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猎队>无价的古董28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无价的古董28

小说:猎队 作者:酒盏花枝 更新时间:2010/1/11 15:13:32

前田正夫低头看了自己一眼,这才注意到自己竟是一丝不挂,立刻双手护住自己的某个方向,一扫视,见有几个警卫似乎正忍着笑,于是板着脸训斥:“笑什么?你们没见过吗?这叫人体艺术!没穿衣服就笑!知道吗?中国明朝有个唐伯虎,也曾这样裸奔过,人家是,艺术家。”说完又一路飞奔回房。

早上,前田正夫立正站在办公室,手里的电话贴在脸上,不断地点头“嗨以”,额上已是大汗涔涔,郑翻译急忙递上一块手帕,前田正夫在脸上胡乱擦了几下又还给郑翻译,手帕被郑翻译用力一拧,一条水线就垂下来,地下湿了好大一片。

终于,前田正夫将电话轻轻地放下,然后突然把桌子一拍,正隔墙偷听的唐功立刻感觉耳膜一阵生疼。

“少佐阁下,消消气,消消气,怒则伤肝啊!”郑翻译关切地提醒。

“无耻!无耻!人怎么能无耻到这个地步!我大日本帝国怎么有了这种人!心胸狭窄,针尖都扎不进去。”前田正夫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呼出,“一夜之间,我丢了三座炮楼,刚才,上野大佐整整骂了我半个小时。上野大佐果然是永井秀男的好靠山。”

郑翻译低头看一眼桌上的地图,点点头叹道:“我也觉得昨晚的事不简单,很邪门。”

前田正夫用手指重重地敲着地图:“三座炮楼,全都是在我跟永井秀男防区的交界处,要想炸我的炮楼,游击队进出都得经过永井秀男的防区。况且,以前发生这样的事,都是我得到消息后向上野大佐汇报,这次,上野大佐居然比我知道的还要早,这是永井秀男故意在跟我为难,一定是他跟上野大佐添油加醋地说了什么。可惜我这二十几名优秀的帝国战士啊!有恩必忘,有仇必报,果然是永井秀男的处事风格。”

“少佐阁下,看样子,我们千万要小心永井少佐,形势对我们不利啊!”郑翻译也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

“哼哼,”前田正夫冷笑,“跟我前田正夫斗,永井秀男还只是一个没长牙的娃娃。”

前田正夫的笑容冰凉得让郑翻译不由全身打了一个寒战。

晚上,唐功从刘记饭馆带回两斤牛肉和一张密写的纸条,邓卓看完后将纸条烧毁,脸上露出笑容。

“老爷,什么事这么高兴?”唐功上前给邓卓轻轻地捶着背。

“你的牛肉吃不了几天了,可靠情报,狐狸要出洞了。”邓卓按着手指关节,发出“啪啪”的脆响。

“太好了!”唐功兴奋地一拍邓卓的肩膀。

邓卓立刻半个身子就歪下去,满脸痛苦,抬手点着唐功:“大力金刚掌!”

又过了三天,前田正夫心神不宁地坐在办公室,手中的一支钢笔被他捻来捻去。

郑翻译站在一旁小心翼翼地问:“少佐阁下,您,似乎有什么心事?属下愿意为您分忧。”

前田正夫揉揉自己的眉头,微闭着双眼说道:“刚刚接到上野大佐的命令,永井秀男的部队要经过我的防区,命令我全程放行,不得过问。永井秀男,又在拿上野大佐在压我。”

“这个永井少佐,这也太过分了!现在就这样打压少佐阁下,那以后万一升个官还了得!”郑翻译握着拳义愤填膺,似乎永井秀男和他有杀父之仇一样。

“人家今天做的就是升官之事,今天他要将**的情报员送到南昌,升官是指日可待啊!”前田正夫轻轻捶了一下桌子,眼睛却偷偷眯着观察郑翻译的反应。

一墙之隔的邓卓听得眉头一跳。

“我呸!什么好事都让他占尽了!论能力,您比他强!论资格,您比他老!论战功,您比他多!论长相,您也比他帅气!可偏偏这个吴仁,就在他的防区被抓了!这简直就是瘸腿瞎子捡到金元宝!”郑翻译两手叉腰骂。

那是当然,想当年,自己在日本九州,也的确号称“九州第一帅哥”,绰号“九州一郎”。

前田正夫睁开眼睛:“其实,永井秀男并不是向我借道,只是为了向我炫耀他要立功升官,炫耀他有上野大佐这一强硬的后台,真正的**情报员,并不从我的防区经过?”

