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猎队>绝密的电码27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绝密的电码27

小说:猎队 作者:酒盏花枝 更新时间:2010/5/5 8:39:47

井上营正看看桌上,“密电码”还在,旁边整齐地堆满厚厚的三匝草稿,每匝都一拃多厚,竟不觉淌下了眼泪。

横塚君!是我害了你啊!井上营正痛苦地闭上了双眼。

“少佐阁下,今天上午,横塚少佐向国内打过一个长途电话,命令我们不要向您汇报。”一个鬼子小声在井上营正身边汇报,似乎担心井上营正的处罚。

“知道了。”井上营正有气无力地回答,他现在也没有心情处罚任何人。

第二天下午,池山匠教授,井上营正的授课恩师便来到了。

井上营正一见这位头发花白的恩师立刻全身肌肉紧绷立正站好:“老师好!您怎么这么快,就到了?学生应该亲自迎接的。”

井上营正如此尊敬对方,一方面是因为池山匠是自己的老师,另一方面,池山匠现在的军衔是少将啊!

池山匠面色冷峻地说道:“我是从日本本土开零式战斗机来的,途中转了三次飞机,有一次还是在航空母舰上。”

“老师亲自开战斗机?”井上营正震惊了。

池山匠面容悲凄地说道:“横塚一郎是我执教以来最优秀的学生,他有着极高的密码编译天赋,我曾料定他日后的成就可能连我都无法望其项背,可惜啊!美玉易碎,天妒英才!收到横塚一郎的以死相求,我不得不来。但军部是不会放我走的,这几架战斗机都是我以私人关系借到的。以我在军部的声望,借艘航空母舰都不稀奇。”

“那是那是,天下精英聚日本,精英难进中野门。老师您为帝国培养的人才,遍布军中每一个角落。”

池山匠的一抬手:“客套话不用说了。我很忙,密电码给我,我破译后必须马上开飞机回国。”

“是是。”井上营正从保险箱中取出“密电码”和横塚一郎的草稿,双手捧给池山匠,“这是密电码和横塚君写的草稿。”

池山匠右手托着草稿,左手把最上面的“密电码”翻看几页:“嗯,果然隐约之间藏着什么,横塚君,安息吧,老师会给你雪耻的。”

“有老师出马,我相信用不了几天,我们就能侦听**在讲什么悄悄话了。”井上营正说道。

“不是几天,是一天。”池山匠纠正,“知道德军‘恩尼格码’(二战德军专用密电码)吗?他们用‘恩尼格码’发报,就像在面对面向我汇报工作一样。任何密码都是一种语言,是语言就一定有规律,就算这里面写的是火星文,明天这个时候,我也能告诉你怎样翻译它。”

“辛苦老师了。”井上营正向自己的恩师深深鞠了一躬。

然而,过了一天,下午时分了,井上营正坐在办公室一直等待着恩师的好消息,池山匠还没有任何回话。在井上营正的印象中,池山老师一直是一个特别守时的人啊!井上营正心中越来越不安起来。

井上营正按捺不住了,抓起桌上的电话:“派一个最瘦最精明的战士,光着脚潜到池山将军的窗外看看,记住,千万不要惊动将军阁下。”

井上营正微闭着眼靠在沙发椅上,心情不知怎么回事,越来越烦躁。

电话响了,井上营正立刻抓起桌上的电话:“什么!”

井上营正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池山老师切腹了!

井上营正又是一路飞跑着跑到池山将军的住处。

池山将军和横塚一郎的死状一模一样,面向东方跪倒,短刀从腹部贯穿后背,两眼布满血丝,狰狞地瞪着。所不同的是,池山将军在自己的脸上划了至少十刀,让自己面目全非。在一张桌子上,整齐地摆着唐功的练字本,还有一尺多高的草稿。

