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猎队>绝密的电码4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绝密的电码4

小说:猎队 作者:酒盏花枝 更新时间:2010/2/28 22:01:46

“当然。”邓卓扶着桌子站起来。

“叔当心。”唐功立刻来扶,却被邓卓伸手拦住。

邓卓晃着身子来回走了两步,扶着桌子站好,又对旅店老板说道:“你看,就扭了一下,住一晚就好。”

旅店老板立刻笑容满面,说道:“那就好,那就好,不瞒你们,这年头开旅店,最怕有病有伤的住进来,本来赚不了两钱,万一客人要死在店里……”

“你说什么呢!”唐功上前一步,吓得旅店老板立刻退后。“我叔像要死的人吗?”

“阿狗!”邓卓叫住唐功,“人家一把年纪开门做生意,当然得万事小心,这是人之常情。”

“还是客官明白事理。”

“那就给我们安排一间房吧。”邓卓说道。

旅店老板犹豫一下:“这客房,说有也有,说没有也没有。”

唐功凶巴巴地喝道:“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哪这么不痛快。急了我们投别的店子去,我就不信有钱还买不到一张铺子。”

“阿狗!”邓卓喝住唐功,“老板一定还有话要说,把话听完。”

旅店老板和善地说道:“实不相瞒,能够住人的房间都住人了,不过,有一间客房还空着,这几天一直没卖出去。”

“哦,为什么?”邓卓侧着头问。

旅店老板向门外看看,凑上前小声说道:“三天前,小鬼子在那间屋里打死了一个人,还是我出钱给葬的。唉,造孽啊!二十多岁的一个年青娃,一句话不说就给鬼子打死了。”

邓卓和唐功相互看一眼,都装出惊讶的表情。

邓卓也小声问:“鬼子为什么杀人?”

旅店老板摇摇头:“我哪知道,三十几个鬼子,一溜烟地窜上楼,跟一群黄鼠狼似的,直接就奔那间房,然后就用脚踹门。这势头,谁敢开门?没两下,门被踹开了,鬼子就进去了,然后就听到里面放鞭似的一阵枪响,我心想坏了,房钱没了,财也要破了。”

“哦,鬼子没搜其它房间吗?”邓卓问。

“没,鬼子杀完人就走了,就跟没事一样,一群畜生。人虽然死了,但房间我让人重新粉过,跟崭新的一样。不过,有的客人有忌讳,一听这事,谁也不愿意住刚死过人的房。话我就说这儿,住不住您说了算,您要再住店的话,出门向东,走二十里地有一家。”旅店老板说完笑眯眯地看着邓卓。

唐功心想这老板可真会做生意,就自己的这位“瘸腿大叔”,别说二十里地,两里地也走不了啊!

邓卓笑笑说道:“老板真是一个好人,您就算不说,让我们住一晚了,我们哪能知道?这年头,像老板这样的实在人不多啊!就住这间房吧,我们叔侄两个从来不信鬼的。”

“那最好,房钱我只给您算一半,您跟我来!注意脚下。”旅店老板向楼梯的方向走去。

唐功就扶着邓卓一瘸一瘸地走着,邓卓一边走着,一边不住地打量四周的环境。

旅店老板走到一间房前,掏出钥匙打开门上的铜锁:“二位,里面请。”

唐功扶着邓卓走进房间。

空气中充满了石灰气味,墙壁都是新近粉刷过的,白得刺眼,两张单人床,桌椅也很整洁。

“您二位看怎么样?”旅店老板问。

“就这儿了,非常干净,我就喜欢干净,阿狗,把房钱先交了。”

“是,叔。”

旅店老板笑嘻嘻地从唐功手中接过钱:“二位就好好住吧,有吩咐就喊一声。”

“好说好说。”

邓卓将旅店老板送出门,立刻把门关上,插上木闩,神色严肃地对唐功小声说:“有内鬼。”

唐功想了想,点头说道:“我也觉得不太对劲,但哪不对劲又说不上来。”

邓卓说道:“旅店老板说,鬼子是直接冲这间房来的,我上楼的时候仔细看过,所有的房门都是完好的,只有这扇门换过,看样子,老板说的是实话,鬼子是绝对肯定这间屋里有他们要找的人。”邓卓四周扫视一圈,“三十几个鬼子上楼,房里的人不会不察觉,如果你是屋里的人,你会怎么做?”

