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猎队>无价的古董29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无价的古董29

小说:猎队 作者:酒盏花枝 更新时间:2010/1/16 8:56:41

四百米开外的一个小土丘上,两名游击队战士趴着,其中一人正用望远镜盯着郑翻译的壮举。

“真邪门!以前只知道有假烟假酒,现在才知道,农民有假的,新四军游击队也有假的!”

另一人笑着说道:“今后中国打假的任务会很重啊!走吧,我们的任务还没完呢。”

郑翻译坐在马车上得意地向芜江镇赶着,心中构思着,立了这么一件大功,前田正夫会怎么赏自己。

镇外一处荒地上,一队荷枪实弹的日本士兵拦住了郑翻译的人。

郑翻译认出是前田正夫的手下中队长竹内城,立刻下车走上去点头哈腰:“太君辛苦了,我们的事怎么能有劳太君迎接呢?”

竹内城面无表情地说道:“人呢?”

郑翻译一指最后一辆马车上的麻袋。

竹内城做了一个手势,两个日本士兵将麻袋抬下车,扔死猪一样扔在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下。六个鬼子将马车上摆满水桶,驾着马车就走了。

“前田少佐命令,近期这里会有战斗,所以命令你的人在此挖一条战壕。”

“这地方,怎么会有战斗?”郑翻译糊涂了,战壕是打阵地战才用得上,这个地方离游击区比较远,从来没打过阵地战啊!

“前田少佐的命令,谁敢多问?你挖还是不挖?”竹内城不耐烦地说。

“挖,当然挖。”郑翻译立刻转身命令皇协军开始挖战壕。

这些汉奸们拿着锹,口中都不出声地骂着鬼子祖上十八代,死命地在地上铲着。

半个多小时后,战壕终于挖好了。

竹内城满意地对郑翻译说道:“不错,让他们集合。”

“集合——”郑翻译扯着嗓子喊。

皇协军们疲惫地站成队伍,不知道鬼子又会玩什么花样。

机枪响了,鬼子的机枪响了,四挺机枪伸着长长的火舌从队伍上反复舔着,等郑翻译反应过来,一个连的皇协军就没了。

鬼子们走过去,抬着地上的尸体就往战壕里扔,然后再用铲子往里面填土。

郑翻译看得目瞪口呆,冷汗直冒。

竹内城走过来一拍郑翻译的肩:“郑翻译,不必紧张,少佐阁下说了,你这次立了大功,回去会好好地嘉奖你。”

郑翻译立刻立正低头:“多谢皇军栽培,属下誓死效忠大日本帝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哟西!”竹内城满意地点点头。

鬼子们把坑填满后,又用脚反复地把泥土踩实。

三辆马车回来了,上面的木桶都装满了水,应该是从附近河中运来。

二十几个鬼子走过去提起水桶,冲地上还有血迹的地方泼去,很快,地上的血迹就淡得几乎看不清楚了,只有空气中还残留着浓浓的血腥味。

做完这一切,鬼子们才返回芜江镇,走的时候,郑翻译不时回过头看一眼刚才的地方,依然心有余悸。

“鬼子真他妈不是人!是畜生!”四百多米外,一名游击队战士右手将望远镜端在眼前,右手深深地抓进土中。

他身边另一名游击队战士也盯着鬼子撤退的方向,低声批评:“胡刚同志,请不要把鬼子跟畜生相提并论,这对畜生也是一种极大的污辱。走吧,我们还有我们的任务。”

前田正夫的办公室,郑翻译踌躇满志昂首挺胸地立正站着。

“哟西!郑熊君,这一次你为我立下了大功,我会重重奖你!”前田正夫站在办公桌后背着手欣慰地说着。

哈哈,永井秀男,你现在一定是焦头烂额吧?跟我斗,你还是个娃娃!

“属下誓死效忠大日本帝国,效忠前田少佐阁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郑翻译眼中闪着激动的光芒。

“狗汉奸!”墙的另一边,邓卓小声骂道。

窗外远远地传来一连串枪声,郑翻译立刻紧张地把手放在枪套上:“游击队!“

前田正夫微微一皱眉:“不要怕,都是我们的枪声,三八式步枪和十一式机枪,游击队不会有这么整齐的装备。”

前田正夫说完就拿起桌上的电话:“接一中队中队长竹内城。什么?接不通?接二中队。什么?也断了?三中队呢?也不通!”前田正夫放下电话,朝枪声的方向望一眼,脸上也闪过一丝不安的神色,“这枪声,不对劲!”

