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贞观二年之他来自未来>第二十章 纸上谈兵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章 纸上谈兵

小说:贞观二年之他来自未来 作者:万恶的狗头 更新时间:2018/9/11 11:56:47

第二十章 纸上谈兵

胡迭的改变,程咬金看在眼里,自然是欣慰的,不过他现在却是越来越怀疑,这小子是不是也在跟自己玩心眼了,因为按其所说,他是从来没有读过兵书的,可程咬金给他布置的课程,那学习的速度,简直就跟作弊一样,厚厚的一本兵书,不到半月竟然就能全部背诵出来,而且还不是死记硬背,竟然还做到了充分的理解,可以活学活用。

这小子莫不是学过,却拿谎言欺人?按说不会啊,这兵书又没啥禁忌的,他要学过,有啥不敢认?反正他这一身的才学本就够吓人的了,还怕多这一样?

这样的想法,却是不能让胡迭知道的,否则这小子定然又要飘起来。

而胡迭那边,却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兵书他是没学过,但作为一个经历过现代高考的年轻人,别的本事不好说,这背书的能力那绝对是杠杠硬的,要不是那本兵书全都是文言文,读起来生涩难懂,想背下来都用不了一周的时间——这玩意儿再难,能有当年背英词单词难吗?那么多生涩的单词都能背下来,何况这总共加起来都不到两万字的兵书?

至于说理解,这就更简单了,古人的兵法,其实来来去去也就那么几招,胡迭没有说谎,他确实没有系统的学习过,但从小到大,他看的小说,电视,电影,却有不少都是包含着这些内容的,比如那三国,还有兵法三十六计之类的,这些知识内容其实很多现代人都是有过接触了解的,胡迭所欠缺的,只是系统性的整理归纳罢了。

不仅如此,像安营扎寨,根据不同的地形来设置营盘防御之类的知识,在古代,向来都是将门的不传之密,不是嫡传的子孙或传人,偷看一眼那都是要出人命的,可胡迭呢?他是没学过这方面的知识,但游戏总是玩过的,像全面战争系列,那就是最标准的冷兵器战场的模拟,各种地形和兵种的配合压制都是依照现实而设,这样真实的模拟场景,对于游戏者而言,其实就跟亲手指挥了一场战争没什么区别,从开头连简单电脑都打不过的菜鸟,到后期可以轻松一挑四恶梦级对手的高手,你敢说他就没有从游戏中学到一些兵法的要领?

事实上,他所掌握的军事知识,只要稍加整理,都不比这个时代任何一个将门传承差,甚至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知识,其实都是相通的,像胡迭这样接受过现代系统教育的人,在学习和理解能力上,本就要比他们这些古人强许多,各方面的因素加起来,出现这样的结果,也就不难理解了。

这一天,又到了考校的时候,胡迭到也认命,被叫到帅账后,本想着快点背完,回去还能抽空给自己开个小灶,昨日几个外出侦察的斥候顺道打了两只兔子回来,送给他一只,这段时间训练得这么辛苦,正好给自己补补,可是没想到,老妖精却根本没打算考他的背颂,却是拿出了一张地图来,要跟他玩纸上的推演。

一听这话,胡迭便头大了:背书的话好说,就算整本书背下来也用不了多长时间,但这行军推演,却是相当耗时的一件事,这玩意儿看着跟后世的战棋游戏差不多,只是没那么多详细的计分规则,不过这反倒却让这种推演变得更加复杂,因为失去了相对简单直观的计分规则之后,战场上很多推演的结果,便只能通过双方的口述补充来进行判定。

打个比方,比如你在地图上某处驻扎了一支军队,标明是结寨而居,此时敌方来攻,兵种和兵力都有显示,但具体能不能攻下你这营寨,又或者是能造成多大的损伤,就没有一个统一的计分标准了。

此时,双方便需要呈述自己是如何具体指挥布阵的,比如结营的一方,要讲述自己营盘如何驻扎,如何安排防守岗哨,敌军来袭时有什么抵御的方法和战术,而攻击方,则要考虑攻打这样一座营盘,需要付出多大的伤亡,是采取哪种攻城手段,如何辨明敌方的虚实,试探其防御的薄弱点,等等,最后,双方在仲裁者的裁判下,会依据以往战例的实际数据和经验,作出对结果的判定,彼此再进行下一步。

光听这规则,就知道这种推演有多麻烦,小型战斗的推演还好说,一场大型的战役推演下来,打个两三天那都是很正常的,这要弄起来,别说回去开小灶,怕是连吃饭的时间都得搭进去。

可是,就算再怎么不情愿,在老妖精的淫威之下,胡迭也只能顺从,没办法,谁叫人家是大帅呢?

不过,等站在地图前,看着面前的这幅作战地图,蝴蝶又犯起了难:这样的图,你让我怎么打?

