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玄幻>异世界笔记>第五十章 此路是爷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章 此路是爷开

小说:异世界笔记 作者:王伯安 更新时间:2018/4/15 21:43:22

当然,这些小小的挫折并不能改变王班要建立骑兵部队的雄心壮志,作为一名从小被教育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的革命青年,王班决定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先用土办法解决马鞍不足的问题。

为了解决马鞍的问题,王班把驿馆的各种被褥洗劫一空,然后发动方芳芳、宁雨涵、李晓娜、庄嘉和一众女侍卫,但凡能拿得了剪刀和缝衣针的女人悉数上阵,开始加工一种布马鞍。

“马鞍有什么啊?不就是中间凹两头翘,防止人前后滑,两边再加上马镫,防止人左右倒,人就能在马上坐稳了么?”王班撅着嘴开始阐述自己的设计思想。

于是,一种下面垫着小褥子,上面用多层布密密的缝起来,然后整体样子缝成像中国传统的小孩子用的老虎枕头的布马鞍被做了出来,众人把这种布马鞍绑在马身上试了试,倒也勉强可以骑乘,但唯一的缺点就是不耐磨,跑几圈下来竟然有的部位已经开始磨损。

“给容易磨破的这几个地方加缀一层皮革,皮子么……就从那些废品马鞍上裁!”王班撇了撇嘴心疼的看着那一堆不能用的马鞍。

于是,经过一番折腾,云山城第一骑兵师第一团第一营第一连正式成立,张斌任连长,王班任指导员。当然,这些都属于玩笑,实际这些马儿都隶属于王班勋爵的私人卫队。

王班给卫队制定了新的训练计划,为了兼顾冬贡队伍的行程,所有人每天四点起床,先进行步操训练,然后进行马上训练,上午七点吃早饭然后出发,在路上也是一半人骑马赶路,以尽快熟悉骑马的感觉,另一半人坐车或步行,到中午轮换,而且赶路的时候必须把马镫摘下来收好,完全凭双腿夹着马稳定身体,这样难度更大,同时也是由于一路上人多眼杂,王班并不想让骑兵这个当时的战略兵种提前暴露在有心人的视野中。

于是,一切准备妥当之后,云山城冬贡团队骑马的骑马,坐车的坐车,步行的步行,再次踏上了前往帝都汉克城的道路。

“唉唉,你看那支队伍好奇怪!”随着队伍踏上路程,越来越多的路边吃瓜群众注意到了这支奇怪的队伍。

“是啊,你看那些人骑在马上唉!”

“这骑马赶路,马一跑还不掉下来啊?”

“我看这些人八成是特岗人,我见过他们那样子骑着马!”

“不可能,你没看他们打着冬贡的旗子吗?特岗国那些蛮子啥时候对我们汉克帝国进贡过?”

“也是啊~~~难不成特岗国也被我们汉克帝国征服了?”

“做梦呢吧你?征服特岗国要跨越大沙海,有去无回的买卖。”

王班当然不知道他带给吃瓜群众的这些争论和疑惑,此时他正在交代队伍中负责照顾马匹的马倌如何照顾这些马:“每顿饭要用豆子搀着草料喂马,另外晚上睡觉前还要给它们加一顿粗谷,就是那种东西!”王班指着一辆马车上面的口袋说道,“还有,每天要给马刷洗,这个我的侍卫们会帮你,每两天给饲料里掺一些酒,能帮马舒筋活血,提升马的爆发力。”

“勋爵,您这马比我们人吃得都好啊!”马倌听了苦着脸说道,“这么个养法,这些个马一月下来得多少钱啊?”

