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猎队>绝密的电码28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绝密的电码28

小说:猎队 作者:酒盏花枝 更新时间:2010/5/7 8:59:55

六个将军一起拔出短刀对准了自己的小腹,左手就放在自己的皮带上。

“校长万万不可!”井上营正急忙上前抓住松方正武的手。要是六个将军一起在自己的办公室自裁,井上营正相信自己一定能写进日本历史了。

“你答应了?”松方正武问。

井上营正犹豫了一下,说道:“学生不敢隐瞒,军部下达命令不许研究这份密电码,并已经命令我按照池山老师的建议将密电码烧毁,现在,将军们想研究也没有东西研究了。”

松方正武哈哈狂笑一阵,一把推开井上营正,把井上营正推得撞在墙上。六位将军一起对井上营正怒目而视,六对目光像十二柄利剑,看得井上营正全身冰凉冰凉。

“井上少佐,你太小看老夫的能量了。你难道就没想过我是如何知道这个消息,如何来到中国的?你送到军部的绝笔信,还有军部给你的电报,我都已经倒背如流。如果老夫愿意,我甚至能把军部的存档文件给你调来。泥巴硬了,粘不上墙;儿子大了,由不得娘啊!井上营正,来生我不愿再教你这样的学生。”

六个将军一起开始解自己的皮带。

“校长息怒!密电码还在!”井上营正彻底崩溃了,立即转身跑到保险箱旁,打开保险箱,取出“密电码”,走过去恭恭敬敬地交给松方正武。“校长息怒!学生并非有意欺瞒,既然校长见过池山老师的绝笔信,那就一定知道,池山老师称这份密电码为不详之物,学生把此物交给校长和各位教官,既违背了池山老师的遗愿,又是对各位的不敬,他日学生玉碎,有何面目再见池山老师。请各位理解学生的苦衷,学生生是中野人,死是中野鬼,即便有来生,我也希望生生世世都带着中野陆军学校的胎记。”

“哟西!不愧是中野的好学生!”松方正武接过密电码得意地笑着。

“各位将军需要学生准备点什么?”井上营正问。

“我们带来了帝国最先进的密码破译工具,只需要一间屋子,带卫生间,有二十四小时稳定电源,另外,要绝对安静,饮食派人放在门口就行了。”

“好,我马上安排。”井上营正立刻走到办公桌前,抓起电话:“命令,把城南训练基地的住房腾出来,每天安排一个中队在基地外警戒,除了警卫人员,任何人都不许靠近,麻雀都不许飞进一只。另外,强调任何士兵都不得发出声音。什么,有麻雀怎么办?每人配备一把弹弓,用弹弓打。”井上营正放下电话。

“各位将军,我现在带你们去城南训练基地,剩下的细节我再来安排。这段时间就辛苦各位将军了。”

“能够为大日本帝国做贡献,再苦也值得。”

日子蜗牛一样慢慢爬着,不知不觉,十天的光景就过去了。这十天的时间,井上营正感觉自己的心就像在开水里泡着一样,池山老师那一句“不祥之物”一直在自己的脑海里钟声一样回荡。

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井上营正吃了一惊,定了定神,才抓起电话:“什么事?什么!”井上营正一下子从沙发椅上站了起来,电话也没挂断就跑了出去。

城南训练基地。井上营正跳下摩托车跑了过去。

一个日军中队长迎了上去。

“报告少佐,中午我们放在门口的饭菜一直到晚饭时间都没人出来拿,按您的命令,我马上给您打电话。”

“把鞋子脱了,跟着我过去看看。”井上营正脱下自己的鞋子。

日军中队长也脱下鞋子,跟在井上营正身后蹑手蹑脚地向六位将军的住处靠近。

周围的鬼子大气都不敢喘。

一只麻雀路过,好奇地看了一眼,却被地面上几十支弹弓吓得丢了魂,在空中画一道弧线仓惶地逃跑。

井上营正从门缝向屋内看了一眼,立刻一脚踹开木门。

自己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地上的草稿纸堆满了半间屋子,六个将军光着上身,一起向着东方跪倒,以极其标准的姿势切腹自裁了。一张大桌子上,摆着唐功的练字本,还有六套叠得整整齐齐地军服,上面摆放着他们的勋章。

墙上,是松方正武校长用鲜血写的绝笔:

“十日十夜,不眠不休。山外有山,壮志难酬。此事皆我等命令井上营正所为,一切后果由我等六人承担。请军部念我六人之功,勿追井上少佐之责。”

“校长……”井上营正跪倒在松方正武面前,万念俱灰。

良久,井上营正站起身,走到桌前,拿起“密电码”,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打火机,点燃,“密电码”升起一团火焰。

“少佐阁下,烧了它,您如何向军部交差?”日军中队长连忙提醒。

“池山老师说得对,此物乃不祥之物。为这一本密电码,我失去了爱人,失去了好兄弟,还搭上了七位将军的生命,你还嫌不够吗?”

