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猎队>绝密的电码8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绝密的电码8

小说:猎队 作者:酒盏花枝 更新时间:2010/3/8 20:06:31

“不。”邓卓立刻打断了闻永刚的要求,“先不要给叶可强定性,你也不要急着上报。这件事我还会调查,如果真是叶可强叛变,那今晚就是他咎由自取;如果另有隐情,我也会还他一个清白。你现在需要做的是,立刻调整情绪,全身心地完成好监视黄国青的任务,尽最快速度摸清密电码是否安全。黄国青这个人绝对再不允许有任何闪失。”

“我明白了。”闻永刚顿了一会,突然问道:“罗老板,我想知道,连续出了这么几件事,你,还信任我吗?”闻永刚忧心忡忡看着邓卓。

邓卓站起身,走到闻永刚面前,双手抓住闻永刚的右手,用力握着:“我可以向组织保证,你是我们最优秀的一名同志,我信任你。你先回去吧,注意,不要让任何人看出你的情绪。”

闻永刚脸上这才挂起了笑容,点点头,转身离去。

听到闻永刚下楼的声音,唐功小声对邓卓说道:“我觉得这闻老板有点问题。”

邓卓冲唐功一笑:“哟,我们的状元先生又开始分析问题了,好,你说。”邓卓坐下,喝着茶看着唐功。

唐功摸着下巴,故作深沉地说道:“首先,黄国青应该是各闻老板接头的,结果黄国青出问题了;我们刚和闻老板说找叶可强,嘿,叶可强就自杀了。一代伟人邓卓曾经说过,世界上没有巧合的事,两次出事都和闻老板有密切联系,那么,闻老板当然就应该是重大嫌疑人。怎么样,我的推理像不像那谁,虎耳猫狮?”

邓卓含着一口茶愣了一愣,立刻忍不住一口茶笑喷在唐功身上。

唐功抹了一把脸:“叔,虽说店里的茶免费,但也用不着这样浪费吧?”

邓卓放下茶杯,站起身绕着唐功转了一圈:“说你没文化吧,你居然还知道虎耳猫狮!说你有文化吧!偏偏你又驴唇不对马嘴。记住,是福尔摩斯,不是虎耳猫狮。人家一代大侦探到你嘴里就成畜生了!”

唐功摸着头笑笑:“这可不能怪我,鸭生的蛋不好怨鸭子,徒弟没教好,嘿嘿!”唐功不说了,一脸奸笑。

邓卓用手指点点唐功,说道:“推理没问题,但你忽略了三个事实。第一,从我们见到闻永刚到见叶可强,闻永刚一直是跟我们在一起的,没有离开半步,他怎么能向外界下达暗杀叶可强的命令;第二,我说过,如果闻永刚真是内奸,当了**,他根本不用这么藏着掖着,只要告诉鬼子易谷县地下工作人员的姓名住址和二分队的位置,那易谷县的抗日力量早就被鬼子连根拔起;第三,叶可强死亡的现场你也看过了,门窗都是从里面反锁的,屋里亮亮堂堂的,根本没有其他人,我看过叶可强的伤,闻过过叶可强的手,手上的火药味太浓了,枪是叶可强自己开的,而且是抵在太阳穴上打的,这一点毫无疑问,因此,不可能是闻永刚派人杀了叶可强。”

“那,叔,你怎么说还不能跟叶可强定性?”唐功问。

“就像你这头‘虎耳猫狮’分析的一样,太巧了,叶可强死的时间太巧了,就差那么一步,我们就见到他了。”邓卓坐到床上,躺下,“我累了,先睡了,你抓紧时间练练字吧。差一个字我可是要罚一百遍的。”

“佛祖啊!救救我吧!”唐功坐在桌前,双手合十,两眼紧闭,表情极度痛苦。

邓卓闭上眼睛,白天的画面又一幕幕又浮现在眼前。

同一时刻,日军指挥部办公室,少佐井上营正打开办公室,进来,反锁上门,却并不开灯,办公室内漆黑一片。

井上营正向前走几步,站住,深深吸一口气,说道:“玉子,你出来吧。”

一个身影从黑暗中闪出,从身后抱住了井上营正。

井上营正转过身,把黑影紧紧地抱在怀中:“你受苦了,玉子。”

玉子抬起侧过头,把脸贴在井上营正的胸口。

微弱的月光照在玉子的脸上,原来和田玉子竟然是五妹。

“只要能够早日结束战争,让我做什么都愿意。”和田玉子幸福地笑着。

“快了,快了,我们的速度推进得越来越快,中国,已经撑不了几个月了。还有一个月,我就进入轮休期了,到那时,我会等你完成任务后带你回日本,我们将用勋章来见证我们的婚礼。试想一下,今后我们的孩子,将会生活在一个前无古人的庞大帝国上,那该是怎样的一种荣耀啊!”