唐功也把房间扫视一圈,又走到窗前将窗户推开一道缝向外看看,再走到邓卓面前说道:“这间房选得很有眼光,离楼梯最远,任何人从一楼到这里至少需要一分钟。开门就能看到一楼的全部,外面有什么风吹草动都能看见。楼层也不高,窗外就是马路,到处是小巷子,跳下去就能跑。我想,当时他们三个人一定是听到鬼子上楼的声音,立刻用桌子堵上门,一名同志为拖延鬼子留下来,黄国青和另一名同志就从窗户跳下去逃走,结果,黄国青没能跑掉,房里的同志也白白牺牲了。”

邓卓点了点头:“没错,当天就是这个样子。黄国青到易谷县的情报肯定泄露了,不然鬼子不会找得这么准。记住,我们在易谷县一定要小心,说话要谨慎,这个内鬼,今后肯定就要我们周围。”

“我明白了,这就是你为什么到易谷县后不先去交通站的原因。”

邓卓笑笑,说道:“现在可以去了。”

十里香茶馆门外,唐功和邓卓慢慢走着,脖子不动,眼神却有意无意地打量着茶馆外的每一个人。终于,两人对视一秒,微微点头,一起迈步走进了十里香茶馆。

唐功右手握拳,五分内力就藏在了掌心,脸上不动声色,身上的每一个毛孔却都在观察四周的风吹草动。

两人慢步向柜台走去,进门的第一眼,邓卓就已经把茶馆内的所有人都打量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现象。

邓卓看见柜台后面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正埋头右手飞快地拨弄着一架算盘,他身后的墙上挂着一块发白的黑板,上面用白油漆依次写着“西湖龙井、太湖碧螺、黄山毛峰、六安瓜片、君山银针、信阳毛尖、太平猴魁、庐山云雾、四川蒙顶、祁门红茶”,字迹都有些斑斑驳驳,黑板的两侧,是一副褪色的小对联,上面写着“煮沸三江水,同饮五岳茶”。

暗号的一部分就是十大名茶和对联,而且顺序和字体与自己掌握的完全吻合

邓卓走到柜台前,中年人抬头看了邓卓一眼,立刻挤出生意人的笑容:“哟,客官想喝什么茶,您跟我说,马上说好。”

邓卓盯着中年人身后的黑板,赞叹说道:“不错,品种很全,上面写的都是好茶。不过,我想喝的茶,贵店招牌上没有。”

中年人也一笑:“这位老板一定不是本地人,我们这里本地人都知道,我闻老板别的不敢吹,但到我里喝茶那就跟进了龙宫选宝贝一样。这黑板上是十大名茶,那比十大名茶名气小的茶,我们这至少有一百多种。老板,您想喝什么茶?”

“我要喝的也是十大名茶之一,可惜,你们店里似乎没有。”

暗号!

闻老板心中一热,盯着邓卓看了一秒钟,又看看邓卓身后紧跟着的唐功,再回头看背后的黑板,回头的一瞬,眼光迅速把茶馆内的所有人都扫视一遍。

“十大名茶全在黑板上写着,怎么就没有?”闻老板看完黑板回头对邓卓说道。

邓卓把身子靠上前,靠在柜台上:“老板,十大名茶中,应该是太湖碧螺春吧?”

闻老板也把身子伏在柜台上,靠近邓卓,小声说道:“自从日本人来了,太湖就只有碧螺,没有‘春’。”

邓卓呵呵扭头一笑,眼光迅速把四周一扫,也伸出三个手指头向下一按,小声对闻老板说道:“这个‘春’字还真得加,春字怎么写?三人团结之力,再大的日头也能压下去。”

闻老板听得心中一喜:“说得好!这个‘春’字我立刻就加上去。”闻老板冲邓卓身后大喊一声:“赵小全,地字号雅间,一壶上等的碧螺春,工夫茶!”

闻老板把算盘珠子轻轻一拨,对邓卓说道:“您是行家,算您六折。”

这是接头的最后一个动作,闻老板笑眯眯地看着邓卓。

邓卓也笑着抬起手,轻轻在算盘上一摸,把所有的算盘珠子抹到原位。

“多谢老板,那我们就等你的好茶。”

邓卓和唐功看着雅间门上的号码,迅速找到地字号雅间。

雅间不大,五六个平方,只有一张比较干净的桌子,桌子上摆着一套精致的茶具,桌子一圈有四张方方的椅子。

一关上雅间的门,唐功立刻窜到窗户边,将窗子推开一道缝向外看,只看到一排普通的平房。关上窗,唐功又拿起一个杯子,将杯底贴在墙上,仔细听了几秒钟,又到另一堵墙上仔细听听。

“窗外没动静,这间屋子两边也没人。”唐功自言自语。

邓卓拉开一张椅子就要坐:“阿狗,瞧你紧张的,至于这样吗?”

“别坐!”唐功眉毛一紧,右手食指一指邓卓,邓卓吓得蹲了一个毫不标准的马步。

唐功窜上前,跪在邓卓面前,俯身下去,仔细看看凳子的正反两面,又看看桌子的背面,这才松口气对邓卓说道:“叔,可以坐了。”

0

绝密的电码4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