“我出去看看!”郑翻译自告奋勇。

“也好,注意安全。”前田正夫叮嘱。

郑翻译正要出门,一中队队长竹内城满头大汗跑了进来:“少佐阁下,情况不妙!永井少佐带着他的人进了我们的防区,我看情形不对,强制拦住。我说要向您请示,可永井少佐直接竟下了进攻命令。”

一墙之隔,邓卓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望一眼在旁边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的唐功,说道:“鬼子真乖,干上了。”

唐功兴奋地直搓手。

前田正夫“嘭”地一拍桌子:“永井秀男!疯子!疯子!居然向自己的同胞开枪!他这是叛乱!叛乱!”

竹内城忧心地问:“少佐阁下,是不是我们做的那件事走漏了风声?”

前田正夫一抬手:“就算没走漏风声,永井秀男也会怀疑到我。因为,如果他相信是游击队劫了他的人,那他就只能等着军事处分,只有赖在我头上,他才有一线转机。带军队来他也不是第一次,上次他不就抢过一次胡先生吗?他带了多少人来?”

“估计,全部。”

“我明白了,精心策划的行动。一进我的防区,永井秀男就立刻派人切断我的电话线,二中队三中队没有我的命令,肯定不敢阻拦。如果不是竹内君灵活一点,我前田正夫可能已经在永井秀男水牢里泡澡了。永井秀男疯了,居然把全部兵力派出来了,他就不怕游击队端了他的司令部?愚蠢之极!”前田正夫感激地看了竹内君一眼,“吴仁不能落到永井秀男手中,只要吴仁在我这里,主动权就在我的手上。”

“少佐阁下,我和我的士兵誓死效忠您,不管是谁想伤害您,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少佐阁下,现在情况紧急,请您马上离开。”

“是啊,少佐阁下,枪弹无眼,您的部队又调不回来,我看,您还是先避一避吧。”郑翻译也弓着腰诚恳地说道。

前田正夫摇摇头:“逃?对不起,我在军校的教官没有教我这项技能。这里就是我的阵地,我哪都不去,竹内君,把你的指挥刀放桌上。”

“少佐阁下!”竹内城没有动。

窗外的枪炮起越来越近,一声炮响,窗户上的几块玻璃就碎了。

郑翻译吓得一蹲身子,前田正夫鄙俗地看了郑翻译一眼。

“把刀放下。”前田正夫郑重地命令。

“嗨以!”竹内城双手取下指挥刀,放在桌上。

前田正夫转身,从墙上的一幅日本国旗下取下刀架上的一柄军刀,双手捧着,走到竹内城面前,将刀高高举过头顶:“此刀,是我毕业之时,天皇亲手所赐之刀,你和郑翻译带上它,带上吴仁,还有胡先生一家,火速赶往吉安,找小野联队长。郑翻译去过一次,知道怎么找小野联队长。小野联队长是我多年挚友,一见此刀,便会出兵相助。竹内君,拜托了。”

郑翻译心中一阵激动,终于又能脱离险境了!祖宗保佑啊!

竹内城恭恭敬敬地接过刀:“少佐阁下请放心,属下一定尽快返回,请少佐阁下务必保重!”

“去吧!”前田正夫拿起桌上的指挥刀,走向收藏室的铁门。

邓卓急忙拔出闻金,快步走到木格前,鉴赏一幅书法。

铁门开了,外面的枪声涌了进来,邓卓紧张的看着外面。

“怎么回事?”邓卓问。

前田正夫平静地答道:“没什么,十几个游击队进来了。为了胡先生的安全,请胡先生随竹内城中队长先避一避。”

邓卓一转身看着一屋子的古董:“打起来了!万一,打坏了怎么办?我不走,我死也要死在这里。”

唐功急了:“老爷!”

前田正夫心中一阵感动,果然是痴迷古玩之人啊!

“先生不必担忧,我这道铁门是特制的,关上以后,十公斤炸药也炸不动。胡先生尽可放心离开,等游击队一走,我马上请胡先生回来。”

邓卓这才点点头:“这样最好,最好。阿狗,咱们走。”

唐功背上工具箱,压抑住心中的激动跟着邓卓走了出去。

一出铁门,两个日本士兵将一个中国人推了进来。

“太君饶命,我什么都说,什么都说。”来人跪倒在地。

邓卓和唐功同时都看见这个脖子后一道清晰的伤疤——吴仁!