“您是说,永井少佐连上野大佐也敢骗?”郑翻译眼珠一转,惊讶地问。

“永井秀男不必欺骗上野大佐,他只要解释说,为安全起见,把经过我防区的部队当成一支疑兵,用来吸引游击队的注意力,上野大佐自然会答应永井秀男的要求。但他们没有料到,我前田正夫在芜江经营这么多年,没有过人的听觉和判断力怎么能在这里稳如泰山。永井秀男的真正行进路线,是这一条。”前田正夫用手指在桌上的地图上轻轻划着,眼睛却悄悄瞟着郑翻译。

“这是永井少佐和您防区的交界处!这,这可是极其危险的地方,这一带经常有游击队在活动。”郑翻译伸着脖子盯着地图。

“这就是永井秀男的小聪明,用中国话讲,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现在**的侦察人员肯定都把注意力集中在永井秀男派出的这支戒备严密的护送队伍上,这样的白天,他们根本不会注意到我和永井秀男的防区交界处,有一支乔装成中国农民的、二十几人的队伍在行走。等游击队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吴仁应该已经进了南昌。”前田正夫说着又偷偷瞟了郑翻译一眼。

郑翻译盯着地图,自言自语说道:“如果,这时候,正好有游击队经过,正好识破他们的身份,正好抢走吴仁,走的时候又正好被我们部队拦住,正好让少佐阁下您救下吴仁后再送到南昌,那功劳——”郑翻译得意地冲前田正夫一笑,“可就是您的了!”

前田正夫心中一喜,郑翻译果然悟性极高,不愧是在帝国留过学的人。但前田正夫却不动声色地叹道:“这样,当然,最好。不过,哪有那么多巧合之事,我注定就是没有永井秀男那样的运气。”

郑翻译的目光突然坚毅起来:“少佐阁下,有时候,机会是掌握在人的手中!”

前田正夫故作糊涂:“郑翻译,你的意思是?”

郑翻译把脸向前凑一点,小声建议:“既然真正的押送队伍只有二十几人,我们何不冒充游击队,截下这个发财的机会,然后,您再派人救回吴仁,这样,吴仁还是在大日本帝国手中,只是升官的机会,就到您这里来了。”

前田正夫一拍桌子:“郑翻译,我怎么能做这样的事呢?不要再说了!”

“少佐阁下,如果您不这么做,今后永井少佐将踩在我们的头上,我们永远都要受他的气。少佐阁下,这是唯一的机会,也是最后的机会!请您务必迅速决定。”郑翻译今天终于阳刚了一回。

“我再考虑考虑。”前田正夫还在装纯洁,用手捂住自己的眼睛,却从手指缝里偷偷盯着郑翻译。

“少佐阁下,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这个中国的道理,您应该十分清楚!”郑翻译急切请求。

前田正夫弹簧一样从沙发椅上站起来,神情庄重地对郑翻译说道:“既然彼不仁,休怪吾不义。郑熊君,这件事,就拜托你了。你打算怎么做。”

前田正夫的一声“郑熊君”让郑翻译热血沸腾,郑翻译立刻立正站好:“这件事情只能秘密进行,我会带皇协军一个连的人,换上老百姓的衣服,使用缴获的游击队武器,在押送队伍的必经之路上埋伏,用最快的速度劫走吴仁,交给少佐阁下您。这样,永井少佐就只会以为是游击队劫了他的人,丝毫不会怀疑到您的头上。”

“好,办事果然严密。记住,据我所知,吴仁后颈有一道伤痕。郑熊君,指望你了。”

“嗨以!”郑翻译立正点头,昂首阔步离开办公室。

前田正夫脸上现出得意的笑容:“永井秀男,跟我斗,你还太嫩了点。”

墙的另一边,邓卓脸上也露出得意的笑容。

芜江镇的一条偏僻小道上,三辆马车不紧不慢地行驶在乡间小道上,马车上都坐着几个农民打扮的人,破烂的衣服,古铜的肤色,长长的烟杆,轻快地哼着江西民间小调,一看就是典型的乡下农民,只是每一个人的后背衣衫下,都藏着一把张开机头的手枪,每一个人的眼光都在四处扫视,像探照灯一样。

最前面的马车放慢速度,唱歌的农民也停止哼唱,所有的农民都不约而同地悄悄把手放在背后,握住了枪。

道路两边的草丛中突然跃起一个个中国人,手中都拿着各式各样的武器向马车冲去。

“同志们!冲啊!消灭鬼子!”“新四军指挥官”郑熊在队伍的最后趴在地上大声喊着。

车上的农民立刻翻身下车,非常专业地隐蔽起来,向冲过来的中国人射击。

这些农民的枪法极准,很多冲过来的中国人都倒下了,不过,这些农民马上也发现,游击队的枪法太差了,几乎都是在向天空开枪。

尽管这些农民的枪法很准,但这些不要命的游击队毕竟人多,很快就冲了上来,缴了农民们的枪,让这些农民跪成一排。

郑熊跑过来,站在俘虏们的身后,扫视一圈俘虏,发现一名正在哆嗦的农民脖子上有伤痕,立刻向自己的人做了一个手势。

“游击队员”们立刻一人一枪托就把“假农民伯伯”砸晕在地,只留下浑身发抖的吴仁,然后用一个麻袋装上吴仁,系好封口,将麻袋扔上马车。

“快走吧,永井秀男的部队马上就会来的。”郑熊看一眼永井秀男的防区,得意地说道。

0

无价的古董28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