“池山老师!”井上营正痛苦地跪倒在池山匠面前,额头紧贴着地面,右手不断锤着地板,没锤几下,手便裂开了,每锤一下就一个血淋淋的拳印。

屋内屋外的鬼子也一起跪下,为池山匠这颗将星在中国土地上的殒落感到痛惜。

“这是池山将军的绝笔。”一名鬼子等井上营正直起身子后递给他一个信封。

井上营正拆开信封,抖开一张信纸。

“年过五旬未尝败,今朝一纸憾终生。想我池山匠,纵横密码界近四十年,弟子之数、弟子之贤均不逊于孔丘,自诩今生无憾,未料今日异国弹丸之地,成吾滑铁之庐,垓下之围。**所用之密码,初看极其简单,近乎弱智,然大智若愚,大巧不工,此即**高明之处,研之越深,迷之越切。编此密码者,必深知伏羲八卦之理。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至于无穷。若要破此密码,恐非人力能为之。君与横塚一郎信任于我,横塚一郎又以死相托,而我有负重托,生无颜见井上君,死无颜面对横塚君,唯有自毁容貌,生不见井上君,死不见横塚君。鸟之将亡,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临别之际,为师一事相求,请井上君念在师生之谊,务必遵循。此密码已逼死两名帝国优秀人才,乃不祥之物,请君务必将此物焚毁。切记,切记。池山匠绝笔。”

井上营正泪眼迷离地说道:“池山老师,既知为不详之物,您为什么不自己焚毁?您要知道,密电码的消息我已上报军部,如此关键之物,我怎敢擅自烧毁。不过,池山老师,您放心,我会把您的信转交军部,军部一定会考虑您的建议。”

又过了三天,井上营正坐在办公室端详着和田玉子的相片,心中想着横塚一郎,想着池山老师。池山老师的信已经送往日本,军部同意不再研究这份密电码,命令自己妥善保管密电码,一个月后会派人来取。

等军部来人取密电码,自己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玉子,那时候,我就会来陪你。

一个士兵慌慌张张地跑进井上营正的办公室:“少佐阁下,有人闯进来了!”

井上营正立刻把玉子的相片往桌上的一份文件下面一塞:“慌什么?我不是说过吗,再危急的事,也必须心态平和之后去做。有人闯进来,你们手上的枪是牙签?”

“井上少佐,你想用枪赶我们出去?”

六个头发花白精神矍铄的老人闯了进来,清一色的军常服,没有军衔,但胸前都密密地挂满各种等级的旭日勋章,看得井上营正一阵头晕目眩。这数十枚勋章,恐怕一个日本军人奋斗一辈子也难拿到一枚。

井上营正立刻坐指挥椅上弹了起来,上半身弓成九十度直角,脸几乎要贴在办公桌上:“校长好!”

松方正武露出微笑:“感谢井上少佐还没忘记我这个退休的校长,我还以为你会用枪赶我们出去。”

“学生怎么敢如此对待校长!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校长永远都是我的校长。没有校长和教官们的培养,不会有我井上营正的今天。润泽之恩,虽死难忘。”

井上营正立刻汗水出来了,他知道,松方正武曾是中野陆军学校的校长,自己就读中野陆军学校时,经常看到他给学生讲话。松方正武退休之前就已经是大将军衔,他身边的这些人,有两位也曾是中野陆军学校的教官,还有三位不认识,但从他们身上的勋章来看,级别都不会低于少将。几年来,自己一直是易谷县最大的官,可以说是一手遮天,可现在一下子自己的办公室里挤进六个将军,自己手上的天在这些人眼中,恐怕就是地上的一块破布了。别说自己的士兵不敢拦,自己面对他们都有点不敢喘气啊!

松方正武欣慰地笑了笑,说道:“感谢井上少佐还记得老朽。这几位都是中野陆军学校的退休教授,都是密码编译的顶尖人才,也都是帝国的将军。今天我和五位将军一起恳请井上君,将密电码交给我们破译。”

六位将军一起向井上营正鞠躬。

井上营正的腰躬得更低了:“学生怎么受得起如此大礼,请各位将军站直说话。”

六个将军直起腰,井上营正也直起腰,只是低着头。

“校长开口,井上营正本应效犬马之劳,可是,军部曾回话说,不会再派人再研究这份密电码。”

“实不相瞒,”松方正武叹道,“我们并不是军部派来的,而是自发来的。我们也知道,这样做,违背了军部的命令,但这件事关系到我中野陆军学校近百年的声誉,中野陆军学校是世界最优秀的情报学校,如果在这件事上败在支那人手中,我中野陆军学校的声望必然要会泼上污水。作为中野陆军学校的一员,我们有义务捍卫她无上的荣誉。所以,今天我们六人不是以军人的身份命令井上少佐,而是以一名中野校友的身份恳求井上少佐,请井上少佐念在师生之谊,把密电码交给我们,军部如果追究,我六人会承担到底,决不连累井上少佐。如果井上少佐不同意,那我六人只能在此切腹,向中野陆军学校谢罪。”

0

绝密的电码27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