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沉默的枪刺>第一百四十一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四十一章

小说:沉默的枪刺 作者:真的是落后 更新时间:2009/4/12 16:10:08

郑建军问我为什么?问我这话时,他已经倒在了血泊里。一枚弹头在他的胸前开了一个巨大的血洞,能清楚地看到那内里断开的白色骨茬,任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那泊泊而出的鲜血,仍旧从堵着伤口的药棉上往外一个劲儿地流。

这时,战斗终于到了尾声,整个“星庭“内,到处都是鲜血、尸体和人体的残肢。这是一场血腥而残酷的战斗,交火的双方都没有一点点的怜悯和仁慈,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我是在一座假山后找到郑建军的,找到他之前,我先碰到了“摇光”,同时看到的,还有余文龙的尸体。这一天前还生死相争的两个对手,如今,重又站在了一起,共同御敌。

“摇光”已经杀红了眼,在打光了枪里最后一梭子弹后,他拔出了刀,狠狠地扑向无数正对着他的枪口。

“摇光……”闭上眼睛,我近乎**地喊道。这个家伙,这个为了一己之私而不惜同门相残的家伙,这个曾得意地笑着,用一张“全家福”威胁我,让我恨不得一把拧断他脖子的家伙,此刻,我突然发现,我再也恨不起来。

“摇光……”走到他身前,俯下身,我轻轻唤了一声。

“你……你……”他圆睁着一双眼睛,那里面燃烧着熊熊的怒火。他是想骂我吧,如果他还能站起来,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向我扑过来。可是,他现在只能躺在地上无力地抽搐,连口中都不断往外溢着殷红的血液。那两个你字,似乎耗尽了他生命里最后一点力气,然后,他就这么死死地睁着眼睛,牢牢地瞪着我,再没了声息。

枪声渐渐止息,当最后一声枪响终于止歇,当我手中的“虎牙”带着一抹寒光以及风的呼啸轻快地划过拎着匕首向我扑来的厨子的脖颈,当朝阳的第一缕光芒撒进了这被一夜的急风暴雨摧残得七零八落的庭院时,我看到了倒在血泊之中的郑建军。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盯着我这个曾经与他一起蹲牢房,一起用“摩尔斯”码聊天打屁,一起越狱,一起千里逃亡,一起……他就那么死死地盯着我,艰难地蠕动着不挺往外溢血的嘴唇,很不甘心地问我为什么?

眼角有种潮湿的感觉,脸上又有湿热的液体滑过,心脏好像正被一只看不见的大手狠狠地搓捏。半跪在他的身边,我用止血包使劲儿地堵着他胸前那个被7.62mm杀爆弹头炸开的恐怖血洞。他问我为什么?他那双不甘的眸子也在问我为什么?他跟朱雀一样地问我为什么?

艰难地向他露出了一个痛苦的微笑,我轻轻地说道,兵和贼的游戏,从来都是这样的。我是兵,而你是贼,这是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的命运,我们,谁也改变不了。

他似乎想笑,可他笑不出来。他开始大口大口地喀血,他的喉里只能吐出模糊的音节。我知道他想说什么,他想让我放过“刺秦”还剩下的人。我很想答应他马克是,我却不能答应。因为,我只是个执行任务的棋子,而不是下棋的人。突然,他的眼睛猛地睁大,他搭在我胳膊上的右手死死地抓住了我的胳膊,然后,他睁大的眸子开始慢慢地涣散,他紧紧抓着我胳膊的手也开始慢慢地松开、松开,直到无力地滑落。

郑建军死了,这个我不知道该如何评价他的人死在了我的面前,一如先前的朱雀。他的眼睛仍然睁得大大的,仍然在看着我,好像在对我说,他不甘心,不甘心自己为之付出了一生的“刺秦”,以及那个凝结着“刺秦”几代人心血的计划就这么烟消云散,而造成这一切的元凶,居然会是我,是我这个被他信任,被他当作了自己兄弟的人。

郑建军死了,余文龙死了,“刺秦”内最关心我,对我最好的两个人,就这样带着满腹的不甘离去,他们,至死,也不曾闭上眼睛。

“墨尘!”突然间,有人从背后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回头,一身戎装的陆云巍正站在我的眼前。

“你做得很好,你是国家的英雄。”他的声音很低沉,一点没有因为计划的成功而喜悦。“只是……”他的声音顿了顿,突然露出一抹苦笑。“你这个英雄,却不能为人所知。墨尘,你能明白的,对吗?”