“钱的事你不用操心,你只管把马喂好,要是有一匹生病了我就把你挂树上用马鞭抽。”王班瞪了一眼马倌后说道,吓得马倌一缩脖子不再说话。

别看王班嘴上硬,但实际上他还真的在为钱的事操心,这买马的钱虽然迈清兑现诺言给报销了,但后续养马的钱得王班自己出,而这几十匹马简直就是一匹匹的吞金兽,由于是冬天还没法放马出去直接吃青草,这些马的草料和辅料就全靠花钱买,甚至还专门腾出两辆马车装这些马的草料,照这个速度吃下去王班真的离破产不远了,到这时王班才想起在某军事论坛好像看过一个帖子,就是计算古代各兵种的成本的,里面有说到在古代养一名骑兵的成本基本上相当于养八名步兵,王班这才理解为什么历史上只有个别几个国力鼎盛的中原王朝才拥有全套顶配的骑兵部队——这玩意儿太吃钱了啊!

不过心疼钱归心疼钱,组建骑兵的计划还是得执行,由于马匹马车充足,整个冬贡队伍的行进速度倒是快了不少,于是每天又多给王班留出来两个小时的训练时间,就这样边走边训练,几天下来,王班的侍卫们已经基本掌握了骑马的技巧,领悟力强的甚至已经开始在马上操练兵器了,而迈令德和庄嘉由于好奇,也跟着练习马术,几天下来也进步不小。至于王班本人么……除了屁股磨的生疼倒也悠哉悠哉。

从三岩镇到帝都的这段路非常好走,沿着大路基本上都是平原,间或出现一些丘陵和小山包,沿途经过的一些市镇也能买到充足的补给,就在王班以为接下来的路途也不过如此了的时候,横生的枝节再次给了王班一次卖弄节操的机会。

“注意看啊,实际行军的时候,应该派出轻骑兵抢先占据路左边那个山包,一来可以为大军提供掩护,二来可以防止敌人在那里设伏。”这一天,王班一如既往的一边骑着马走一边跟迈令德交流着一些作战指挥的想法。

“老师,你不说我以前还真没想过行军还要在四面派出斥候的问题,我们都是全军开上去,在哪儿碰上就在哪儿开干!”迈令德挠着后脑勺笑着说道。

“那是你以前碰到的都是跟你一样的直肠子,要是对方稍微有点心眼,你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王班一脸严肃的说道。

两人正说着,前面的马车队伍突然停了下来,王班抬头看看太阳,奇怪的说道:“这还没到午饭时间啊,怎么停这儿了?”话音未落,一名王储的护卫从队伍前面跑了过来,说前面有情况,请王班和迈令德去看看。

王班和迈令德驱马上前,来到队伍前列往前一看,只见二百米外小山包旁边的大路上,密密麻麻的四五百人拦住了道路。

“这是…………”王班奇怪的看向迈令德。

“强盗,沿路抢劫的!”迈令德脸上波澜不惊的说道,随即拨马走回队列中,在迈清的马车边上附身说了些什么,然后就看见庄嘉走下马车也上了一匹马,两人并排驱马向王班走来。

“我和殿下说了,殿下说让勋爵全权处理此事,还派来庄姑娘来给勋爵做翻译。”迈令德和王班打齐马头后说道。

“那好吧,我们去会会这些强盗。”王班说罢打马上前,迈令德和庄嘉也立刻驱马跟上,三骑一阵风般的来到了那群乌泱泱的人群面前。王班来到这群人面前拉住马打量了一番,忍不住想笑,在王班的概念里,要出来做强盗剪径,好歹也得是些彪形大汉什么的,但看这些人大部分都瘦小枯干,面露菜色,除了个别人拿着还算像样点的兵器外,大部分人拿着的都是砍柴的斧头或者柴刀,以及钉耙棍棒之类的东西,在王班眼里纯属一群乌合之众,看见这些人的尊容,王班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

“等下你不要说话啊,一切都听我的。”王班板起脸对迈令德说道,迈令德犹豫着点了点头。

说话间王班等人已经来到这群强盗面前,王班看向庄嘉,庄嘉点了点头示意翻译结界已经打开,王班便勒住马问到:“让你们管事的出来说话!”

