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猎队>无价的古董25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无价的古董25

小说:猎队 作者:酒盏花枝 更新时间:2010/1/4 8:11:39

前田正夫将桌上的佩刀在墙上挂好,靠在沙发椅上,长叹一口气,说道:“我本将心待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永井少佐在芜江能有今天,没有我的全力相助,恐怕他早已是送回国的一盒冷冰冰的骨灰!目光短浅,做事冲动,盲目自大,唯利是图,仅仅今年,我前田正夫就从游击队的包围中救出过他三次!三次!就今年!”前田正夫渐渐有点怒不可遏。“永井秀男所得的古董,多是他私自行动,进入游击区盗挖古墓、抢劫富商所得,因为他的私自行动,他被共军的游击队包围过不止一次,每次都是我的部队救他出来。我信任他,每次的战利品都由他分配,我从不查验送到我这里来的古董是真是假。现在,胡先生来了,你也看到,我藏室里的东西,一多半都是假的,很多都是他永井秀男所赠。而他藏室里的东西,胡先生一连鉴定十几件,样样都是真的!永井秀男这小子,居然算计到我前田正夫的头上了!这都没什么,只当我前田正夫交了学费,认识了一个真实的永井秀男!最无耻的是,永井少佐答应送我一把青铜剑,可一听胡先生说是宝贝,立刻撒谎说已经承诺送给冈村宁次将军,拿冈村宁次将军压我!无耻!无耻!我刚刚跟冈村将军的贴身秘书打过电话,冈村将军根本就不喜欢青铜剑,也从没听说过永井秀男要送青铜剑!无耻之极!无耻之极!有永井秀男这样的学弟,真是我前田正夫一生之奇耻大辱!”

傍晚,邓卓和唐功坐在家里。

“知道错了吗?”

“哦,知道,知道。”

“下次还敢吗?”

“下次?没下次,真没下次。”

“你这是无组织无纪律!”

“是,是,我改,我改!”

“你怎么对得起,对得起党对你的培养!”

“对对,我辜负了党和人民对我的期望。”

“你,你,你简直太不像话了!”

“对对,对,不像话!”

“四可忍五不可忍!”

“是‘是可忍孰不可忍’。”邓卓笑着纠正。

“不许笑,严肃点!”唐功端坐着身子一本正经地训斥。

“是,是,严肃,要严肃。”邓卓口中这么说,嘴上却极力忍着笑,弄得自己颇为面目狰狞。

“你还笑,还笑!”唐功怒气冲冲地伸手就要打。

邓卓明知唐功打不下来,但是配合地躲了一下:“喂喂喂!党内**,不许动武!”

“我不是党员!不讲**!但我知道,做为一个军人,首先要服从命令。你说,离开延安前,六号怎么跟你交待的。”

邓卓笑嘻嘻地回答:“记得记得,六号说,要我全天二十四小时跟你在一起,除非你死了。”

唐功痛心疾首地说道:“你说,你昨天一个人去永井秀男那,不带上我,你是不是当我死人啊!我还媳妇都没娶呢!”

闹了半天,唐功居然是为这事发飙!

“你听我说,这两个鬼子都特别精明,特别是永井秀男,典型的神经过敏,他在他的司令部周边一百米都划了禁区,任何经过的中国人都要盘问,凡是中国人向司令部看上一眼,就可能被抓,然后就下落不明。所以,我越是不让你去,永井秀男就会越相信我。除掉吴仁这个**,没有两个鬼子少佐的全心全意心无杂念地大力支持,我们就根本不可能见到吴仁。你明白吗?”邓卓语重心长地拍拍唐功的大腿。

“可是!你这,太危险了。”

“我这不好好的回来了吗?”

“万一出什么事,谁照应你?我们警卫条例第一条规定,警卫员不得在首长牺牲后还能喘气,你说,老子在家给你烧香拜佛担惊受怕,你在鬼子那吃香的喝辣的,吃完了还不打包带点回来,你说,你还有点人情味吗?”

邓卓一拍脑袋:“对对,还真把这事忘了。”邓卓又一笑,“得了吧,我堂堂一**,让你劈头盖脸地训了一个多小时,脸上的口水都能洗一次澡了,你也该消气了。”邓卓起身拿过食盒,“给,去刘记饭馆餐馆买两斤牛肉,算我给你赔罪。”

唐功立刻站起来,咽了一口口水,提着食盒向大门走去,边走边嘀咕:“现在的领导啊!就是喜欢用公家的钱办自己的事。”

唐功一走,邓卓立刻闭上眼,陷入了沉思。

现在,两个鬼子已给闹僵了,但还没有完全翻脸,今后的走势会不会按自己的思路进行了?自己要不要再给两个鬼子加点火?

