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解放的故事>第六章 婚事 (1)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 婚事 (1)

小说:解放的故事 作者:孤鹫 更新时间:2018/10/12 8:15:41

那天,郭解放是特意去找温建国的。

郭解放十八岁的那年,母亲陈雪莲去世了。

陈雪莲得的是肺病,临死前,浑身浮肿的像是面包一样,气都喘不上来。郭世信看到妻子难受的样子,心里也非常难过,守在妻子身旁的郭世信握着妻子的手,对妻子说道:“雪莲,我知道你难受,难受了你就去吧,几个孩子有我呢,我会让他们吃上、喝上。”

陈雪莲眼眼睛里含满了眼泪,反抓了郭世信的手,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一着急,就使劲地掐着郭世信的手。

郭世信感觉到陈雪莲有什么事情要交代,就问道:“雪莲,你是不放心我?我没事,我会好好活着。”

陈雪莲吃力地摇着头。

郭世信又说道:“那你就是放心不下几个娃子和丫头。雪莲,你放心,我会把几个娃子和丫头带好的,会让他们吃上、喝上。”

陈雪莲的眼里闪了下光,眼睛睁得大大的,虽然喘气越来越困难,但眼睛一直不肯闭上。

郭世信见状急了,忙说道:“雪莲,我知道,你是牵挂着解放的媳妇子呢!这个我知道,我保证给解放娶个好媳妇子。”

郭世信的这句话刚说完,陈雪莲手一松,眼睛一闭,死了。

围在炕前的郭富贵、郭金艳、郭解放、郭四清、郭跃进和郭红艳嘴里喊着:“妈!妈!”见陈雪莲闭了眼,知道他们的妈死了,都放声大哭起来,特别是郭解放,哭得惊天动地,哭声压住了其他的几个人。

陈雪莲死了后,给郭解放娶个好媳妇子就成了郭世信最大的心病。

刚开始,郭解放还小着呢,和魏芳芳好过一阵子,到祁丰搞副业时和一个藏民丫头子卓玛好好过一阵子,但也没有成;后来,郭解放岁数慢慢地就大了,给郭解放娶媳妇子的事就成了当务之急,因为一直也没给郭解放娶上个媳妇子,就把郭世信给急得烧心呢!

郭解放的婚姻问题成了压在郭世信心头上的一座大山。

看到父亲一天到晚唉声叹气,郭解放心里就不好受,就有了一种负罪感;因为是自己的婚姻问题成了压垮父亲的最后一根稻草。郭解放知道,自己的婚姻问题解决不掉,父亲就不会释然,就始终有一种负担压抑着父亲。

话说婚姻这个东西是上天注定的,男男女女配对过日子,该是谁就是谁,哪怕是在天涯海角,最终都会睡到一个炕上的。据民间传说,说是有个叫月下的老人,一天到晚不干别的事,干的就是不停地给男男女女拴红绳绳,被月下老人拴上红绳绳的男男女女,顺着红绳绳就到一沓里了。

郭解放和佟玲玉就让月下老人的红绳绳给连到一起了。

那是一九七二年的盛夏,庄稼地里没啥活,生产队里就安排着社员编苇席。

水磨关大队和郭家人民公社供销社签订了苇席购销合同,根据合同要求,水磨关大队要在一个月内给供销社编两千张苇席。水磨关大队就把编苇席的任务下达到了各小队。

郭解放和一帮妇女坐在一棵大杨树下编苇席,只见他那双大手上下翻飞,来回穿梭,灵巧得不一般,看的几个婆姨忍不住地说道:“郭解放的那双手,不要看粗粗糙糙的,灵巧着呢,能绣花哩!你们看看,人家编的席子,比我们女人编得还好呢!”郭解放闻言笑笑,心想,我也就是不会生娃娃罢了,除此之外,我把个啥不会啊!别人一夸奖,郭解放的心里就骄傲起来了,就更加起劲地编着苇席,他要编得比其他妇女更多更快更好,如此才显出自己的能耐来。

大杨树高大挺直,枝桠就像是人伸展了胳膊,树叶子绿绿的,遮住了倾泻而下的阳光;夏季的风儿轻轻地吹着,人坐在树下,感到凉爽舒坦。

郭解放是个心大的人,无论心里有多大的事,只要到了人前头,就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话也特别的多,说起话来风趣幽默,常常惹得人哈哈大笑;此刻,郭解放正给一起编苇席的男人和婆姨们喧着他在祁丰搞副业时和藏族丫头卓玛的故事,一起编苇席的男人婆姨们听得津津有味。

郭解放和那帮子婆姨谝得热火朝天,杨树上面几只喜鹊也飞来飞去地凑热闹,“喳喳喳喳,喳喳喳喳”地叫着;一个婆姨抬头看了看树上的喜鹊,对郭解放说道:“郭解放,鹊娃子说喜事到家,喜事到家,看来你有喜事了。”郭解放闻言就咧上嘴笑了,对那个婆姨说:“咋地喜鹊一叫就是我有喜事了?!喜事又不是我的亲戚,喜事就专门找我呢?我咋觉得是你有喜事哩。”那个婆姨赶忙说:“我都是老婆子了,能有啥喜事?还能再找个男人了?我再找个男人我们当家的也不愿意嘛,要捶我呢!解放,我看是你该找媳妇子了,你要找上媳妇子了,你的爹就不愁惑了。”

一想到自己的爹因为给自己找媳妇子的事愁惑得不行,郭解放就沉默不言了。

“喜鹊儿一叫,我咋觉得该给我的当兵的弟弟找个媳妇子了。”也在一起编苇席的郭天达也被喜鹊的叫声惊醒了,他想起了他的兄弟二十五六了,还没说下媳妇子,就接嘴说了这么一句。

郭天达也是郭解放的叔伯爷爷,在郭家门里排行老九,郭解放称其为“九爷”。郭天达有个兄弟叫郭天耀,当时正在新疆的部队上当兵。

听到郭天达要给他的兄弟介绍媳妇子呢,郭解放就接上嘴说道:“九爷!人家耀爷是部队上的人,还愁找不上媳妇子?我看你还是先给我找一个吧?”

