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猎队>绝密的电码18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绝密的电码18

小说:猎队 作者:酒盏花枝 更新时间:2010/4/7 14:36:45

邓卓瞪圆眼睛盯着赵小全,恨不得一口把赵小全吞在口里慢慢嚼碎,再一小口一小口地咽下去,像咽荠菜藕片菱角金貂银鱼什锦八宝粥一样。

“你跟老子说实话!”邓卓终于失控了,拔出手枪抵住了赵小全的下巴。

赵小全冷笑着,右手抓住邓卓的枪管,把枪口固定在自己下巴上:“您似乎忘了,我跟您都是一类人,都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死亡是威胁不了我们的。”

邓卓清醒了,想抽回手枪,枪管却被赵小全牢牢抓住,邓卓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

门开了,范宇凡和唐功走了进来。

范宇凡抓住枪管从赵小全的下巴移开:“别闹了,真出大事了。罗老板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赵小全还在犹豫。自己对罗老板的了解并不多,但范队长的话自己却是不容怀疑的,这种信任是建立在多年的生死患难之上的。

“听着,闻老板现在处境非常危险,我已经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五妹就是内奸。”邓卓摊出了自己的底牌。

赵小全惊恐地看着范宇凡,他知道,这个结论可不能随便下的。

范宇凡虽然也心中一惊,但还是点了点头。他信任邓卓。

“走!”赵小全把肩上的毛巾用力往地上一摔,开门冲了出去。

邓卓等人紧紧跟上。

城郊的一处小木屋内,茶香如同夜晚的灯光一样充溢着每一个角落。

闻永刚坐在一张木桌前,深情地望着五妹。五妹脸上一脸幸福,右手提着一把精致的茶壶,壶嘴几乎与肩平齐,左手按着壶盖,从壶嘴飞出一道长长的水流,精准地将两个茶杯倒满,然后水流戛然而止。杯中的水面微微凸出杯沿,却一滴溢出来。

“五妹,你的茶艺是越来越精湛了,再过几个月,恐怕连我也要拜你为师了。”闻永刚欣喜地说道。五妹的茶艺是自己一手一手的教出来的,五妹一直进步很快,但没想到,今天却突然进步到了一种专业境界。闻永刚不会知道,五妹,不,应该是和田玉子,本来在日本就是茶道高手,而日本的茶道,就是从中国传过去的。

“每天都听到你评茶,看到你泡茶,想不提高都难。”五妹笑着坐下。

“不不不,工夫茶是一门学问,光听光看是学不会的,除了多练,还必须要有自身的悟性,自身的天赋。就拿我们店里的赵小全来说吧,跟了我这么多年,他泡出来的茶,不是老了就是嫩了,再好的茶他也只能泡出七分味。而你泡的这壶茶,几乎就有我十年的功底了。五妹,今天是你的生日,哥来得匆忙,没有给你带礼貌,但哥有一个决定,当作生日礼物送给你。”

“什么决定?”五妹问。

“茶馆出了点问题,开不了多久了。我打算,等手里的这件事一忙完,就带你回我老家,见我的父母,娶你过门。”

五妹听得心头一痛。

“我在四川有亲戚,成亲后,我们就把父母接到四川,一起再开一个茶馆,好好过日子。那里,没有战争,没有鬼子,你和我再也不用担惊受怕。”闻永刚说得眉飞色舞神采飞扬,仿佛幸福生活就是自己嘴边的一个包子,自己嘴一张就能咬一口。

五妹却不经意留下了眼泪。

“五妹,你,怎么哭了?”闻永刚察觉五妹的神色不对。

“没,没事,我高兴,高兴,终于,终于,不用担惊受怕了。这份礼物,真好,真好……”五妹哽咽着,用手背擦起脸上的泪水。

“来,为我们的幸福干杯!”闻永刚举起茶杯一饮而尽。

五妹举着茶杯,痴痴地望着闻永刚。

“怎么了?”闻永刚将茶杯放在桌上。

五妹也把茶杯凑到唇边,闭着眼将茶饮尽。

闻永刚笑了:“你今天怎么老在哭?今天是高兴的日子,我们今后的日子会像这两杯茶一样,又香又浓,你要笑一笑。”

五妹挤出笑容:“高兴……高兴……,闻哥,我还想听你唱那首,那首《饮茶歌》,你能……”

“我能,我能,只要你想听,我就天天唱给你听。”闻永刚急着说道,然后悠悠地唱了起来:

“哥在家里泡新茶,心中总把妹牵挂,妹哟,我是开水你是茶,生生死死不分家。一道茶水苦黄连,想起阿妹心里甜,妹哟,相思一片茶一片,哥哥的思念赛茶园。二道茶水入口涩,见不到妹妹难过活,妹哟,相思就有千斤重,压在我心头赛石磨。三道茶水香又香,见不到阿妹心里慌,妹哟,好想喝一**杯茶,送我个皇帝也不当。”

“真……真好听。”五妹身子向前一倾,撑着下巴的手在桌上一倒,将桌上的茶壶打翻,茶水淌了一桌。

闻永刚急忙起身抱住五妹的双肩:“你怎么了?”

