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戏说川军>第七章 仁人志士赴国难 秀才造反终难成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 仁人志士赴国难 秀才造反终难成

小说:戏说川军 作者:钟进 更新时间:2017/12/6 6:29:35

暗夜的初春黑夜,一个人影在一条山间小路上急急奔走。手里似乎提着一把刀,一把闪着寒光的马刀,另一只手里好像还提着什么东西。前面出现了一个小庙,小庙里黑灯瞎火的,那人进去看了一下,里面没有一个人。这是一个无人住的小庙,那人又站在外面听了一下,没有动静,他才放心地在小庙门内坐在地上,背靠墙上,闭目养神。

回忆起才发生的一幕。在广安城西门,他用马刀砍翻了一个守城的兵丁。这是他这一辈子,第一次杀人。回忆那惊险的一幕,至今还是心惊肉跳的。干军事、组织起义,干了这么久,他这还是第一次,面对面的厮杀!说来真是惭愧!

别看他此时如此落魄,此人是谁?是当时孙中山领导的中国同盟会派到四川的主盟人,熊克武。那时,熊克武才二十四岁!

熊克武,字锦帆,是四川井研经湾人。现在属于自贡市。生于1885年12月26日。对的,就是与毛泽东的出生日期是同一天。熊克武十九岁留学日本,在日本跟着孙中山,是同盟会成立时的发起人之一。还是同盟会评议员之一。军阀混战中,是名义上统一四川达六年之久的人。也是四川军阀混战时,防区制的始作俑者。是中国近代史上的一个人物!如果不是中了蒋介石的圈套,可能中国的民国史要改写!

此时熊克武靠在墙上,他是疲倦极了。这几天是连轴转,从重庆赶到合川,又从合川赶到广安,策划起义,他是总指挥,事事都要管,一直到起义发动。这一次,又败了!想象中的计划,连泡泡都没有出一个,就败了!幸好冲出了保安营营房,在西门遇上二个把守城门的士兵,急中生勇,砍翻了一个,又急跑了二十几里山路,他实在是累了!他朦朦胧胧中,这几年的经历,在脑子里像过电影一样。

要说在四川发动起义,对于他来说,不是第一次了。

三年前,丙午年(1906年),东京同盟会总部,下达了命令,委派熊克武、黄树中、谢奉琦为四川主盟人。回四川组织同盟会,并发动武装起义。那时,熊克武才二十岁。一个二十一岁的青年,主盟西南的一个大省,这个担子,够重的。这不是去当什么大官,而是去造反,拼命!熊克武还是个热血青年,初生牛犊不怕虎,接受了这个委派,从上海坐轮船回四川。

那时,长江里的轮船,已经通航到了湖北的宜昌。但这些轮船都是外国公司的。那时还都是老式的烧煤的蒸汽锅炉轮船,船行不快。熊克武、黄树中,二个年青人,就在船舱里,商议入川后的大计来。那时,谢奉崎已在成都了。

这二个年青人,长袍马褂,一副标准的大清朝服装。那时,一些新派人物,是西装革履,脑袋上盘一根大辫子。这二位都是日本留学生,是沾了洋气的。而且还是在上海十里洋场混,这副打头,也是土了一点。这当然是为了掩护身份!因为由孙文组织的同盟会里的重要成员,都是大清朝的“钦犯”!这几个都是同盟会发起时的会员,熊克武十九岁时,就是同盟会总部的评议员。而现在,是四川的主盟人!他们一路上,当然不敢张扬。

前路茫茫,二人回川,要在四川组织起同盟会,发动起义。他们手里,既无经费、又无武器,三个书生,要干如此大事,此事难啊!靠的就是一腔热血!

大清朝虽然又搞了维新,但也抑制不了风雨飘摇!维新的一大政绩,办了不少新式的现代学校。在日本留学回国的学生,四川的就有几百人。其中一百多人,是在东京就参加了同盟会的。回川后,散在各县,这些人都在各县任职,几乎都是新式学堂的监督(校长)、教务之类的。在地方上都有一定的声望、地位。孙中山指示,他们第一步的任务,就是联络各地的同盟会员,建立各地机关,吸收党员,扩充力量,为起义做谁备。

他们手里,最有价值的东西,就是四川同盟会员的名单、地址。这可是一份重要的文件,如果落在清王朝鹰犬的手里,四川一百多同盟会员可就遭了大难!熊克武在离上海前,专门找了一个可靠的裁缝,缝在马褂的夹层里。马褂穿在身上,寸步不离。