点了点头,我说我明白,这些事,我会将它们永远埋在心里,一直将它们带进坟墓。

陆云巍长长地叹了口气,他说,我知道你心里现在很不好受,我是过来人,我也干过同样的事情,但是……说到这儿,他的声调突然提高了不少。他说,但是,为了这个国家,我无怨无悔。墨尘,你要记住,我们是军人,从穿上军装的那一天起,就注定我们会付出很多,承受很多,失去很多。这是举人的宿命,无可更改的宿命。有些事,总得有人去做的。

我说我知道,陆处长,你不用安慰我。只是,我觉得很累,能不能让我休息一段时间。我需要时间来好好想清楚一些事情。

他想了想说,本来,你这要求违反规定的,但是,我同意你的要求。他让我想通之后去找他,不管那时我的选择会是什么,他都会答应我。至于他身后的那群老家伙,自然有他去摆平。他说,因为,他相信我。

又是一个相信我?我苦笑!郑建军曾经也对我说他相信我,可是……无奈地叹气,我重又在郑建军身旁蹲下,轻轻地替他合上眼睛。

“陆处长,能不能帮我一个忙?”站起身,我带着些恳求地对陆云巍说道。

“好好安葬他们是吧?没问题!”陆云巍点头说道。“人死为大,无论他们生前干过什么,死了,就都过去了。”

“谢谢,那我先走了!”我准备离开,不想再在这个地方呆下去。

“好,我送送你!”

陆云巍揽着我的肩膀,与我一起往外走。

“陆处长,就送到这儿吧,你还有不少事要处理呢。”在庭院的门口,我对他说道。

“那好,你自己多保重!”他点点头,再一次用力地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等你回来!”

向他敬了个礼,我转身准备走,就在这时,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于是,我又转回身问他,“北极星”是谁?

他沉默了一小会儿,然后才说道,墨尘,不管他是谁,如今,都不重要了。“刺秦”已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所以,“北极星”也不会再存在。有些事情,不知道,反而比知道更好。

也是,无奈地笑了笑,我转身准备离开。可这时候,他却叫住了我。他说,墨尘,你不准备回去看看肖凝?

肖凝!这个许久未曾听见的名字,让我瞬间呆住。她的样子,她的笑,她的眼泪,她的倔强……一瞬间,全都在脑子里涌了出来。去看她?现在,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我的身份也恢复了,从今天起,我不再是逃犯,不再是杀手,似乎,我可以回去见她,见我的战友,我的亲人,去见那些过去我一直想念着,却不敢去想的人。

我的心有些活动,正想说,想去看看时,朱雀,那个躺在我怀里,微笑着闭上眼睛的朱雀,她的样子,却突然浮现在眼前。然后是郑建军、是余文龙,还有何老,还有“摇光”,还有……于是,我刚刚活动了一下的心,又变回了死寂。于是,我摇头说,算了,还是不去了。也许,不见,比见了更好。

“唉!”陆云巍叹了口气,好一会儿才缓缓说道:“倒也是,那好吧,你好好休息一段时间,记得,我会一直等着你回来。”

点了点头,算是对他的回答,然后,我一步步离开。我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甚至不知道自己现在是谁。曾经的那个军中精英,带着些孤僻和冷漠的狙击手文墨尘早已死了,现在的林凡,或者说是“青龙”也已经死了。那么,我是谁呢?难道,在经历了这许多的事情之后,我已经失去了自己最初的那颗心了吗?

