔银子!既是铁哥们,就要患难相助!你哥子发达了,兄弟还要靠你提携呢。”钟颖拍着胸脯说。

“钟老弟,能在我危难之时,救我之急,是真君子矣!没说的,这三十三混成协由你来带,陆军小学总办也一并交与你。”这还真是投桃报李!

钟颖,算给他解了大难,这铁哥们当然要极力相助。他在锡良的面前,竭力推荐钟颖接应三十三协协统及陆军小学总办,锡良见是如此忠心、清廉、能干的陈二奄推荐,当然照准。这样,他的贪腐就掩盖了过去。

陈宧要走,常备军中、绿营中一些有心人,明白他不但是锡制军的红人,还有北洋背景,与当朝权贵荣禄又有旧,又是如此精干,估计陈宧今后,前途无量,为了今后有所依附,当然要送出丰厚的程仪!陈宧收了一大把银票,真是盆满钵滿的离开了四川,这是陈二奄二进川。

陈宧从四川带去的人中,有刘存厚、刘成勋、张毅、乔毅夫等人,这些人后来都是四川军阀混战中的厉害角色,容后再表。

这钟颖后来统帅一支混成协进驻西藏拉萨,对巩固边防,制止西藏分裂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也算是对中华民族有贡献之人!人,是有多面性的。并非一坏,就坏到底。所谓好人、坏人这种简单、脑残、区分人的方法,现在还在盛行,真是可悲!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4

第三章 如鱼得水练新军 盆满缽满到云贵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