船到宜昌,换木船过三峡、到万县。为了赶快到重庆,从万县走旱路,赶到了重庆。一到重庆,住到了同盟会员朱之洪家。第二天,重庆同盟会支部的几个重要成员就在朱之洪家聚会。来的人有宋绍尊、张佐丞、冉君谷等。熊克武出示了“关防”,即同盟会总部的任命文件,确认了他是四川的主盟人身份。熊克武当场确定,由冉君谷等组成同盟会重庆机关。接着,他又从旱路赶到成都。

熊克武那时才二十一岁,人年青,在从重庆到成都的官道上疾步而行!接近六、七百里,不到四天,就赶到了成都。在成都见到了谢奉琦,黄树中已到达成都。四川的三个主盟人,在城都聚齐了。

三个年青人,担此重任。万事开头难啊!商议决定,第一步还是联络全川党人,派出代表,到成都一起商议大计。那时虽然有了邮局电报,但用邮局电报传信,容易走漏消息。大清朝已把同盟会定为乱党,逮住就要杀头的。熊克武自动担任联络重任。川北、川南,由熊克武联络,川东由重庆支部联络,川西由谢奉琦、黄树中联络。日行二百里的铁脚板,熊克武就是在那个时候练成的。

二个月后,各地代表三十余人,会聚成都草堂寺。四川同盟会分部,就算正式成立了。在会上,各自发表对“革命”的策略。这些书生们并非盲目乱干,还是有些韬略的。马上发动起义,要人没人,要枪没枪,这不是找死吗!好在人多主意多,终于定下了当前方略。同盟会在四川各地的活动,暗地里开展起来。熊克武没有坐在成都,还是全川奔走,到各地了解、指导。过了一年,同盟会在四川已有了相当的根基了。

由黄树中负责的新学堂同盟会,已有了相当规模。新学堂的学生,大都有反清思想,组织发展快。而且,八国联军入侵中国后,新式学堂中学以上的,都要练军事体操,即军训,各个学校都领了一些枪支。这样,暗中掌握了部分枪支弹药。

清政府为训练新军,招收的武备生,学生中就有同盟会的龙光、黄成章、王资军等,由他行联络武备生。趁着招收弁目队,在川北弁目队中,又进去饶国梁等十余人。在弁目队、速成军官中也有了组织。大清王朝没有想到,他的维新国策,大力开办的新式学堂,在给他自己培养掘墓人。

还有会党,即四川的哥老会是势力最大的。佘英,同盟会员,也是长江上游重庆、泸州、宜宾势力最大的哥老会老大。由他来发动会党最合适。佘英已在泸州联络了当地哥老会头目,有声望的士绅,长江上游沿线的帮会头目、士绅上百人,会众上万人,由一个大盐商习成员,负责筹措起义经费。秘密机关就设在官宦世家邓帮植的家里。

大清王朝风雨飘摇,那些富商大贾、甚至体制内的官员,都看出了,大厦将倾。改朝换代,不可制止了。说是为了什么“革命”,还不如说也为自己博一个出路,这些家大业大的人,何必行此凶险之事呢?这个事,还真说不清!也许是帮会势力裹挟、或者什么原因。反正他们的一只脚,已踩了进来。佘英在长江上游的活动,极有成效,甚至巡防营、警察中,都有了不少帮会兄弟。

那还是两年前,熊克武到川东,重庆。会见了佘英,佘英与熊克武在东京同盟会总部就见过面。因为都是四川人,熊克武是井研县的,都是川南一带的人。当然亲切。他们见了孙中山。孙中山一阵鼓动后,佘英加入了同盟会。长江上游的同盟会,就由佘英主持了。佘英也参加了成都草堂寺会议。川南、长江上游一带仍由佘英负责。佘英要熊克武到沪洲去看看。佘英认为,发动沪洲起义,可能有把握了。

船到江津白沙,上岸歇息一晚,就在那个晚上,由佘英介绍,熊克武加入了哥老会。要在川南一带行事,有哥老会身份,就可以畅通无阻。是佘大爷介绍的,这在川南就是一块招牌!逢州过县,水旱码头,各处哥老会都会无条件免费接待,负责保护,一站一站的接送。佘大爷的兄弟,谁敢怠慢!

“锦帆,沿江上沪洲,你可以看一看,在沪洲起事,应当有戏!”佘英有点得意地说。

“佘兄,那里是您的地盘,你说有戏,那就八、九不离十了。要是成功,您可是光复中华的第一人了!”

“哪里,哪里!要想成事,全靠兄弟伙抽活(即支持的意思)。”

“佘兄老练,是川南的大爷。小弟锦帆愿听佘兄道来,真有把握吗?”

