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猎队>绝密的电码25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绝密的电码25

小说:猎队 作者:酒盏花枝 更新时间:2010/4/28 8:58:31

邓卓见前面的灯光突然闪动,立刻转身就跑,右手拇指一动就张开了手枪的机头。邓卓尽量选那些泥泞的路跑,尽量选弯路跑,不时还回头看一眼鬼子和自己的距离,似乎担心自己把鬼子甩丢了。

“啪”,邓卓甩手一枪,就在他看清松本新近面容的一瞬。

原来,邓卓跟唐功计划是,邓卓利用自己对地形的熟悉,引松本新近追击自己,混乱中,邓卓用枪打掉松本新近的军帽,然后唐功再去捡。

但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松本新近见前面火光一闪,本能地一缩脖子,立刻感觉脸上一痛,伸手一摸,满手血。松本新近知道,一颗子弹擦着自己的脸过去了。

松本新近猫着腰命令:“快,跟上他!”

尽管路很泥泞,尽管不时有摩托车陷入泥中,尽管甚至有摩托车打滑相撞,邓卓与鬼子的距离还是越来越近。

邓卓是故意在放慢脚步,但那一枪没打中却不是自己故意的,而是自己在跑动中,对方也在运动中,还有这么大的雨,多种因素让自己的枪法偏了那么一点。邓卓只得冒险,缩短自己与鬼子的距离,提高自己的命中率。

松本新近清晰地看见,邓卓突然转身站住,持枪瞄准。

两朵火花一闪,松本新近感觉自己左耳右耳分别一痛。

邓卓转身就跑,还不小心在地上摔了一跤,但顾不上身上的疼痛,爬起就跑。

松本新近兴奋了,因为他清晰地看见,邓卓两枪之后,又扣动了一次扳机。

“没子弹了!下车抓活的!”松本新近癫狂地命令,跳下车,把雨衣一脱,军帽往地上一摔。

其他士兵也跳下车,学着队长的样子,把雨衣一脱帽子一摔,一幅破釜沉舟的样子。

“队长,会不会有埋伏?”身上的鬼子小声问。

“不会,你看他跑得这么狼狈,那绝对不是装出来的。就算有埋伏,枪声一响,附近的部队十分钟就能赶到。抓住他!我要把他做成标本挂在厕所里!”松本新近说着已带头向前冲去。

松本新近分析得一点没错,邓卓此时真不是装出来的,真的是玩命地逃跑,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会三枪打不掉松本新近的军帽。这也怪唐功,该死的,自己刚才三枪用的是唐功的枪,准星稍偏不说,里面居然只有三颗子弹,换枪换弹匣根本就没有时间,如果自己有个三长两短,真的是做鬼也不放过他!

松本新近带着人追着,一队人奔跑的速度居然比开摩托车还快,更重要的是灵活,邓卓在前面东绕西绕,硬是无法把鬼子从自己的视线中甩开。

前面出现一大丛芦苇,邓卓心中一喜,立刻跑过去,一绕,人就消失在松本新近等人的眼中。

十秒不到,松本新近也过来了,绕过芦苇丛,已看不见邓卓的身影,只用两条小路伸向远方。

“队长你看!”一个日本士兵走到一条小路上,拾起一只布鞋,“肯定是往这边跑了。”

松本新近站在芦苇丛旁冷笑一声:“声东击西之计,鞋子在这边,人肯定往另一边跑了,这些中国人,总是低估了我们大和民族的智慧。追!”

松本新近带着鬼子们向另一条小路追过去。

等鬼子跑了十几秒钟,邓卓就从松本新近刚才展示智慧旁边的芦苇丛中走出来,拾起地上的布鞋穿上,边穿边自言自语:“就你们这智慧,真不能高估。”

雨渐渐停了,似乎这一场雨,只是邓卓请来的天兵天将,专门配合他的这一次行动。

邓卓原路返回,来到最先观察鬼子的那个小丘,唐功已满脸笑容地站在那里,邓卓悬着的心终于放松了。

“看你这狗德性,肯定是得手了。”邓卓笑着说道。

唐功用右手食指顶着一顶日军军帽旋转着:“那当然,队长岂止是神‘鸡’妙算,简直就是神‘鹰’妙算。不过,你那三枪打得太臭了,猎人大队的招牌都让你砸了。”

邓卓抢过唐功手中的日军军帽,捏一捏,从里面取出一个油纸包:“你好意思说,要不是你那支破枪,我还会开三枪。”

唐功反驳:“我那支枪你又不是没打过?别拉不出屎怨茅坑。”

邓卓打开三层油纸,里面出现一个小本子,邓卓飞快地翻了翻,欣喜地说道:“果然是密电码,一点都没有损坏,唐功,我们的任务完成了。收好它,我们回二分队,范队长这个时候肯定等急了。”

唐功把密电码重新用油纸仔细地包好,塞入自己衣内口袋,扣好口袋扣子,说道:“何止是等急了,两位重要领导深夜不归,去向不明,我估计,现在二分队要炸锅了。”唐功脸色突然惨白,双手在每个口袋一阵乱摸,然后低着头在地上东张西望。

邓卓见唐功神色不对,问道:“怎么?丢什么东西了?”

