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猎队>绝密的电码5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绝密的电码5

小说:猎队 作者:酒盏花枝 更新时间:2010/3/2 8:13:24

邓卓一屁股坐下,忿忿说道:“一惊一乍的,没病都让你吓出病来。”

唐功也拉一把椅子神气地坐下:“这叫专业素质!查案,我不如你,做警卫,嘿嘿,我是耍大刀的,您是玩剃刀的。”唐功说着还双手挥舞着,模仿着耍大刀的样子。

“有情况!”邓卓突然扭头看着雅间房门,脸色骤然一变。

唐功“嗖”地起身,屁股后面的椅子被唐功的小腿肚子一弹,撞得靠墙才停。起身的一瞬,唐功右手已经抄起桌上的茶壶,身子一转后背就贴在门旁的墙壁上,气沉丹田,屏息聆听门外的动静。

但门外并没有靠近的脚步声,唐功知道,自己又让自己的“亲叔叔”耍了。

“哇!果然是耍大刀的水平,专业,真专业!”邓卓摆着头叹道。

唐功也不生气,将茶壶放在桌上,拉回墙边的椅子坐下:“叔,你不是说有内鬼吗?既然有内鬼,那就有危险;既然有危险,那就得时时刻刻小心。万一您要是有什么好歹,呵呵,您还差我几个月工资呢!”

“去去去!谈钱不亲热!咱们的感情能用钱来计算吗?俗!”邓卓板起脸训斥,“你放心好了,这个交通站应该是非常安全的,用不着紧张得像头快过年的肥猪。”

“凭什么说这里安全?”唐功问。

邓卓说道:“这个闻老板,叫闻永刚,在易谷县已经工作十年了,易谷县的地下组织都是他发展起来的,很多关键情报都是他送出去的。如果他有问题,或者他身边亲密的人有问题,那我们的队伍绝对不可能对鬼子的行踪如此了解,鬼子也绝对不会允许这个交通站的存在,所以,这里应该是安全的。”

唐功点点头,又突然站起,然后又慢慢坐下。

邓卓会意地一笑,扭头看着门外。

果然,门外的脚步声渐渐清晰。

木门轻轻敲响两声,邓卓朗声说道:“进来。”

门开了,伙计赵小全双手捧着一个木盒进来,他身后是闻老板,双手分别提着砂锅和一个小火炉。

赵小全把木盒放在墙角,闻老板也把火炉靠墙放好,将砂锅放在火炉上,然后对赵小全说道:“我要泡上好的工夫茶,不要让任何人打搅我。有事就大声说话。”

“老板放心,我能应付。”赵小全转身离开,轻轻把门带上。

闻老板上前把门闩好,然后走到墙角,打开木盒,取出一把蒲扇和一个小木盆,将木盆放在桌上,将茶具放在木盆中,说道:“今天给两位亲人泡一壶上好的太湖碧螺春工夫茶。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二位。”

邓卓自我介绍:“我是罗老板,这是我侄子,阿狗。”

闻老板走到墙角蹲下,轻轻扇着,火炉中的火苗就在闻老板的面前有节奏地一跳一跳。

闻老板说道:“罗老板想知道什么尽管问,只要是易谷县的事,庙里的城隍爷知道多少我就知道多少。”

吹牛!唐功心里这么想,嘴上却说:“老板,你隔我们这么远,我们怎么说话。过来坐下。”

邓卓插嘴说道:“阿狗,这你就不懂了,这里面的学问多着。煮工夫茶,火炉必须离茶桌七步远,这样茶水烧开后,从火炉提茶壶到桌子前泡茶,正好七步,壶里的水温是最好的,这叫脚踏七星,壶煮三江。要想泡一盏上好的工夫茶,必须要做到四好,好水,好茶,好茶具,好手艺。单说这扇扇子就有极大的讲究,要求柔若拂柳,劲如挥刀,并且要心无杂念,全神贯注,每心跳一次,挥扇一次,火苗则恰好舔锅底一次,直至水沸为止。这火炉也有讲究,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白居易也是用这种火炉煮茶温酒的。”

“想不到罗老板对茶艺也有如此研究。”闻老板欣喜地说道。

“研究谈不上,我这个就这习惯,什么都略懂一点,生活就精彩一点。”

“叔,那什么白居易是哪个根据地的同志?我怎么没听说过?”

根据地!同志!

闻老板急忙忍住笑,身子却不由得颤动几下,炉火也跟着跳跃几下。

邓卓双手张开,做出要抓唐功的样子:“我真想,真想,送你去白居易那儿,让你们好好认识认识!”