“老弟是四川的主盟人。沪洲要起事,当然要听老弟的。老弟是孙先生的高足。看看为兄的策动,是否合乎行事条件。”

“愿听其详。”

“沪洲是我的老窝子。会党多,我的片子,在叙沪一带,还是吃得通的。”

“这还用说吗,您是沪洲的舵把子。会党当然要听您的。”

“还有,沪洲各县,同盟会的党人多,这一年来,新学堂、商会、地方名人中,都有我们的人。我的机关,就设在邓邦植的家里。设在一个官家的家里,安全,没有问题。还有,沪洲的巡防营、川南道巡防营,有同盟会员,还有大量的兄弟伙。”

“同盟会员掌权了吗?”熊克武虽然年青,但他知道一句话,“清末无倥子”!即在四川,商贾绅粮,士农工商、推车卖浆者,都会加入帮会。巡防营是本地治安军队,入军队前,就入了帮会,这一点不其怪。但士兵听命于长官。如果没有挑头的,就是一盘散沙。

“有两个哨官。”哨官,也就是小排长。有,总比没有好。

“是小了点,也少了点。如果能多发动几哨,我们的快枪就多了!”

“拉扯多了,事不机密,怕坏事,发动起来,他们做内应,把对方搞乱了,我们就好办了。”

“我们没有快枪,只有大刀、长矛,火药枪。巡防营都是单响毛瑟枪,真打起来,我们吃亏大了!”熊克武进过日本东斌军事学校,对现代步兵,当然解。单响的毛瑟枪,组织好了,拿着大刀、长矛的队伍,是难以近身的。

“老弟,我也想弄快枪呀!经费有!盐商习成元,负责费用。所有起事费用,由他筹措。派人到日本去买枪嘛。”

“这到是个办法。到沪洲,会集同志,再从长计议吧。”

沪洲起义,这是熊克武组织的第一次起义。连泡也没有冒一个,就失败了!他感到自己太嫩了!才二十一岁,担当如此大任!他感到,力不从心啊!

四川同盟会党人齐聚沪洲,三个主盟人熊克武、谢奉崎、黄树中都来了。川南各地的代表都来了!那一次,心起得太大!想在成都、川西、川南一同发动,不该呀!

首先发难沪洲。大家雄心勃勃!沪洲是川南重镇,上可以威胁到宜宾、乐山两个川南重镇,下可以威胁重庆。沪洲发动成功,这里是四川最富铙的地区,全部抓在手里了!而且,沪洲靠近云南,利用云南边境多山地形,又远离昆明。这可是进可攻,退可守的宝地啊!当时,如果不决定成都同时起事,在端午节发动,可能成功了!因为端午节,沪洲有赛龙船的习惯。远近的老百姓,端午节这一天,都会来看赛龙船,人山人海的。聚集几千人,不会被清朝鹰犬们注意的。而且人来人往,行动又方便!但成都的同志认为,成都基础差,时间太紧,准备不及!要求推到慈禧太后十月初九的寿辰时,清朝官史都要庆贺,防备松懈,沪洲与成都同时发动。这一推,就推出事来了!

先是在永宁兴隆场,由黄树中负责制造炸弹,引起爆炸!引起了永宁官府注意。事情败露。那此哥老会的兄弟伙们,口无遮拦,已引起官府注意。知州杨兆龙想密捕佘英,佘英逃脱,怕官府先下手,急急忙忙决定,提前到十月初一动手,并要求成都同时发动。

本来江安县衙的刑吏,戴皮举火为号,城内、城外会党同时发难。没有到,事不机密,县官提前知道。火一点然,即被灭掉。会党没得到信号,没有动作。城门一关,巡防营出动阻击由哨官刘安帮、鲍九成,带的两哨巡防营。全城戒严,还没出一个泡,起义就夭折了!佘英留沪洲善后,其余外地的党人,又奔赴成都,准备在成都起事。

成都起事,还是定在十月初九,就是西太后生日那一天。到了初九日午后,才赶到成都。他是在路上耽误了。孙中山派人来了解四川的情况,熊克武去找他汇报。等到了成都,都布置好了。他入住一处预先预定的旅店。还没有建立起各方面的联系。四川同盟会多数同志聚在成都,会党人员也来了五千多人!守军械库的新军都联系好了,一但举事,就打开军械库。学生军也联系好了,放火为号,马上举义。

又是放火!这个火,又没有放起来!入夜,放火的人跑来报告,放火了,但全城就是看不见大火。原来,放火的人在城门一个旅馆包了一个房间,在草垫子上浇上煤油,把床架上去,火一点,锁上门,就跑了。店老板一看,砸开门救火,火还没窜上房子就灭了!一直到天亮都没有发出信号,就没有人敢动!那个放火姓朱的怕死,明明知道放火失败,当时为什么不在永和旅馆放一把火呢?不该呀!难道那时我也怕死?熊克武内心相当自责。沪洲之役,泡没出一个,死了同志上百人!沪洲一带同盟会的力量大减!成都起事,还是没有冒一个泡,第二天,来的人都逃散!弁目队的同志逃离,同志又被杀几十人!