唐功紧张地问:“队长,我的练字任务要是完不成……”

“差一个罚一百,这可是你亲口说的。”邓卓不明白唐功为什么提练字这件事。

唐功全身打了一个冷战,哆嗦着说道:“练字,练字本,丢了。”唐功说完就转身向着鬼子巡逻的方向飞跑。

邓卓立刻明白了,这浑小子肯定是把练字本弄丢了。

“站住!”邓卓怒吼一声追了过去,但他马上发现,自己的冲刺速度在唐功面前,就像在追一辆超速的火车。

千万不能再让密电码落入鬼子手中了。邓卓冷静下来,立刻拔出自己的驳壳枪对准唐功小腿。

邓卓犹豫了一下,就这短短的一瞬,唐功已跑出手枪的射程。

操你大爷的!邓卓重重地骂了一句,提着枪就追了过去。

松本新近在追出两三里路后,发现再也找不到邓卓的踪迹,知道自己上当了,再往前走就进游击区了,松本新近也没这个胆量,只得忿忿地带着自己的巡逻队回到摩托车旁。

游击队!千万不要再落到我的手中,我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松本新近一边拾起地上的雨衣,心中一边发誓。

其他鬼子也捡起雨衣和军帽,回到车上,准备回军营,毕竟,自己巡逻的时间已经过了,现在是属于没有加班费的加班时间。

松本新近在地上找着自己的军帽,但没有找到,只找到一个泡在泥水中的巴掌大的小本子,松本新近好奇地拾起来,打开一看,里面全是一些奇怪的文字。

“放下——”

一声炸雷响起,所有鬼子都不约而同地抱紧枪向声音地方向看过去。

松本新近又看得心中一喜:哈哈,这小子我也认识,这回可不能让你再跑了!

唐功向前倾着身体,像一架失控的战斗机一样冲过来,一眨眼就到了鬼子面前。唐功借着冲力,大步一跨,从一辆摩托车上越过,在空中一个“恶虎扑食”扑向松本新近,在空中左手铁钳一样抓住松本新近拿着练字本的右手。

松本新近被唐功撞倒在地上,但松本新近练过柔道,就在倒地的一瞬,膝盖一抬,正中唐功的小腹,唐功便向前翻出,重重摔在地上。

松本新近刚从地上站起,唐功一记扫堂腿又将松本新近踢得屁股着地,然后又跳着扑上来抢松本新近手中的练字本。

松本新近身子一滚,唐功就扑一个空,松本新近立刻跳到唐功背上,两手飞快地从唐功胁下穿到胸前,再从胸前绕到唐功脖子后面扣住,将唐功的脸按在泥水中。唐功的双手动弹不得,只能用手肘不断地击打松本新近的肋骨。

如果是往常,松本新近根本经不起唐功的一记肘击,但今天唐功是饥肠辘辘,又一口气跑了五六里地,体力自然是大打折扣。

即便是这样,松本新近依然被唐功打得两眼发黑,只能盼望着身边的士兵能做点什么。

唐功挣扎着和松本新近在地上滚来滚去,寻找着反击的机会。

周围的鬼子士兵不知如何是好,既不敢开枪,也不也动刺刀,因为无论哪一种方式都极有可能伤到自己伟大的队长,他们能做的,就是围成一个圈,拍着巴掌喊“队长加油队长加油”。

几个鬼子似乎感觉身后有什么不对劲,立刻端着枪转身。

但一切都晚了,邓卓踩着水花跑来,右手一抬,“啪啪啪”几声枪响,几个转身的鬼子眉心就多了一颗耀眼的美人痣。

六颗子弹打完,邓卓已冲到鬼子面前,借着冲力,扑上去掐住了一个鬼子的喉咙。

邓卓的武功显然没唐功专业,四个鬼子冲过来从身后,锁住邓卓的喉咙,七手八脚地把邓卓按在了地上。

“唐,功——”邓卓艰难地喊了一声。

“唐功”两个字立刻唤醒了唐功做为一名警卫员的职业心,唐功感觉自己胸口都要爆炸了,怒吼一声,施展铁头功把头用力向后一撞,松本新近的手立刻松驰了。唐功的在少林寺练铁头功的时候,巴掌厚的石碑一头撞上去就跟撞窗玻璃一样。

唐功一跃而起,一脚一个,把围住邓卓的鬼子踢毽子一样全都踢飞,然后一弯腰从地上抄起一把步枪,凶狠地进攻,把剩下的十几个鬼子逼得频频后退。

0

绝密的电码25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