我开始流浪,在四处的流浪中寻找答案。我不想回家,不想去见那些熟悉的人,准确地说,不是不想,而是不敢,在我还没有弄清楚自己到底是谁之前,我不敢回去。

很久很久以后,当我在一次任务中遇到林默时,我这已经扛着上尉肩章,成为了一名优秀特战指挥军官的兄弟对我说,墨尘,其实你一直都曾忘记,你是因为记住了太多。他说,虽然他不知道这些年我都经历了些什么,但是,别忘了,我是他的兄弟,还有谁能比他更了解我?我眼里不经意间流露出的疲倦和沧桑,让他心酸。

我苦笑,然后,轻轻的摇头。我说是啊,可那时候,我不明白啊,而等后来明白了,却已经晚了。错过的,失去的,都不会再回来了。

他也苦笑、沉默。他知道我说的是谁。“抽烟!”他拽出一根烟扔给我,“我们俩兄弟好久没躺在一起抽烟了。呵呵,好怀念啊!对了,还记得雷老虎吗?那次拉练的时候,你就是因为烟才露了马脚被逮住的。呵呵,‘中华’啊,到现在我还抽不起呢。”说到这儿,他冲着我笑,他说,说起来,还是你小子命好,我咋就碰不到那么好的姐姐。

“呵……”我也笑了起来,我笑着说,至于用那种嫉妒的眼神看着我吗?你家现在那位不也挺不错的吗?哈哈,说起来,我才要佩服你呢,连那位千金大小姐都敢娶回家,不怕她哪天把你给剖开来研究啊?

他嘿嘿干笑了两声,摆出一副无限感慨的模样。他说,你是不知道结婚的苦啊,我现在连买包烟的钱都得伸手找她要的。唉,命苦啊!

少来,我白了他一眼,我说,不知道是谁刚才还在跟我讲他幸福甜蜜的夫妻生活呢。靠!这才几分钟啊,咋就变命苦了呢?信不信哪天我去你家告你小子一状?

他连忙摆手说,打住,打住,就此打住。别光说我,说说你呢,这么久都跑哪儿游荡去了,也不知道回来看看。说到这儿的时候,他的声音变得低沉起来。他说,墨尘,你知不知道,我们都很想你,尤其是肖凝……你出事的时候,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敢相信那是真的……算了,算了,他摇头苦笑,不说这个了,不说这个了,反正你现在也回来了,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

“呵……”我苦笑,“她还好吗?”喷出一股烟雾,我问林默。

“肖凝吗?”林默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前段时间还碰到过一次,已经做妈妈了。”

“哦!”淡淡地应了一声,然后,我机械地问道。“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男孩儿!”他答道,“她跟我说,她给孩子取的名字叫念尘!”

“念尘!”咀嚼着这两个字,我的大脑似乎瞬间变成了空白。肖凝,她儿子的名字居然叫念尘?我突然想笑,不知道是笑自己还是笑别人。可我却笑不出来,因为,在我听到念尘这两个字时。我听到了自己胸腔里某种东西碎裂的声音,就好像被自己手中的狙击步射穿一般,那剧烈的疼,让我再没有力气发出一个音节。

“墨尘!”恍惚中,肩膀被一只大手有力的拍了拍。

“我没事!”扭头,我冲林默露出了一个微笑,不过,那微笑,很苦。

他很不自然的笑了笑,然后叹了口气说道,是啊,过去的、错过的,都不会回来了。不过……他的表情突然变得凶狠起来。他说,文墨尘,你小子老实交代,你那个任务什么的我不问,我就问你这一年多的时间都跑哪儿去了,连人影都找不着一个。奶奶的,我还为此专门跑去找那个陆处长,可那混蛋一个保密就把我给顶回来了。今天你要是不给我说清楚,家法伺候。

“呵呵……”我被他的样子逗笑了,心里的疼痛因为这一笑而减轻了不少。我笑了笑说,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在外头流浪了一年。

“流浪?”他有点儿不可思议地看着我,“你说你去流浪?”

“是的。”点了点头,我轻轻说道。“去流浪,在流浪的过程中寻找一些问题的答案。”

“那现在呢?找到答案了?”他接着问。

“没有!”摇了摇头,我说道。“有些事情,本来就是没有答案的。”

“你小子!”他在我肩膀上狠狠擂了一拳。“没事就爱搞些神神忉忉的东西,靠!哪有那么复杂?”