唐功回来后,带给邓卓一张密写的纸条,邓卓用火烤显影后,立刻将其烧成灰烬,并在地上碾碎。

唐功依旧是把每一块牛肉嚼十几分钟、嚼得龇牙咧嘴,心中算着,一块牛肉就是好几头牛了!

“老爷,上面怎么说?”唐功边吃边小声问。

邓卓面色严肃地说:“上面希望我们加快进度。”

“站着说话不腰疼。”唐功鼻子一哼,“我们也想快,可这两个鬼子狡猾得像狼一样。”

“上级的心情,我们应该理解,毕竟几百位同志的性命都悬着,还有,咱们是干什么的?‘猎人大队’,打的就是狼和狐狸!”邓卓举起右手做一个开枪瞄准的动作。

“对了,老爷,你说,那个永井秀男真的会再来找我们吗?”

“会的,一定会。”邓卓自信地笑着,“一个赌徒,最难受的时刻不是输光的时候,而是把本钱压上去,等待庄家翻牌的一刻。永井秀男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像我这样的行家,下了这么大的本钱,手中的古董依旧是难辨真假,我想,用不了几日,永井秀男一定会发疯的。若想让一个人灭亡,最好的方法就是让他疯狂。阿狗,我们等着看好戏。快吃吧,别浪费时间,吃完再把百川老和尚请来。今天晚上又够他忙的。”

以后的几天,邓卓和唐功依旧是准时到前田正夫的收藏室去,依旧每天给前田正夫剔除一些赝品,留一些赝品给他当宝贝,前田正夫也继续补充一些刚刚收来的古董,邓卓也依旧按原则办事,一切都这么平静地发展着。

前田正夫的指挥室,一个上午。

电话响了,前田正夫拿起话筒:“喂!哪位?哦,是永井少佐。我好的很,近期死不了。胡先生?唉,真不凑巧,我也好几天没看到胡先生了,可能是在写他的那什么书吧。你瞧你,说这话似乎不太信任我。你放心,等胡先生一来,我一定劝胡先生去你那做客。”

与此同时,邓卓正在墙的另一边仔细地偷听着两人的电话,脸上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永井秀男倒也执着,几乎是每天一个电话,而前田正夫则每天也是相同的回答,邓卓也是每天坚持偷听,每次脸上都是不易察觉的微笑。

又是一个上午,前田正夫的指挥办公室。

桌上的电话铃又响了。

前田正夫看一眼身边的郑翻译:“如果是永井少佐,就编个理由说我不在。”

郑翻译马上就抓起了电话,而且马上就把电话贴在脸上哈腰点头:“哟!永井少佐!我是郑翻译!您找前田少佐,真不凑巧,前田少佐刚出去泡澡堂子去了,说不准得多长时间才能回来。您有什么话,前田少佐一回来,我一定给转达。”

郑翻译的笑容僵住了,将电话从脸上移开,莫名其妙地盯着电话。

“怎么回事?”前田正夫靠在椅子上笑着问。

“我话还没说完,永井少佐就把电话挂了。”郑翻译将电话放好,心中觉得怪怪的。

永井秀男的司令部指挥室。

“八嘎!”永井秀男在挂断电话的同时脏话也脱口而出。

永井秀男的副官中村一惊:“少佐阁下,怎么这么大的火气?”

永井秀男冷笑说道:“我打电话居然不接,还派个蠢翻译来骗我!大清早的,谁会吃饱撑的去泡澡堂子!分明是故意在欺骗我!前田正夫!算计我出了十万美金,却让我两手空空!你说,我该不该发火!”

中村立刻点头回答:“前田少佐的确做得太过分,不过,您和前田正夫还是要搞好关系,毕竟,都在一个芜江镇,很多时候还需要前田少佐照应的。”

永井秀男依旧冷笑:“要他照应?等我完成手中这件大事,至少也要升个中佐,到时候,我会让他十倍地吐出来。”

中村忧心地劝道:“少佐阁下,至少现在不要招惹前田少佐,大局为重。”

永井秀男鼻子一哼,眼中闪过一丝杀机。

晚上,邓卓和百川方丈正紧张仿着一幅八大山人的水墨画,唐功则坐在房门前注意着胡同外的声响。

“老爷,你说,这么多天过去了,这永井秀男怎么就一点动静也没有?”唐功心中算着日子一天天过去,任务却看不出任何进展,心中也不觉焦急起来。

邓卓停下手中的装裱工作,抬头沉思一会,说道:“不会没动静。兴许,他已经在路上了。”

0

无价的古董25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