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猎队>绝密的电码1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绝密的电码1

小说:猎队 作者:酒盏花枝 更新时间:2010/1/28 8:31:44

易谷县的街道上,有气无力地走动着稀疏的中国人,个个都衣衫褴褛,像一群晃动的僵尸。路边也有一些小商贩,但都坐着,谁也不吆喝,似乎都对自己的生意不抱太大的希望。

突然,远处响起一阵凌乱的枪声,街上的人群立刻风卷残云一样,瞬间就无影无踪了,小商贩们甚至连自己的水果摊、炸油条的炉子也顾不上了。

一个二十多岁的年青人风驰电掣从街道拐角处跑出来,两手前后舞得像车轮一样。他的步履虽然很匆忙,但两眼却镇定地左右看着。

他的身后,三十米开外,二十几个鬼子端着枪疯狂地追着,并不时向天空开几枪,大头皮鞋把街道的青石板踩得“啪啪”直响。

这个年青人就是邓卓三天后的任务关键人物——电报员黄国青。

黄国青,上级派到易谷县的电报员,手中掌握着一本最新的电码本。十分钟之前,他和易谷县的地下交通站人员接头时被鬼子包围,两名同志为掩护自己逃走,生死不明,黄国青只能一个人在这个陌生的环境一路逃亡。

从短暂的交火中,鬼子们知道对方已经没有武器,因此,都下定决心务必要抓到活口,。

黄国青顺手将街边的一个西瓜摊推倒,圆圆的西瓜立刻四处惊恐地逃窜着。

冲在最前面的两个鬼子飞快地跳跃着,躲开一个个调皮的西瓜,但他身后的鬼子们就没这么好的身手了,几个鬼子踩中西瓜皮,立刻优雅地飞了起来,将身后拥上来的鬼子们像打保龄球似地撞倒一片。

但鬼子们并不担心黄国青能逃走,光天化日之下,出城的路口都有兄弟部队看着,自己的这场追逐只能是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

鬼子们满身西瓜瓤地站起来,端着枪就继续向前追。

黄国青突然停下,等几秒钟,让鬼子们靠近一点。黄国青脚一抬,身边的炸油条的一锅沸油扑天盖地向鬼子们洒去。

鬼子们纷纷后退,几个躲闪不及地鬼子烫得“哇哇”直叫,但依然很敬业地迅速从地上爬起来,朝天空开一枪,愤怒地追了上去。

街道的另一边也闪出几个鬼子,黄国青心中暗暗叫苦,回头看一眼身后越来越近的鬼子,黄国青抄起路边一根长长的竹竿,猛冲几步,竹竿在地上一点,借着竹竿的弹力,轻松地向着一堵高墙越过去。

在空中,黄国青发现,两边的鬼子都不追了,都站在原地看着自己。

落地的一瞬,黄国青迅速将四周扫视一圈。

这是一个军营!

到处是正在训练的军人,有的穿着军服练习队列,有的光着上身跑步。

军营正中,高高飘着一面日本军旗!

才离狼群,却进了虎窝!

已经有日本鬼子向自己冲来,黄国青来不及多想,见不远处是一个营房,立刻冲了进去。

营房内空无一人,只有整齐的床铺,床铺上还有叠放整齐的衣帽,还有几张整齐摆放的椅子。

几十个鬼子们也“嗷嗷”叫着涌了进去。

第一个冲进去的鬼子还没看清黄国青的样子头上便挨了一椅子,椅子应声而碎,鬼子痛得“哇哇”直叫。黄国青掐住另一个光着上身的鬼子的脖子,把他摁倒在地。

十几个鬼子上前七手八脚地把黄国青拉开,然后一阵拳打脚踢。黄国青的手中紧紧抓着鬼子的一把头发。

“住手!”光着上身的日军小队长松本新近命令。

鬼子们这才扶起已经站立不稳的黄国青。

松本新近用一块毛巾擦擦上身,从第一张床上拿起军帽戴好,又边穿军服边命令:“什么叫自投罗网?今天大家见识了吧?这就是中国人的智商。低等民族!马上送审讯室,我要亲自审审。”

黄国青一脸冷笑地盯着松本新近,冷笑中藏着一丝得意。

易谷县郊抗日二分队的一间民房内。

邓卓躺在床上,满眼血丝,眼皮不断疲惫地眨着。

唐功坐在桌前,手握着一支铅笔,手指绷得紧紧的,像五根生锈的钢筋,正照着一本小册子在巴掌大的一本练字本上写着什么,小册子是邓卓给唐功的,内容是**的《论持久战》。唐功每写一个字,都是慢慢地,极其小心地,似乎在拿着雕刻刀在石碑上刻圣旨一样。

“身受戰爭災難(身受战争灾难)……”唐功每“刻”一个字就小声地念出声。

“啪”,铅笔又齐着虎口断了,唐功激动得一拍桌子。

邓卓眼一睁:“怎么,不愿意写了?半天就弄断了十六支铅笔,你是写字还是败家啊!”

