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猎队>绝密的电码24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绝密的电码24

小说:猎队 作者:酒盏花枝 更新时间:2010/4/26 8:14:56

邓卓没有回话。

唐功看见前方四五百米左右的路上,六辆鬼子的摩托车慢悠悠地出现了。

邓卓盯着看了一会,放下望远镜,掏出笔和小本子,飞快地记着什么,然后收好。

鬼子的摩托车队渐渐远去。

“叔,你说,要不要我们进城把那什么松本,再绑一次?”唐功用一根草茎剔着牙。

“那家伙现在是只受惊的兔子。赵小全送来的情报说,这小子现在拉屎都要找五六个人陪着,从不单独外出,想绑他,难了。”邓卓说着抬头看一眼天空,一滴水滴在他的脸上,冰凉冰凉的。

“这兔崽子!”唐功骂着扯断一把枯草,猛然想到,这几天邓卓一直带自己在这一带观察,一定是心中想到了什么,唐功立刻轻松地笑了起来,“叔,你心中一定又有鬼点子了?对不对?”

邓卓扯断一根草砸在唐功脸上:“什么叫鬼点子?我这叫智慧!鬼子的点子,那才叫鬼点子。”

唐功用肩膀撞撞邓卓:“叔,透露点,我这儿闷得慌。”

“想知道,过来。”邓卓冲唐功勾勾手指。

唐功立刻把头凑过去。

“赵小全送来的情报规律显示,松本新近今天早上七点到八点之前极有可能从前面经过。”

唐功一惊:“你想伏击松本新近?”

“嘘——,小声点,别那么大声。谁说我要伏击松本新近?就二分队那几支鸟枪鸟炮,全压上去也未是鬼子巡逻队的对手。”

唐功放心了,笑了笑。

“我有这样一个计划,就你我参与,过来,我告诉你。”

唐功把头凑上去,邓卓小声嘀咕几句。

“不行不行,我反对。”唐功差点跳了起来。“你这太冒险了,简直是在地雷阵里跳大神,我举双手双脚反对。”

“举双手双脚?乌龟相!”邓卓笑了笑,“这事我说了算,你只要配合就行了。”

“不行,你这是搞**。六号说过,大事要**表决,投票通过,不许个人**。”唐功拿出六号的话压邓卓,但他忘了,自己刚到延安的时候,邓卓已在政界工作十年,在官场技巧的使用能力上,唐功在邓卓面前只是算是刚进幼儿园的孩子。

邓卓狡猾地笑着:“对,大事要**表决,党的政策我们不能违背。现在,我们就本次行动进行党支部表决。我同意此次行动。”邓卓把右手抬在胸前,算是举手表决。

“我不同意,一比一,表决无效。”唐功手一抬,得意地说道。

“党支部表决,唐功同志,请问,你是党员吗?”邓卓问。

“我……我不是交过入党申请书吗?”唐功隐约觉得又上当了。

“交入党申请书,那还得考察一年呢!也说是说,你还不是正式党员,所以,党支部的投票,你不能参加,这是制度,做为入党积极分子更要严格遵守。所以,现在对本次行动的投票表决结果是,全票通过,无一人反对。唐功同志,你对党组织全村通过的决定有什么意见?”

谁敢对党组织全票通过的决定有意见啊!唐功心想。唐功脑筋车轮一样飞速一转,立刻堆着笑说道:“十几个鬼子用得上我们一起出手吗?他们是兵,我们高层干部,出手就伤我们身份了,还一起上?至于吗?队长,要不这样,我一个人上,保证一分钟之内全部让他们投胎重新做人。我是什么人?**警卫员,单挑一个连啊!”

邓卓伸出一个手指摇摇:“免谈。”

唐功真有点急了:“要不这么,我通知二分队接应一下。”

“人多了反而容易暴露目标,也会把二分队拉入险境。”邓卓还是摇摇手指头。

唐功咬牙想想,拔出手枪和弹匣往邓卓面前一放:“那你带上这个。”

“这个我可以接受。”邓卓担心自己要是再拒绝唐功,唐功真要发狂了。

“队长,我可丑话说前头了,如果你有个三长两短,我就不回延安了,我要杀光易谷县所有的小日本,然后再上黄泉路上当您的警卫员,免得小鬼们欺负你。”

邓卓听得心头热乎乎的,轻轻拄了唐功一拳:“老子还没死,尽说些不吉利的话。”

天越来越暗,雨越来越大,唐功和邓卓伏在草丛中一动不动,像两头伺机待出的豹子。

雷声隆隆,像进攻的战鼓,一道道树枝一样的闪电,像探照灯一样照着大地,让在风雨中巡逻的鬼子在中国的土地上暴露无遗。

邓卓和唐功还在矮矮的小丘上趴着,全身都泡在泥水中,身上铁一般冰冷,更难熬的是饥饿,两人下午离开二分队后再没有进过一粒米。唐功悄悄扯几根草塞进嘴里嚼着,然后哽着喉咙咽下,再用舌头舔一舔嘴角滑下的雨水,也算是有吃有喝的了。