“是啊!”我舒服地伸了个懒腰,惬意地**了一声。“本来就没有那么复杂的,可惜啊,我却花了那么久的时间才想明白。呵呵!”

“行了行了,不说这个。”他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兄弟,你跟我说实话,为什么不回来?为什么要去那个地方?”

“呵呵……”我再次苦笑。他所说的那个地方,就是我现在呆的那个地方。那个地方,生活着一群不容于阳光的生物,他们的名字,叫“暗影”。

说到这儿,我不由想起在我经过一年的流浪之后,重又出现在陆云巍面前时的情景。他很高兴,声音都变得有些哽咽。他说,我知道你小子一定会回来的。走,今天晚上上大哥家里去,让你嫂子给弄两个拿手的好菜,大哥一定要和你好好的喝两杯。

当两个人都喝得差不多的时候,陆云巍大着舌头问我,想好了吗?

我斜着眼睛看他,哆嗦着手将那杯子里的酒灌进嘴里,然后,我也大着舌头说,半年前就想好了,只不过,我还想在外面多玩会儿,因为我知道,只要我一回来,就再没机会玩儿了。

他笑骂我这小子混蛋,害得他白白多担心了半年。我也笑骂,我说,半年算什么?老子在那鬼地方呆了快两年还没说什么呢?

一听我提起那档子事儿,他连忙说打住、打住,过去的事儿就不要再提了。他问我以后想去哪儿?是回T大队继续当我的王牌狙击手,还是留下来跟他混?说着,他突然嘿嘿直笑,他说,算起来,你小子现在可也是二级士官了吧?嘿嘿,忘了告诉你了,部队涨工资了,二级士官,一个月能拿不少呢。

二级士官?我摇着发晕的脑袋苦笑,我问他,你觉得我还能回去吗?

听到我这么问,他也苦苦地笑了一下说,是啊,有些事情,一旦过去了,就再也回不去了。可是,你舍得吗?

舍不得,又能怎么样呢?仰起头,靠在椅背上,我望着头顶的天花板喃喃。既像是在对他说,又似乎是在对自己说。

是啊!他轻轻地叹道,舍不得又能怎么样?然后,他突然瞪着我吼道,文墨尘你这臭小子,想去哪儿赶紧说,别跟老子来这些弯弯绕,腻不腻歪!

低着头笑了笑,我反问他,你说我还能去哪儿?除了那里,我还能去哪儿?

他瞪着我,直勾勾地瞪着我,好一会儿才指着我哈哈大笑,惹得他老婆和女儿在客厅里一直抗议。吐了吐舌头,这家伙压低了声音说,我就知道,你小子,肯定会去那儿。嘿嘿,“暗影”、“暗影”,说到这两个字的时候,他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一字一顿地对我说,你知道那选择意味着什么,你真的准备好了么?

我说,当然。其实,在这一年里,我一直努力地尝试着去溶入普通人的生活,可惜,无论我如何努力,结果都是失败。所以,只有那个地方最适合我,一个在黑暗中生活太久的人,已经不再习惯阳光了。我知道我这选择意味着什么,也知道这样的选择会让我失去什么,但是,我不会后悔,至少现在绝对不会后悔。

好吧!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既然你自己已经做出了选择,那我尊重你的选择。说完这句,这家伙的脸上突然又浮现出那熟悉的坏笑。他说,文墨尘,欢迎你加入“暗影”,欢迎你成为暗夜的影子,也许,从今以后,你只能永远地生活在黑暗中,但是,只要你心中有光,就永远不会在这黑暗中迷失方向。文墨尘,欢迎你成为我们的一员,欢迎你加入我们,与我们一起,在黑暗中,守护光明。

于黑暗中,守护光明,这就是我现在的生活,不融于阳光,行走于黑暗,在这充斥着堕落与欲望的世界,用心中对于光明的信念和向往,守卫着最后的光明。

(全书完)

2

第一百四十一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