“太好听了,醉了。”五妹笑着回答。

闻永刚站在五妹身边,将五妹的脸贴在胸口,握着五妹冰凉的手,说道:“你喜欢,那我以后天天唱给你听,让你的耳朵听出茧子来。”

五妹偎在闻永刚的胸口,幸福而甜蜜地笑着,闻永刚用手轻抚着五妹的乌黑如缎的头发,微闭着眼,嗅着五妹的发香。这一刻,时间仿佛凝固了,地球也停止了旋转。

“嘭”,门被一脚踹开了,范宇凡闯了进来,后面紧跟着进来唐功、邓卓和赵小全。

邓卓见桌上有打翻的茶壶,用手指蘸一点,凑在鼻下闻闻,大惊失色:“茶水有蛇毒!”

范宇凡立刻拔枪对准了五妹。

闻永刚本能地把五妹往身后一藏,挡在范宇凡的枪口前,盯着范宇凡诧异地问:“你干什么?”

范宇凡想说什么,但嘴动了一下,没说出口,扭头看了邓卓一眼。

邓卓明白,范宇凡既信任自己,又不能相信五妹是内奸这个事实,于是邓卓说道:“五妹就是内奸。出卖黄国青的是她,杀害叶可强的也是她。而且,她的目标应该比这更大。”

“不可能!”闻永刚断然拒绝了邓卓的结论。

五妹扶着闻永刚慢慢站起来,冷笑着:“我倒想听听,这位罗老板凭什么说我是内奸,我都不知道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

“不,你知道。你的任务就是接近闻永刚,取得他的信任,然后摧毁易谷县的地下组织,甚至除掉二分队。”

“有什么证据?”闻永刚问。

“我在叶可强牺牲的地方,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就跟五妹身上的香味,我想,当时,五妹一定还在现场躲着,只不过,我们没有时间好好找一找。”邓卓说道。

五妹一笑:“罗老板的鼻子好灵,不过,像我脸上的这种廉价香油,易谷县成千上万的人在用,这还是闻哥给我买的。”

“我让我的警卫员在晚上试过你的武功,你能和我的警卫员过招而不败,说明你的武功至少有十年以上的功底。这是我亲自安排的,闻永刚和范队长不知道,你也可以不承认。”

“警卫员?你,你到底是谁?”五妹疑惑地看着邓卓。

“猎人大队队长。”邓卓平静地说道。

范宇凡和闻永刚一惊,罗老板不应该公开自己的真实身份啊!

“原来,如此。我输了,输给猎人大队,我心服口服。”五妹凄惨地一笑。

闻永刚如同听到晴天霹雳,转身抱住五妹的双肩,眼珠都要从眼眶里暴绽出来:“你,你真的,真的……”

五妹推开闻永刚,后退两步,脸色苍白:“我不是你的五妹,我叫,和田玉子。”

闻永刚眼前一黑,身子摇摇晃晃,脑袋不住地左右摆着,如同喝醉酒一样,口中模糊不清地喃喃着:“为什么……为什么……骗我……为什么……”

范宇凡看着邓卓,只见邓卓目光像匕首一样盯着五妹,一动不动。

闻永刚终于恢复一点神智,歪着头看着五妹,慢慢从腰间拔出手枪,像举千斤巨石一样,慢慢地,慢慢地举起,对准了五妹的脸。

五妹看着闻永刚的枪口,惨然笑着:“开枪吧,我一直在骗你。”两行泪水从五妹眼角滑落。

闻永刚的手哆嗦着。

“别开枪!我们正好拿她要胁鬼子,换黄国青出来。”范宇凡突然想到了一个好点子。

闻永刚的手枪并没有放下,依旧哆嗦着举着,五妹也微笑着看着闻永刚。

突然,闻永刚一转身,枪口对准了邓卓。

唐功立刻一步挡在邓卓前面,范宇凡也风一样挡在唐功前面,抬枪就对准了闻永刚,两支枪口几乎就要碰在一起。

“狗日的闻永刚!看清楚你的枪口对着谁!是你的领导!是你同生死共患难的兄弟!”范宇凡说着就右手拇指一动,张开机头,咬牙切齿,额上的青筋暴绽。

范宇凡的怒吼似乎惊醒了闻永刚,闻永刚全身哆嗦着,晃悠悠地后退两步,突然回转枪口,枪口抵住自己的太阳穴,右手拇指扳开机头:“对不住了,你们今天想带五妹走,除非,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

0

绝密的电码18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