日军中队长无话可说,只得眼睁睁看着“密电码”烧完。

井上营正开始解自己的皮带。

“少佐阁下,您千万不要想不开,这不是您的责任!”中队长明白井上营正要干什么。

井上营正并没停止,惨然一笑:“七位将军在我的军营丧生,就算军部不追究我的责任,我还有何面目立于军中。我死之后,把我火化,骨灰不要送回日本,把我的骨灰和军刀,埋在和田玉子和闻永刚的旁边,还有一场决斗在等着我。你,出去吧。”

井上营正把自己的军服军帽端正地放好,面向松方正武跪下。

玉子玉子,我的玉子,我来了!我来了!再也不会有离别了。

易谷县抗日二分队,唐功坐在一块大石头上,一块平整的木板搭在膝盖上,就算是一张课桌,唐功正低着头练字。

“死邓子,死卓子!明知道我的练字本是执行任务时弄丢的,还罚一百遍!没人性!没道德!没天理!唉!这部《论持久战》怎么就这么多字啊!练字有什么用?练字能杀日本鬼子吗?还不如练枪法,一枪一个!唉!真没意思!”唐功一边写着,口中一边抱怨个不停。

邓卓坐在唐功身边的一棵树下,一边看书一边笑着,似乎唐功的意见只是耳边风。

但邓卓和唐功都不会知道,抗日战场上,有七位日军将军死在了唐功的笔下,只是这样的事情在日本军部属绝密事件,永不公开,所以,没有人知道罢了。

唐功,也就成了二战期间击毙日军将军最多的“杀手”,这一世界纪录保持至今,无人能破。

范队长跑了过来:“罗老板,延安派人来了,要你过去。”范队长低头停了一会,小声说道:“要小心。”

邓卓一怔,唐功马上停下了手中的笔。

“怎么回事?”邓卓边走边问,从范宇凡的语气中,邓卓隐约感觉不对。

“不清楚,感觉怪怪的,小心为上。”范队长低头走着。

在一处空地上,邓卓见到了延安的人,都是便衣,手中都提着两支驳壳枪。在当时,驳壳枪可是高档货,两支驳壳枪就能显示出他们的身份非同一般。

唐功注意到,自己和邓卓一来,这些人就都把驳壳枪的机头张开了,而且有意无意地对准了自己。

“我是猎人大队队长,各位同志,见着面生,请问是受谁委派来的。”邓卓客气地问,也试探对方的身份。

在离开延安之前,自己和六号达成过默契,除非六号的亲笔信,否则自己谁也不相信,谁的命令也不听。

“自己看吧。”一个干部模样的人递给邓卓一个信封。

邓卓看看四周,二分队的战士识趣地退后十几步。

邓卓打开信,只里有四个字:配合调查。

笔迹,信纸信封上的暗记都是六号的,六号的命令是毫无疑问的,但到底什么事情这么神秘?

“邓队长,跟我们走吧,请配合我们的调查工作。”干部模样的人说道,语气似乎带着威胁。

肃反运动?唐功敏锐地感觉,这可是凶多吉少啊!

“我跟你一起去。”唐功向前走一步。

立刻,十几支驳壳枪一起对准了唐功。

“对不起,请你留在二分队。”干部模样的人说道。

“不行,我是他的警卫员,六号说过,队长在哪,我就在哪,除非我死了。”唐功也横上了。

“要满足你的这个愿望很简单,你只要往前再走一步。”干部模样的人威胁着。

“唐功别乱来!”邓卓一急就喊出了唐功的真名,“只是调查,不会有事的,你在二分队安心等我,三十天,三十天后我肯定回来。”

“好,队长,我等你三十天,三十天你要是不回来,我做鬼都不放过你。”唐功咬牙说道。

邓卓点点头,把信还给干部模样的人,对方划一根火柴,把信纸信封烧掉,然后再把灰烬踩住,用脚一捻。

唐功看着邓卓远去的背影,竟忍不住流下泪来。

范宇凡和二分队的战士们也是一脸无奈。

0

绝密的电码28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