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猎队>绝密的电码19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绝密的电码19

小说:猎队 作者:酒盏花枝 更新时间:2010/4/8 12:05:41

“你吃错药了!她都亲口承认是在骗你,你还维护她!你怎么对得起组织,怎么对得起牺牲的战友!”范宇凡把枪口向上一抬,愤怒地骂着,像一头咆哮的狮子。

“我说过,要保护五妹一生一世的,除非我死了。”闻永刚抬起左手擦一把眼角的泪水,“我们舍生忘死,不就是希望,打跑日本鬼子后,能有一个幸福的家,过上幸福的生活,幸福,呵呵,幸福,但我以后,不会有幸福了。等五妹安全离开,我会主动向组织请罪。”

“闻哥……”五妹用极低极低地声音叫了一声。

“你这是死罪!你明白吗!”范宇凡恨不上扑上去夺闻永刚的枪。

“我知道。”

“你真的决定了。”邓卓皱着眉问。

“我决定了。”闻永刚的眼神越来越坚定,退到五妹身边,左手抓住五妹的手,右手依然握枪,枪口贴着自己的太阳穴。“五妹,我们走。”

但五妹没有动。

“既然,你做了决定,闻永刚,那我也不妨告诉你两件事情。”邓卓平静地说道,语气痛苦而又无奈。

“什么事?”

“第一件事情,五妹并没有欺骗你的感情。”

范宇凡扭头盯着邓卓。

邓卓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拇指大小的瓷瓶,扭开盖子,倒出一枚钢针,说道:“昨天我们在路上车胎穿了,不是意外,而是有人故意用钢针扎穿了车胎。如果车胎不破,那遇上鬼子袭击的就不是徐老板的‘宝马’,而是我们的‘奔驰’。这枚钢针,与那天晚上五妹和我的警卫员过招时用的暗器一模一样。所以,我断定,二鬼子们之所以查良民证,就是为了逼我离开易谷县,然后在路上除掉我。我果然被这群汉奸逼得待不下去了,只得按闻永刚的要求离开。五妹,你是知道有人要伏击我们的,所以装病不让闻永刚跟我们走,你担心闻永刚的安全。但正是你太过于急切,反而引起了我的怀疑,因此,我坚持让闻永刚送我们出城。万般无奈之下,五妹只得向远去的马车发射一枚钢针。就是这枚钢针,闻永刚,昨天救了你,也救了我们。五妹,你为了闻永刚,在你出手的那一瞬间,你已经完全暴露了你情报人员的身份。”

“五妹!”闻永刚的嘴角哆嗦起来。

“第二件事情,闻永刚,今天你不可能带走五妹,你看看她,脸色苍白,嘴唇发青,这是中了蛇毒的迹象。我一进屋就看出来了。”

“五妹!”闻永刚扭头看一眼五妹,五妹再也站不住了,脸上带着笑,鼻孔淌出两条黑血,身子向后一仰。

闻永刚急忙抱住五妹,坐在地上:“五妹——,为什么,为什么?”

五妹在闻永刚的怀中幸福的笑着,什么也不说。

“为什么?我想,五妹今天的任务,极有可能是除掉你,但她下不了手。”邓卓分析着。

闻永刚回头盯着邓卓:“你能看出蛇毒,就一定能救她,求求你,救救五妹,救救五妹!”

邓卓无奈地摇了摇头:“这种蛇毒见血封喉,无药可救,如果不是她十几年的功夫底子,她早断气了。”

“闻永刚,你现在放下枪跟我们走,我们就当刚才的事都没发生。”范宇凡急切地劝着。

闻永刚左手紧紧搂着五妹,右手依然握枪抵着自己的太阳穴,自言自语着:“别怕,别怕,哥永远不会离开你,哥会保护你一生一世。”

五妹微微睁开眼睛,幸福地笑着,右手摸着左手手腕的金镯子,吃力地说道:“对一名军人,来说,最毒的,不是蛇毒,而是,对自己的敌人,动了真情。为什么……你是中国,我……我是日本……,为什么,战争……,哥在家里,泡……新茶,心中……总把妹……牵挂……”

五妹的头向闻永刚怀中一歪,脸上是幸福的笑容。

“五妹——”闻永刚撕心裂肺地吼了起来,喊得唐功眼角都有点发潮。

“啪啪啪”,闻永刚突然抬手向着屋顶连开三枪。

“你疯了!会把鬼子引来的!”范宇凡骂道。

“这就是他的目的。”邓卓解释。

闻永刚依旧用手枪指着自己的脑袋:“范队长,保护首长安全离开。我在易谷县发展的地下工作人员名单和联系方式,都在十里香茶馆柜台上的那把算盘里,赵小全知道算盘在哪。”

