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猎队>咫尺的危险16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咫尺的危险16

小说:猎队 作者:酒盏花枝 更新时间:2010/9/20 8:53:52

“都打成这样了还说值,老板啊老板,你是不是打糊涂了。”小赵苦笑着。“老板,你肯定饿了。店里还没生火做饭,我这儿还有几个苹果,吃一个压一压。我去做饭。”

小赵从地上拿起一个篮子,里面装着五六个红色的苹果。

苹果!老赵的眼睛一下子就绿了,口水汹涌地冒着。老赵抓起一个苹果两手抱着就啃,像松鼠啃果子一样大口大口啃着,不到十秒钟,一个苗条的苹果核就放在桌上。紧接着又是第二个苹果,不到十秒钟,桌上又出现一个苗条的苹果核。

小赵看着桌上的一排士兵一样苹果核,眼瞪得像银元一样。

老赵啊老赵,你究竟在鬼子那儿受到了怎样的折磨?

阿部六竹的办公室内。

野村关夫站在办公桌前,对阿部六竹问道:“站长,这么急找我,是不是又出什么大事了?”

阿部六竹靠在椅背上,抬眼望着天花板,悠悠说道:“野村队长,你听见冰层裂开的声音吗?”

“什么?”野村关夫一怔,这是秋天,那来什么冰层?

“这么多年以来,你和我为帝国尽忠,呕心沥血,却也时时如履薄冰,因为我们做了一些对得起良心却不能公开的事,这些事情一旦泄露,我们脚下的土地就会像冰块一样裂开,然后我们被吞进去,从此消失,破裂的地方会慢慢结冰还原,一点痕迹也不会留下,就仿佛,我们从来就不曾来到过这个世界。我现在才发现,外面的阳光是多么灿烂,我对这个世界是多么留恋!”

野村关夫明白了阿部六竹的意思,安慰说道:“站长是担心龙田坂?”

阿部六竹慢慢点了点头,说道:“现在我们有两个威胁,一是前田副站长,二是龙田坂。前田副站长一上任,傻瓜都看得出来,他是仗着自己后台硬,瞄准我这个位置来的。这次他抓赵老板,明着是针对龙田坂,暗地里枪口是对着我,仅凭接待敌方情报人员这个罪名,枪毙我都有可能。不过,他目前是带罪之身,想动我,还得把爪子磨锋利点。他也忽略了一点,特高课的人,岂是随随便便能怀疑的。龙田坂的能力你也看到了,前田副站长在龙田坂面前,就如同一个轻量级相扑选手挑战重量级相扑选手。”

“站长说得没错,龙田坂手段的确不简单,前田正夫自己把脸凑上去,活该他打肿!”野村关夫幸灾乐祸地笑着。

“肿?太轻了!”野村关夫阴阴地笑着,“特高课的人办事以狠辣出名,得罪特高课的人向来不死也得脱两层皮。你别看龙田君没有追究前田正夫的责任,我敢肯定,龙田君回家后肯定是天天在磨刀,用不了多久,前田正夫就不会再是我们的威胁了。”

“你是说,他连前田正夫的都敢动?前田正夫在军部的后台可是来头不小!”野村关夫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估计,正是考虑到前田副站长的背景,龙田君今天没有跟前田副站长死缠到底。他是在等机会,等一个能把前田副站长一捏就死的机会!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不要招惹前田副站长,就让这头驴往刀口上撞。”

“前田正夫,我让你背后调查我们,我们等着看你的好戏!”野村关夫得意地笑着,仿佛已看见前田正夫惨死在自己面前。

“嗯,看样子,前田副站长安插在我身边的人你已经找出来了。”阿部六竹说道。

“对,是位忠勇的帝国战士,主动承认,已经自裁!这笔账要算在前田正夫的头上!”野村关夫握紧拳头。

“也算是对前田副站长的一个警告吧!还有,今后规规矩矩地称呼‘前田副站长’,就算只有你我在场也必须这么称呼,我们要尽量让前田副站长觉得,我们没有防着他,这样,他才敢为所欲为。”

“我明白!前田副站长现在就是一条陷在淤泥里的泥鳅,蹦得越凶,死得越快!”