随即从对方人群里走出一名络腮胡子的大汉,眼露凶光的看着王班。

“你就是他们的头儿?”王班用马鞭指了指对方,见那大汉不说话,算是默认了,王班就提高了嗓门说道:“你们给爷听好了,此路是爷开,此树是爷栽,要想在这儿做生意,得交买路财,你们按人头每人交我一个银币,我就让你们继续在这儿拦路抢劫,都明白了么?”

王班话音刚落,迈令德差点从马背上栽下去,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王班,心说这哥们是不是拿错剧本了,到底是谁在抢劫谁啊?

对方的队伍里也是一片哗然,显然第一次听说被抢劫的管抢劫的要钱的。

“另外我说你这个当头儿的,你们这打劫也太不专业了,你看看你们连个拒马路障啥的都没有,再看看你们手里的这些家伙,破破烂烂的,你看看你看看那个,头盔都生锈了,平时都不带擦的是么?”王班像训自己部下似的对着强盗们狂喷口水,“还有,别把人都傻了吧唧的摆在大路上,你就不会放一些人在旁边山头上?到时候居高临下一冲,得手的概率不就大多了?”

“勋爵,您告诉他们咱们是冬贡车队,然后给点银币打发了得了。”旁边的庄嘉见王班没完没了,就小声提醒道。

“好啦好啦,跟你们这些废物多说无益,赶紧把钱凑齐交过来,不交钱的话,爷爷我管杀不管埋哈!”王班装作没听见庄嘉的话,继续大喊道,见对面还是乱哄哄的没有回应,王班装作生气的样子说道:“那就是没得商量喽,那好吧,后面的车队上全是金币银币,够胆的就来拿。”说完拨转马头头也不回的奔回了车队,迈令德和庄嘉对视一眼,也跟了回去。

“前面到底什么情况?”三人经过迈清的马车,迈清挑起车帘问道。

“是一群强盗……”庄嘉刚张嘴被王班一把拨到了一边。

“一群顽匪,除非我们留下全部财物否则不会放我们过去,看来只好教训下他们了!”王班故意沉着脸说道。

“好吧,全凭勋爵做主,赶跑了就行了。”迈清说完放下了车帘。

“骑兵注意,准备战斗!”王班得到迈清的首肯,驰马向队尾跑去,下令侍卫们做好准备。

“老师,这行不行?咱这刚骑上马没多久……”迈清驱马跟上小声的问道。

“啥行不行的,以战代练呗,不然永远是花架子,再说了,你看看对面那些废柴,摆明了就是给我们送经验的,不拿白不拿啊!”王班说着已经到了队尾,队伍后面的侍卫骑兵队已经开始整理装具,把马镫装回马鞍子上,大家得知将要第一次作为骑兵参加战斗,都有些兴奋和紧张。

“等下我和老张带着骑兵先冲乱他们,然后你就带着步兵掩杀过去就好了,不留活口哈!简单吧?”王班拍了拍迈令德肩膀,一夹马腹带着数十骑兵疾驰而出。

对面的群盗们还没有从刚才王班二哈的表现中回过神来,却见对面疾风般驰出几十个骑在马上的士兵,迅速的排成了两排。

侍卫们的阵形也是这几天多次演练过的,第一排全都是使用正规马鞍的女侍卫,负责冲开对方的阵形,第二排是使用布马鞍的男侍卫,因为训练水平毕竟不如行伍多年的女侍卫,所以放在第二排作为补充和支援,而王班张斌则在第三排负责补漏和指挥。

“同志们!”王班从后排策马而出,来到侍卫们的面前:“我们正行走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道路上,但前面那些不长眼的家伙竟然敢拦着我们的道儿,这种卑劣无耻的行径我们绝不答应!”看到所有人都一脸蒙圈的看过来,王班清了一下嗓子:“好吧,我用你们能听懂的话说,那些混蛋拦在我们冬贡的路上,现在我以勋爵的身份命令你们,用你们的长矛和剑去赢得荣誉,将那些杂碎踩在你们的马蹄之下,霍去病与你们同在!骑兵万胜!”