“给你先找一个?”郭天达说:“你还愁媳妇子哩?你个哈怂,在祁丰搞副业的时候,那么好的个藏民丫头子,哭着闹着跟你呢,你不要,现在求着爷爷给你介绍媳妇子了?呔,你那么能嘛,这会子咋不随便给自己找上个媳妇子了?”

当年郭解放到祁丰搞副业就是郭天达带上去的。

郭解放听了郭天达的话,心里不高兴,但想到今非昔比,过了那村,自然就没有那店了,自己要找媳妇子,说不定还真的要求到人家呢,谁让人家认识的人多,到处都有熟人?所以,郭解放就压住心里的不高兴,解释地说道:“九爷,你又不是不知道,人家让我倒插门哩嘛!我要是倒插了门,我的爹咋办呢?另外,我听别人说的,说藏民丫头,结婚前都苗条的很,结婚后腰就像水桶一样粗,娶上了咋干活呢?再说了,那时候我不是和魏芳芳好着哩嘛,谁知道人家的那个哈怂兄弟愣是不同意嘛!”

郭解放这么一解释,郭天达也同情起郭解放来了,就给别的男人婆姨们讲着在祁丰搞副业时,郭解放和藏民丫头卓玛的故事,其他婆姨听了哈哈大笑。

郭天达喧了阵闲慌,再一想,郭解放急着找媳妇子,主要还是出于孝心,就说道:“行哩,解放,看在你娃娃孝敬的份上,九爷就先给你说个媳妇子,我的那个兄弟就再放一放,等到他复员回来了再说。”

“真的?!”郭解放高兴地站了起来。

一个婆姨说:“你看把郭解放给急的,恨不得这会子就领上个丫头子回家睡觉去哩。”

郭解放刚想说:“我这会子就想领上你回家睡觉去哩!”话到嘴边,忍住了没说,因为他突然想到,那个婆姨岁数大了,领上她睡觉去,自己吃亏呢!所以,郭解放话到嘴边了,又给压住了没说;但不管咋说,九爷答应给自己先介绍个媳妇子呢,这个确实让郭解放高兴;趁着高兴劲,郭解放就问道:“九爷,你打算给我介绍个哪里的丫头子哩?听你的意思好像已经有目标了?”

郭天达说:“你不要急,去了就知道了;本来我是给我的兄弟看下的,我看你娃娃还算有孝心,我就先介绍给你。”

几个编苇席的婆姨一听,觉得这事靠谱,就嚷嚷着说:“郭解放你要请客哩,要好好谢谢你九爷。”

“请!咋地不请?”郭解放说:“媳妇子要是娶上了,九爷你天天到我们家里去,我让我的媳妇子给九爷做拉条子吃。”

郭天达笑着说:“媳妇子还没说哩,你就先预支上了?你这个哈怂,哄得九爷高兴哩嘛。”

中午收工后,郭解放回到家里,看到一脸愁楚的父亲,就说道:“爹,你愁啥哩,不就是个媳妇子嘛,九爷说了,他给我介绍一个哩!”

郭世信闻言,忽地就站起身来,问道:“解放,九爷是主动给你说的,还是你求着九爷给你介绍媳妇子呢?”

郭解放回答说:“九爷也主动说了,我也求九爷了,九爷说有个丫头子,是给他的兄弟看下的,九爷说我有孝心,就先介绍给我。”

郭世信一听这话,觉得靠谱,起身就往门外走,说:“我找你九爷去,这是大善人做得事啊。”

郭世信找到郭天达家时,郭天达正坐在院子里拉着板胡,唱着《辕门斩子》的段子:

“我大哥替宋王一命丧

二哥短箭把命亡

我三哥马踏尸难找

四八郎失落不还朝

五哥削发去学道

七弟箭射命不牢

我的父李陵碑前命丧了

单丢下孤身延景保宋朝

……”

郭天达正唱得起劲哩,鼓着个眼睛,老脸憋的红红的,脖子上的筋都暴突出来了,见郭世信推门进来了,就摆头示意让郭世信坐下,然后继续唱着他的戏。

郭世信心里急,急得给儿子郭解放娶媳妇子呢,哪里有那份闲心去欣赏郭天达自娱自乐的秦腔?!因此不等郭天达唱完,就说道:“九爸,你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你孙子媳妇子的事,侄子我就全托付给你了。”

郭天达没理睬郭世信的说辞,继续唱着。

郭世信见状,心里再急也得耐下性子来等。

好不容易,郭天达的秦腔算是唱完了,大口地喘着气,两只眼睛瞪着郭世信说道:“你这个二侄子,火把眉毛给烧着啦还是咋的?就算天大的事,你也得让我把这段戏给唱毕了再说嘛!”

郭世信闻言说道:“好我的个九爸爷!对你二侄子我来说,你孙娃子的媳妇问题还真就是火烧眉毛的事了,我这回就是讹也把您老人家给讹住哩。”

看到比自己岁数还大许多的郭世信焦急的样子,郭天达就过意不去了,把郭世信让着坐下,说:“二侄子,你不要急,解放的媳妇子就落在我的身上,我包了。”

听了郭天达的这句话,郭世信心里算是踏实了。

第二天一大早,郭天达就领上郭解放到二十里堡佟家闸一队看媳妇子去了。

0

第六章 婚事 (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