两人一起得意地大笑。

“至于我们最大的威胁,肯定是龙田坂。你今天听到龙田坂情急之下无意中说露了嘴,他去家乡味饭馆,就是在调查我们,而我们,居然一直一无所知,今天不是前田副站长这么一闹,我们至今还蒙在鼓里。龙田坂的心机太重,藏得太深了。”阿部六竹忧虑地叹一口气。

“那我们一不做,二不休——”野村关夫伸手做了一个下砍的动作。

“不,龙田坂肯定知道他惊动了我们,现在一定提防着我们。他的枪法你看到了,真要向他下手,人少了等于送死,人多了等于提前给他报信。”

“那怎么办,总不能,伸长了脖子等他来砍吧!”野村关夫沉不住气了。

阿部六竹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慢慢说道:“如果你不能消灭你的敌人,最好的方法就是,让他成为你的朋友。”

黄昏时分,邓卓坐在桌前构思着以后可能遇上的麻烦,这时,门被敲响了。

邓卓和唐功听了几秒钟,确定敲门声中没有其他暗号,邓卓才说道:“开门!”

唐功小跑过去,打开门,见是两个日本鬼子,一愣,立刻装出紧张的样子:“太、太君!”

“阿狗,请客人进来。”邓卓已经听到外面的动静。

“太君,请。”唐功点头哈腰,心中极度鄙视自己。

阿部六竹和野村关夫一前一后走进屋,野村关夫手中提着一个黑色的皮箱。

唐功也紧紧跟上。

“龙田君,突然造次,打扰了。”阿部六竹客气地说道。

“不要紧,坐吧!阿狗,上茶。”

唐功拿起桌上的杯子,提着茶壶倒三杯茶,把邓卓常用的杯子递给邓卓,把两个五六天没用过的茶杯恭恭敬敬地端给阿部六竹和野村关夫,心中默默地祈祷诅咒着:喝吧,喝吧!拉肚子拉死你。

邓卓见唐功在两个鬼子身后阴阳怪气地打量着,立刻大声训斥:“阿狗,还不马上把窗户擦干净!”

“是,老爷!”唐功老老实实地拿着抹布去擦窗户。

“龙田君,如果这个下人做得不好,我马上安排人再给你换一个。”野村关夫说道。

“很满意,很满意,手脚很勤快,人也听话,就是脑袋笨一点,跟油灯一样,拨一下亮一下!”邓卓回答。

唐功一边擦窗台一边咬牙切齿。队长啊队长,我承认我笨,可你也不能让我在鬼子面前丢脸啊!

“不知阿部站长和野村队长这次来有何指教?”邓卓满脸堆笑,客气地说道。

可邓卓越是笑,阿部六竹和野村关夫越发感觉眼前这人深不可测。

阿部六竹拔出手枪,按在桌上,枪口一转,对准自己,把枪推到桌子中心。

邓卓和唐功脸色同时一变,唐功不觉就放慢了自己擦拭窗台的速度。

“阿部站长,这——,是何意?”邓卓一脸警觉。

野村关夫双手把皮箱放到桌上,桌上的杯盏不觉微微一颤。

好沉的皮箱!邓卓心想。

野村关夫双手打开皮箱,深情地看一眼,然后慢慢转过箱子,将箱子的开口向着邓卓。

邓卓一脸金光。

金条!金条!金条!唐功从窗户的倒影中看到满满一箱金光闪闪的金条,让唐功看得几乎要窒息,两腿也有点发软。

邓卓却很平静,眼睛直钩钩地盯着眼前的这堆黄金,思绪风车一样飞快地转着。

阿部六竹又在耍什么花样?试探?还是有别的什么企图?

邓卓又看看阿部六竹和野村关夫的眼睛,阿部六竹的眼神依然深不可测,充满奸滑,野村关夫倒是充满真诚,似乎有有企求。

邓卓突然站起,拿起桌上的手机对准了阿部六竹的眉心。

远处的教堂钟楼上,狙击手中司佑太立刻眉头一皱,右手食指就贴在扳机上,瞄准镜中的十字交叉在邓卓的太阳穴上。

野村关夫紧张得几乎要站起来,却被阿部六竹把手一拉,不得不慢慢坐下。

“特高课的人是能收买的吗?”邓卓怒吼着。

阿部六竹极其平静,一动不动,仿佛眼前的手枪只是一只悬停的小蜘蛛。

“龙田君,有话,慢慢说,你听我们解释。”野村关夫急切地说道。

“证据确凿,还有什么好说的!我知道永江镇情况严重,没想到,你们竟敢如此猖狂,连特高课的人也敢贿赂!”

“野村队长,不要紧张,以我们的罪名,能用一颗子弹结束倒也是最好的归宿。”阿部六竹对野村关夫安慰说道。“只是,我想说明的是,就算死,我和野村队长所做的一切,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对得起身后的帝国!”

邓卓冷笑说道:“如此**,还敢说对得起良心、对得起帝国?你们不会是在污辱我的智商吧?”

“我们只是为国敛财,绝无**!”阿部六竹信誓旦旦地说道。

“好,我倒是想听听你们的借口。”邓卓把枪往桌上一放,枪口对准墙壁,然后坐下。

1

咫尺的危险16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