“走!”竹内城抓住吴仁的衣领将他拉得站起来,拽着就往外走。

郑翻译、邓卓、唐功紧紧跟上。

外面的枪炮声越来越近了。

一个日本士兵慌张地跑进来:“竹内队长!打进来了!”

前田正夫拿起竹内城的指挥刀:“不用慌,竹内中队长另有任务,你们现在直接听从我的指挥。我命令,坚守阵地!”

“嗨以!”日本士兵拿着枪冲出去。

前田正夫回头望一眼竹内城离开的方向:“竹内君,成败荣辱,就看你了!”

说完,前田正夫就在枪炮声中扣好自己的风纪扣,仔细抹平军衣上的褶纹,正一正自己的军帽,阔步向办公室外走去。

一枚手雷就在门外爆炸,围墙都炸缺了好大一块,烟雾中,前田正夫巍然站着,毫不慌乱。

又有几个日本士兵跑了过来。

“少佐阁下,永井少佐的冲进来了,您快撤吧!”

前田正夫闭着眼不出声,过了好一会,才睁开眼睛,平静地说道:“我命令,放弃抵抗,不要做无谓的牺牲了。”

“少佐阁下!”几个日本士兵愣住了。

“不要抵抗了,你们打死的,也是我的大日本帝国的同胞。传我的命令,放弃抵抗,让永井秀男进来,他还也不至于敢要我的命。”

“嗨以!”几个日本士兵又匆匆离开。

枪声立刻稀疏起来。

不一会,硝烟中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前田正夫看清楚的第一张面孔就是永井秀男充满杀气的脸。

“前田少佐,久违了!”永井秀男不阴不阳地说道。

“不算久,我希望我们之间的‘久违’时间能更长一点,最好是,永别。”前田正夫也不阴不阳地回敬着。

永井秀男冷笑:“我也想和你永别,但是,你这次做的事太大了,居然敢截上野大佐秘密押送的人!”

前田正夫微微一笑:“原来,上野大佐交给你保护的人被游击队截走了?你抓不住游击队,就想赖我的头上,永井秀男,你也太把上野大佐当小孩子了。执行任务失败,擅自带兵离开防区,进攻友军部队,永井秀男,你已经在军事法庭预订了头等座位。”

“哼哼,”永井秀男冷笑,“上军事法庭的不会是我,应该是你。前田正夫,你对中国人可真够狠的,一个连的皇协军,你居然眼皮都不眨一下。”

永井秀男的这句话让前田正夫全身不由一颤,但立刻平静下来:“永井秀男,不知道你又在编什么故事?”

“前田正夫,你能在我的身边安插人,探知我的真正押送路线,难道我就不能在你的身边安插人监视你的一举一动?就在**的情报人员被劫之前,你的皇协军派出了一个连的兵力,到现在也没有回来。据我得到的消息,你的一个中队在苦竹村外刚刚处决了一大批游击队,我的人马上就要过去仔细搜查。”

“你敢!永井秀男,你我都是平级!你没有资格在我的防区搜查。”前田正夫拔刀指向永井秀男。

永井秀男身手的士兵立刻将步枪对准前田正夫。

“前田正夫,你似乎很紧张?”永井秀男盯着前田正夫的眼睛说道。

“永井秀男!我忍你很久了!你用假古董骗我,我忍了!你出尔反尔,我忍了!你抢胡先生,杀我的人!我也忍了!你放游击队经过你的防区炸我的炮楼,我也忍了!这一次,你居然出兵向我开战,屠杀你的同胞,我前田正夫如果再忍的话就不是一个帝国军人。”前田正夫把刀在手中一转,“永井秀男,你如果还算是一个男人,就让我们在刀下进行生死较量。”

“好,你以为,我会怕你!”永井秀男挥手示意身后的士兵将枪放下,然后解开自己领口的风纪扣,拔出军刀。

前田正夫心中一阵得意,这小子果然不开窍,面对永井秀男的人马,自己绝无取胜的可能,可一对一,哼哼,自己可是刀术六段啊!

永井秀男走上前几步,用一块白手帕慢慢擦着军刀,冷笑着对前田正夫说道:“前田少佐一定对自己的刀术六段很有信心吧?我忘了告诉你,我的刀术也是六段,而且,拿过北海道三届刀术冠军。”

前田正夫心中不由一惊。

“呀!”永井秀男两脚一动,激动一团半人高的尘土,高举着刀,火车一样向前田正夫奔去。

0

无价的古董29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