“万胜!万胜!万胜!”虽然不知道霍去病是个什么鬼,但丝毫不妨碍骑兵们发出整齐的怒吼,战斗的意志瞬间提升到了顶点。

“前进!冲锋!”王班拔出腰间的凤刀,向着对面一挥,两排骑兵催动马匹,踏着小碎步开始进攻。骑兵们绕过前面的王班,再次合拢组织好了队形,并且渐渐开始加速。

“你那都是些什么玩意儿?”一旁同样策马前进的张斌说道。

“管他呢,效果好就行!”王班一脸得意的说道。

战马在跑动中逐渐加速,五十米后开始小跑,一百米后开始大步跑,最终在距离对方六十米处达到了全速,而对面的强盗们这才反应过来,顿时引发了一阵混乱。

面对隆隆的马蹄声和如墙而来的骑兵,如果是没经过训练的人,第一反应绝对是转身逃开,况且匪徒们连一件像样的长兵器都没有,前排的匪徒在隆隆的马蹄声中纷纷转身而逃,当然,也有少数不逃的,他们不是勇敢,而是已经吓尿了。

骑兵的冲锋在这种平坦开阔的地方可谓转瞬即到,前排想逃命的匪徒和后排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的匪徒推挤在一起,在王班眼里这帮家伙跟一群引颈待宰的鸭子已经没有丝毫区别了,下一秒,第一排的女侍卫们已经抽出了手弩,隆隆的马蹄声夹杂着一阵金属颤音,匪徒的人群中伴随着惨呼噼里啪啦的倒下了数十人。

“杀!”随着一片娇喝,女侍卫们收起了手弩从马钩上取下长矛,一呼一吸之间,十几匹战马驮着马上的骑兵撞进了人群。

强盗们的老大在第一时间就被一支长矛贯穿了身体,然后在巨大的推力下向后飞出,带起一蓬血雨还砸倒了身后两个正在逃跑的手下,在他最后的意识里,惨呼声和骨骼断裂的声音瞬间响成一片。

女骑士的长矛借着巨大的冲击力刺出,站得密密麻麻如韭菜般的强盗们被两三个一串的挑在了长矛上,当然,以女侍卫的体格,长矛也都全部折断或者脱手而出,女侍卫们随即又抽出腰间的短剑,抡起胳膊大砍大杀,在马匹撞击人体的乒乓声中撞穿了匪徒的人群,从另一侧冲了出去,就在大多数还活着的匪徒以为自己已经安全了的时候,第二波骑兵的长矛又如约而至,然后继续是匪徒们的惨呼、长矛入肉的噗噗声、撞击人体的嘭嘭声和骨骼断裂的噼啪声组成的死亡交响。

“快跑啊!”不知是哪个人首先喊了一嗓子,匪徒的人群瞬间犹如被浇上开水的马蜂窝一般炸开,匪徒们丢下手里的兵器,抱着脑袋像无头苍蝇一般朝着各个方向四散而逃。

“那个傻B迈令德在干嘛?”王班在撞飞了一名匪徒同时挥刀砍翻两名匪徒之后,看着四散而逃的人群怒骂道。

此时迈令德的步兵还在一百米外排着整齐的队列小跑前进,倒不是迈令德速度慢,实在是没想到王班的骑兵一个冲锋就彻底打崩了人数多达他们十倍的数百匪徒。

“散开,把他们赶回来!”王班见迈令德的步兵指望不上了,便下令骑兵们分成小股四散追击,于是骑兵们迅速以三人为一组开始四散追击逃跑的人群,反正现在这帮乌合之众已经没有丝毫的战斗信念了,不论怎么追都不会有什么危险。

0

第五十章 此路是爷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