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猎队>绝密的电码7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绝密的电码7

小说:猎队 作者:酒盏花枝 更新时间:2010/3/6 8:39:44

“像,像,真像!像我这生中最难忘的一个女人。难忘啊!想起来我就心酸。”邓卓还真抬手擦了擦眼角。

唐功面上微微和冷笑,继续吃着狗肉。

“罗老板,您看,我的五妹像谁?”闻老板紧张地问,故意把“我的”这两字说得很重,似乎向邓卓宣示着主权。

“像我娘!可惜,死得早啊!”邓卓抿着嘴说道。

五妹扑哧一笑:“我有那么老吗?”眼角似嗔非嗔地斜了邓卓一眼。

“像,像,这一笑更像。”邓卓点头说道,“不是说你老,我不是那意思,我很小娘就没了,我印象中的娘,就你这般年纪,一样好看。”

“罗老板的身世令人可叹啊!”闻老板装出同情的语气,其实是想把邓卓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但邓卓的眼光还是钩在五妹身上:“五妹,来,坐下一块吃,都不是外人。”

五妹没有理会邓卓,轻声对闻老板说道:“闻哥,天快黑了,我得回了。我一个女人家晚上待在你家不方便。”

闻老板立刻起身,牵着五妹的手:“对对,天快黑了,别人会说嫌话的。回去自己买点吃的,别饿着自己。”说话间闻老板已拉着五妹往外走,仿佛五妹在这里是一个极不受欢迎的人。

邓卓立刻站起来转过身看着五妹:“迟早是一家人的,有什么不方便。来,坐坐。”

唐功心如刀绞:佛祖啊!队长这么完美的人居然也难逃色相迷惑!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闻老板一直把五妹推出大门才回来,邓卓站着,目送五妹出门,闻老板回来坐在餐桌前他也没有注意到。

“罗老板,可以坐下吃饭了。”闻老板心中的一块大石头终于放下了。

邓卓缓缓坐下,眼睛却还盯着五妹去的方向。

“罗老板?”闻永刚再次提醒。

邓卓还是没动。

“罗老板!”闻永刚放下碗筷提高声音喊了一声。

邓卓还是没有动。

“叔,钱掉了。”唐功小声提醒一句。

“哪儿,哪儿?”邓卓立刻从椅子上弹起来,拉开椅子躬着身子就在桌下找。

闻永刚也起身拉开椅子弯着腰帮忙找寻。

才找了两秒钟不到,邓卓抬头瞪着一动不动的唐功,醒悟过来,轻轻拄了唐功一拳:“好小子,竟然拿叔开涮,活腻了不是?”

唐功笑着回答:“这是我在少林寺学的招魂术,我师父说,大凡有人魂没了,只要念一声‘钱掉了’,三魂七魄都能回来,闻老板,你看,我叔的魂是不是招回来了。”

闻永刚笑笑,坐下吃饭不说话。

邓卓坐下,拿起筷子,抬头在空中嗅嗅:“阿狗,你闻闻,这空中还有五妹身上的香味。闻老板,五妹平时都用什么香水。”

闻老板边吃边回答:“穷苦人家的孩子,哪有什么香水。”

邓卓点头自言自语:“我明白了,这就叫体香。”邓卓见唐功又斜了自己一眼,说道:“你一和尚,不懂什么叫女人体香。”

“你懂?”唐功反问。

邓卓嘿嘿一笑:“略懂,略懂。凡事略懂一点,生活就精彩一点。”

“吃饭吧,罗老板,吃完我们还有任务。”闻老板用“任务”两个字提醒邓卓。

“对,对,任务。”邓卓这才大口向嘴里扒了两口饭,还没把饭咽下去,却突然抬头问道:“五妹还没嫁人吧?”

闻老板一口饭噎住,瞪着眼拼命把饭咽下去,才一字一顿说道:“罗老板,她是我相好的!”

“哦,那就是没嫁人。她现在住哪?”

闻永刚盯着邓卓不回答,他实在有点对这个**特派员忍无可忍了。

邓卓放下筷子,用右手食指指着闻永刚:“易谷县出事了,我在调查所有人。现在是组织在考验你的忠诚,你可不能撒谎!”邓卓的语气已带三分恐吓意味。

“西街六巷二十号。房租钱是从我的工资里出的,没用组织一毛钱,我经得起审查。”闻永刚说完大口大口地吃饭,三下两下就把一碗饭塞进肚子。

“我吃饱了。罗老板,你们吃饱就能动身了。”闻永刚说道。

邓卓把筷子一放:“我不吃了,饱了。有一个词怎么说来着?对,叫秀色可餐。真是秀色可餐啊!看五妹几眼我就饱了。阿狗,吃饭抓紧。“

唐功把碗重重往桌上一放:“不吃了,饱了。”

邓卓看一眼唐功剩下的半碗饭:“就吃这么点?你不会也是秀色可餐吧?和尚!”

