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猎队>绝密的电码2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绝密的电码2

小说:猎队 作者:酒盏花枝 更新时间:2010/1/30 8:20:31

唐功不自觉地咽了一下口水。

邓卓打断范队长的菜谱,正色说道:“不必了,这次事态非常紧急,了解情况后我们马上要去易谷县,一会儿给我们准备几个馒头吧。”邓卓扭头看一眼唐功,又说道:“如果有现成的狗肉,送点我打包带在路上吃。”

“有有有,现成的有,昨天才宰的一头日本狼狗,齐胸这么高,全是瘦肉,肉又嫩又细,这外国进口的东西就是比国产的要好。”

唐功又不自觉地咽了一口口水。

“还有,我现在不是特派员,我是罗老板。”

“这个我明白。”范队长会意地点了点头。

“这是我的侄子,阿狗。”邓卓指着唐功介绍。

“嗷嗷!”唐功张嘴学了两声狗叫,以示自己对邓卓的抗议。凭什么自己总是阿狗?队长不是老爷就是老板!

“说说详细情况吧。”邓卓坐在床上,示意范队长也坐下。

范队长脸上的表情立刻严肃起来,身子一歪在床沿坐下。

“我们二分队以前缴获了鬼子的一部电台,上级指示,电台就留在我们二分队使用。可惜的是,电报员一直不能到位。三天前,上级安排一名电报员带着密码本进入了易谷县,和易谷县地下交通站的同志接上了头。我按上级的命令,派出一名同志带着接头暗号去接电报员到队伍中来,没想到,刚接上头,鬼子就包围了那家旅店,我派出的人牺牲了,电报员黄国青同志也被鬼子抓了。”范队长不无遗憾地说着。

“交通站的同志可靠吗?”邓卓问。

范队长立刻起身,郑重地对邓卓回答:“交通站站长闻永刚是我多年的生死兄弟,他对组织的忠诚度,那就跟那什么吃秤砣铁了心一样。”(作者提示:王八吃秤砣――铁了心。)

“老板,什么能吃秤砣?”唐功忍不住问道,自己以前在少林寺知道少林寺有一门失传百年的绝学,叫铁齿功,练成此功的人能一口咬断拇指粗的铁条,难道江湖中还隐藏着如此绝学?仗打完以后自己可得拜师学学,学成之后咬核桃那不跟磕瓜子一样?

邓卓凶巴巴地瞪了唐功一眼,范队长也呵呵笑着,笑得唐功一头雾水。

邓卓用手点点床沿:“坐下,不必激动,你知道,我既然来做这件事情,当然要把所有的可能性都考虑进去。我们已经牺牲了一名好同志,如果再稍有不慎,很可能会有更大的牺牲。”

范队长坐下:“我明白,‘猎人大队’的事迹我早就如雷贯耳,用一个专业点的词,我现在就叫作‘犯罪嫌疑人’,我愿意接受组织的一切调查。”

“‘犯罪嫌疑人’您也知道?”唐功惊讶的问,邓卓以前也跟自己提过好几次这个词,但自己总是搞不清楚什么叫“嫌疑人”。

“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脑袋是装浆糊的?人家范队长肯定是用打仗的空闲时间学的。”邓卓扭头对唐功训斥。

“我不也在学吗?我都能认一百多字了?这两天学的字,比我前二十年学的还要多。老板,我这进步够快的了。”

“嗯,不错,这还有点当状元的素质。”邓卓笑着夸赞。

唐功立刻美滋滋的。

“是得学啊!”范队长长叹一口气,“我上过几年私塾,后来当了兵。起初我总在想,日本就烧饼那么大的一个小国家,要人没人要地没地,他凭什么能跟咱大中国作战?而且还能把咱中国打得落花流水?后来和鬼子作战时间长了,我终于发现,每一个鬼子身上都有一件厉害装备,而这是咱中国人最最缺少的。”

“什么装备?”唐功脑海里立刻闪过坦克飞机,但坦克飞机自己也见过,不可能每人都有啊!

“钢笔。”范队长抬头对站在一旁的唐功说道。

邓卓的脸色立刻凝重起来。

一针见血啊!中国的战士,的的确确几乎没有谁带钢笔的。

“钢笔?”唐功右手握拳仿佛拿着一支钢笔向前捅捅,“一支钢笔能杀人?”