唐功马上堆起笑脸:“队长,没说不写,我写,我写,只是这铅笔质量太差,太脆了,跟麻秆一样,稍一用力就断了。”

邓卓冷笑一声:“就你那大力金刚掌,给你根铁筷子也能弄断了。”

唐功急了:“队长,我可是强压着内力,把八分内力都压在了神门穴,只用了两分内力在手指上。不信,队长你摸摸,我现在的右手腕子还是滚烫滚烫的,都能摊煎饼了。队长,少点任务吧。”唐功说着就把右手腕放在嘴边用力吹着,眼神瞅着邓卓。

邓卓用手撑起头,望着唐功,笑着说道:“是谁拍着胸脯说要一天练一百字?是谁说少写一个字就罚一百遍的?是谁说不能坚持练字就滚蛋的?我不强迫你,不愿意写就按你说的,马上卷铺盖回家,我还替你出回家的路费。”

“别别别,”唐功赶紧拿起小刀削铅笔,“我又没说不写?只是队长,一百个字是不是太多了?这比用脑袋拍一百块砖还难啊!你看这个‘災’(字)字,上面上面,居然要拐三下,还有这个‘難’(难)字,真不愧叫‘難’字,至少十五画,写完一个字手都抽筋了,真不知道你们读书人是怎么坚持下去的。队长队长,你是观音转世,发发慈悲,我每天就练十个字,缺一个字罚我一千遍!”唐功咬牙切齿说道。

一个枕头炮弹一样飞来,唐功飞手接住,再看邓卓时,已发出微微的鼾声。

枕头就是队长的命令。

唐功只得用小刀恨恨地削着铅笔,口中还用极低的声音念念有词:“我削,我削,我削削削……”眼神不住地瞟着邓卓,似乎邓卓就是手中的铅笔。

邓卓微睁双眼,得意地笑了笑。

唐功又紧绷着手,刻钢板似地开始在练字本上“论持久战”。

易谷县郊外,抗日二分队队长范宇凡一身便装带着两名手下飞快地走着。

半小时前,正在鬼子防区外躲着观察鬼子炮楼火力分布的范宇凡队长接到通知,**的特派员来了,范队长立刻就带着人往回赶。

“队长好!”路边的一棵二十多米高的树上传来一个声音。

范队长头也不抬,脚步也不放慢,继续向前走着:“注意警戒。”

等范队长走远了,树上茂密的叶子微微动了一下,依稀现出一个人形,原来树上藏着一名全身缠着树叶的战士——这是易谷县抗日二分队的一名暗哨。

民房内,邓卓突然睁眼坐起:“范队长回来了。”

唐功停下手中的铅笔,左手用力揉着右手腕,说道:“队长,你怎么知道是范队长回来了?”

邓卓伸着懒腰摇着酸胀的脖子说得道:“你听这脚步声,方向是正对着我们这间屋子,急而不乱。现在在这里,除了范队长,还有谁会急着想见到我们?”

邓卓话音刚落,房门推开了,范宇凡走进来立正,看看唐功,又看看邓卓,然后向邓卓敬了一个军礼:“特派员好!易谷县抗日二分队队长范宇凡。欢迎你们!”

唐功昂首挺胸背着手说道:“范队长,你怎么断定他就是特派员?你们见过?”

范宇凡笑着走到邓卓身边,看着唐功说道:“我也是第一次见到特派员,不过,这屋里就你们两人,特派员脸上是一脸英气,一看就知道是干大事的,你看上去,嘿嘿,太嫩了点。”

唐功鼻子一哼:“嫩有什么不好?年轻就是财富!”

邓卓也对范队长夸奖道:“范队长果然好眼光,在你的眼皮底下,鬼子的日子肯定过不安稳。”

范队长哈哈一笑:“哪什么眼光,我的人通知我的时候,就说‘特派员和一个随从来了’,我当然要问你们长什么样子,我的人就说了,‘二十岁上下长个苦瓜脸的是随从,四十多岁的冬瓜脸就是特派员’,有了这些情报,您看,我认错不了吧?”

唐功双手捧着自己的脑袋:“我怎么就成苦瓜脸了!范队长,你的人都什么眼神啊!”

“就是就是,”邓卓笑着说,“说我冬瓜脸我也就认了,说我四十多岁?这要是传出去,以后日本鬼子打跑了我还怎么找媳妇?”

范队长笑着伸出双手向下按按:“秘密!这是军事秘密!绝不外传,绝不外传。我这手下参加队伍以前是卖菜的,什么事都能跟菜想到一块。这小子打仗是好手,菜也做得跟酒楼里的大厨子似的,一会儿我让他给两位做一道肚包鸡,上一盘白切狗肉。”

0

绝密的电码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