唐功还没听明白,连忙说道:“我不去,我要跟着叔,什么时候叔见到白居易了,我也就见到了。”

天哪!我怎么就摊上这么个警卫员!

邓卓不再理会唐功,对闻老板切入正题说道:“闻老板,我想,我这次来的目的你应该知道了吧。”

闻老板并不回头,依旧平静地扇着火炉:“我明白,事是在我这里弄砸的,我愿意接收组织的一切调查,配合组织的一切安排。”

“你能理解最好。黄国青到易谷县后是先和你接上头的,你说说详细情况吧。”邓卓说着眼睛就盯住了闻老板的神色。

闻老板扇着火炉:“半个月前,我得到上级的命令,说有一名叫黄国青的电报员要到易谷县,命令我和他接上头后,将他安全送到抗日二分队。”

“为什么上级不直接让黄国青去和二分队联系?”唐功不解问,他知道,做秘密情报工作的,每多一次接头,实际上就多一次生死考验。

闻老板笑着摇摇头:“整个易谷县,只有我能联系上二分队。二分队说是一个分队,其实范队长手下能够打仗的不到二十人,二分队一年到头都在鬼子眼皮子底下转悠,三百六十五天他能转出四五百个住址出来。除非有知情人引路,否则,范队长比水老鼠还难找。”

“不错,我们就是由向导带进二分队的。照你这么说,黄国青来之前,范队长也知道他来的时间和地点。”邓卓问。

“对。”闻老板手中的蒲扇一停,“怎么,罗老板怀疑范队长?不可能,范队长抗日那可是吃了秤砣铁了心的。”闻老板看炉中的火苗下去了,赶紧挥动扇子。

邓卓忍不住笑了。

唐功却听得心中一阵震惊,这易谷县真是藏龙卧虎啊!居然有两个人能吃秤砣!铁齿功啊!

“看样子,出事那天,并不是你去接的头。”邓卓说道。

“没错,要是我在场,也许鬼子就不会抓到黄国青了。”闻老板叹了一口气,“黄国青来易谷县并没有具体时间,我身为茶馆老板,不可能天天外出守候,所以,我让一名卖烟的同志天天守着,结果刚接上头,就出事了。”

“还有其他人知道这件事吗?”

“没有,就连我们店里的伙计小赵,他也是我们的同志,这事他也不知道。这几年来,我在易谷县发展了三十几个地下工作者,他们个个忠诚,彼此也互相不认识,只有我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所以,这次的消息不存在泄露的问题。”

“但消息,还是泄露了。”邓卓眼神飞快一转,“我去过聚友旅店,现场也看过,鬼子是直扑黄国青所住的房间,丝毫没有犹豫,如果没有事先准确的情报,鬼子是绝对做不到这一点的。这个卖烟的同志可靠吗?”

“这位同志叫叶可强,是我去年发展的,他送出的情报都起到了重大作用,绝对可信,也是一个吃了秤砣铁了心的。出事后,他立刻和我联系向我汇报,您想想如果问题在他身上,他还会回来见我吗?”

“怎么这么多吃秤砣的?”唐功实在忍不住问了一句。

“什么吃秤砣的?”闻老板一边扇扇子一边扭头问。

邓卓一笑,也不隐瞒:“哦,今天听到三个人的评价,都是一模一样,吃了秤砣铁了心!”

“三个?还有谁说这话?”

“范队长对你的评价。”

“嘿!这个老王八!居然这么损我!没有我给他当眼睛当耳朵,他的二分队恐怕早给鬼子剁碎下酒了。”闻老板气忿忿地说道,手中的扇子也加速了频率。

邓卓扭头对唐功说道:“让你长点知识,不是人吃秤砣,是一句歇后语,叫‘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你看你看,没文化就闹笑话!”

唐功笑着摸摸头:“我就说呢,我在少林寺的师父都练不成这种功夫。”

砂锅中的水发出声响了,闻老板放下扇子,从木箱中抓起一块毛巾,包住砂锅的把手,起身平稳地走到桌前,将砂锅在木盆上方高高举到齐额,倒出一线细细的开水,手像推磨似地在木盆上方来回顺时针转着,将木盆中的小茶壶和小茶杯反复地淋着,一滴开水也没有溅出来。

“好手艺!”邓卓不禁赞叹,“这叫关公巡城!闻老板茶艺之精湛,恐怕江南都已经找不出几人了。”

闻老板手一动,水线消失,闻老板转身七步走到火炉边,将剩下的半锅水又放在火炉上,将火炉的风口调成一指宽,用文火继续煮茶。

“不精不行啊!每天来茶馆喝茶的鬼子比我老家村里的猪还多,要是让他们发现点破绽,后果就严重了。”

0

绝密的电码5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