“我们一起走!”范宇凡又劝道。

“谁也不能把我和五妹分开了。”闻永刚幸福地笑着,把脸贴在五妹的额头。

“我们走吧。”邓卓命令,他知道,对一个心死的男人,劝什么都没有用。

“走!”范宇凡咬牙切齿地推门出去。

邓卓等人紧紧跟上。

闻永刚站起身,从窗台上拿起煤油灯,摘下灯罩,取出油壶,将煤油淋遍自己全身。

闻永刚抱住五妹,把自己的脸和五妹的脸贴在一起。

“你不是喜欢听《饮茶歌》吗?我天天给你唱。哥在家里泡新茶,心中总把妹牵挂,妹哟,我是开水你是茶,生生死死不分家。一道茶水苦黄连,想起阿妹心里甜,妹哟,相思一片茶一片,哥哥的思念赛茶园。二道茶水入口涩,见不到妹妹难过活,妹哟,相思就有千斤重,压在我心头赛石磨。三道茶水香又香,见不到阿妹心里慌,妹哟,好想喝一**杯茶,送我个皇帝也不当。”

井上营正带着一大队日本士兵向小木屋跑了过来。

在距离小木屋还有四五十米的地方,井上营正做了一个手势,手下的士兵立刻散开,呈一个扇形围了上去。

井上营正和四个士兵冲进木屋,只见闻永刚抱着五妹,亲昵地唱着《饮茶歌》,右手拿着一把火柴,右手握着一个火柴盒,正一下一下地把火柴在火柴盒的磷片上划着,终于火柴头爆出一团耀眼的火花,在闻永刚手指上方幸福而欢快地跳跃着。

闻永刚微微侧头,看了井上营正一眼,眼神中有安详,也有炫耀。

看着五妹白纸一样的脸甜美地靠在闻永刚的怀中,井上营正感觉自己胸中的血液都要沸腾了,眼珠都布满了血丝,右手立刻就放到军刀刀把上,军刀慢慢从刀鞘里拔出。

火苗引燃了闻永刚身上的煤油,闻永刚立刻就成了一只在火中等候重生的凤凰。

五妹,我来了,我们永远都在一起了,谁也无法再将我们分开。我们要去的地方,没有国别,没有战争,没有黑夜。

四个日本士兵恐惧得不约而同地抱着枪向后退着,似乎生怕闻永刚会突然扑过来。

井上营正把军刀收回刀鞘,走到火团边,摘下白手套,将手伸手火中,轻轻抚摸着玉子的脸,痛苦地闭上双眼,两行眼泪就淌了下来。

玉子,我的玉子,我挚爱的玉子!你怎么就这么傻?你怎么就这么傻?闻永刚,我征服了你的国家,你征服了我的爱人,我们扯平了。别得意,别急着投胎,我们还会再较量的!井上营正心中默默地说着。

四个日本士兵都吓得站都站不住了。天照大神啊!井上少佐的袖子可是着了火啊!满屋子都是烤熟的肉香。

这四个日本士兵一起下定决心,从现在开始吃斋念佛,再也不吃肉了,特别是烤肉。

井上营正缩回右手,用左手拍打着右手的火苗。

一个日本士兵立刻边脱军服边冲上去,用军服裹住井上营正的右手臂,一起拍熄火苗。

井上营正走出小木屋,一个医护兵立刻迎上来,放下工具箱,拿出剪刀剪开井上营正的右手袖子,然后涂药,包扎。

井上营正回头再看一眼屋内,对身边的人说道:“把他们,埋在一起吧。”

易谷县城外,二分队的一个活动点,邓卓坐在椅子上沉思着,唐功站在门前,手不断地抠着门框,范宇凡则坐在桌子上,拿着一块石头反复磨着一把刺刀,刺刀的刀锋都让他磨得锃亮,石头也不时被刀锋带出几颗火星。

三个人谁也不吭声。

唐功看看邓卓,走过来,小声说道:“队长,我给你倒碗茶吧。”

唐功从桌上提起茶壶,倒半碗递给邓卓,邓卓接过来,只抿一小口,立刻头一侧,“扑”地喷了一地。

“这叫什么茶,一点茶味也没有!”邓卓重重地把茶碗往桌上一放,碗里的水几乎全跳了出来,洒了一桌子。邓卓意识到自己失态了,挤出笑容对唐功说道:“算了算了,不喝了,你还是到门口看看赵小全回来没有。唉,喝了闻永刚泡的茶,这一般的茶就灌不下去了。闻永刚,闻永刚,你害苦了我。”

没等唐功走到门口,赵小全便走了进来,屋内的三人都紧张地看着他。

赵小全从身后拿出一把算盘,冲三人“哗哗哗”摇一摇:“算盘拿到,茶馆里的人也安全撤出。”

邓卓等人绷紧的心终于放松一点。

邓卓从赵小全手中接过算盘,反复看看,手向唐功一伸:“刀!”

0

绝密的电码19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