不得不说,这古人画地图,实在太抽象了,根本就没有什么地形和等高线的概念,整个地图就跟一幅山水画似的,山川就用一座座山来表示,河道水流则同样在图上画出一条条的河流,一个小房子代表的就是村落,上面会写明村子叫什么名,这样看起来倒是挺直观的,但想在这样的图上进行战争推演,那真是得拥有极高的想像力才行,不然,你怎么知道那些画着山的地方,究竟是个什么鬼地形?是一个大点的土坡,还是飞鸟难渡的绝壁?那些江河水流又是多宽?两岸是什么地形?能不能通船?这上面什么都没有,你让我怎么推?

“大帅,这地图……”

“怎么?没见过这么精细的地图吧?这可是老夫珍藏的宝贝,当年从隋帝皇宫里搜出来的,这些年行军打仗,可是帮了老夫的大忙,今日也算是给你小子开了眼了,只是这图的详情涉及军密,你出去后可别与人乱说。”

看着胡迭惊愕无语的表情,程老妖精得意的笑道,这让胡迭越发的纠结了:到底要不要说实话呢?说的话,这老货会不会恼羞成怒翻脸?可不说,这样的图,根本没法玩啊!

想了想,还是决定实话实说:“大帅,未将只是觉得,这图画得实在太不专业,太不标准了,这样的图,根本没办法详细的表明当地的地形地貌,咱们如果非要推演,不如还是用沙盘来吧。”

程咬金一听这话,顿时便火了,怒骂道:“放屁,这已是天下最精细,最好的地图了,哪里不专业,哪里不标准了?你小子莫不是又想偷懒?今日不说出来理由来,老夫定要让你好看!”

“这确实不专业啊!”胡迭指着地图委屈的说道:“连个等高线都没有,就这些山水画一样的东西,我怎么知道这里的地形是高是矮,能不能通行,能不能藏人?”

“等高线?那是何物?”

见胡迭的神情不似作伪,程咬金也不由得心中一动,想到胡迭那身诡异莫测的本事,满腔的怒火顿时也就烟消云散了,只是好奇这地图究竟还能怎样个‘专业’法?

想到这里,也没等胡迭解释,便下令说道:“行,既然你说得这么头头是道,那便以我们这座军营周边的地形为准,由你来制一张图,让老夫看看何谓标准,何谓专业。能制得出来,让老夫满意,今日的考校便算你通过,若是制不出,便休怪老夫要以军法治你的罪!”

胡迭一听便乐了:制地图,虽然是一项比较专业的技能,但在这个时代,想来也没人会要求他制的地图有多精确,当年学地理的时候,便学过怎样绘制简单的等高线地图,而他在这座军营里,已经待了好几个月,平日虽没怎么出去过,但这周围的地形本就不复杂,要画出地图来是一点都不难。

“这可是您说的。”

二话不说,胡迭向程咬金要过纸笔,便凭着自己的记忆开始绘图,因为不需要太精确,所以画起来很是随意,只要能表现出山野高地的大致形状和垂直角度也就差不多了,这一圈圈的画下来,甚至连一柱香的功夫都不到。

程咬金在一旁看着他画,开始还表情凝重,甚至存有几分偷师想法,可看着看着,便越看越不是味道,等到胡迭画完,顿时便怒了:“你这画的是什么鬼东西?这一圈一圈的,谁看得懂?莫不是在糊弄本帅?”

胡迭急忙解释道:“大帅,这就是等高线地图啊,这每一条线,代表的都是同一个高度的切面,切面您懂不懂……算了,我还是给您来比划一下吧。”

说着,胡迭随手在地上弄了点土,将土堆成一个小山的形状,然后比照着土堆,开始向程咬金解释什么叫等高线,什么叫切面。

毕竟也是行军打仗多年的人,在胡迭耐心的解释下,程咬金很快便搞懂了这种等高线地图的原理和识别方法,然后再对照着胡迭所画的地图这么一看,感觉立刻就不同了,那一条条看似简单的线,在脑海中似乎一下就变成了立体的形状,整个地图就如同沙盘一般,竟是将整个大营周边的地形详细的呈现于眼底。

眼中透出难以抑制的惊喜,凭借着多年从军打仗的经验,程咬金立刻便意识到这种新式绘图法的先进之处,正如胡迭所言,传统的绘图方式不管再怎么精细,都只能大概的表现出当地的地形地貌,但用上这种等高线的绘制方法,却能将所有的细节,包括山体的形状,大小,高度,甚至是某一面的垂直角度都清晰的反应在图上,而且有了这样的地图,再制作沙盘,也是易如反掌,再不像以前那样还得多番的实地考察对照才能确定,这对于他们这样的统兵之将来说,意义将是何等的重大?

5

第二十章 纸上谈兵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