“日本国民享受六年法定的义务教育,所以,他们的士兵文化素质都比较高。他们每个人都能看得懂军事手册,能够看得懂新武器的说明书,所以日本士兵都精通战术配合,精通火力搭配。”邓卓忧心忡忡地说道。

“是啊,我们在打死的一些日本军人身上,几乎都能搜到作战笔记。我们的战术特点、部队编制、武器装备甚至我的名字都能在他们的作战笔记中找到,而我们的战士,除了服从命令和英勇这两点能和鬼子对抗,其他素质,跟鬼子就相差太远了。”

邓卓盯着唐功:“阿狗,现在明白我为什么逼你认字了吧?一个民族的强大,不是光靠个人体力强大,也不能只依靠武器的强大,最根本的力量,是有一群高素质的国民,而这些正是我中华民族最最缺少的。我可以断定,即便有一天日本战败了,只要这个民族还在,不出二十年,他们依然会迅速崛起,强大,成为世界的一流强国,他们依然会成为我中华民族最大的威胁。”

“我明白了!”唐功把自己的练字本贴在胸口,眼中闪着火光,“我一定好好学习,不是为自己,而是为国家,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唐功说完一脸肃然。

“这话我怎么听得这么耳熟?”范队长歪着头盯着唐功,眼珠飞快地在眼眶内转着。

邓卓笑着提示:“**说的,读书的时候。”

范队长一拍脑袋:“对对对,周副**说过,一字不差!”

唐功惊讶得眼眶一下子扩张数倍:“周副**!哇呀呀呀呀,哈哈!我娘说过,我这脑袋瓜就是聪明,周副**当年也就我这水平,我要是认字参加科举的话……”(1934年 2月,**当选为**革命军事委员会副**)。

“行行行,收起你那状元梦吧,能写几个字了?给范队长看看。”邓卓再次一把唐功从热烈的梦想中拉回来。

“看就看,等我将来出了名,这可就是文物,可值钱了。”唐功双手极其小心地把自己的练字捧给范队长,像捧着一件宋朝官窑的瓷器。

邓卓歪着嘴“吃”的一声。

范队长接过唐功的练字本,小心翼翼地翻着,似乎生怕把唐功的这些宝贝纸张弄疼了。

“《论持久战》,好文章,抄写得也好,工工整整,就是这字,写得太有水平,太有创意了。”范队长点头称赞。

唐功立刻得意起来:“看见没,范队长都说好,还是范队长有眼光,识货!”

邓卓诡异地一笑:“别急别急,听范队长把话说完,范队长肯定还有话要说。”

唐功立即盯着范宇凡。

范队长笑了笑,说道:“这文章就这么一扫,绝对是毛**的《论持久战》,字迹工整,一笔一划,可再仔细一看,不对了。”

“怎么不对了?”唐功着急地追问。

“这本子上的每一个字都有问题。”

“什么问题?”

“你看,从第一个字开始,‘偉大’的‘偉’,右下方有一短竖,你写掉了。‘大’字才三画,你这一横中间断的,写成了四画,‘抗日戰爭’四个字,‘抗’字最后一笔是弯钩,你写成一竖了,‘日’字笔画倒对,但两竖长了,像个‘月’字,‘戰’字的两个‘口’字写得连在一起了,成了一个‘四’字,右上角还少一点,‘爭’字中间明明是三个点,你倒好,画了三个圈圈……”范队长一个字一个字指着对唐功讲解。

“行了行了,”唐功一把从范队长手中抢过练字本,懊恼地说,“我才练了这几天,能写这样就不错了。老板,我们的约定好像只管练字数量,没有规定全部写对吧?”唐功紧张地看着邓卓,要是邓卓让自己错一个字罚一百遍的话,那自己还不如现在就掐死自己。

“确实没有。”邓卓笑着说道,“只要你每天坚持练,每周有七百个字交给我看就行,当然,错字我会一个一个给你纠正的。我相信我们的状元郞一定有悟性,错一次不会再错第二次的。”

“那是当然!”唐功爽快地舒一口气。

“易谷县的地下交通站在哪?”邓卓问。

“十里香茶馆,老板就是我们的交通站站长。”范队长身子向邓卓凑凑,压低声音说道。

“怎么联络?”

范队长把嘴凑到邓卓耳边小声嘀咕几句,邓卓点了点头。

“电报员黄国青在哪家旅店出事的?”

“聚友旅店。”

“好,我现在就进易谷县。”邓卓站起身。

范队长立刻拦住:“等一会。你是延安的干部,为安全起见,我安排十几个可靠的同志暗中保护你。”

邓卓和唐功相视一笑。

邓卓说道:“范队长,你们二分队有多少人?”

范队长尴尬地回答:“一共三个小队,共有,二十七人。”

0

绝密的电码2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