接下来,叙府(宜宾)起义,由谢奉崎主持,还是泡都没有冒一个,又败了!谢奉琦也牺性了。

为什么接连三次起义都失败?难道真是“秀才造反,三年不成”?每次看来计划周密,一干起来,就不是那么一回事。败了,就败了,每次都没有冒个泡!哪怕与对方真刀真枪的干一场,败了,也有个说法!这明不白的,算个什么呀?

每次起事,计划看似周到。策划的是同盟会党人,干事的巡防营、哥老会。巡防营中又没有掌军的。袍哥大爷们口无遮拦,又张扬,那有不败之理。看来,干这些事情还得靠自己。党人应当有自己的武装,才有可能成事。

三次起义不成,只好又出川,到日本去买枪。买枪又没有经费。由川藉留日学生自动损款,钱不多,买了三十几支手枪,二千发子弹。除了带走的几支外,藏在忠县一个同志家里,结果被他老汉丢入长江中,这一趟日本,是白跑了!

接着发动广安起义。计划中,看以广安条件不错,广安、大竹、邻水、长寿,有同盟会员三百多人。长寿中学的单响毛瑟枪一百多条,有一百多学生军。广安只有一支巡防营,力量不大,还可以发动会党几百人加入。又是会党!因为会党的兄弟伙们招集来干事,讲好的,每天四百钱。结果没发钱,就在茶馆里闹了起来,事情当然败露!马上发动,他们居然陷入了巡防营的空城计,才明白又上当了。这次虽然败了,但总算冒了一下泡,同盟会的同志们总算与巡防营打了一仗,杀出重围。熊克武也放了几枪,还砍翻了一个兵丁!至于会党袍哥们,一开打,就四散了!

熊克武虽然处于半睡状态,但大脑并没有进入睡眠,四次起义,袍哥大爷们都坏了事。看来,这些大爷们,起哄还行,真要干事,这些大爷们不可靠。看来不能依靠这些大爷了。

天麻麻亮,已看得清路了。熊克武不敢在这里久留。把马刀藏在庙里,手枪别在腰上,沿着一条石板路,离开了小庙。避开广安,向南充方向走。到了南充,身上没有一文钱了,不得已,把身上的小皮祆换了四块银元,当作吃饭钱。在路上碰着同志秦炳、彭正纲二人,才没有挨冻受饿,顺利到达成都。

熊克武在清未革命党中之所以名气大!在全国,他是首义!即同盟会正式的向大清朝开始武装斗争。熊克武是屡战屡败,但他是屡败屡战!

广安失败,又策动乐山新场起义。这一次全部是同盟会的人。因佘英病了,没有参加,他的哥老会兄弟们一个也没来。这一次开始还算顺利。几百同志在四个地方一齐动手,四处都顺利得手。获得步枪上百支。

但好运气到此为此。从新场向屏山行进时,清军从乐山追过来了。就在屏山的宋家村,双方打了起来!也许是天要灭熊,他起义注定不会成功。从马边又开来一支清兵,这支兵是路过,看见有战斗,就加入了进来。这还不算,正好从雷波解送税银的一队清军到乐山,又加入了战团。本来这支义军,对抗乐山来的清军都不行。又加入两支队伍,三面夹攻。这批同盟会员,也算能打,一直打到天黑,四散突围。但是,同志战死二百多人!川南会党骨干,几乎尽失。佘英也被捕被杀。

熊克武逃回成都,接着离川,到了上海,又流亡日本。一直到辛亥革命,四川光复后才重新回到四川。

他是21岁回川,24岁出川。整整三年,都在四川大地上奔波!同盟会任命的四川三个主盟人,谢奉崎在宜宾起义失败后被杀,黄树中造炸药重伤,就剩他一个,又要亡命海外了。当船过三峡,回望远方,他不知前路如何,两眼茫茫。这一天,他的四川主盟人的身份,就失去了。当他重回四川时,已是物似人非了。

2

第七章 仁人志士赴国难 秀才造反终难成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