唐功转头看看邓卓,队长依然双肘撑在地上,一动不动地拿着望远镜盯着前面,望远镜上面反扣着自己找来的一大片荷叶,让雨水不至于直接淋到望远镜的镜片上。即便是如此,邓卓依然每隔几分钟就用手在镜片上抹一下。

已经过去三拨鬼子的巡逻车队了,唐功也佩服鬼子的毅力,这么大的雨,鬼子的巡逻居然也没休息一下。

“叔,我看,松本新近是不是不会来了?”唐功小声问。

“再等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后松本新近还不出现,我们就撤。”邓卓头也不动一下。

“叔,我们过了规定返回时间,范队长肯定会急得闹翻天的,您看……”唐功依然不死心,想劝邓卓回去。

邓卓打断唐功的话:“别管他,要是范队长知道这事,明着暗着都要参加的。这次行动,人越少,成功的机会越大,人越多,反而是包袱。别说了,又过来一个车队。”

连续三道闪电裂过天空,把地面的草本都照得纤毫毕现,似乎生怕邓卓看不清车队的面孔。

“松本新近!”邓卓兴奋地念道。

唐功冰凉的躯体立刻火烫起来,嘴里叼着一根草微微抬起身子,老鹰一样盯着远处蛇一样扭曲的车队。

“开始行动!”邓卓放下望远镜,坐起来,检查一遍枪械,把自己的手枪和唐功的手枪插进怀中。

“队长!小心!”唐功咬牙说道,想到队长即将面临的处境,唐功居然有一点害怕。

“你也小心,完不成任务,我做鬼做人都不会放过你。”邓卓笑着威胁唐功。

唐功极其勉强地笑了笑。

松本新近摇头晃脑地坐在慢悠悠的三轮军用摩托车的侧座,他摇头晃脑不是他有闲情逸致吟诗唱歌,而是这条路实在太烂了,让雨水一泡,简直就是一望无边的泥潭,军用摩托车的三个车轮在泥潭中像波浪一样起伏着,使得松本新近不得不跟着摇头晃脑。

松本新近抱着军刀,心中一路上不断地咒骂着中国的鬼天气。虽然穿着雨衣,松本新近全身已没有一处干燥,车座里的雨水已经漫过了脚踝,松本新近不时得用钢盔舀一钢盔水倒出去。

松本新近咒骂着井上营正,井上少佐居然强调要加强巡逻!做为一名军官,井上营正完全不懂得什么叫爱兵如子,这么烂的天气,士兵淋病了怎么办?感冒、发烧、肺炎、伤寒这不仅仅会损害军队的战斗力,甚至还会危及战士们的生命啊!如此冷酷的人,怎么就当上了少佐?像自己这么优秀的人才,居然只能做一名小队长,上天何其不公啊!

前面的一辆摩托车又陷入泥潭里了,驾车的鬼子油门一发力,后轮在泥潭里螺旋桨似地一转,一大片黑泥欢畅地从泥潭射出,直扑松本新近的摩托车,松本新近立刻成了一个黑人。

松本新近借着雨水一抹脸,露出雪白的牙齿:“八嘎——”

闯祸的鬼子立刻停止油门,示意身后的两个鬼子下车去推。

松本新近用军刀捅了一下身边的驾驶员,示意他把摩托车开到最前,这样,再不会有稀泥会飞到自己身上了。

摩托车队又继续缓缓向前行进。

雨幕中现出一个人影。

“有情况!”松本新近立刻拔出军刀将身子压低。

开车的鬼子一起用摩托车大灯罩住了前方的黑影,车上的士兵立刻训练有素地跳下车,依托摩托车做出一个防御阵型。

邓卓眼前一片雪白,什么也看不清楚,但他确信,对方一定能看清楚自己这张脸,这张英俊得让对方疯狂的脸。

松本新近的眼睛果然瞪得像银元了,鼻子一酸,泪水几乎就混着雨水出来了,身子也情不自禁地在车里站了起来。

这是一张多么让自己魂牵梦萦的脸啊!

“上!”松本新近激动地一挥军刀,做出一个向前冲锋的手势。

身边的驾驶员立刻一扭油门,摩托车子弹一样射出,松本新近立刻站立不稳,一屁股坐在座位上,差点摔出摩托车。

后面的几辆摩托车立刻发动,不过,有两辆陷在泥潭里了,车上的鬼子只得下车去推。

0

绝密的电码24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