“是啊,再也不用担心地震,也不用担心台风,每个人脸上都写着大日本帝国的荣光。多好啊!”和田玉子幸福地笑着。

“对了,今天不是我们接头时间,你怎么这么急着见我?出事了吗?”井上营正推开和田玉子,紧张地盯着和田玉子的眼睛。

和田玉子擦一下眼角激动的泪花,说道:“今天闻永刚家来了一个叫罗老板的人,跟我交谈了几句,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不是一个普通人,他的每问一句话,都隐藏着对我的试探。我听到他们要去见叶可强,所以,抢在他们之前,把叶可强除掉了。”

井上营正在办公室内来回走几步:“罗老板?你能肯定他在用试探谈话法?”

“我能肯定。这是五鬼老师教的,五鬼老师的课我和你都是最优秀的。”

“是啊,五鬼老师的教诲,我到现在都是历历在耳。你现在还安全吗?”井上营正关切地问。

“目前为止,我还没有任何破绽。但我担心时间一长,罗老板会发现我的问题,到时候,我们就前功尽弃了。井上君,我们要想对策了。”

井上营正抱住和田玉子的双肩:“我不会让任何人威胁到我的玉子。我决定了,提前收网。”

“可是,我还没查出易谷县地下抗日力量的详细情况,二分队也没消灭。如果提前收网,你怎么向上面交待?”和田玉子推开井上营正。

“我会策划一次行动,尽可能地除掉易谷县的抗日力量。漏网是肯定的,上面的处罚也是肯定的,但这些都比不了我的玉子重要。男人应该是一把铁打的伞,绝不能让一滴危险的雨水沾染自己钟爱的女人。”

“井上君……”和田玉子扑在井上营正的胸口,竟抽泣起来。

井上营正轻轻抚着和田玉子的头发,贪婪地吸着和田玉子的发香。

“你们会伤害闻永刚吗?”和田玉子突然问。

“只要他和我们合作,我们不会伤害他的。”井上营正突然推开和田玉子,“怎么,你关心他?”

和田玉子抿嘴一笑:“你瞧你!他是中国人,我是日本人,我和他是两条平行线,不可能有交点的。我只是觉得,闻永刚这人挺善良,杀了可惜。”

“和田玉子,记住,凡是和大日本帝国为敌的人,死了都没有什么可惜的。时候不早了,你快点回去吧,免得让别人起疑心。我答应你,最多两天,我就会收网,然后,你和我就能在一起了。”

和田玉子缓缓退后几步,留恋地看着井上营正,突然一转身,就从窗子跳了出去。

井上营正深吸一口气,走到办公桌旁,拿起电话:“叫松本队长到我这里来,马上。”

放下电话,井上营正才伸手打开桌上的台灯,表情严峻地看着窗外。

第二天早上,邓卓和唐功来到了闻永刚的家,赵小全带他俩在家等候,闻永刚并不在家。

邓卓坐在客厅一边喝着茶一边四下张望着。

“你说,那个五妹今天会不会来?”邓卓问唐功。

唐功左右看看,确定周围没人,才用力一指邓卓:“你瞧你那色迷迷的样子,怎么配得上我心中高大智慧的英雄形象?兔子还不吃窝边草,你倒好,看到好草张嘴咬。朋友妻,不可欺,你居然还想,还想挖自己同志的墙脚。缺德,缺大德,缺他娘的大德了!”唐功越说越激动。

“扑扑扑”,邓卓吐几口茶水到唐功的身上,然后把茶杯在桌上用力一放:“怎么说话怎么说话的?有这么跟领导讲话的吗?你小子,完全惯坏了!再说了,我是那种好色的人吗?还挖自己同志的墙脚?亏你想出来,真是馊人想馊点子。”

唐功一笑:“叔,我考考你。”

“就你那水平,还考我?说吧,考什么,三秒钟之内给你答案。”邓卓忍住笑又喝了一口茶。

“那听好了,”唐功咽口口水润润嗓子:“如果,你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晚上,独自到了一块坟地,鬼火闪闪,乌鸦在叫,这时,突然,前面出现一只恶狼,你后面出现一只恶鬼,而你手中只有一把弓一枝箭,那你是射狼还是射鬼?”

“我当然是射狼!”邓卓不假思索地回答,但话一出口,立刻查觉不对,“不,我射鬼(色鬼)……不对,我射狼(色狼),不,我射鬼,我……”

0

绝密的电码8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