唐功扭头看了一眼邓卓:“我是‘羞’色可餐,羞饱了。”

邓卓用手指点点唐功,以示警告,然后对闻永刚说道:“黄国青现在的情况你了解吗?”

闻永刚点头:“黄国青同志被捕后,我安排了四名同志日夜监视监狱和周围日军情况,日军的兵力分配和黄国青的位置我一清二楚,如果特派员能给我一个团的兵力,我现在就能把黄国青救出来。”

“人肯定是要救的,这是我的任务,但我没有一个团,我带来的,就一个警卫员,凑合用吧。”邓卓淡淡地说道。

闻永刚看着唐功,脸上露出苦笑。

唐功立刻头一昂,拳头一举:“别小看人!**警卫员,单挑一个连!”

“走吧,去找找叶可强,我们看问题到底出在哪儿?”邓卓说道。

易谷县的晚上很阴森,街道上几乎看不到行人,月光惨白地照在街道上,一辆辆日军的巡逻摩托车不时张张牙舞爪地从道路正中间开过去。

闻永刚带着邓卓和唐功小心地躲避着日军的巡逻队,一听到摩托车的声音就躲进黑暗的背街小巷。

大约半小时后,闻永刚带着邓卓和唐功走进一条小胡同,在一扇门前停下。

闻永刚用手指点点这扇门,然后警惕地左右看看,唐功也耳朵翕动两下,确信百米之内没有人走动。

“嗒嗒,嗒,嗒嗒嗒”,闻永刚按照既定暗号轻轻敲门。

“啪”。

枪声!

三人的头皮同时一麻。

“走!”闻永刚立即拉住邓卓的手向胡同口走,但没拉动。

“阿狗!上!”邓卓厉声命令,他不愿意这样不明不白地离开。

唐功立刻一脚踹开门,门开的同时,唐功右手掌心弹出一把匕首,身子已经闪电一样冲进屋子,然后在屋中飞速一转,对屋内的情况立刻来了个360度扫描。

屋内的煤油灯是亮的,一张桌子上趴着一个人,血流了一地。

唐功没有发现危险,但依旧不敢大意,大拇指紧紧地把匕首按在掌心,像一颗上膛的子弹。

邓卓和闻永刚走了进来。

邓卓一指趴在桌上的人问闻永刚:“叶可强?”

闻永刚跑上前,侧头看了一眼,立刻嘴张得老大:“没错,是他。这,这,怎么可能?”

邓卓没有回答闻永刚的话,上前伸手在叶可强脖子上一摸:“刚刚死亡。”邓卓看看叶可强太阳穴上的伤口,又抓起叶可强握枪的右手闻闻。“太阳穴有烧伤,枪口是抵在头上开的枪,手上有火药味,枪也是他自己开的。”邓卓又扫视一圈,“门窗都是反锁的,没有其他人进来,毫无疑问,叶可强是自杀的。”

“这,这不可能!”闻永刚身体有点颤抖起来。

窗外传来警笛声。

闻永刚立刻冷静下来,对邓卓恳求:“快走吧!鬼子就要来了。”

唐功也严肃地看着邓卓,他也明白现在的处境,但没有邓卓的命令,他是绝对不会离开半步的。

邓卓见叶可强左手压着一张纸条,取出来,说道:“走!”

唐功这才拥着邓卓向门口走去。

刚走到门口,邓卓突然又停下,转过身,神色复杂地再把叶可强家中景象扫视两圈,然后才和闻永刚、唐功几乎是小跑着离开叶可强的家。

邓卓三人刚拐弯走进另一条胡同,二十几个鬼子就冲进胡同,冲进了叶可强的家,叶可强的家中就传来一阵乒乒乓乓地翻箱倒柜声。

三人贴墙站着,在黑暗中听着鬼子“嗒嗒嗒”的脚步声,邓卓和唐功都很平静,闻永刚却背心冷汗直冒,凉飕飕的。

聚友旅店二楼,邓卓坐在客房内,唐功站在邓卓身旁,闻永刚神色不安地站在邓卓面前。

邓卓递给闻永刚一张纸条:“看看,是叶可强的字吗?”

闻永刚手哆嗦着接过纸条,只看了一眼,就回答:“是,没错,就是叶可强的字,他的笔迹我再熟悉不过了。”

“上面写着什么?”邓卓明知故问。

闻永刚额头渗出了汗,说道:“他写的是,‘我对不起组织,对不起党’。”

“你认为,他写的是什么意思?”邓卓盯着闻永刚的眼睛问。

闻永刚沉默了好一会儿,终于目光坚定地看着邓卓:“我不相信叶可强会叛变,除非他亲口告诉我。”

“你认为他还能亲口告诉你吗?”邓卓反问。

闻永刚闭眼长叹一口气,说道:“好吧,事实已摆在眼前,我会把叶可强变节的事向上级报告的。同时,叶可强是我发展的下线,我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愿意接受上级任何处分。”

0

绝密的电码7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