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猎队>无价的古董24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无价的古董24

小说:猎队 作者:酒盏花枝 更新时间:2009/12/31 12:03:30

邓卓突然退后一步,摘下手套,对着青铜剑的方向跪倒便拜。

前田正夫马上也在邓卓身边跪倒便拜,永井秀男见前田正夫都磕头,马上也跪倒磕头。

客厅内只有几个不知所措的下人傻傻地站着,活这么大,第一次看见鬼子跟着中国人磕头啊!

邓卓一边磕头,心中一边默念着:“中国死难的同胞们,我今天带着日本孙子给各位磕头了,请保佑我顺顺利利地完成任务,杀光日本人!”

邓卓一口气磕了十个头,然后才站起来。

永井秀男和前田正夫也站了起来,额头都是红红的一片,看样子,都磕得诚心诚意的。

“谁让你刚才用手碰的!知道这是什么剑吗?”邓卓面带怒气地训斥永井秀男。

永井秀男摇摇头,这个问题也正是前田正夫和永井秀男迫切想知道的。

“你难道就没看出这把剑跟一般的剑不同吗?”邓卓又问。

永井秀男无语。一把剑,除了砍人,还有别的不同吗?

前田正夫冷笑一声:“永井君看来还要加强学习啊!”

“怎么,前田君知道?”

前田正夫昂首自信地一笑:“不敢说全部知道,但我第一眼就看出这把剑不是普通的剑。”

邓卓脸上终于露出点笑容:“还是前田君有眼光,你说说看。”

前田正夫润润嗓子:“中国一般的青铜剑、铁剑,从剑柄到剑尖长度都在六十到八十厘米之间,而这把剑,整体长度至少有一米五,中国历史上,使用如此长剑的,只有秦朝。”

永井秀男看一眼邓卓,邓卓微笑着点了点头。

看到胡先生的认可,前田正夫更得意了,继续说道:“当年刺客荆轲用匕首行刺秦王时,因宝剑太长,秦王仓促之下竟拔不出宝剑,经人提醒,才从背后拔出宝剑,中止了这场暗杀行动。胡先生,我说得没错吧?”

邓卓微微点头赞许:“想不到,前田君对中国历史如此了解,只是前田君不会想到,这把剑,就是当年秦王斩杀荆轲之剑。”

“秦王用剑!”永井秀男兴奋得鼻孔都要喷火了。

前田正夫也是心中一震,随即冷冷地瞟了永井秀男一眼。

“不可能,这,这是从汉墓里取出来的?”永井秀男似乎还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前田正夫冷冰冰地说道:“汉墓有秦朝物品有什么稀奇?有唐朝物品才稀奇。”

处于亢奋之中的永井秀男根本没听出前田正夫语气中的揶揄。

邓卓转身面对青铜剑,开始了自己的讲解:“此青铜剑,长162厘米,用秦朝长度计算,正好七尺左右,典型的秦朝七尺剑。此剑由剑身和剑茎两部组成,两者之间有‘格( 格板)’,格上有凹痕,说明上面原来镶有一块玉,玉的形状应该是饕餮,秦朝之前,中国是以饕餮作为王权象征,后来才逐渐发展成以龙做王权象征。所以,这是一柄王者之剑,只有帝王才能使用。”

“真是秦始皇用过的?”永井秀男兴奋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邓卓没理会永井秀男,依旧全神贯注地盯着这把青铜剑:“据史**载,秦王所用之剑,为玉首剑,上镶饕餮云纹,长七尺,状如柳叶,薄如蝉翼,柔若游蛇,剑身极薄极窄,锋利无比,削铁如泥。而且,剑身不完全平直,在离剑头两寸之处呈弧形内收,称为‘束腰’,可增加穿刺的速度和力量。秦王剑系一次成形,铜锡比例达到完美,确保了剑的刚性与韧性,然后进行锉磨,剑身锉纹全部由内向外,而且全部平行,垂直于纵线。仅锉磨一项工艺,就需要花费一名工匠一年的时间。永井先生所得之剑,竟与史**载完全吻合。”

“运气,运气。”永井秀男兴奋得说话都有点口吃了。

前田正夫鄙夷地看了永井秀男一眼。

“当然,秦亡以后,此剑再无人目睹,仅见于民间口头流传,所以将此剑越传越神,终于无人相信。”

前田正夫疑惑地问:“胡先生,不知民间是如何传说此剑?”

邓卓回答:“民间传闻,此剑名曰‘六合剑’,据说是当年黄帝斩杀蚩尤后,以轩辕剑之气将蚩尤精魂封印于此剑之内,得此剑者,则有席卷天下之神力,所以李白就写过,‘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挥剑决浮云,诸侯尽西来’ 。民间流传,此剑一出,必有一人可消除战乱,征服天下,六合一统,八方来朝!苍天有眼!苍生之福啊!”邓卓说完又向青铜剑深深行了一个大礼。

永井秀男兴奋得几乎要晕倒了。

“不错,李白的这首诗,我以前也读过,想不到,果真有这样神奇之事。”前田正夫转身面对永井秀男致意,“既然永井君答应将此剑送我,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永井秀男的神色马上就慌张起来:“前田君,答应之事,本不该反悔,不过,我突然记起,此剑,我已承诺送给冈村宁次将军,我想,整个大日本帝国只有冈村将军才配得上此剑,前田君,你总不会想和冈村将军争吧?”

前田正夫爽朗地哈哈一笑:“永井君真会说笑,我一个少佐,怎么敢跟冈村将军争呢?这把剑,当然只有冈村将军才配得上。永井君,你可真有心,前途无量啊!”

“哪里哪里,都是学长照顾提携。这样,我藏室里的东西,前田君随便挑,看中多少就拿多少!”

“永井君是在打发叫花子吧?”前田正夫冷冷说道。

永井秀男立刻无语,他终于听出了前田正夫话中的刺。

“永井君,这顿饭吃得我肚子有点疼,我先告辞了。”前田正夫说着就往外走。

“前田君!”邓卓连忙跟上去。

“胡先生,吃完饭再走吧。”永井秀男急忙叫住邓卓。

邓卓和前田正夫都停下了。

前田正夫心中渐渐升起怒火,自己要走,永井秀男居然连虚情假意地挽留都没有!自己当然不会在这里多待一分钟,可永井秀男,你也太市侩了!

“胡先生想留便留,不必跟着我,永井少佐会送您回家的。”前田正夫头也不回地说道,继续向外走,只是向外的速度慢了许多。

永井秀男和善地做了一个请邓卓上座的手势。

邓卓看看永井秀男,又看看前田正夫,对永井秀男一拱手:“我也先走了,告辞!”说完一转身小跑着跟上前田正夫。

前田正夫听得心中一热,自己多年的患难兄弟,居然比不上自己骗来的一个外国知己,天照大神啊!

等邓卓追上前田正夫,前田正夫一转身,得意地对永井秀男笑着:“永井少佐,告辞了!”

永井秀男没有回话,看着前田正夫和邓卓离去的背影,牙齿咬得“咔咔”做响。

前田正夫怒气冲冲地走近办公室,后面跟着心中七上八下的郑翻译。郑翻译看得出来,前田正夫回来后似乎满肚子火药,呼出来的气都是一股子火药味。

前田正夫解开自己领口的扣子,把佩刀“咣”地往桌上一扔,抓起桌上的电话猛摇一阵。

郑翻译看着佩刀一阵心惊肉跳,自打跟着前田正夫混以来,这可是第一次看到前田正夫发这么大的脾气。

“给我接军部1603号线。”前田正夫报完线路,脸上渐渐挤出一团生硬得像冬天铁块一样的笑容,“喂,青木君,我是前田正夫,现在忙吗?不忙就好。听说你又要高升了,可喜可贺啊!上次送你的几件瓷器喜欢吧?喜欢就好,喜欢就好,下回我给你弄点更好的。跟我还客气什么,客气就见外了,我和你可是在军校睡一床被子的。没事,没事,真没什么事,难道我非要有什么事才能找你?我们可是生死兄弟?我上次托你送给冈村宁次将军的书法,将军喜欢吧?太感谢青木君了。我听说,永井秀男说好了送一把青铜剑给冈村将军,有这事吗?哦,没有,那可能是我听错了。对对对,冈村将军只喜欢中国书法的。好吧,青木君,不耽误你的工作了,以后常联系,有好事可别忘了我这个同被之友哦!哈哈哈!”

前田正夫慢慢将电话挂断,脸色立刻一变,变得充满杀气,手按在电话上一动不动。

郑翻译吓得不禁后退半步。

前田正夫突然手一动,将电话掀在地上。

郑翻译立刻捡起电话,重新在桌上放好。

“少佐阁下,消消气,别气伤了身体。什么王八蛋敢惹少佐阁下,您说个名字,我带弟兄们碎了他!”郑翻译立刻咬牙握拳表决心。

前田正夫盯了郑翻译好一会,脸上渐渐现出笑容:“永井秀男。”

郑翻译立刻身子一晃,脑中一阵头晕目眩。

额的个亲娘也,碎自己的爷老子也不敢碎太君啊!

“到底,您和永井少佐,发生什么,误会?您不是一直称他为永井君吗?”郑翻译迷迷糊糊地问。

前田正夫瞟了郑翻译一眼:“‘永井君’?他配不上这个‘君’字。”

0

无价的古董24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